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93章 都要急死了(一更)

第293章 都要急死了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17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58

  

  “啊?”莫宗和陆氏相视一眼,两人都是惊呆了。这个想法,他们都没料到啊。

  宋暖招手让宋家宝过去,在他耳边低言的几句。

  宋家宝点头,跑着出去了。

  温老太看着他们,又道:“大家喝茶!今天这事先不谈,晚上我问问月初和她娘的意思。你们觉得如何?”

  莫宗率先回过神来,点头,“行!我们都听温婶的。”

  张大寒坐不住,“叔婆,我先去给那些花苗喷些水,大伙先坐着。”说完,他就走了。

  张陆生连忙跟了出去,一路跟到了棚里。

  “大寒哥,你怎么就不着急啊?你现在还来弄这些花苗做什么?你倒是快点去找月初姐啊。你问问她的意思,可别让人给捷足先登了。”

  他都要急死了。

  可张大寒却慢条斯理的给花苗喷水,过了一会儿,他还去扛了锄头,在棚里挖了个浅池子,又往里面灌水。

  张陆生见他忙着停不下来,更是急了。

  他撸了撸衣袖,“我来帮忙,提水是吧?”

  张大寒点了点头。

  张陆生不知道,其实张大寒心里很是着急,他就是急得六神无主了,所以才找事来做,分散一下注意力。

  二人把花苗一把一把的放在池子里,用清水先养着。

  张陆生一屁股坐在地上,扭头看向一旁的张大寒,“大寒哥,你在想什么呢?现在活也干完了,你去找月初姐吧?”

  张大寒抿着唇。

  突然,他起身就往外走。

  张陆生面上一喜,心想这是想通了?

  “大寒哥,你上哪啊?”

  “回家。”

  回家?张陆生傻眼,然后急急的追了出去,“大寒哥,你等我一下,我有事要问清楚。”

  张大寒不理他,匆匆回家。

  他去牛棚里牵了牛,又去杂物间取了犁,套牛,扛犁,然后就往外走。“陆生,我去犁田了。”

  张陆生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,眼睁睁的看着他出门。

  大寒哥这反应也太古怪了吧?

  陆氏从外面进来,看向张陆生,问:“陆生,你大寒哥怎么去犁田啊?”

  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  张陆生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。

  “娘,那莫家提亲成功了吗?”

  “没有!你温叔婆不是说了吗?这亲事得问过月初的意思。”陆氏紧张的看着他,“陆生,你跟你大寒哥常在一起,你可知道他和月初之间的事?”

  “我知道的不多,只知道大寒哥喜欢月初姐。月初姐是怎么想的,我还真的不知道。”

  “唉……”

  陆氏长叹一声,一脸惭愧,“这事怪我。”

  如果以前做错了,现在事情或许就不同了。

  “那老莫也是,他怎么就想起来提亲呢?”

  张陆生很耿直的道:“肯定是觉得月初姐很不错啊。以前的事,全是误会,娘不是最清楚吗?撇去那些,娘再看看现在的月初姐,她不够好吗?”

  陆氏沉默。

  她又去抓了一只鸡,“你来,把鸡杀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陆氏心不在焉,越琢磨越觉得这事是自己害了张大寒。

  不行!不能等下去了。

  “陆生,你在家里,我出去一趟。”

  “誒……娘,你这是要去哪里啊?”

  “……”陆氏没回应。

  张陆生蹙眉,嘀咕:“今天这是怎么了,一个二个都怪怪的?”

  ……

  夕阳西下,榕树旁的水田里,张大寒还在犁田。再有一点,他就要把这一亩田都犁完了。

  手中的竹条往牛身上打了一下。他扶着犁,望着前面,眼神却没有焦距。

  有些心不在焉的干活。

  “大寒哥。”

  宋家宝从榕树下走来。

  张大寒停了下来,走到田埂边,看向宋家宝,问:“家宝,有什么事?”

  宋家宝神秘兮兮的笑了一下,“大寒哥,今天晚上,你到我家后院门口等一下。”

  “啊?为什么?”

  宋家宝看着他呆呆的样子,白了他一眼,“大寒哥,你可真笨啊,叫你到那里等着,肯定是有事找你啊。”

  “谁找我啊?”张大寒一头雾水的看着他。

  宋家宝叹气,“唉,大寒哥,你怎么一下子就变笨了,肯定不是我找你呀,你想想谁会找你有事?”

  张大寒想了想,忽然眼睛都亮了,“你是说……你是说……”他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,说不出话了。

  宋家宝点点头,笑眯眯的道:“就是说……就是说……”

  “嘿嘿!”张大寒干笑两声,兴奋地挠着脑袋。

  宋家宝看着还有一点就犁完的田,突然有了兴趣,“大寒哥,你教我犁田吧。”

  “好嘞,你想学我教你。”

  晚上。

  张大寒心不在焉的吃着晚饭,陆氏张了几次嘴又合上,还是没有把话说出口。

  她后来去找了白氏,谈了两个孩子的亲事。

  白氏也和温老太一样的意思,指明了这次就听温月初的,后来她去找过温月初,却怎么也没找着她。

  陆氏很担心,因为她上回做的那些事,温月初心里还有疙瘩。虽然后来她与温月初相处得不错,但真要让她嫁过来,陆氏还真怕会温月初不愿意。

  陆氏越想越担心,越担心就越说不出来。

  张陆生也是满腹心事,不时的看向张大寒。今天的大寒哥太反常了。

  张大吉看看这个,又看看那个。

  这一个二个的明显都有心事,搞得他一顿饭吃下来,也有些食之无味了。

  “我吃饱了。”张大寒放下碗,起身就往外走。

  张大吉连忙问他:“大寒,你这是上哪呢?”

  “我出去一趟。”张大寒没有再多说,直接就走了。

  张大吉看向张陆生。

  “我可什么都不知道。”张陆生摇摇头,嘴里还含着一口饭。

  “你一直念叨着你的大寒哥,可你怎么一点都不担心你大寒哥的事?”张大吉皱紧了眉头。

  张陆生瞪大双眼,着急了,“爹,你怎么这样说呢?大寒哥的事我怎么就不关心了?我现在是关心也没用啊,问他都不吱声。”

  张大吉看着他,他知道自己怪错人了。

  只是大家都这样的表情,他也就沉不住气了。

  “算了,算了!不说了,吃饭吧。现在也不是我们选人家,还是人家选我们。”

  陆氏听着,又暗叹一声。

  这事还得怪她。

  张大寒匆匆赶到了【正阳居】的后门边,笔直的站在那里,双眼紧盯着那两扇紧闭的院门。

  只是盯着那扇门,他的心就怦怦直跳。

  等人的时间,过得特别慢。

  他都要把门盯出两个窟窿了,脚尖挪着地面,不一会儿就弄出了一个脚尖印。

  耳边传来脚步声,他立刻站直,深吸了一口气。

  脚步越来越近,他的心就跳得越快。

  嘎吱……

  院门被拉开,温月初提着灯笼走出来,两人四目相触,随即又双双移开视线。

  温月初侧开身子,“进来吧。棚里煮着水,进来喝茶吧。”

  “好!”张大寒很是紧张,指了指前面,“你先走,我来关门。”

  温月初点头,但没有走,而是举着灯笼给他照明。

  张大寒栓上院门,跟着温月初来到休息棚下。

  “坐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温月初把灯笼挂了起来,提壶沏茶,然后坐下,“喝吧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张大寒端起茶,紧张得忘记了茶是刚沏的,送到嘴边就喝了一大口,“噗……”

  他直接将茶吐出来,烫得伸出舌头,不停的用手扇风。

  烫烫烫!

  温月初瞧着他的样子,扑哧一声笑了,“噗……你都多大的人了,喝茶还不会先试试烫不烫?”

  她的语气中,不自觉的含着丝丝娇嗔。

  张大寒瞧着她娇俏的样子,愣愣发呆,一时忘记了刚才被烫得吡牙咧齿,反而咧着嘴憨憨的笑了。

  “傻样!”

  温月初低笑一声。

  怦怦怦!

  张大寒的心跳得更快了,他紧张的咽了咽口水,问:“月初妹妹,我当进跟你说的,现在还没有做到。不过,请你相信我,我一定会努力的。你能不能……能不能……等等我,别答应莫家的提亲?”

  他鼓足了勇气,终于把酝酿了一个晚上的话说了出来。

  以他现在的条件,他不敢说提亲的事。

  只希望温月初给他机会,愿意等他一些时日。

  温月初端过茶,低头小口小口的抿着。

  张大寒紧紧的盯着她看。

 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,他的心越来越慌。

  终于,温月初喝完了一杯茶,她把茶杯放下,抬头看向张大寒,“你这么说是想叫我把你婶子送来的礼,还回去吗?”

  “啊?”张大寒愣愣的看着她。

  温月初瞧着他傻呆傻呆的样子,忍不住想要逗逗他,“既然这是你的意思,那我明天就让我娘送回去吧?”

  “啊?”

  “……”温月初蹙眉。

  他这是还没会意过来?

  “不不不!”张大寒猛地站了起来,上前站到她面前,“月初妹妹,你别嫌弃我太愚钝,我我我……我见着你就太紧张了,所以一时没转过弯来。你别退,千万别退!”

  “哦?”温月初看着他挑眉。

  这时,张大寒的心定了下来。

  他一脸真挚的看着温月初,“我前面说过的话,全都算数。我现在还什么都没有,所以你再等等我。将来,我一定会给你一个让人羡慕的定亲宴,尽我所能给你最好的聘礼。”

  “你的意思是我很虚荣,很贪心,非要那些明面上的东西?”

  “不不不!你不是那样的姑娘,你也别这样说自己。”张大寒不停的摇头,“这只是我想给你的。”

  他只是想要让别人知道,不管他们怎么传温月初,不管她是不是曾嫁过人,在他张大寒的心里,她就是最好的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