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70章 有事,请直说(二更)

第270章 有事,请直说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5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28

  

  温家人和张家人都陪着谷不凡,每个人都上香,烧纸钱。除了宋暖、谷不凡和张自强,其他人并不知这只是一座空坟墓。

  谷不凡一身白袍,满脸哀伤。

  他盘腿坐在坟旁,面前有一壶酒两个酒杯。

  宋暖也一身白裙,她跪在坟前,捧着纸钱往铜盆里烧。其他人则静静的站在他们后面,气氛很压抑、悲伤。

  “师妹,师兄敬你一杯,望你九泉之下无伤无恙。”

  谷不凡一口闷了酒,再将另一杯倒在地上。

  他一连喝了三杯。

  他那悲伤的模样,让旁人看着心生不忍。

  “暖丫头,这是你师叔一生的心血,也是让她送了命的东西。你把它烧了吧,烧给你叔师。让她在九泉之下,继续做她喜欢做的事。”

  谷不凡从怀里取出毒经。

  宋暖伸手去接。

  “这里是?”

  杨老爷子、杨元爷,杨二爷、还有杨远、木青一起出现,他们紧盯着宋暖手中的毒经。

  宋暖没应他们。

  谷不凡瞥了他们一眼,然后一边倒酒一边喝,像是自言自语般的道:“这是我师妹一生的心血,她费尽一生心血研制记载下来毒经。”

  闻言,众人面色各异。

  谷不凡却不理会,又道:“她傻啊,研制这些东西做什么?为此送了命,她在最后一刻,不知她可有后悔过?如今人去,东西也该随她而去。”

  木青一脸激动的紧盯着宋暖手中的东西。

  “谷神医,这是梅前辈的毒经?”

  谷不凡点头。

  “暖丫头,烧了吧。你师叔昨晚还托梦给我,让我把东西给她捎去。你烧了吧,别留着了。”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宋暖应了一声,把毒经往火盆里扔去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木青大喝一声,“谷神医,这是梅前辈一辈子的心血,这么烧了是不是太可惜了?”

  闻言,谷不凡脸上的哀伤更浓。

  “她活着时,我就没有否认过她的意思,她想做什么,我从不阻拦。现在她让我捎东西给她,我怎么可能不捎?暖丫头,烧了。”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毒经掉进火盆里,瞬间,火苗窜起,隐约中可看见一个个黑字在消失。

  木青垂落在身侧的双手紧攥成拳,紧紧的盯着火盆。

  他的心在滴血。

  梅不俗的毒经,放眼江湖,谁人不想要?可他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人梦寐以求的毒经被一把火给烧了。

  待毒经烧了之后,杨老爷子他们也点了香,一起给梅不俗上香。

  谷不凡坐在坟旁,只是偶尔自言自语的与梅不俗说话,一杯一杯的喝着伤心的酒。

  宋暖烧完纸钱后,便请杨家人到【正阳居】喝茶。

  她代谷不凡招待人。

  虽然这些人是不请自来,但也算是拜祭了梅不俗,理应招待。杨老爷子再次踏进【正阳居】,突然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。

  “祖母,我去找梅子嫂。”

  宋暖给他们倒了茶,便出去了。

  杨老爷子看着她的背影,暗叹了一口气。宋暖不待见他,他心里清楚,年初那件事虽然当时就处理了,但是他当时的做法,的确是过了。

  宋暖心中有平,有气,这也是正常的。

  不过,杨老爷子却不后悔,因为他更重视宋巧。于他而言,这是他女儿生命的承续,看到宋巧,他就仿佛看到了杨喻心。

  又或者说是他把对杨喻心的愧疚,全都补偿在宋巧身上。

  今天宋老大乔迁,他杨家人就两桌。

  他给了宋家十足的面子。

  出了院门,宋暖吐出一口蚀气。

  没走多远,她就听到后面有人喊她。宋暖停了下来,转身看去,只见杨二元一脸急色的朝她走来。

  “温夫人,请等一下。”

  “杨二爷,不知你叫我有什么事?”宋暖看着他,杨二爷指了指前面,“咱们一边走一边说吧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。

  她没有说话,在等杨二爷先开口。

  过了一会,杨二爷扭头看着她,道:“温夫人,不知道我能不能叫你一声大丫头?”

  宋暖听着一怔,心里便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她淡淡一笑,道:“不必了,还是叫我温夫人吧,二爷有什么事,请直说。”

  听着杨二爷的语气,他应该是知道了自己与何菊之间的关系。

  她倒是挺惊讶的,杨二爷的表现挺正常,没有生气的意思。

  既是如此,那何菊为什么不敢告诉杨二爷呢?

  杨二爷点了点头,也不勉强行,“行!那我还是像以前一样叫你温夫人。我也没什么事,只是想请温夫人去一趟县里。”

  “二爷是想让我帮您的妾室保胎?”宋暖也不绕弯子,直接问。

  杨二爷点了点头。

  “何菊她谁也信不过,又一心想要生下这个孩子。她如今年纪也不小了,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怀上孩子。我想请你过去给她看看。这个时候找别人给她看,她也不会放心。”

  闻言,宋暖笑了。

  “想不到二爷对她如此上心?即使如此,那又怎么会让她这些年怀了又滑,怀了又滑呢?既然她没有办法生下孩子,二爷又为何让她怀上孩子呢?”

  杨二爷听着她的话,叹了一声,“我并非不是没有想过这些问题,只是她也很固执,一心想要生一个属于我和她的孩子。”

  “或许,她是为了更加紧固自己的好生活吧。”

  宋暖忍不住就面露讥讽。

  对于何菊的所作所为,不管她有什么苦衷,宋暖都无法原谅。

  在知道自己的身世之后,何菊那样对自己,她倒是释怀了,可是宋家宝呢,宋玲呢,那可是何菊亲生的孩子。

  宋暖现在也没办法对杨二爷恶言相对。

  “唉……”杨二爷又叹了一声,脸上浮现出怜惜,“何菊也不容易。温夫人有所不知,当年我碰到她的时候,她真的是很惨。”

  杨二爷把当年遇见何菊之事,全跟宋暖说了。

  宋暖听后,只有一个想法,那便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。

  “杨二爷,为母则刚。她既然做了母亲,那就应该护住自己的孩子。她在杨府这么多年了,只要有心,她不可能不知道我们三个在宋家的情况。这些年,她从未来看过我们,也从未伸出过援手。后来,就算是我不小心遇见了她,她也只跟我说了一句,相见不相识。”

  “其实我不懂,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?就算她现在的生活来之不易,可是真的比孩子更重要?”

  “如果她真的那么看重孩子,像现在这样拼命的想要生下杨二爷的孩子?那为什么我们三个,她就可以弃如敝履呢?”

  “其实,原因很简单。那就是因为生下杨二爷的孩子,她的生活才能更加紧固,而我们三人,只是她的累赘。”

  宋暖停了下来,“二爷,你不必再跟着我走了,咱们有话就直说吧。我不会去看她,至于保胎什么的,我相信二爷自己就有办法。如果二爷连自己未出生的孩子都护不了的话,那我真的有点看不起你了。”

  闻言,杨二爷知道他劝不动,更请不了宋暖去看何菊。

  而且听着宋暖的话,他也很惭愧。

  宋暖没有说错,他连自己未出生的孩子都护不了,又有什么脸面来求别人去帮他的妾室保胎呢?

  宋暖的一席话,把杨二爷给说醒了。

  他点了点头,“行!那温夫人先去忙自己的事吧。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  宋暖颔首,转身离开,去了张家。

  她在张家跟莫梅子聊天,一直等到宋家那边的鞭炮声响了,她才抱着孩子回【正阳居】。

  如此,正好不用再与杨家人打照面。

  宋家新宅。

  宋老大被吕氏拉进了屋里。

  “怎么啦?怎么啦?现在马上就要开席了,你把我拉进来,想要说什么?”

  吕氏恶狠狠的掐着他的手臂,把宋老大掐得直吸冷气。

  “你到底要干什么?发什么疯了?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  吕氏听后,直接就冲着他咆哮,“是啊,今天是什么日子?你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?你瞧瞧杨爷他们去了哪里?”

  吕氏想想就生气,今天是他们乔迁的大喜日子。可是,杨家这些人却跑去矮麻山上给死人上香,这不是存心给他们找晦气吗?

  这杨家人到底有没有把他们当是亲戚?

  反而跟【正阳居】的那些人更亲近。

  宋老大终于明白了吕氏是什么意思?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了?

  “腿长在人家身上,我能说什么?我能让人家不走吗?你别闹了,现在外面马上就要开席了,有什么事,等晚上再说。”

  “我心里不痛快,你也不想想,这多晦气啊?他们刚去那边给死人上香,现在又到我们这边来喝喜酒。”

  吕氏越说越生气,一个劲的捶着宋老大的胸口。

  宋老大知道她心中有气,便任由她捶打了一会。

  “可以了吗?气消了吗?咱们现在能不能一起出去?”

  吕氏抹了抹眼泪,跺了跺脚。

  “哼!哪有那么容易?”

  宋老大替她抹去眼泪,搂过她,“别哭了,别哭了!你也说了今天是大好日子,哭什么呢?咱们的好日子,现在才开始。别哭了,快整理一下就出来,一定要笑着,知道吗?”

  吕氏推开他,“你先出去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