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94章 半年后(二更)

第294章 半年后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7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59

  

  “月初妹妹,你再等等我,可以吗?”张大寒紧张的问。

  温月初深深的看着他,没有说话,两人的视线交缠在一起,许久都没有分开。

  草棚下,寂静无声。

  旁边的药棚里,两个蹲在那里偷听的人沉不住气了。

  “月如姐,他们怎么不说话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人走了?”

  “好像没有。”

  宋家宝站了起来,“不行!我出去看看,他们也太让人操心了,可急死我了。”

  “出来吧。”

  温月初在外面唤了一声。

  宋家宝顿足,一脸尴尬的看向温月如,“月如姐,我们被发现了。”

  温月如生气的站起来,“你不出声,哪能被发现?小家宝啊,你可真是的,好事都让你给打断了。”

  “还不出来?”温月初又问了一声。

  二人叹气,心不甘情不愿的出去。不过,他们出去后,撒腿就跑了,根本就不去草棚那边。

  “我们不听了,你们有话就说,好好的说。”

  温月初瞧着他们的背影,无奈的笑了。

  张大寒则是低头看着她,移不开视线。他的目光太深情,太炙热,温月初想要忽视都不行。

  她抬头佯怒瞪了他一眼,“瞅什么啊?坐下喝茶,要不就回去。”

  “喝茶,喝茶!”张大寒连忙坐了回去。

  温月初提壶给他斟满茶,“喝吧,小心烫!”

  “嘿嘿!好。”张大寒笑了,只觉全身舒畅,心中揣了一天的大石头,终于让温月初帮他挪开了。

  两人安静的喝茶。

  过了好一会儿,温月初才又道:“行了!时候不早了,你早点回去歇着吧。这事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“那你?”

  “我等你!不过,你说到要做到。”

  闻言,张大寒重重点头,“一定一定!”

  “那行吧!我送你出去。”

  温月初送张大寒离开后,把草棚下的东西收拾一下,然后才回前院。宋暖站在房门下,把她叫了进去。

  “二嫂。”

  “月初,坐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姑嫂二人坐在一起,宋暖悄悄打量着她,只见她眉目含笑,一脸的春风得意,便知事情的结果了。

  “你们二人商量好了?”

  “嗯,他让我等他。”

  “哦?”宋暖有些惊讶,她以为是把亲事定下来了,“这都有人上门抢媳妇了,他还要你等?这张大寒的心可真大,他不怕夜长梦多啊?”

  “二嫂,你还真把我当成香馍馍了?”

  “你比香馍馍不香。”

  “二嫂?”温月初脸都红了。

  宋暖低笑一声,“行!你们都不急,我急啥啊?”

  “不急的!”

  “好吧!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吃早饭时,陆氏终还是把犹豫了一晚上的话给说了出来,“大寒啊,要不今天你寻个机会问问月初的意思?”

  “不用问了。”

  张大寒摇头,搁下碗筷。

  “怎么不问了?”陆氏一听,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  张大寒抹了抹嘴,道:“她不会答应莫家的亲事。”

  “那就是答应了我们的?”陆氏不禁喜出望外。

  张大寒的脸色微红,不好意思的点点头,又摇摇头。这可把陆氏给弄糊涂了,“大寒,你这又是点头,又是摇头的,到底是什么意思啊?”

  她都快急坏了。

  昨晚一夜没睡好,翻来覆去的,张大吉都被吵烦了。

  早上起来,她感觉嘴里都起水泡了。

  这是着急上火啊。

  可这小子貌似一点都不着急。

  “我让她等我,等我挣到银子了,等我能给她好日子了,我再上门提亲。她答应了。”

  张大寒说着,脸色更红了。

  陆氏听后,不知该高兴,还是该着急。

  这小子的心怎么这么大?

  既然温月初要拒了莫家的亲事,那为什么不直接定亲?这亲事定下来,起码心就定了啊。

  “哎哟喂,你这小子啊,你是不是缺心眼啊?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你为什么不先定亲呢?亲事定了,等些日子再成亲,不也一样吗?”

  “她答应了,便是答应了。她不会再变的。嫂子,我对月初有信心,她说等我,那就跟答应定亲是一样的。”

  “那为什么不直接定亲?”

  “对她来说是一样,可对我来说,不是一样的。”

  陆氏听着是一脸糊涂,“我听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  张大寒一脸严肃认真的道:“我说过要给她的,那就一定要办到。我要给她风风光光的定亲宴,风风光光的聘礼。在我给不了她这些之前,我就不会与她定亲。”

  陆氏听着,脑仁都疼了。

  这小子真是拧巴。

  “这些年嫂子也存了些银子,要不先给你定亲用?回头你挣到银子,再还给我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张大寒果断摇头,“不行!那不一样。”

  陆氏叹气。

  张陆生和张大吉却是一脸赞同。

  “我吃饱了,我先去找温二嫂,问问今天是种山药,还是整田种花?”张大寒起身,满面春风。

  张陆生也放下碗,起身抓了个馒头,“我也吃饱了,大寒哥,我和你一起去。”

  陆氏夹了个箸菜给张大吉,“他们都吃饱了,你就多吃一些吧。唉……你说大寒是不是太拧巴了?这亲事不早日定下来,我心里就不安啊。”

  张大吉呼啦啦的喝了几口粥,然后,用手抹嘴,“儿孙自有儿孙福。大寒如今也是个有主意的孩子,咱们啊,也学学温婶,孩子们的亲事,干脆让他们去决定好了。”

  陆氏听着,果断摇头。

  “大寒,我是管不了,可陆生的亲事,我可不会让他胡来。”

  “……”张大吉不说话了。

  ……

  张自强昨天就找好了人工,四组人分两边。两组人种山药,两组人由张大寒带着去整田种花。

  宋暖让温月初去田里种花,直接让张大寒教她。

  他们与张大寒迟早要变成一家人,让他们二人管理花田,这样全更完善一些。

  鸟飞兔走,瞬息光阴就半年。

  在这半年里,宋暖忙得不可开交。前些天,刚挖了两亩田的花生,现在又要忙着割芝麻。

  唐乔一去未回,半年来,只与她鸿雁传信。

  杨安也只找她一回,问了唐乔的情况后,他又落寞的离开。倒是舒同峰时常过来与她小聚,似乎对她田地里的东西很感兴趣。

  这天,舒同峰又来了。

  “舒大人,你可真是清闲啊,衙门都没事可忙吗?”宋暖忍不住的打趣他,“难道你又来噌吃的?”

  舒同峰叹气,配合着她,“在本官的管理之下,秦县的百姓安居乐业,平日里真的是有些闲得慌。”

  “那你是来找活干的?”宋暖问。

  舒同峰点头,“如果是为温夫人效力,自然在所不辞。”

  “好!我就等你这句话,走吧。”宋暖起身去杂物间取了锄头和箩筐出来,“舒大人今天把活干好了,我晚上一定做一桌好酒菜。”

  舒同峰笑了笑,“一言为定!”

  “自然!”

  “那如果我再奉上一封信和一个好消息,那明天是不是还能包我吃喝住?”

  舒同峰从怀里取出一封信,高高举起,笑着扬了扬。

  宋暖勾勾手指头,“拿来吧!满足你。”

  舒同峰笑着走过去。

  这半年相处下来,他们已是一对损友。

  见面就常互怼。

  “你老实说,阿乔是不是被你给藏起来了?”宋暖接过信,看了一眼信封上的字,然后抬头紧盯着他,“你堂堂一个知县大人,如今成了我们姐妹之间的信差。你可别告诉我,你不知道阿乔在哪里?我告诉你,我的脚趾头都不相信。”

  这事,她问过几次了。

  舒同峰总是模糊带过,不愿细说。

  宋暖知道,他一定是知道的。

  “阿安都要找疯了,听说,他还上衙门找你了。”说着,她勾起嘴角,“舒大人,你这可是明目张胆的打击报复情敌啊。”

  “她不让说,我便不会多说一个字。”

  “真是忠犬啊,看来,我猜的没错。”

  “猜对了,不过,我还是不会说的。”舒同峰大方承认。

  宋暖点点头,“阿乔当时找上你,一定也是知道你能守住秘密。”她把信收妥,指着箩筐,“舒大人,你挑着吧。”

  “我挑?”

  “难道你一个大男人两手空空的去田地里,而我这个小女人就一肩挑箩筐,一肩扛锄头?”

  宋暖反问。

  舒同峰只好挑起箩筐。

  宋暖笑了笑,又去取了斗笠,踮起脚尖,帮他戴好。“这日头正毒着呢,你还是戴着斗笠吧。”

  “带路吧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宋暖看着他现在的样子,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,“舒大人,你现在这个样子,谁认得出你是知县大人啊?”

  “知县大人也是凡人一个,也要吃饭睡觉,挑着箩筐下田地,有什么问题吗?”

  舒同峰不以为然,“你还问好消息呢?保证让你听了之后,心花怒放,精神奕奕,如沐春风,心如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宋暖喊停,“舒大人,你能不能别成语泛滥?你说些人话行不行?”

  以前,大家不熟时,她还真以为他是一个正正经经的朝廷命官。

  想不到他竟是一个活脱脱的逗比。

  “你瞧瞧地上。”舒同峰指着地面。

  宋暖看了一眼,没看出什么来,“地面上有什么?”

  舒同峰一本正经的道:“影子啊,我有影子,所以我是人,说的话自然就是人话了。”

  “噗……我服了!”宋暖摇头失笑,“那么请问舒大人,你给我带来的好消息是什么呢?”

  “晋国那边休战了,已经奉上休战书。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沉默。

  这打了半年多的仗,终于停了。

  舒同峰弯腰看着她,“高兴到说不出话来了?”

  宋暖白了他一眼,“半年不休战,一年,二年,晋国那边也终会投降的。我对咱们的战神王爷有信心。”

  “是吗?不是对你夫君有信心?”

  “阿正?”

  舒同峰点头。

  宋暖弯唇笑了,“我对他从来都是信心十足,他也从不会让我失望。这一点,我觉得没必要说出来。”

  “走吧走吧,我是听不下去了。再听下去,我得回去找媒婆了。”舒同峰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,“搞得我都好想找个心意相通的知心人成亲。”

  唐乔,不知道我能不能等到你?

  他暗暗的问。

  山药地里,张自强已经带着人在等了。

  他们看到宋暖和一个高大的男子走来,不由的面面相觑。

  有人问:“那人是谁啊?”

  “戴着斗笠,看不清楚啊。”

  “难道是阿正回来了?”

  “不会啊,如果阿正回来了,小家宝早就传遍全村了。”

  待宋暖二人走近后,大伙才认出与宋暖同行的人是舒同峰。瞧着他的打扮,大伙错愕后,心里对他又佩服几分。

  他们的这个知县大人,还真是一点架子都没有。

  “舒大人,好!”

  “乡亲们,好!”

  宋暖见他如官员巡逻一般,便岔开了话题,“我们今天来挖山药,按惯例,我先示范一下。”

  大伙点头,跟着她走到地边。

  宋暖一边挖,一边讲解。

  在种山药时,她让人把山药种装在特别缝制的布袋里,以直线种植。这会儿采挖了,也就容易一些。

  “顺着这条沟挖,距离山药藤根二十公分。”

  她举着锄头,奋力的挖。

  “温二嫂,我来吧。”张陆生走过去,指着她挖过的地方,“直接从这里往下挖就行吧?”

  宋暖点点头。

  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张陆生挥臂举锄,一下一下的挖下去。过了好一会儿才挖了一米深。

  宋暖喊停,用锄头小心的往山药藤那边挖去。

  终于布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。

  宋暖刨开布袋周围的土,让人把布袋提到地面上,然后用匕首割开布袋,清掉泥土,便露出了一根根长长的山药。

  “大家看清楚了吗?”

  “看清楚了。”

  大伙点头,目光紧盯着那一根根完好无损的山药。

  他们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当时宋暖要花费银子做布袋了。

  原来如此。

  舒同峰朝她竖起大拇指,“厉害!”

  宋暖淡淡一笑,“这算什么啊?如果你想当吃货的话,明天我让你再见识见识这山药的妙处。”

  “听你一说,我都迫不及待了。”

  张自强看向村民,“大家都开始干活吧,这山药采挖不容易。刚才阿正媳妇也说了,这山药很脆,容易断开,大家要细心一点,尽量轻放。”

  “是,知道了。”

  大伙分开,两人一垄,从地的两头开挖。

  “大姐……”宋家宝一边跑来,一边喊:“大姐,快……快回家!家里……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下一章放阿正,好想看到暖暖生包子啊……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