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71章 被泼了粪(三更)

第271章 被泼了粪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5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28

  

  “好!我先出去。你再给自己梳梳妆,打扮打扮,然后再开开心心的出来,好不好?你要是垮着脸,杨家的人还以为我们有多不高兴呢,这不是得不偿失吗?”

  吕氏点头,“你出去。”

  宋老大低声笑了笑,弯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,“别生气了,我的好媳妇儿。”

  吕氏立刻被她哄得心花怒放,把所有的不悦都忘记了。

  宋老大刚出去。

  宋文成就迎了上来,“爹,我娘呢?是不是该让厨房的人上菜了?杨叔公他们已经回来了。”

  “行!让人上菜,我去招待你杨叔公和你舅舅那几桌。其他的,你们兄弟去招待。不过,你们也得先和杨家喝了酒再去别桌。”

  宋老大细心交待。

  “好的,我明白了。”

  “你二弟呢?”

  宋老大往席位上看了一圈,也没看到宋文礼的身影。

  “哦,二弟在他院里呢。他今天不是请了他的同窗吗?他们在院子里咏诗作对呢。”

  宋文成的语气里很是羡慕。

  他也上过几年书院,只是他的资质太差,后来就让宋文礼上。他回家娶亲,彻底成了一个种田地的人。

  为了这事,吕容在夜里不知埋怨了他多少回。

  嫌弃他没出息。

  “马上要开席了,你去请凌夫子他们出来吧。书院那一桌就设在杨家边上吧。”宋老大提醒。

  宋文成点头,连忙去请人。

  他们的新宅在设计是两进的,分了四个院子,比宋暖的【正阳居】要大几番。吕氏当时就是为了把宋暖比下去,所以在县里请了人设计,按着大户人家的规格来做的新宅。

  宋巧给他们的三百两花光了,后来又找宋巧要了二百两。

  这才有了今天这样的气派。

  “祖父,喝茶!”宋家没有下人,杨远便揽过了那一桌端茶倒水的活。

  杨老爷子颔首,端起茶轻抿了一口。

  茶汤入喉,清洌,齿颊留香。

  好茶!

  只是这茶味很是熟悉。

  杨老爷子低头看向杯中的茶汤,顿时认出这是他送宋巧的茶叶。这是今年刚产的清前白茶,他也只得一斤,却分了宋巧半斤。

  没想到她送来了这里。

  他搁下茶杯,蹙眉四下扫看一圈。

  村里有不少村民朝他们这桌看来,他不好虎着脸,便又强扯出一抹微笑。这前院宽敞气派,可以与他杨府相提并论了。

  就连地板都是青石铺的。

  杨老爷子心里不舒服,不喜欢宋家这般铺张,这般虚荣,浮夸。相较之下,他更喜欢【正阳居】的朴实和温馨。

  “哈哈哈……宋兄,你家真是气派啊,咱们镇上也没有这么气派的院子啊。”

  突然,一群人嘲笑着走来。

  杨老爷子的眉头,微不可见的皱了一下。他突然感觉很讨厌这个地方,心情差到了极点。

  宋巧要安胎,所以今天就没让她来。

  杨老爷子觉得该给宋家面子,便率着家人全部都来了。只是,现在他有些后悔了。

  这样的场合,他派杨远一人来就行了。

  书院那些人根本就没有顾忌太多,说说笑笑的走来。村里的人第一次看到这么多书生,倒是很新鲜,一个个都笑眯眯的望着。

  吕氏从屋里出来时,正好看到很多人对她投来羡慕的目光。

  她弯唇笑了笑,扭着腰肢走去,招待村里的那些人。其实她是没有什么心情去招呼这些人的,只不过是为了享受那些人羡慕的目光。

  “宋大嫂,你可真是好命啊,这么大的房子,这么气派。今天还来了这么多客人。”

  “对呀!瞧瞧,杨家的人都来了。”

  “还有书院的人,我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多公子哥呢。”

  这时就有人打趣旁边的人,“还瞧呢,回家你那家口子不得收拾你,让你盯着人家公子哥看。”

  一桌子的人,全笑了。

  吕氏用手绢捂着嘴笑,“你们等一下要吃好喝好,今天客人多,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,你们可要见谅啊。”

  “那是一定的。”

  吕氏在每一桌都赚了一圈,最后在她娘家那一桌,坐下。

  吕容正陪着吕家人。

  见她过来,连忙给她倒茶,“娘,喝茶。”

  吕氏点了点头。

  她从袖中取出八个红色的荷包,一把推到了吕容面前。“阿容,你帮忙分一下。”

  吕容惊讶的看着她,“娘,这是?”

  吕氏看向自己娘家人,道:“都说娘大舅大,今天哥哥嫂嫂们给面子,你们过来,我也没什么好还的。今天大家就吃好喝好,这个红荷包算是彩头,我们吕宋两家一起同喜。小小意思,你们就收下。”

  吕容点头,连忙把红荷包分给在座的每一个人。

  吕容的娘亲拿着荷包掂了掂,忍不住就低头在桌下拆开荷包,她倒出里面的银子数了一下,足足有六两银子。

  她高兴得两眼都眯成了一条缝。

  “妹子,你这样,我们怎么好意思呢?你出手真阔气啊。谢谢!谢谢啊!大嫂谢谢你。”

  吕氏点了点头。

  “不必客气,待会酒席结束后,咱们进屋再说,我还有些东西要给大嫂呢。”

  吕大嫂一听,高兴坏了。

  “行行行!还是妹子心疼我?”

  吕容听着撒娇不依,“娘,你这么说是我就不疼你吗?”

  吕大嫂笑着轻捏了下吕容的脸,“疼疼疼!我家容儿也是好孩子,孝顺的孩子。”

  这一桌说说笑笑的,全都是在奉承吕氏,或是吕氏在表现自己。

  杨老爷子就在旁边那一桌,将他们说的话全都听进耳中,越听心里越是堵得慌。

  他比谁都清楚,宋家建房子的银子,还有宋家的花销,全是宋巧从杨家拿回来的。

  虽然这点银子对他来说不算什么,宋家把宋巧养得这么大,他也该谢谢人家。可是,这么看着人家乱花他辛苦挣来的钱,他心里还是很不舒服。

  以前,宋巧说要在镇上开铺子,后面给了温家。

  杨老爷子心想,他也该让杨远安排一下,在镇上开个铺子给宋家。以后,宋家的花销,让他们自己挣。

  瞧着宋家这铺张的样子,杨老爷子觉得这就是一个无底洞。

  杨家被夹在中间,旁边这一桌是吕家,那一桌是书院的人。两桌都不是个消停的主,嘻嘻哈哈的,吵闹的不得了。

  杨老爷子单手支额,另一只手则轻轻的捏着眉心。

  杨元爷凑近轻声问:“爹,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。”

  宋老大里里外外的跑来跑去,总算到了开席的时间。他先领着家人到杨家这一桌敬了酒,再去吕家那一桌,然后去书院那一桌。

  其他的桌,他就交给宋文成和宋文礼去招呼了。

  宋文礼不想去招呼那些村民,便寻了个理由留在了他们书院那一桌,陪着那些人吆三喝四的喝酒。

  宋文成虽然恼了,但是也没有办法,只好自己一个人挨桌去敬酒。

  本是一件很喜庆的事情,大家也挺开心的,可是到了最后,村们也品出了一些味道出来。

  这宋家人是看不起人。

  村里人都是粗鲁的人,但也是爱面子的人。不被主人家看重,一个个就食而无味,没多久他们便离席。

  上次在【正阳居】时,他们可是吃吃喝喝了一个多时辰,在宋家这边,半个时辰就几乎都走光了。

  只剩下那三桌的客人。

  宋老大瞧着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三桌人,不禁有些傻眼。

  这是怎么一回事?

  “杨叔,我先去办点事,等一下再回来陪你喝酒。”

  杨老爷子起身,“不了,不了,我今天喝的酒也挺多的,这回县里的路程也远,我们这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说着,他看了一眼他的儿孙们。

  杨元爷他们连忙站了起来,朝宋老大拱拱手,道:“先告辞了。”

  杨远心不甘情不愿的唤了一声,“岳父大人,我们先回去了。”

  吕氏从旁边桌上站了起来,宋文成、宋文礼他们也全都围了过来,一个个有些紧张。

  吕氏问:“这是怎么了?是我们招待不周吗?你们是不是吃了晚饭再回去,或者就在我们这里住一晚?我们家有的是客房。”

  杨老爷子听着吕氏的话,头更疼了。

  “我们今晚在县里还有一个饭局,所以就先回去了。”

  杨老爷子都这么说了,其他人也连忙附和,“是是是!今天我们还宴请了别人。”

  宋老大他们听着便歇了要留他们住一晚的想法。

  “哦,那你们先等我们一下,我们马上就来。”

  他拉着吕氏回房,二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出来。待他们到了大门口,杨家的马车,已经离开了。

  他们望着绝尘而去的马车,扭头问一旁的宋文成和宋文礼,“这是怎么回事?怎么离开的这么急,给他们的回礼,还在我们手中呢。”

  宋家兄弟摇摇头,“我们也不清楚。”

  吕氏有些不安,“是不是招待不周?”

  宋老大摇摇头,“不会呀,我可是一个劲的巴结着他们。”

  这真叫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“算了,回去招待客人。杨家那边有巧儿在,不会有什么大事的。”吕氏只烦恼了一下,很快就放宽了心。

  一家人回去招待客人。

  这一天,他们家连帮忙收拾的人都没有。

  村民走得干干净净的,一个不留。

  宋老大把宋文成兄弟骂了一顿。

  吕氏却在一旁不痛不痒的道:“那些穷鬼有什么了不起的?难道还要我们巴结着他们?呸!一个个都不要脸了。他们拿着几文钱的礼,还想让我们把他们奉为贵宾不成?”

  “你?”宋老大气坏了,“你们就眼皮子浅。”

  吕氏不理他,扭着腰肢回屋了。

  她一个人在屋里数客人送的礼金,把外面的摊子,直接甩给宋文成夫妇。

  吕容气得不轻,把宋文成拉回屋,狠狠的骂了一顿。

  这天,没人想到被锁在宋家老宅的宋老头。

  半夜,他砸开门,挑着一担粪水就去了村口宋家新宅。

  第二天一早,宋家传来声声尖叫和咒骂声。

  村民听到动静赶去围观。

  他们本以为是宋家太高调,招了贼进屋偷了东西。谁知还未走近,宋家就传来阵阵恶臭。

  “呕……”村民扇着鼻子,望着那青石砖墙上糊着的东西,幸灾乐祸的道:“噗……这是谁干的好事啊?哈哈哈!昨天才乔迁,今天就被人泼了一墙的粪。”

  “哈哈哈!这叫不叫屎(喜)从天降?”

  “噗……这话听着很有道理。”

  “谁让他们一家人眼长头顶,目中无人,这不知私下得罪了一个厉害的人。这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了。”

  “错了,不是给他们一点颜色瞧瞧,这是给他们一点味道闻闻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大伙都还记得昨天受的气,一个个笑起来都不吝啬。

  反正,他们离得远,宋家人也听不清。

  吕氏用棉花塞着鼻子,气哭了。

  “你们快挑水把墙洗刷干净啊。”

  宋老大皱眉,望着糊着的东西,只觉恶心不已。他硬着头皮,让宋文成跟他一起去挑水。

  父子二人和吕容忍着恶心,刷了大半天才刷干净。

  可他们还是觉得臭气轰天。

  吕容看着墙就吐,后来连中饭都吃不下,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了。吕氏叉着腰站在大门口,指着村里的方向骂:“该死的,杀千刀的,我诅咒你断子绝孙,全家死光光,不得好死……”

  她把泼粪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骂光了。

  宋老头昨晚累了一晚,白天就躲在屋里呼呼大睡。

  温月如去村口凑了热闹,回到家里说得纷声纷色的。宋暖没有多大反应,挤羊奶煮了喂孩子。

  叶推门进来。

  “夫人。”

  “叶,昨晚有什么发现?”

  “夫人猜的不错,果然是木青派的人。”叶刚从县里回来,昨天她去了杨府,一直监视着木青。

  回到杨府后,木青去见了宋巧。

  二人谈到了毒经。

  正好暴露了他们二人就是前些天来找毒经的主谋。原来是宋巧想要投机取巧,听闻了毒经的事,她就伙同木青派人来偷。

  宋暖低头喂孩子,“谁给他们的消息?”

  昨天木青的小动和表情,让她很是生疑,所以就多留了个心睛,让叶悄悄跟踪木青。

  “听说,当日温晗他们离开时,宋巧悄悄去送了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