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74章 半夜闹事(三更)

第274章 半夜闹事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35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32

  

  “哼!”宋巧哼了一声,转身就走。张老太在后面看着宋巧离开,咧嘴笑了。

  她一次膈应了两个人,心里高兴。

  挎着菜蓝,哄着小曲就回家了。

  宋巧一边走一边想,越想越生气。

  温晗,宋暖,你们两个贱人,居然偷偷还生个儿子出来。她狠狠的跺跺脚,从朱大富家门口路过时,她突然停下来,推门进去。

  没过多久,她又匆匆离开。

  晚上,宋巧转辗难眠,忽然哐当一声,夜风从窗户灌了进来。她心下一惊,连忙坐了起来。

  “谁?什么人?”

  “……”无人回应。

  宋巧感觉口渴了,便下床去喝水。她刚走几步,听到身后有异声,顿时汗毛竖起,头皮发紧。

  咝咝咝……

  “啊……”宋巧扭头看去,吓得尖叫连连。

  “巧儿,出什么事了?”

  “二少夫人,出什么事了?”

  家里人听到尖叫声,全都吓醒了,连忙跑到她房里来查看情况。宋巧跑出房门,一脸惊恐的指着屋里,“蛇,蛇,有蛇,好多蛇……”

  宋老大他们一听,连忙抡了扁担往里走。他们刚进去,没一会就脸色煞白的跑出来。

  “文成,快,快去找人过来帮忙,说是咱们家里进蛇了。”

  宋文成连忙出去找人。

  最后,他一个人回来。

  宋老大惊讶的问:“人呢?你怎么出去这么久也没找到人来帮忙?”

  屋里有十几条蛇,他们父子二人进去后,就被吓了出来。

  “爹,我找了,可人家一听有蛇,全都说怕,不敢来。”宋文成哭丧着脸,很是无奈。

  自从他们家进新宅后,全村的人都似乎对他们有意见。

  不爱搭理他们。

  “爹……”宋巧带着哭腔唤道:“我们家怎么会有蛇?而且是我屋里,我……”

  宋巧想起那哐当一声,突然明白了。

  这是有人要害她。

  这蛇是被人放进来的。

  “爹,大哥,你们快去我窗外看看。我听到窗户响了一声,然后就发现蛇了。这会不会是有人放蛇进屋害我啊?”

  宋老大听着,连忙对宋文成,道:“文成,你进去打蛇,我去后面看看。”

  说完,他就跑了。

  “爹,我……”宋文成跺跺脚。

  他怕啊。这么多的蛇,让他一个去打,这不是要他的命吗?

  “大哥,你快去啊。”宋巧推了下宋文成,“你去把蛇全打死,我就把粮铺给你。”

  “什么?”吕容一听,眼睛都亮了。

  宋文成也激动了。

  这会儿,他也不怕蛇了,拿着锄头就往里走。吕容也进去帮忙,夫妇二人没多久就把十条蛇都打死了,一条条的蛇脑袋都被捶得稀巴烂。

  但那扭动的身子,还是很吓人。

  宋老大从外面回来,手里拿着一大块布。这是他从后面的树枝上弄下来的,应该是那个放蛇的人留下的。

  瞧着像是衣服被树枝勾住,生生扯下了一大块布料。

  “这么多的蛇?”

  “嗯,有十条啊。”宋文成拍拍胸膛,邀功似的道:“爹,三妹说了,我们进去把蛇打死,她就把镇上的粮铺给我。”

  宋老大白了他一眼,“咱们可没分家,分什么你的我的?”

  一句话,噎得宋文成夫妇说不出话,气得头顶冒烟。

  以他爹的偏心劲,他爹的就是宋文礼的。

  想想,他们就要呕血。

  宋巧看着宋老大手中的布块,问:“爹,手中的东西是?”

  宋老大这才想起自己手中的布块,连忙道:“这是我从你窗后的树枝上捡的,瞧着应该是从放蛇的人衣服上扯下来的。”

  吕容伸手将布块拿了过去,看了又看。

  “爹,我看着这布料像是宋暖,我看见她穿过这种颜色的衣服。”

  “宋暖的?”几人面面相觑。

  吕容点了点头,“我可以肯定,这就是宋暖的。她上次穿着这衣服可好看了,我还向别人打听过这衣服是从哪里买的。”

  宋巧看着吕容,“大嫂,你没有认错?这真是宋暖的?”

  吕容点头,“没错!是她的。”

  宋巧冷哼一声。

  “我想大嫂也没认错,放眼整个村里也就宋暖不怕蛇了。这时候如果说不是她放的蛇,我都不相信了。她一定是知道我回来了,所以,放蛇进来,想要咬死我。这个恶毒的女人,我是不会这么就算了的。”

  宋巧低头看着地上的蛇,对宋老大,道:“爹,你把这些蛇拿个布袋装起来,还有这布块,我们一起去找村长。我倒要看看,宋暖还能狡辩些什么?村长又能怎么袒护她?”

  宋老大点了点头,连忙按照宋巧的意思,把蛇装了起来,然后,一家人风风火火的去找张自强。

  张自强听了他们的来意之后,根本就不信,但是他们手中有证据,他也没办法,只好领着他们去【正阳居】。

  那布块的确是宋暖衣服上的。

  他也认得出来。

  只是,这放蛇进屋的人,他不相信是宋暖。

  宋暖不是那种人。

  王氏很是不放心,扭头看向张老爷子,“爹,不会出什么事吧?白天里,我的眼皮就跳的厉害。”

  王氏不安极了。

  张老爷子默了默。

  “你去扎个火把,我们也过去看看。这事我可不相信是阿正媳妇做的,她如果真要对宋巧做什么的话,怎么会到现在才动手?再说了,阿正媳妇不是那种人,她不会背地里害人。”

  王氏点了点头,“对!我也相信阿正媳妇。”

  她匆匆去扎了火把,陪着张老爷子一起去【正阳居】。

  砰砰砰!

  宋文成为了表现自己,没去张自强那里就直接跑去【正阳居】。他举手用力的捶打院门。

  “宋暖,你给我开门,赶紧的给我滚出来。”

  孩子被突然而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,哭了起来。

  叶和苏叶开门出来,两人手中握剑,怒瞪着宋文成,“做什么呢?大半夜的不睡觉跑来这里闹什么?”

  宋文成退了几步,看着她们手中的剑。心里有些怕,但又壮着胆子板直着腰身,“你们赶紧把宋暖叫出来,她做了什么缺德的事,她自己知道。”

  宋暖正在屋里哄着被吓醒的阳阳。

  隐约中,听到宋文成叫嚣的声音。她皱紧了眉头,暗道:“娘的,这宋家人又来闹什么?”

  一时哄不了阳阳。

  宋暖便把阳阳抱到温老太屋里。“祖母,你别出来,你帮我看着阳阳,我出去看看他们又发什么疯?”

  温老太抱过孩子,点了点头,“行!我来哄孩子。”

  宋暖冲出去。

  宋家宝和宋玲也起来了,跟着一起出来。

  外面,张自强和宋家的人,也一起过来了。

  宋老大把袋子里的蛇倒了出来,指着地上的十条蛇,看着宋暖,“宋暖,你说,你为什么这么狠毒?半夜放蛇进去咬巧儿?她现在怀着孩子,你这是要一尸两命吗?”

  宋暖看了一眼地上的蛇,又看向面前的人。

  “大半夜跑来我这里闹事,就是拿这些死蛇来冤枉我?”

  “冤枉你?”宋老大取出布块,用力的挥动几下,“你瞧瞧这是什么?如果不是你放的蛇,为什么巧儿的窗户外面有你的衣服上的布块?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眯起眼,紧盯着他手中的布块。

  那布块瞧着像是她衣服上的。

  只是,她的衣服好端端的,怎么会有布块出现在那里?

  她可从未去过宋家附近。

  “宋暖,物证都在这里了,你还有什么话可说?”宋巧指着宋暖,一脸怒容的骂道:“我与你早就恩怨已了,你为什么要害我?”

  这时,屋里的孩子又大声哭了。

  宋巧听着婴儿的哭声,心里恨到不行。

  贱人,她真的生了温晗的孩子。

  温晗这个骗子,他居然在宋暖身上留了种。

  宋巧越想越生气,“宋暖,好你个不要脸的东西,你居然偷偷生了个孽种。温崇正可真是伟大啊,自己妻子跟野男人生的孩子,他也能接纳。我真的是……”

  啪啪啪!

  谷不凡纵身出来,甩手就给了宋巧几巴掌。

  他嫌弃的吹吹手灰,“打你都脏了我的手,一张臭嘴,什么臭气冲天的东西都吐得出来。”

  宋巧指着他,“你……你敢打我?”

  “打你?”谷不凡冷冷的看着她,“已经是轻的。如果不是因为你怀着孩子,我一拍飞你。我谷不凡可不会怕谁。”

  “村长,你可瞧见了,他们师徒是怎么欺负人的?”宋巧指着地上的蛇,又指着宋老大手中的布块,再指了指谷不凡。

  “不守妇道的人,难道不该装猪笼沉塘吗?”

  “哟,这倒把一耙的本事,倒是日日见长啊。”宋暖冷冷的睨了宋巧一眼,“什么荒屋台面上,什么半夜进男人屋,什么杨府酒后乱来,这事谁做的呢?我的天啊,我不小心说漏嘴了呢。”

  “……”宋巧面色铁青,说不出话。

  宋暖又道:“凭着几条死蛇,一块破布就敢冤枉我,这真是搞笑了。我宋暖还不屑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。”

  “不是你,那是谁?”

  宋老大沉声问。

  宋暖反问:“你们得罪的人少了吗?再说了,我还怀疑你们故意设局冤枉我呢。害人的事情,你们可是早就做得很顺手的。”

  “你你你……”宋老大被呛得说不出话。

  宋巧沉着脸,“看来,这事要找官府来判了。”

  宋暖立刻同意,“行啊,找官府。”她扭头看向叶,“叶,你去跑一趟,不仅要找舒大人,还要把杨老爷子他们也请过来。这事啊,也该是时候一次性全部解决了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叶去马厮牵了马,英姿飒爽的跃上马,火速离开。

  驾……

  哒哒哒……

  “现在,你们可以滚了吗?”宋暖听着阳阳的哭声,实在没有耐心,“有什么事待舒大人来了再说。”

  说完,她看向张自强,“强叔,大半夜的吵着你了。”

  “我倒没事,只是这事……”

  “这事不是我干的!”

  “我相信你,阿正媳妇。只是,他们手中的布块,这个……”

  “这个等官府来人了,查查就明白了。那布块是我衣服上的,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,这个我也不清楚。”

  宋暖扭头看向苏叶,“苏叶,你去宋家后面守着,不要让人把那里的东西破坏了。保护原样,明天舒大人来了,也容易查一些。”

  她这叫保护现场。

  只要是人为的,肯定会留下痕迹。

  宋暖没干过这事,她一点都不担心。

  “是,夫人。”苏叶看向宋家人,“走吧,一起去。这样你们也可以放心一些,省得说我们在背后做小动作。”

  宋老大看向宋巧。

  他现在是全听宋巧的。

  宋巧点了点头,“爹,我们先回去,等明天官府来人了再说。大哥,你守在这里,看她们背后会不会搞什么鬼?”

  “好的。三妹放心!”

  宋文成盘腿坐了下来,就住在死蛇旁边。

  张自强瞧着,叹气,摇了摇头。

  王氏和张老爷子赶来,“这事?”

  “爹,你们怎么来了?没事了,阿正媳妇已经让人去报官了。这事啊,等官府的人来了,便能处理了。”

  “哦,那这些……”张老爷子指着地上的死蛇。

  张自强摇摇头。

  宋暖:“叔公,这么晚了,我就不留你们喝茶了,省得这些人又嚼舌根。你不用担心,回去歇着吧。”

  “阿正媳妇,他们?”

  “他们冤枉不了我,这事不是我干的,我不怕他们。”

  宋暖的话像是一枝强心针,打在张老爷子的心上,他立刻就暗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行行行!”

  宋暖几人目送张家三人离开。

  “家宝,阿玲,回屋休息。”

  “不!大姐,我也守在这里,我倒要看看,宋文成想要干什么?”宋家宝人小鬼大,这会儿生气,直呼宋文成的名字。

  “宋家宝,你?”

  “宋文成,就你,还想让我认你做兄弟?”宋家宝狠狠的呸了一声,“呸!你个狼心狗肺,灭祖的东西。”

  “宋家宝,信不信我打你?”

  “打我?你确定在这里?”宋家宝一点都不悚他,狠狠的怼了回去。

  宋文成就一人,这里又是宋暖的地盘,还有一个有武功的谷神医,他自然不敢打人。

  此刻,他有些后悔留在这里了。

  “丫头,你回屋去,我看着这里。”

  “好的,师父。”

  谷不凡回院里去搬了桌椅出来,烧水沏茶,又指导着宋家宝练拳,完全无视坐在地上的宋文成。

  天刚亮,叶便骑马回来了。

  后面还跟着两辆马车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