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92章 两家一起提亲(二更)

第292章 两家一起提亲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62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57

  

  谷不凡接过匕首,脸色凝重的点点头:“行!这事交给我,我会去查。”

  随着知晓了梅不俗的死,还有那不知名的人在查毒经下落。谷不凡越发有一种这是后面的事情,并没那么简单的感觉。

  不管是为了梅不俗,还是为了宋暖以后的安生。

  他都得把这事给调查清楚了。

  “师父,你吃过东西了吗?饿了没有?”

  “路上吃过了。”

  这时,张大寒从外面进来,走到宋暖跟前,“温二嫂,东西都卸下马车了。那些花苗最好是用田来种,而且要尽快种下。现在时间还早,不知温二嫂有没有时间?我们一起去田地里转转,找一些合适的田来种。”

  宋暖看着张大寒,问:“大寒,听起来似乎你对种花很有经验啊。”

  张大寒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,应道:“不瞒温二嫂,温二哥这次让我出去就是学着种花的。他是想让我以后打理花田,所以我这次去买花苗的时候,特意在那里跟人学了种花。”

  他的脸色微红,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“我也不知道自己学了多少?希望能把温二哥交代的事情办好。”

  “我相信你。”宋暖看向谷不凡。

  谷不凡挥挥手,“去吧,你们去田里转转吧,正事要紧。那些花苗从那么远的地方运回来,的确要尽快种下。我就不去了。”

  “好!那师傅先休息一下,我和大寒去田里转转。”

  宋暖和张大寒一起出去,在外面叫上张自强,三人一起去看温家的田地。

  张大寒运回来的那些花苗,需要一亩田来种。

  三人转了一圈,还是觉得榕树旁边那一片水田合适一些。不过为了防涝,还是得把田梗加高一些。

  选好了地,接下来便是,请人来耕田了。

  这方面的事情,宋暖操心的不多,一般都是直接交给张自强他们去打理。

  现在花田有张大寒,田地有张自强。宋暖倒是挺自在的,只需要平时去转转,看看后面的药园。

  不过她自在归自在,还是很忙,每天下午都得去镇上转一圈。

  唐乔的产业,她看得比自己的东西,还要重。

  在唐乔回来之前,她一定要顾好护好唐乔的东西。

  三人回到院子里,围桌坐下。

  “祖坟山下的那些地就用来种芝麻吧,还有剩下的水田,全部用来种花生。”

  粮铺里的榨油机,已经可以榨出油来了。

  张康也可以胜任此事。

  宋暖想着的是自己种芝麻、种花生。如果不是时间不对的话,她想连油菜花也一起种了。

  张自强喝了一杯茶,笑着打趣,“阿正媳妇,现在我突然有种咱们村,快成了你的山庄了。”

  “强叔,你可是不愿意?怕我抢过了你村长的风头?”宋暖也笑眯眯的附和着他,开起了玩笑。

  张自强摆摆手。

  “什么是村长的风头?如果你愿意的话,这个村长让你来做吧。或许有你带着大伙的话,大伙都能过上好日子。”

  “这可不行。村长怎么也得是德高望重的人,我宋暖何德何能?强叔,你就莫要再笑话我了,你也知道的,我现在忙得像个陀螺一样的。如果不是有几位叔伯帮忙的话,我根本就忙不过来。”

  “就是就是!阿强,你别把暖丫头拉下水。这丫头天天累成什么样子了?你们不心疼,我可心疼了。我谷不凡就这么一个徒弟,现在忙到我都不忍心让她学医术了。”

  谷不烦也反对,尽管知道他们是开玩笑的。

  “谷神医莫要着急,我们就开个玩笑。”

  “以后这玩笑也别开了。”

  几人相视一眼,笑了。

  “哟,今天人可真齐呀,我来的正是时候。”莫宗从外面进来,他身旁还领着一个穿着朴素的妇人。

  宋暖起身,笑着打招呼,“莫叔,你怎么来了?”

  莫宗一边走一边笑道:“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。”

  “哦?”宋暖哦了一声,问:“不知莫叔今天找我何事?”

  她笑了下,低头倒茶,然后看向莫宗旁边的妇人,问:“这位婶子是?”

  那妇人连忙就道:“这位就是温夫人吧?我是莫家村的,也是他的大嫂。今天跟着他三叔冒昧上门,就是想来找老夫人。”

  “找我祖母?”

  莫大娘点点头,“是的,我们来找老夫人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请坐吧,喝茶!我这就去找我祖母过来。”

  既然是莫宗的大嫂,宋暖也很是和气的招待。

  宋暖去找温老太出来,正好阳阳醒了,她便把阳阳一起抱了出来。

  谷不凡立刻起身,抱过阳阳,轻轻摇晃着,哄道:“小阳阳,看看我是谁?”

  阳阳望着他,咧嘴就笑了,眉眼弯弯的。

  虽然他还不会说话,但是他的表情,已经告诉谷不凡,他认出人来了,也成功的取悦了谷不凡。

  温老太看了莫宗和莫大娘一眼。

  宋暖给温老太倒了一杯茶,“祖母,喝茶。”

  温老太点了点头,看向对面的二人,问:“不知两位今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  莫大娘立刻就起身,朝温老太欠了欠身,“老夫人,我今日上门是来向老夫人提亲的。”

  温老太,挑眉问:“提亲?”

  莫大娘点了点头,看了莫叔一眼,道:“我是莫宗的大嫂,在我们莫家村,我也是给人说媒的。今天,我是来给我家的三侄儿个中保媒的。莫森在温家做过事,相信他人怎样,也不用我多说。我不夸自家侄儿,但他确实是个老实本分,有担当的孩子。”

  张大寒听着心,有些不安。

  向温老太提亲,而且温家眼下也就只有温月初姐妹未出了,按照长幼有序的话,难道是向温月初提亲?

  他不由想起上次陆氏说要来提亲,但因为时间紧了一些,他又匆匆离开了,所以那事也就没办成。

  如果莫家要提亲的人正是温月初的话,那他该怎么办?

  他紧张得直搓手,满头是汗。

  宋暖看了他一眼,便问莫大娘,“大娘,我想问问,你是想给我家哪个妹子提亲?”

  莫大娘看向宋暖,笑着应道:“我们提的是温家的大姑娘。”

  大姑娘?

  张大寒一听,嚯的一下站了起来,急声道:“不行不行!”

  大伙齐齐朝他看去。

  宋暖看着他,眼睛里都充满了笑意。

  这小子急坏了吧。

  直冒冷汗,脸色都白了。

  莫宗看向张大寒,疑惑的问:“大寒,我是给我三儿子提亲,你怎么反对?”

  张大寒还是摇头,涨红着脸,“不行!不行!就是不行!”

  温老太饶有兴趣的看着他,“我知道曾有人坏心思的传了你和月初的事,可是我知道那不是事实,月初她……”

  张大寒走到温老太跟前,扑通一声跪下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大伙都被他的举止给唬了一跳。

  “叔婆,你有所不知。我……”

  这个时候,莫宗打断了张大寒的话。

  “村里的确有过大寒和月初的传言,不过,这些日子相处下来,我也知道月初姑娘很不错,更知道以前都是一个误会,我们莫家不在乎那些传言。将来如果有幸成为一家人,我们一定会对她的。”

  张大寒摇头,“不不不!不是这个样子的。”

  温老太问:“那是哪样子的?”

  院门外,张陆生停下脚步,看了一会后,他急忙往家跑。

  陆氏正在做饭,她听说张大寒回来了,心里正高兴着呢。她从鸡窝里抓了一只鸡,正准备宰了炖汤给张大寒喝。

  陆氏见张陆生跑回来,连忙招手,“陆生,你快过来,帮娘把这只鸡给杀了。你大寒哥回来了,正好炖点汤给他补补。”

  张陆生跑过来,拉着陆氏就往外走。

  “娘,别杀什么鸡了。出事了,出事了,你还是先跟我一起去温家吧。”

  陆氏甩开他的手,一脸疑惑的问:“出什么事了?难道是你大寒哥受伤了?或者是你爹?”

  张陆生摆手,急坏了。

  “不是不是,都不是。”

  “那是怎么了?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呀。”陆氏听着不是受伤了,也便放心了。

  张陆生连忙把他在温家大门口听到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陆氏听后,用力一拍大腿,急吼吼的往屋里走。

  张陆生一看,傻了眼,“娘,你怎么回屋了,你不是应该去【正阳居】吗?去晚了的话,我大寒哥的亲事就没了。”

  陆氏急忙回屋,从衣柜里提出了早就备好的东西,然后,又急吼吼的出来。

  “走走走!择日不如碰日,我们现在就去给你大寒哥提亲。”

  张陆生看着他娘变戏法似的,一下子就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来,“娘,这些东西是?”

  “甭问了,快点走!再不走就晚了。来!你把这些东西提着。”陆氏一把将东西塞进了张陆生的手中,急忙就往【正阳居】跑去。

  没错!

  陆氏就是跑过着去的。

  她生怕去晚了,张大寒的幸福就没了。

  路上,她在酝酿着该怎么说?也暗暗自责,这事如果不是她上回刁难温月初的话,估计这两个孩子的亲事,早就成了。

  她一口气跑进【正阳居】,气喘吁吁的冲到了温老太面前。

  “温婶,温婶,我今天也是找你来提亲的。”

  温老太挑眉,“你也提亲?”

  陆氏低头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张大寒。

  “我是来替大寒提亲的,他爹娘都不在了,他的亲事自然该由我和他叔来操办。”

  张陆生提着东西进来了。

  陆氏一把夺了过去,放在桌上,一边喘着粗气,一边道:“这是提亲的东西,上回大寒回来时,我就备好了。只是,他后来急着离家了,我就想着等他下次回来,再提这事。”

  “温婶,大寒这孩子也是你看着长大的,他是怎么样的一个人,这不用我多说。他对月初的心思,怕是全村人都知晓。这俗话说得好,宁拆十卒庙,不拆一桩婚。”

  说这话时,她还特意的看了莫宗一眼。

  莫宗摸摸鼻子,心想,我可不是来拆人姻缘的。

  人家姑娘未有婚配,他找人来给自家儿子提亲,这有什么不对?

  温老太伸手扶起张大寒,“大寒,你起来。”

  张大寒喜出望外的看着她,“叔婆,你这是答应了?”

  “我答应什么啊?先起来说话。”温老太高兴的笑了笑,“你们都坐下来。这事啊,你们问我没用,这得问问月初和她娘的意思。”

  莫宗道:“婶子,这儿女亲事,向来是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啊。”

  “在我家不兴这个。我老太婆都一把黄土埋到脖子上了,哪还管得了儿孙们的终身大事?我早想过了,以后啊,月初和月如的亲事,由她们作主。”

  她是真的想通透了。

  温月初姐妹都是极有主见的人,她们的亲事,用不着自己帮她们把关。父母长辈看中的有什么用?

  过日子的是下辈们啊?

  她们觉得合适,那才是真的合适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