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87章 杨安伤重

第287章 杨安伤重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4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51

  

  苏叶摇头。

  宋暖那雀跃的心,立刻就冷静了下来。她自己都觉得很奇怪,居然仅仅因为一句话,自己的心可以起伏这么大。

  “那是谁来了?”

  “夫人,我正准备去寻你。杨大公子来了。”

  宋暖惊讶,“杨安回来了?”

  苏叶点头,“杨府的下人把他送了过来,受伤了。”

  “什么?”宋暖一听,急步往里走,“在哪个屋里呢?”

  “安排在家宝公子的屋里。”苏叶急跟上去,一边走,一边道:“夫人,听下人们说,杨公子是在柳城受了伏击。伤在腹部,刺伤他的匕首上抹了毒。”

  柳城?

  从柳城回到这里,就是马不停蹄,也得几天几夜。这耽误了几天几夜,又是中毒,这怕是很严肃了。

  “大姐,我正要去找你。”

  宋家宝从屋里出来,一脸焦急,“杨大哥受伤了,刚扶进我屋里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我知道了,你去我屋里把药箱扛过来,苏叶,你去厨房端盆热水过来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二人连忙去办。

  嘎吱……

  宋暖推开门,床前的两个男子立刻扭头看来,见她来了,连忙上前行礼,“见过温夫人。”

  这两个下人也是一身狼狈。

  瞧着身上也有伤。

  “行了,我先给他看看。”宋暖顾不上问他们情况,先去检查杨安的伤势。

  杨安身上就腹部一道伤口,但也是这道伤口很致命。伤口的四周的肉都开始腐烂了,黑色的,揭开纱布,一股臭气扑鼻而来,黑血冒出来,触目惊心。

  宋暖皱紧了眉头。

  一旁,杨府下人着急的问:“温夫人,我家公子的情况如何?”

  “情况不乐观。”宋暖一脸凝重。

  这时,宋家宝扛着药箱进来,“大姐,药箱来了。”

  苏叶端着热水进来,“夫人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苏叶,你留在这里帮我,家宝你带他们二人出去,让你月如姐给他们煮些吃的。我没叫人,你们都不用进来。”

  “好的,大姐。”

  宋家宝看向他们二人,“你们先跟我出去吧,这里有我大姐在,我大姐一定会尽心尽力的。”

  杨府下人朝宋暖拱拱手,“多谢温夫人。”

  “行啦,先出去吧,咱们都别在这里妨碍我大姐。”宋家宝催促二人,三人一起出去。

  宋家宝关好房门,领着他们到池边桌前坐下。

  温月如姐妹一起回来,看着那两个陌生人,招手让宋家宝过去,问:“家宝,这两个人是?”

  “杨大哥的侍从,杨大哥受了伤,他们把人送这里来了。”

  “啊?不是二哥回来了啊?”温月如有些失望。

  宋家宝摇摇头,“不是!”

  “杨安受伤了,往这里送做什么?难道不是该回杨家吗?他们杨家是开药馆的,认识的好大夫不少啊。”

  温月初觉得很是古怪。

  “月初姐,咱们现在先管不了这些,我大姐和苏叶姐在屋里。大姐让我跟你们说一声,煮些吃的给那两位大哥。”

  宋家宝心里急,没心思想这些。

  他跟温月初姐妹说完后,便去自己的房门口坐着等消息。

  “月如,你去取簸箕出来,先把这些忍冬花晾晒起来。我去厨房给他们煮吃的。”

  温月初把布袋交给温月如,自己进厨房了。

  “好的。”

  屋里,宋暖褪下杨安的衣服,露出上半身。苏叶看着那伤口,皱了皱眉头,“夫人,杨大公子的伤,看起来很严重啊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如果不是先用了我给他的药粉,服下我师父的百毒解药丸,他根本就熬不到现在。”

  这小小的一个伤口,却是致命的。

  “那现在?”

  “我先帮他清洗伤口,再敷药。”宋暖倒出三粒麻沸药丸,“苏叶,倒温水过来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二人给杨安服下药丸,在等药效的时间里,宋暖把她的手术刀消毒、抹干,放置好。

  一刻钟后,她用刀把腐肉除去,再进行伤口缝合。

  洒上药粉,包扎起来。

  苏叶拿着手绢替她拭去汗,看了一眼床上的杨安,问:“夫人,杨大公子已无大碍了吧?”

  宋暖摇头,“哪有这么容易?我只是给他清理了伤口,毒已经扩散,我还得给他配外服的药。”

  苏叶点头,“那我等夫人的药方子,苏叶立刻去镇上抓药回来。”

  “不用,我去山上再采几味药就行。”

  宋暖收拾着东西,将手术刀放在铜盆里,“苏叶,你这些刀具用水煮开一刻钟后,再滤水,抹干后帮我归置好。我现在就上山去采药,很快就回来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宋暖开门出去,宋家宝立刻起身,看向宋暖,问:“大姐,杨大哥的情况如何?”

  “伤口已经处理过了,我现在去采几味草药回来。具体的,还要等他醒过来才知道。”

  “大姐要上山采药,那我也跟我一块去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!我很快就回来,你就在家里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没事!”宋暖去取了工具,又去厨房取了几个早上的馒头,“你瞧,我连吃的都带上了,不会饿着自己的。你在家照顾一下杨大哥,我很快回来的。”

  宋家宝点头,“那好吧,大姐早去早回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二嫂,你等一下。”温月初从厨房冲出来,唤住了她,“二嫂,灶里煨着的汤好了,你喝碗汤,垫垫肚子再去。”

  家里人都知道,宋暖决定的事情,很少人劝得动,所以,大家都尊重她的决定。

  “行!”宋暖点头,折回去喝了碗汤,吃了几块骨头肉,这才上山。

  她直接从矮麻山往上走,前去鹰嘴峰。

  铁皮石斛、灵芝和几味常用的药,家里都有,她现在还缺三七和灯心草,还有九命断魂草。

  三七和灯心草易找,可九命断肠草就难了。

  她这趟上山,也只是想要碰碰运气。

  宋暖直接前往归西林,那里有瘴毒,又潮湿阴暗,倒是九命断魂草喜欢生长的地方。

  山间清静,山风吹来时,树叶沙沙作响,不时有不知名的鸟儿在鸣叫。宋暖心里没有一点怯意,一心想着快点寻到草药,回去给杨安清余毒。

  宋暖一路直往,省了不少时间。

  上回到归西林挖刺梨苗时,谷不凡给她弄了一些可克制瘴毒的药丸。她在下山坡里就服下药丸,直接钻进浓雾。

  外围的草药,她上次就顺手采了。

  这会儿,她往深处走去,发现了许多珍贵的草药。

  不过,她现在没心思采那些药,一心寻找三七和灯心草,还有九命断魂草。

  前面灌木丛剧烈的摇晃着,后面传来野兽的嘶吼声。宋暖心中一惊,连忙爬上一旁的树。

  她居高临下的往前面看去,可奈何雾太浓,根本看不清。

  等了一会儿,动静小了,她才从树上滑下来,轻手轻脚的走向灌木丛,手里紧握着弓驽。

  只要有野兽从后面窜出来,她手中的箭就会射过去。

  快到的时候,宋暖爬上靠灌木丛最近的树,这下终于看清了后面的情况。

  又是狼。

  她这是什么运气啊,来了三回归西林,有两回都遇到了狼。不过这次只有一匹狼,她要应付起来,也是易事。

  宋暖取出泡出麻沸散的短箭,悄悄瞄准了那匹老狼。

  咻咻咻……

  连发三箭,老狼立刻倒下,只挣扎了一会便一动不动了。

  为了安全起见,宋暖在树上呆了一刻钟,然后才滑下树走向灌木丛后。老狼猎了一只鹿,她上前查看,鹿已经断了气。

  宋暖连忙抽出匕首,趁着鹿血还没有凝固,将鹿茸割下来。这鹿足有六七十斤,宋暖砍了树,将狼和鹿绑在一起,拖到显眼的地方,标下记号,这才又去寻找九命断魂草。

  这次顺利多了,她在小溪边找到了九命断魂草。

  宋暖回到家时,太阳已经落了山。

  苏叶和宋家宝在山下等她。

  二人见她拖着东西下山,连忙迎了上去,“夫人,我来。”

  宋家宝看了一眼绑在树上的东西,不禁有些后怕,“大姐,为什么你每次上山都能碰到这些东西?”

  宋暖扭头看去,然后耸耸肩,两手一摊,“可能是它们瞧着我们家缺肉吃,所以就在我每次上山时都自相残杀,好让我捡现成的。”

  二人听着她的话,都忍不住想笑。

  这是什么歪理?

  哪有这么蠢笨的动物啊?

  宋暖回到家,便在屋里专心调制杨安的药,那一狼一鹿就交给苏叶了。今天是唐大夫人的头七,她以为唐乔要明天才回来。

  谁知晚上亥时不到,唐乔就到家了。

  “乔姐姐,你回来啦。”

  “嗯,回来了。”唐乔点头,看向杨安的侍从,不由的皱了皱眉头。他们怎么会在这里?

  杨安的侍从也一脸疑惑的看着她。

  这姑娘怎么长得如此面熟?

  宋家宝立刻向她汇报,“乔姐姐,你快去我屋里看看杨大哥吧,他受了伤,还中了毒,就在我屋里躺着呢。从早上回来到现在,他一直没醒过来。我听这两位大哥说,他是在柳城受的伤。”

  “阿安受伤了?”

  唐乔听到杨安受伤,刚刚才板起的脸,立刻就龟裂了。她急步朝宋家宝的房间走去。

  院子里,杨安的侍从问宋家宝,“宋公子,那位姑娘是?”

  “我乔姐姐啊。”

  “乔姐姐?”

  二人一头雾水。

  宋家宝也奇怪的看着他们,“唐乔,与你们公子一起长大的人,你们认不出来?”

  唐乔?唐公子?

  二人瞪大双眼,齐齐朝唐乔的背影看去,再想想刚才那张脸。这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一种熟悉感。

  只是唐公子为什么突然变成了姑娘家?

  这个……

  宋家宝瞧着他们的样子,猜到他们并不知唐乔是女儿身的事实,便道:“算了算了,这事啊,你们也不必知道太多,反正乔姐姐就是以前的唐公子。其他的事情,咱们也管不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二人的脑子已经转不动了,应付式的哦了一声。

  他们真的反应不过来。

  此时,也想不通。

  唐乔推门进去,急步走到床前坐下。她看着床上那个面色苍白消瘦,晕迷不醒的人,心都揪了起来。

  “阿安。”

  “……”无人回应。

  唐乔握紧他的手,紧紧的看着他。

  心里的埋怨,两家的恩怨,这会儿她都想不起,顾不上,只想看着他醒过来。

  “你醒醒。谁把你伤成这样?”

  “……”杨安仍旧没有反应。

  叶去向宋暖复命,宋暖这才知唐乔回来了。

  “唐姑娘听说杨大公子受伤了,便直接去屋里看他了。夫人这边有事要叶去做吗?”

  “我这没事。”宋暖拾掇着桌上的药材,问:“唐府那边有什么事吗?二房那边可有为难人?”

  “没有!一切都还算顺利,我瞧着他们是得到家业了,对唐姑娘也没有那么为难了。”

  叶回忆了一下,又道:“倒是那个唐欣,她似乎对唐姑娘挺有敌意的,说话都夹枪带棒的。还有,今天舒大人也去了,他还亲自给唐大夫人上了香,说是替秦县百姓谢唐大夫人这些年的善举。”

  “唐家的祖坟山下,也来了许多百姓,大家都对着山上烧香和烧纸钱。唐大夫人的离世,秦县百姓都很难过。下山时,百姓们还围上来安抚唐姑娘。”

  宋暖手中的动作顿了顿,轻叹一声。

  “这便是好人不长命,祸害留千年。不过,我始终相信因果,那唐丰年种下恶因,将来必定会食下苦果。”

  叶点头,“叶也相信。”

  “嗯,你先下去休息吧,我先把杨安的药配好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房门关上,宋暖又叹了一声。耳边犹还响起唐乔的那句话,“再见面,也只能是不相为谋了。”

  眼下这个情况,如何不相为谋?

  怕是只能由着心走了。

  唐欣是吧?

  她想嫁给杨安,别说杨安不同意,唐乔不乐意,她宋暖也见不得她得意。

  怎么拆了这门亲?她得好好想一下。

  宋暖摇摇头,继续调配药方。

  她亲自去煎药,端进去。

  “乔姐姐,他可有醒来过?”她端刚煎好的药放在一旁凉着,坐下伸手去给杨安抚脉。

  唐乔紧张的看着她。

  宋暖松开手。

  她立刻就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  “我也只是帮他清理了伤口,敷了消炎生肌的药粉。他身上的余毒,还要靠这碗药汁。阿乔,我还要去给他配些药,等一下,你把药给他喂下吧。今晚得有人守着他,我怕他会发烧。”

  “我来,你去忙吧。”唐乔急声应道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