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85章 你有什么好办法

第285章 你有什么好办法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85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47

  

  谷不凡上了马车,宋暖和唐乔走到舒同峰面前,“舒大人,今日之事,麻烦你了。”

  舒同峰摇摇头,“这本是我应该做的,不知唐姑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?如果有需要舒某的地方,尽量开口。”

  “好!唐乔先谢过大人。”

  “唐姑娘客气了。”

  宋暖的目光在他们二人身上来回打转,她瞧着舒同峰的样子,忽的有些明白了。

  唐乔朝舒同峰拱拱手,“舒大人,我们还要赶回大山镇去,这就先告辞了。”

  “一路顺风。”

  “多谢!”唐乔看了宋暖一眼,“小宋,我们走吧。”

  宋暖颔首:“好!”

  谷不凡已经将马车驶到了一旁,唐乔跳上马车后,舒同峰在外面唤住了宋暖,“温夫人。”

  宋暖扭头看去。

  舒同峰又道:“温夫人,我还有几句话要与你说说。”

  宋暖点头,回到舒同峰面前。

  这舒同峰在搞什么呢?说话也神神秘秘的,这是什么意思?

  “舒大人,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  “温夫人,舒松是我的堂叔,我来这里上任是他和恒王的意思,一来调查温将军之子的下落,二来帮我堂叔照顾他的忘年交。关于温兄的身世,现在恒王已经知道了,所以,我也就不在温夫人面前藏着掖着了。以后,有什么事,夫人让叶来告知便可。”

  闻言,宋暖面露讶色。

  舒同峰看着她的表情,又道:“温夫人若是不信舒某,回去之后,可向谷神医求证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舒大人还有别的事要交待吗?”

  舒同峰扭头看了马车一眼,宋暖顺着他的目光看去,瞬间明了,轻道:“阿乔已心有所属,舒大人如果有什么意思的话,怕是任重而道远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舒同峰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他没有想到宋暖如此直白。

  “温夫人的话,我听到了,也大概猜到是谁了。”

  “那你?”

  “我对唐姑娘并无非份之想,不求不争不夺,只以朋友方式相处便可。如果有一天,他们之间再无可能,舒某也会放手追求。”

  舒同峰一身光明磊落。

  他对唐乔由欣赏到动心,但他自诩君子,断断不会夺人所爱。如果有一天,唐乔与杨安并无可能了,那情况就不同了。

  宋暖闻言,点头,“舒大人风光霁月,宋暖佩服。”

  “温夫人一路顺风。”舒同峰扭头看了唐府大门一眼,“唐丰年的一举一动,我会让人监视,有什么事,我会让人传信给温夫人。”

  “为什么不直接传信给阿乔,舒大人没听过近水楼台先得月吗?”

  “她现在正是心伤,又何必让她再劳神呢。我知道,温夫人是义气之人,她的事,温夫人一定会尽心尽力。”

  舒同峰摇头。

  宋暖笑了,“行!我知道了。有什么事的话,我也会让叶或苏叶传信给大人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告辞!”

  “保重!”

  宋暖上了马车,谷不凡看了舒同峰一眼,然后就驾马离开。

  驾……

  舒同峰站在原地未动,目送马车消失在眼前。马夫问:“大人,我们现在是?”

  舒同峰跳上马车,“回衙门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两辆马车都离开之后,一直注意着大门外的唐府管家阿禄匆匆去书房找唐丰年。

  此刻,唐丰年坐在书案后,双腿叠起放在桌上,双手枕着脑袋,得意的四下扫看。

  从此以后,这个书房是他的了。

  “二爷。”

  管家进来。

  唐丰年皱眉,“管家,你叫我什么?”

  管家立刻改口,“老爷。”

  “嗯,有什么事?唐乔可是收拾好东西离开了?”唐丰年这会儿也不愿意再演戏,一脸的不耐烦。

  唐乔一走,他算是拨了眼中刺。

  “离开了。”管家酝酿了一下,又道:“小的看到舒大人也在大门口,他和小姐说了一会话,然后又和温夫人说了一会,因为离得远,我也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。老爷,他们似乎与舒大人的关系不错,这个?”

  “没事!关系再好又如何?以后,我们唐府的事,只要我不找官府,官府还能管我不成?”

  唐丰年此刻是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。

  管家点头,“老爷,如果没什么吩咐的话,那小的就先下去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……

  那边,马车出了县城,没多久就被一辆马车赶了过来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杨府的马夫冲着旁边的马车,喊道:“唐姑娘,我们元爷想与你聊聊。”

  宋暖看向唐乔,问:“阿乔,元爷要见你,你要见吗?”

  唐乔摇头,“不见!让他回去吧。”

  宋暖会意,撂起车帘,看向一旁的马车,“元爷,你请回吧。阿乔想要静静。”

  杨元爷:“小宋,你劝劝阿乔吧,我真的有事要与她聊聊。”

  宋暖看向唐乔。

  唐乔面无表情,冷冷清清的道:“杨伯父,我现在没有心情与谁聊天,就此别过,你保重!”

  她不会忘记杨家是如何对她雪上加霜的。

  在她与杨丰年博弈时,他们作主让杨安与二房三女唐欣订亲,为了表示诚意,他们还将杨家与唐家合作所有都给了二房。

  可她得到了信息却是杨家以退为进,明着是将那些东西给杨丰年,实际上是与杨丰年合作,事成之后,他们要点唐家产业的两成。

  唐乔现在对杨府的人,真正的寒心。

  尤其是杨元爷。

  他与她爹可是结拜兄弟。

  “阿乔。”

  “杨伯父,你不用再追了,我暂时不会见你。”唐乔对着外面的叶,道:“叶,甩开他们。”

  “是,唐姑娘。”

  驾……哒哒哒……

  很快,杨府的马车就被甩在后面。

  “老爷。”

  “算了,别追了。”马车里,杨元爷轻叹了一口气,“回去吧,让她好好的清静清静。”

  “是,老爷。”

  那边,宋暖握紧了唐乔的手,“阿乔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?你为何不愿见杨元爷?”

  “志不同,道不合,不相为谋。”

  “他是阿安的父亲,你与阿安?”

  “他与唐欣的婚期就定在下个月十六,我与他能有什么?以前是哥们,以后,他是二房的女婿,怕也只能是不相为谋了。”

  唐乔忍着心疼的道。

  闻言,宋暖忍不住的将她的手握得更紧,“阿乔。”

  “我有些累了,这些天都没合过眼,我睡一下,等到了酒楼,你叫我。”唐乔头一歪,轻轻靠在她的肩膀上。

  不一会儿就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谷不凡弯腰进来,取出一个小瓷瓶,拧开瓶塞,放在唐乔鼻前晃了几下。然后,他撂袍坐了下来。

  宋暖的眼眶红红的,“师父。”

  “时间就是良药,这段时间,你就陪在她身边。等一下到了镇上,我们先去一趟酒楼,交待一下就带她回【正阳居】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暖丫头,不要太担心。人生就是这样,一边拥有,一边失去,一边成长。有你陪着她,相信她很快能走出来。”

  谷不凡的目光落在唐乔脸上,这丫头一脸憔悴,眼眶乌青,沉睡中都紧锁眉头。看着这样的她,很难把她与那个叱咤商场的唐乔联系在一起。

  唐乔这一睡就是两天两夜。

  宋暖交待大伙在家里时,尽量不要动静太大。

  菜地里。

  张自强、张大吉和宋三水蹲在一起,三人抽着旱烟,腾云吐雾间,隐约可见三人眉头紧皱。

  “村长,唐公子怎么一下子就变成了唐姑娘?我想了两天,还是想象不出来,这唐公子竟是姑娘家。一个姑娘家在商场上有那般作为,还真是了不起啊。”

  宋三水想想都砸舌。

  这事不是真的摆在眼前,他真的不敢相信。

  张自强白了他一眼,“三水,你该想的不应该是这些吧?我听阿正媳妇的意思,这唐家的产业都被唐二叔夺去了。眼下我们种了这么多的菜,这该怎么办?”

  张大吉耷拉着脑袋,叹了一声,“是啊,阿正媳妇不急,我们都急坏了。这菜要是卖不出去,那这菜园还能维持下去吗?我们以后怕是也会没了这份工。”

  他一家人还计划得好好的,想着挣的银子怎么存?怎么花?

  现在怕是没工可上了。

  一切又要回到从前。

  闻言,宋三水啊了一声,一脸惊慌的看着他们,“那该怎么办?”

  “我们也不知道啊。”二人摇头。

  “我知道。”身后传来一道轻脆的声音。

  三人回头,齐声道:“阿正媳妇。”

  宋暖走过去,吸着那浓烈的烟味,轻咳了几声,“几位叔,你们可信我的医术?”

  三人点头,表情有些懵。

  这不是要说菜园的事吗?怎么一下子又跳到了医术上了?

  “那你们就听我一声劝,把这烟戒了。抽这烟,真的对身体很不好,我并不是吓你们的。”

  “啊?”三人面面相觑。

  张大吉挠挠脑袋,道:“阿正媳妇,我们村的男人都好抽这口,也没听说谁有事啊。我们不是信不过你的医术,只是……我们有时累了,抽上几口,人就轻松了。”

  “强叔,你是村长,你先做一个表率。叔公的咳嗽顽疾,正与抽这口有很大的关系。”

  宋暖直接把任务落实在张自强身上。

  闻言,张自强点头,“行!我听你的。只是阿正媳妇,我们种的这些菜,你有什么好办法?”

  “你们刚才说的话,我都听到了。你们别担心,照常种就行了。种出来的菜,我自然有办法销出去。”

  宋暖根本就担心这些青菜。

  虽然只供应大山镇的酒楼,有些多了,但是,她还有许多办法可以将这些蔬菜制成别的食品。

  药园里的草药,快则明年,慢则几年后才有收成。在这没有收成的日子里,她必须要一份稳妥的收入。

  如果眼前的一点挫折就打败她和唐乔的话,那她们还谈什么取回唐家产业?

  “行!有你这句话,我们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。”

  “不用担心!你们做好自己的事,其他的交给我和阿乔。”宋暖点点头,看向绿油油的菜地,她只有开心,没有任何的焦急。

  “好的。”

  三人点头,一下子又觉得干劲十足。

  “强叔,我们到山上转转吧,看看那些药苗。哪些要如何打理,我跟你说说。”

  “行,走吧。”

  二人沿着小路上山。

  “阿正媳妇,刚才有大吉和三水在,我也不方便问太多。咱们种了这么多的菜,真的有办法卖出去吗?”

  张自强心里没底,刚才不问,只是怕张大吉他们心里更乱。

  “当然有办法。不过,接下来我们种的菜要有计划性的种了。哪些可多种,哪些不用多种,全都要计划好。”

  宋暖低头看着脚下的黄泥沙。

  “强叔,山下还有一亩多的地,本是要整出来种菜的,现在我改变主意了。我们种山药,沿着山脚这一圈,我们种木薯。”

  “山药该怎么种?木薯又是什么样子的?”

  张自强一头懵。

  “这些交给我,我会把东西弄回来,到时再教大伙种。”

  山药种不难,木薯也易找。

  她在鹰嘴峰见过木薯,木薯的培植方法,她会。想要扩种,并不是难事。她种这两样东西,并不是没有选择的选择,而是有了新的计划。

  出新才能制胜。

  她一个现代人,不能败在古人的手中。

  为了自己,更为了朋友,这个时候,她得把眼光放远一些。

  “行!我听你的。”

  “强叔,你放心!我不会做有损大家利益的事,我既与你们签了长工,那就一定不会让大家半路下车的。”

  宋暖指着脚下的草药,“像这样的药园,我还打算多弄几个呢。至于银两,这是我该操心的事情。”

  闻言,张自强惊讶的看着她。

  “强叔,我们今天把我家的田地都走一圈,回头我再计划一下哪里该种什么。”

  “行!”

  二人转完药园,就去转温家田地。

  回到家时,已是晌午,院子里散发着饭菜香。

  “二嫂,你回来啦,快洗手脸,我们准备吃饭了。”温月如从唐乔的房里出来,“阿乔姐还睡着呢,她都睡了两天两夜了,这么睡下去会不会出事啊?”

  宋暖摇头,“没事!明天一早,她就能醒过来。”

  唐乔的沉睡是谷不凡的手笔。

  只是觉得她几天几夜没合眼,太累了,可她又心事重重,怕她睡不安稳,便给她服了安神药。

  算算时辰,明日一早,便可醒过来。

  酒楼那边,她已经安排好了。

  “哦,没事就行!我瞧着她一直不醒,还真是有些担心。”温月如松了一口气,指了指厨房,“那我去端饭菜,二嫂快点出来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……

  柳城外,破庙里。

  四个男子正一脸猥琐的逼向草堆里的女子,那女子头发披散落在脸颊上,露出的小半脸很是精致。

  她哭着摇头,双手挪地不停的往后退。

  “你们不要过来,不要过来……”

  “小美人,你别怕,哥儿几个只会疼你,不会害你的。你莫要再退了,再退也没有用。”

  四个男子看着她的脸,更是心猿意马,一颗心躁动得怎么也按耐不住。

  “你们别过来,啊……”

  四人扑过去,一个按手,一个按脚,一个伸狼爪,一个伸手拢开女子的散发,露出那张精致的脸。

  “啧啧啧……真是个美人儿。”

  “你们……”

  砰砰砰砰!

  四声巨响,黑压压挤在女子面前的四个男子,突然被人拎开,随手甩到一旁叠起了罗汉。

  “哎哟喂……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,这是活得不耐烦了吗?”又是砰砰几声,四人跌落下来。

  杨安冷声吩咐:“把他们四人绑了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杨安走向那女子,蹲在她面前,“姑娘,没事了!你别怕!我们不是坏人,我们……呃……”

  他话还未说完,那女子突然从草堆里抽出一把匕首,用力扎进杨安的腹部。她恶狠狠的瞪着他,“去死吧。”

  杨安痛苦的皱眉,手按住伤口,血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。

  “你……为什么?”

  “你去地狱里问阎王吧。”女子迅速的从破窗户里跳了出去,杨府的下人追出去时,人早已没了踪影。

  “公子,公子……”

  “我……没事!”

  杨安取出一个瓷瓶,倒出一粒药丸,连忙吞了进去。他低头看着汩汩而流的血,咬紧牙关,“我抽出匕首,你们立刻往伤口洒药粉。”

  下人点头。

  这时,杨安已经满头是汗,他从袖中抖出一个瓷瓶,“这是药粉。”说完,他咬咬牙,抽出匕首,血喷了出来。

  他眼前一黑,倒了下去。

  “公子,公子……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