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82章 算账(三更)

第282章 算账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4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42

  

  “柯叔?”唐丰年怪叫一声,一脸疑惑的看了看宋暖,又看了看柯岩,“温夫人,不知你怎么会认识这个杀人凶手的?”

  杀人凶手?

  宋暖惊讶的看着柯岩。

  她被打晕的这一会儿,这院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“我没听懂杨二爷这话是什么意思?他怎么会是杀人凶手?”

  “不懂?”唐丰年嘴角溢出一抹怪异的笑。“只怕温夫人是在装傻吧。此人就躲在我大嫂的床底下,刚刚才被官差给揪了出来。”

  宋暖惊讶的看着柯岩。

  他不是帮阿乔送信,接他们过来的人吗?

  为什么他会是杀唐夫人的人。

  唐丰年看一下柯岩,“你说,你是不是伙同外人一起谋害了大夫人?”

  柯岩摇头,“不是。大夫人不是我杀的,我没有杀人。”

  “那你为什么会躲在大夫人的床底下?”

  柯岩垂着脑袋,低声道:“我看见温夫人去厨房之后,便进了大夫人的房间。我想去取一些值钱的东西,拿去当了。这时,我发现大夫人已经寻了短见。我正准备出去,可又听到有人进来了,我没办法,便躲进床底下。”

  “再后来房间里来的人越来越多了,我就只能暂时藏在那里了,直到官差进去查探,把我从里面拽了出来。”

  柯岩看向舒同峰等人。

  “舒大人,小的没有说谎话,我们家大夫人真的是自己行的短见。大夫人不是我杀的,也不是温夫人杀的。”

  “是不是他杀?我找仵作过来一查便一清二楚了。自己刺的和别人刺伤的,刀口是不同的。”

  舒同峰扭头吩咐官差,“你去把仵作请过来。”

  唐乔和谷不凡从屋里出来。

  唐乔手里还拿着一封信,她一脸哀伤,“舒大人,我娘她是自己行的短见,与他人无关。她给我留了一封信,上面已经把一切都说清楚了。她知道自己时日不多,不想连累我,便自行短见。”

  唐乔含着泪说出,这个事实。

  其实一开始她就猜到她娘对宋暖说的那些话,像是交待后事。

  后来她看到宋暖的表情,她便知道她娘不行了,只是她没有想到,她娘是自己寻的短见。

  她娘留了一封信,这信应该是前些天写的,里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希望她怎么做。

  只是她不甘心。

  可如今这个局面,她不甘心又能怎样?

  谁让她是女儿身呢?

  生在唐家,注定她守不住她爹留下的产业。唐乔觉得自己的心很累很痛……

  转眼间,她就成了一个真正的孤儿。

  爹没了,娘也没了。

  她不能再看着宋暖,也被卷入这唐家的风云里。

  舒同峰接过信,看了里面的内容。

  末了,他看向唐乔,道:“虽然大夫人已经在信上说的很清楚了,也明白的透露出她要寻短见的趋向,但是,我们官府不能仅凭一封信,就排除了对温夫人的怀疑。我们决定,唐大夫人的死因,还是要查清。”

  唐乔点点头,“那就查吧。”

  舒同峰:“我们官府一定会查清楚,还望温夫人能够配合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那是一定会配合的。”

  “大人,小的是清白的。”柯岩连忙求饶。

  舒同峰低头看了他一眼,“是不是清白的,等仵作过来验明伤口便知。来人啊,先将他押下去,看管好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事情峰回路转,一波三折,宋暖看了一眼那些自称是这院子的下人,再想到那厨房的鸡汤,不见的菜粥和黄菜叶,她的心隐隐不安起来。

  事情绝对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。

  她走到唐乔身边,“阿乔,你要节哀!”

  “我没事!”唐乔摇头,面无表情,无伤也无悲。

  可宋暖看着这样的唐乔,心里却更是不放心。她宁愿唐乔哭一场,或是直接崩溃。

  唐乔这么平静,真的很让她担心。

  “阿乔。”

  “小宋,这次是我连累你了。”

  “不!你别这么说,阿乔,你若是想哭,你就哭吧。我在这里,我在这里陪着你。”宋暖紧张的抓住她的手。

  唐乔摇摇头,倔强的道:“我不哭!我说了,不准哭,不能哭!”

  “阿乔……”

  “小宋,你先委屈一下,待舒大人查清一切之后,你就回去吧。”唐乔挣开她的手,“我进去陪我娘。”

  说完,她转身进屋。

  宋暖看着她的背影,除了心疼,还有无力。

  谷不凡站在她身旁,“暖丫头。”

  “师父。”她眼睛发涩,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谷不凡低声,道:“暖丫头,你不能乱,现在你是阿乔身边最大的安慰了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。”

  舒同峰扭头看了宋暖一眼,随即又收回视线,什么也没有说。

  唐二爷安排下人去布置灵堂,唐府很快就挂满白布,大门口挂了两个白灯笼,苍劲有力的奠字,让哀伤更浓重一些。

  仵作很快就来了,验过伤口,确定唐夫人是自寻短见的。

  排除他杀。

  唐二爷把宋暖等人强行送出门。

  宋暖只得吩咐叶和苏叶暗中保护唐乔,而她与谷不凡则被舒同峰请回衙门,开始处理她与唐家合作的事。

  她要做足两手准备。

  一是解约,但要算清她的分红,也要立协议说明没有唐乔的唐家酒楼,不得再使用她的菜谱,如有发现将怎么处理?

  二是调查唐丰年,还有唐夫人的死因。

  宋暖心里始终觉得,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。

  如是不是唐丰年早有计划,那为什么院里的下人突然就出现,还有厨房的东西。

  这些都该怎么解释?

  按常理,完全解释不通。

  就算后面的事情发展脱离了唐丰年的计划,但他今天是一定有计划做些事情的。

  “舒大人,官府能帮忙调查今天的事吗?还有这个唐丰年,官府能不能查查他?”

  舒同峰看着她,轻轻摇头,“温夫人,唐府的这个案子已经结了。只要唐乔没有提出异意,我们官府都无法再插手唐府的事。”

  “可这事真的太古怪了。我和我师父进去时,院门有四人守着,里面没有一个下人。可为什么突然之间,下人有了,厨房里的东西没了,而院里的一切都与往常无异了呢?这些除了唐丰年,还有谁能办到?”

  舒同峰无奈,“人家不报案,我也没办法插手。”

  “那我该怎么办?”宋暖有些生气了。

  她也不知是生自己的气,还是生舒同峰这般风轻云淡的样子。随即,她又暗斥自己。

  “宋暖,你的生气,有些蛮不讲理了。舒同峰是父母官,而他与唐乔并无深交,他当然置身事外,当然没有什么大情绪。”

  “温夫人不是安排好了吗?眼下除了保证你的利益,派人护住唐乔,让人盯住唐府,还能做什么?”

  舒同峰看着她,“你我皆是外人,唐府的家事,我们都插不上手。”

  宋暖深吸了几口气,努力的压下心中的躁意。

  接下来的几天,她与谷不凡就暂住在衙门里。

  “夫人,柯岩找到了。”夜里,叶从唐府回来向她禀报。

  闻言,宋暖急问:“人呢?”

  叶轻叹一声,“自杀在柴房里。”

  “什么?”宋暖嚯的一下站了起来。那天从唐府回来,她就让叶把柯岩找出来,有许多事情,她想问问柯岩。

  谁知道找了几天,竟是这么一个结果。

  人没了,她的疑问更没人能解答。

  “阿乔呢?她怎么样?”

  “她每日就守在灵堂里,不吃不喝,不哭不闹。唐丰年找她谈事,她也用丧事办完再谈给搪塞了。”

  听着叶的话,宋暖很是担心。

  唐乔这样子,身子怎么受得住?

  “明天唐府发丧,你和苏叶一定要看好阿乔,切莫让她有机会做傻事。我会在外面跟着一起送丧,你们一定要把人看好了。”

  宋暖不放心,很不放心。

  但眼下,她也只能叮嘱叶她们多留心。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“好!辛苦你和苏叶继续守着唐府,去吧。”

  “不辛苦的,夫人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第二天一早,宋暖和谷不凡早早就到了唐府外面。天下起了毛毛细雨,天空中乌云密布,仿佛整个天都要压下来一般。

  唐府大门口的街道,两边都站满了衣着朴素的百姓和乞丐,不少人手里还提着装满纸钱的竹篮子。

  这些人都是自觉来送唐大夫人一程的,在秦县,几乎所有的穷苦人都受过唐府的恩惠。

  唐大夫人是远近有名的大善人。

  自阿乔的父亲去世之后,唐大夫人每隔七天就会在街头搭棚布施,分粥,分馒头给穷苦的人。

  唐大夫人逝世的消息传出来后,秦县的乞丐都自觉在唐府外跟着那些僧人为唐大夫人诵经。

  灵柩抬出,街道两旁的乞丐和百姓立刻站直默哀,目送灵柩经过,漫天的纸钱随风飘落。

  唐乔披麻带孝,一身雪衣,面无表情。

  她努力的克制自己的情绪,但心底的痛,那是她克制不了,也逃避不了的。

  她捧着牌位的手,忍不住的收紧。

  “娘,这一别,便是永别了。你放心!你交待阿乔的,阿乔一定会办到。只是有一件事,阿乔做不到,阿乔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来处理了。”

  刚刚钉棺时,她是多么艰难的忍着,这才没让自己去阻拦。

  心,狠狠的抽痛。

  眼角余光瞥见一旁的唐丰年,她心里更是恨到发堵。不怪他心心念念要独占家业,可无法不去恨他们二房为了自己的利益,连一个妇人都不放过。

  如果不是唐丰年的逼迫,她娘又怎么会走上那一步。

  是他的错,全是他的错!

  唐丰年就是畜生不如。

  送完母亲最后一程,接下来该要算算账了。这些天,她想了许多,当然更多是忆起和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。

  她发现自她开始接手家业后,似乎陪在母亲身边的时间,越来越少。

  唐乔心中满满的遗憾。

  人群外,宋暖和谷不凡隐在人群中,看着唐乔那全身都散发着浓浓悲伤的样子。

  宋暖的心抽搐着。

  这是真心待她的朋友,如今看着她这个样子,她心里难过。

  唐夫人曾托付她,一定要照顾好唐乔,也要劝她放弃与唐丰年相争,保全自己。

  两人默默的紧随着人群一直送唐夫人到唐家的祖坟山下。

  “暖丫头,我们找个地方等阿乔下山。”谷不凡看着目送灵柩上山的唐乔,目送怜惜。

  “好!”

  二人一直等,等到人下山后,又悄悄跟到唐府门口。

  唐府。

  大厅的气氛凝结,奉茶进去的丫环大气都不敢喘,匆匆进去,又匆匆出来。

  唐乔抬眼看了对面的唐丰年一眼,然后,扭头看向唐氏的宗亲们,“族长,那日唐丰年找你过来之前,想必什么都跟你说清楚了吧?既是如此,那我们不妨现在就把账算清楚。”

  她直白且不客气。

  闻言,大厅里的人神色各异。

  唐丰年听后,看向唐乔不客气的道:“阿乔,你娘欺骗列祖列宗,当年生下你时,对外说你是大房长子。如今她人去了,我们也不再计较,把她与你爹合葬。只是,你既为女儿身,那自不能再做当家人的。”

  “我不能做当家人,你做?”唐乔讽刺的笑了一下,“唐丰年,事到如今,不必再假惺惺的。你是什么人,你允了这些人什么?你当真以为我一点都不知道?”

  唐丰年抿唇,满目阴狠。

  “阿乔,我理解你刚失去母亲,如今难走出丧母之痛,所以说话也难听了一些。我今日不与你计较。只是,你不能这么跟宗亲说话。”

  “我今天就骂他们,那又怎样?什么宗亲?他们是你的宗亲,是你请来夺家业的帮手。他们也配得到我的尊重吗?呸!”

  唐乔恨恨的呸了一口。

  那些老家伙一个个都气得吹胡子瞪眼睛。

  族长更甚。

  他跺跺脚,指着唐乔就骂。

  “反了反了!唐乔是得了失心疯了。丰年,她既为女儿身,那就不用与她多说一个字。这唐家的当家人,她没资格做。她今日目无尊长,辱骂长辈,又伙同外人瓜分唐家产业,我们就是逐她出唐家门,那也是说得过去的。”

  唐乔目光直直看向唐丰年,“唐丰年,这当家人的位置,我挪给你。这不是因为我怕了你,而是因为这是我娘的要求。”

  话锋突然一变,众人都有些傻眼了。

  唐乔这么容易就放手了?

  “阿乔,你?”

  “当然,这当家人的位置,必须在算完账后,我才能交给你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