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86章 是不是阿正回来了

第286章 是不是阿正回来了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2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49

  

  “毒?那匕首有毒。”伤口里喷出来的血变成了黑色的。

  杨府下人瞧着吓得不轻,连忙先帮杨安包扎,止了血再搬上马车,火速的赶往秦县。

  中途杨安醒了一回,他喂了自己一粒谷不凡所赠的药丸,交待下人乔装打扮一番,直接回高山村。

  ……

  唐乔醒过来,看着陌生又熟悉的房间,便知道自己在哪里了。

  “醒了?”耳边传来宋暖关切的声音。

  唐乔扭头看去,手轻轻的揉揉额角,问:“我这是睡了多少天了,感觉睡到全身都没有力气了。”

  “不多,也就三天三夜。全身没有力气,可能是因为你饿了。起床吧,梳洗一番,早饭应该已经做好了。”

  宋暖扶她起来。

  唐乔坐了起来,笑了下,“你现在这样子,我会感觉自己虚弱到不成样子了。我又不是那瓷娃娃,哪里需要你这么小心翼翼的伺候着?”

  “我们的阿乔哪能是瓷娃娃呢?分明就是女英雄啊。我这不是怕你睡了几天,睡到头晕,起来会不舒服。”

  宋暖扶她起来后,便去衣柜里取了一套衣服。

  “这是我二伯娘给你缝制的衣服。走吧,我都给你备好热水了,你先好好的泡一个澡。”

  “我有些渴,我先喝些水。”

  宋暖拍拍额头,“对呀,你睡了这么久起来,我倒是大意了,一心想要你去泡个澡,轻松一下,然后在吃早饭。”

  唐乔笑了笑,走到桌前,提壶倒水,壶里的水暖暖的,温度刚好,她一连灌了几杯。

  然后就抱着衣服去泡澡了。

  等她梳洗出来后,池边的桌前已经摆好了早饭。唐乔抬步过去,大伙都朝她看来。

  “阿乔姐,你男装打扮的时候风度翩翩,温润如玉。现在女装打扮了,又显得娇俏动人,还有一股英气,真正的好看。”

  温月如笑眯眯的看着她。

  唐乔笑道:“月如,你说我男装好看呢?还是现在好看?”

  “都好看,都好看,在我眼里阿乔姐怎么样都好看。”

  唐乔坐了下来,“月如的嘴巴是越来越甜了。”

  温老太轻笑了下,扭头看向唐乔。

  “大家先吃饭,有什么话,大家吃完饭再聊。”

  “等一下我给阿乔做了一点东西,应该已经好了,我这就去端。”宋暖急忙起身回厨房,不一会儿就端着东西出来。

  唐乔看着面前碗里的东西问:“这是?”

  “这是我给你做的鸡蛋布丁,来,吃一点。你睡了这么久,刚起来应该吃清淡一点,软糯一点的。这个刚好,又有营养。”

  她把汤勺递了过去,唐乔接过,舀了一口,试了下。

  “嫩滑可口,甜而不腻。小宋,好手艺。”

  宋暖坐了下来,“还叫我小宋呢,是不是该改口了?我们可是结拜姐妹,论起年纪,我应该唤你一声姐姐。”

  “所以呢,你现在是提醒我比你老吗?年纪这事,你是不是不该这么直白的提出来?还是说,你也要跟月如一样叫我阿乔姐。”

  “阿乔姐,感觉有点不好听。不如,我们几个就叫你乔姐姐吧。”

  宋暖看向温月如她们几人。

  几人立刻齐声唤道:“乔姐姐。”

  唐乔笑的眉眼弯弯,点了点头,“好!我这一下子就多了这么多的妹妹和弟弟。真好!”

  “乔姐姐,你试试这个杂粮包,这是我做的。”温月如给她夹了一个杂粮包。

  温月初也不甘示弱,连忙把下粥小菜端到她面前,“乔姐姐,这个下粥的小菜是我做的。你尝尝。”

  宋家宝端了一碗煮好羊奶过去给她,“乔姐姐,这是我早上刚挤的新鲜羊奶,煮好的,可以喝。大姐说了,你现在需要营养。”

  宋玲有些无措,看着大家都有东西,她四下看了看,急忙抓了一个水煮鸡蛋递了过去。

  “乔姐姐,这鸡蛋是我从鸡窝里捡的。”

  唐乔看着面前堆得满满的食物,再看着这一张张的笑脸,还有他们关切的眼神,顿时觉得心里暖暖的。

  那些所谓至亲无法给她的,这一家人都给她了。

  她抬头望了望天空,努力把眼眶里的眼泪给逼了回去,心中暗道:“娘,你看到了吗?我身边有这么多人关心着我,你就放心吧。”

  “乔姐姐,吃东西。”

  “好!”

  这一顿早饭是唐乔这些日子以来,吃得最满足的一顿。不仅胃妥熨了,心也暖了。

  吃过早饭,宋暖提议上山转转,想着让唐乔散散心。

  “乔姐姐,我们今天上山一趟,我想去山上挖些木薯回来。你和你一起去吧,酒楼那边,我已经安排下去了。有什么事的话,那边会有人过来告诉我们。”

  唐乔点点头,“行!我们一起去。”

  她知道,宋暖是让她出去散散心。

  同行的有叶和谷不凡,苏叶留在家里保护家人。家里老老少少小小,全是没有能力自保的人,她觉得留个人在家里,自己在外面可以更安心一些。

  “暖丫头,你瞧,那些忍冬都开花了。不如,我在这里摘忍冬花,你们去采木薯茎吧。”

  谷不凡指了指林子里那一大片开得正盛的忍冬。

  宋暖扭头看去,“行!那师父别走太远了,就在这一带。我们要去的地方也不远了。”

  “好!你们去吧。”谷不凡伸手,“你给个布袋给我。”

  宋暖取出布袋给他。

  三人再继续往前走。

  大概走了一刻钟,她们就到了宋暖发现木薯的地方。宋暖分了柴刀给她们二人,“先把这些木薯砍下来。小心一些,不要把茎皮弄破了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

  三人拿着柴刀把一小片木薯茎砍了下来,宋暖修枝收拾,唐乔和叶则抡着锄头把地里的块根挖出来。

  木薯种植主要是采用木薯植株的茎作种,种茎质量的好坏,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到出苗后的长势及产量。

  木薯植株的茎要充分成熟,粗壮节间短,茎皮完整,芽眼健壮完整,茎内的骨髓部充实并富含水分。

  宋暖弄好的这些木薯茎,回家之后,她还要斜刀砍断。第一段大概是在十五至二十公分为宜,保留三至五个芽眼。

  整好地后,挖坑将茎段平放在地上,盖上土就行了。

  木薯一般就是用扦插方式种植。

  下午回到家里,她们便把茎段砍出来,暂时还用禾灰埋在后院的棚里,准备发了芽后再种植。

  她种木薯,不是为了粮食,而是为了木薯的其他的价值。

  酒精,淀粉,果糖,这些才真正是她想要的。

  几人一直忙到天都黑了,这才把木薯茎全部处理好。

  吃过晚饭,大伙在院子里坐着闲聊了一会便各自回屋了,只剩下宋暖和唐乔在院子坐着。

  宋暖往壶里添了水,拨亮小炉子里的炭。

  唐乔抬头望天,看着空中的繁星,问:“暖暖,我曾听人说过,最亲近的人离开之后,他们会变成天空中的一颗星。你说,我爹娘在哪里呢?哪一颗是他们?”

  闻言,宋暖抬头望天。

  “不管是哪一颗,他们一定会时刻都守护着你。人生有七苦,我们除了面对,除了继续往前走,我们没有别的法子。那些离开我们的人,他们其实也并没有消失,他们会一直在我们的心里。”

  宋暖握紧了她的手,“乔姐姐,我这么说显得有些苍白无力,但事实就是这样。”

  唐乔低头朝她看去,“谁说苍白无力的,于我而言,这都是安慰,都是你给我的支持,你给我的力量。暖暖,我很庆幸,在我的人生低谷里有你这么一个知己陪着。”

  “同幸!在我最困难的时候,我也幸好是遇见你。”

  遇见了你和阿安。

  宋暖没有提杨安的名字,这个时候提杨安,并不是好时机。想到杨安,宋暖心里挺是纠结。

  他与唐乔就这么算了?

  老实说,她都觉得可惜。

  可是又能怎么办?

  这一切,还得等杨安回来再说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我带你去一个地方。”宋暖牵起唐乔,两人一起去了后院。

  宋暖打开那间小杂物间,里面的长案台上点着白烛,中间的香炉上还插着袅袅升烟的香。上面放着三个牌位,一个是温家先烈,另外两个是唐元爷夫妇二人的。

  长案前的地上放着两个圆草蒲团,再前面一点放着一个圆盆和一篮纸钱,一篮纸元宝。

  “乔姐姐,你沉睡的这几天,我每天都有来替你给伯娘守灵上香。你别怪我自作主张,我只是不想你心里内疚难过。”

  唐乔只拾了几套衣物就从唐府出来,连唐大夫人的头七她都没守。

  虽然唐乔嘴上不说,但是心里是一定内疚,也会有遗憾的。

  “谢谢!”

  唐乔急步过去,点了香拜了拜,再跪下手捧着纸钱放在铜盆里烧,“爹,娘,乔儿不孝。”

  宋暖转身出去,回到前院去取了沏茶的工具,然后坐在棚下的桌前,默默的守候唐乔。

  直到子时,她才进去劝了唐乔出来。

  二人一起回屋休息。

  为了让唐乔的心情恢复得快一些,宋暖白天换着法子找她出去做事,不是上山摘忍冬花,就是去菜地里干活。

  唐大夫人头七这天,叶陪唐乔回唐家。

  谷不凡去帮宋暖买山药种。

  只是走了三个人,宋暖就有一种家里又冷清不少了感觉。她和温月初姐妹二人去山上摘忍冬花,还带了锄头,准备挖两株老藤回去种在院子里。

  忍冬可插扦种植,宋暖嫌那样生长太慢,便直接挖老根。她准备等新藤长出来后,她再搭个棚子。

  “二嫂,这种花咱们村周围的山上都有,以前不知是味草药,还只当是野花呢。”

  “其实很多看着平常无比的植物,可它们却都可以入药。”宋暖割了藤,抡起锄头挖根。

  末了,她又将那些藤埋回地里。

  这个季节雨水多,这些藤应该不会死。

  三人摘了几大包忍冬花,瞧着时候不早了,便下山。

  “二嫂,吃过午饭,我们再来摘吧。”温月如瞧着这满山的忍冬花,十分的舍不得。

  宋暖点头,“行!”

  路上,她们遇到了村民,有村民好奇的问:“阿正媳妇,我刚才在山上拢松叶,看见你们在摘一种花,那花有什么用啊?难道也可以入药?”

  宋暖识草药,懂医术。

  在村里,这已不是秘密了。

  “是的,那忍冬花可以入药。”宋暖点头,并没有藏着掖着。这些都是公山里的东西,全村人都能摘。

  再说了,这事她瞒了一天两天,也瞒不了三天。

  倒不如做个人情,谁问都说便是。

  他们如果想摘,她也无所谓。

  “那是摘了晒干就送去药馆吗?”村民问这话时,双眼都晶晶亮,仿佛已经看到了长满铜钱的忍冬藤。

  “应该可以吧,具体的我也不知道,我只知这个能入药。”宋暖对药馆收不收,能卖这么多钱,她还真不清楚。

  她没打算拿去卖。

  这些忍冬花,她是准备收着等盛夏时,煮水当茶饮。碰到有工人上工时,忍冬茶是非常解暑,清热解毒的。

  村民点点头,“哦,我们明白了。”

  “那行!我们先回去吃午饭了。”宋暖与她们打了声招呼,三人便直直的回【正阳居】。

  温月如有些不明白,“二嫂,为什么要告诉她们呢?”

  “不告诉她们,她们也猜得到,何必大大方方的做个人情呢?这些都是公山上的东西,我们藏着掖着,反而让人说闲话。”

  宋暖一边走一边解释。

  “二嫂说的没错。”温月初附合。

  温月如挠挠脑袋,“是我小气了。”

  “也不是你小气,你这么想,也是人之常情。”宋暖笑着摇头,她抬眼往【正阳居】望去,见那里停着一辆陌生的马车。

  她不由的顿足。

  温月初姐妹疑惑:“二嫂,怎么了?”

  “月初,月如,你们瞧着那辆停在咱们院门口的马车眼熟吗?”宋暖眯起双眼,仔细的打量着那辆马车。

  二人摇头。

  “二嫂,会不会是我二哥回来了?”

  “对啊,二哥出去这么久了,他应该是……”温月如的话还没说完,宋暖已经撒腿就往家跑。

  心,怦怦直跳。

  她,满心窃喜。

  想到可能是温崇正回来了,她的脚步越来越快,远远的将温月初姐妹抛在身后。

  苏叶从院子里出来,看见宋暖跑了回来。

  “夫人,你已经知道了吗?”

  宋暖一听,连忙问道:“是不是阿正回来了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