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61章 进贼了(二更)

第261章 进贼了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2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17

  

  “欸……”

  “别跑,我们不送你回去,你别跑……”

  可宋老头肯定不听,没命的往里跑。

  几人连忙跑去追。

  宋暖往一旁跑去,她的速度很快,弯腰在林子里穿梭,宛如兔儿那般畅通无阻。

  她一边跑,一边看向那边晃动的树枝。

  不远了,快了。

  宋暖从一旁窜出去,直接摁住宋老头,再往他身上扎了几针。人不动了,暂时晕迷了过去。

  “呼……”宋暖长呼了一口气,滑坐在一旁,直喘粗气。

  不行了!

  这身体锻炼了这么久,调养了这么久,还是没有她前世那种矫健的身手。这么跑了一会就喘成这样,没用啊!

  几人从林子里跑出来,看见宋老头倒在一旁,而宋暖坐在一旁急喘。

  宋家宝扑上去,忙问:“大姐,你怎么样了?他……”

  “没事!我把他弄晕了,省得他又乱跑。要是跑到了鹰嘴峰里,他这身老骨头,还不得喂了野兽?”

  几人闻言,皆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他们扶着一旁的树,喘着粗气。

  休息够了。

  张大吉父子扶着宋老头,由张自强领着回宋家。宋家宝想了想,没有跟着一起去,而是和宋暖一起去割分隔带。

  “家宝,你怎么不一起去?我说了,你是你。”

  “不去!大伯一家人如果知道是我藏着他,还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来,我不去了。以后,我再偷偷去看他。”

  小家伙倒是想得挺多的。

  主要是宋家大房忒坏。

  宋暖姐弟没有跟着一起来,张自强便知道该怎么做了。他在路上交待了张大吉父子,不要提宋家宝藏人的事,只说在山上遇到了。

  父子二人点头。

  心里明白这个中原因。

  宋家没人在家,全部都去新宅那边做事了。张自强又让张陆生去跑一趟,把人叫回来。

  村民听说宋老头找到了,一个个都跑来围观。

  那天建衣冠冢时,宋家可是动静挺大的,全村无人不知,还按着办白事的流程,连酒席都摆了。

  现在人回来了,这个……

  感觉好古怪。

  “宋大叔,村长让你快回家一趟。”张陆生站在宋家新宅门口大声的喊。

  正在外面叉着腰指挥手,端足了主人家架势的吕氏看见张陆生,立刻没了好脸色。

  “张陆生,你跑我这来做什么?你可是宋暖那边的人,是不是她派你过来打探这里的情况?你回去告诉她,我这青石大屋子比她的黄泥砖屋,不知要好多少,我……”

  “宋大娘,我忙着呢,没兴趣来打探你家的情况。”张陆生满脸黑,怪怪的看着吕氏。

  什么人啊。

  谁要跟她比?有可比的地方吗?温二嫂是靠自己白手起家,他们是卖女为荣,一家子的黑心肝,谁与他们比?

  “张陆生。”

  吕氏怒吼。

  反了天了,这小王八蛋,死穷鬼,也敢跟她呛了?

  张陆生冲着里面,喊道:“宋大伯,我话传到了,你不回去,那就是你的事了。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宋老大和宋文成从里面出来,问:“陆生啊,村长怎么突然找我啊?”

  “我和我爹在山上做事,遇到宋叔公了,所以就把他给你们扶回家了。村长让你们先去一下。”

  张陆生说着前面套好的说辞。

  “什么?”

  几人闻言,皆是变了脸色。

  没有一丝惊喜,反而来怒气。

  张陆生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。呃~怪不得连傻了的宋老头都不愿回家,原来这些人都恨不得他死在外头。

  好可怕的亲人。

  “话,我带到了。村长还在你家等着呢,我先走了。”张陆生很鄙视这一家子的人,直接走了。

  他跑回老宋家,跟张自强说了一声,又回山上去做事了。

  宋老大整个人都傻了,站着没了反应。

  宋文成轻唤一声,“爹,咱们回去看看吧,村长他们都在家里呢。”

  吕氏拍拍大腿,恨恨的骂道:“走!回去看看!这老不死的东西,这么久了,他都躲哪里了?他要躲,为什么不干脆躲到死呢?他又回来祸害我们做什么?这是……”

  她扭头看了一眼快建好的新屋。

  “他是看着咱们新屋要建好了,所以回来享福了?我呸!门都没有,我是不会让他跟着住进来的。”

  吕氏一个人脑补了一大出的戏。

  还没见到宋老头,她就一路骂骂咧咧的回去。

  宋老大觉得脸上没光,便低斥,“能不能收敛一点?这些话传出去好听吗?文礼还在书塾上学呢。你不知道读书人的脸面重要,名声重要吗?快平息一下,你就是做样子,也得做得大伙看啊,私下你要怎样,我能说不?”

  吕氏听着,面上虽然不高兴,但心里也觉得有道理。

  她消停了,跟着宋老大父子一起赶回老宋家。

  宋老在看着被人扶着,双眼紧闭的宋老头,扯着嗓子嚎了一声,“爹啊,你这些日子是上哪了啊?你可把儿给担心死了。”

  张自强听着直皱眉,“先把人扶回家里躺着吧。”

  “是是是!”

  宋老大看了吕氏一眼。

  吕氏连忙去打开院门,匆匆走向宋老头的屋。只是站在门口,她就停着一脸尴尬的看向宋老大。

  屋里空荡荡的,早没有任何宋老头的东西。

  就连那张床,吕氏都让宋文成劈成柴给烧了。

  “怎么站着不进去了,倒是快点把门打开呀。”张自强催促着。

  后面跟着的村民,也跟着催,“快开门吧。人都这样了,赶紧进屋,找大夫来诊诊,这才是正经。”

  吕氏看向宋老大,“当家的,里面……”

  宋老大突然想起了,里面什么都没有了,便换了个方向,“文成,先扶你祖父去文礼屋里吧。”

  他和宋文成一起扶着宋老头,来到了宋文礼的房间门口。

  吕氏冲过去拦在了门口,“当家的,这……这可是文礼的房间,你让他住进去,那文礼回来,他住哪呀?”

  宋老大有些犹豫了。

  后面的人,也有些明白过来了。

  前面办了衣冠冢,估计是把宋老头的东西都给丢了,处理掉了。

  大伙指指点点,议论纷纷起来。

  宋老大,脸面全无,咬了咬牙,道:“先扶进去再说,等一下我们再把那个房间整理一下。”

  吕氏没办法,只好让开。

  把人放下之后,宋老太又做足了戏,守在床前,又是倒水,又是守在床前的。他眼睛通红的站在床前,抽泣着道:“爹呀,你这是上哪里呀,你怎么这个样子回来?你受苦了,儿子不孝啊。”

  张自强听着,心中冷哼一声。

  这些简直没法看下去了,他拍拍宋老大的肩膀,“你出来一下吧。”

  宋老大点了点头,交代吕氏和宋文成要照顾好宋老头,然后就跟着张自强出来了。

  外面院子里挤满了人,他们正围着张大吉问人是从哪里找到的?

  张大吉按着前面的说辞,就说自己在山上做事,突然看到从林子里窜出来的宋老头。

  大伙点了点头。

  “真是可怜啊,他一个老傻子在山上呆了这么久,没有被野兽叼去吃了,这已经是命大。”

  “是啊,还能这么活下来,也真的是命大。”

  “这次肯定吃了不少苦,不过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现在宋家又建了新宅,以后也有福气了。”

  “对对对!”有心人故意附合。

  “以后啊,住新宅,可好了。”

  “就是,现在宋家生活好了,他傻了也没事,一样的享福。”

  大伙有种默契,大家都想把宋老大架上去。

  人就是这样,你穷我穷时,我们关系可以很好,但是我穷,你富了,那就彼此说话都不同了。

  宋老大听后,不禁满脑黑线,那新家可不能让宋老头一个老傻子住进去,那不是坏风水吗?

  以前刚建屋时,吕氏母女为了撺掇他不管宋老头,可是找了什么看风水的先生,说了那屋啊,宋老头不能住。

  住了就影响他们子孙的福泽。

  张自强清了清嗓子,道:“人找回来了,以后你们可要看好了,也要把人照顾好,莫要再有这样的事。”

  宋老大迭声应道:“是是是!一定的,一定的,请村长放心。”

  张自强点了点头,又道:“你们家文礼快要考秀才了,要真是考中了秀才的话,那就更不能传出什么家里不好的风声。子孙不孝,这样的话,传出去对文礼不好。”

  宋老大抹抹额头上的汗,“是的,我们不会苛待老人的。”

  “刚开始他还没有晕倒,估计是饿的。前面我们说送他回来,他死活不愿意回来,说家里要打。”

  说着,张自强又重重的叹了一声,“他神志不清说出来的话,更让人相信。你们啊,也要多点耐心,他都这把年纪了,又老又傻的,还有多少日子?再怎么说,没有他也没有你,你还有两个儿子在看着呢,将来你也不希望你的儿子照着你的样子孝顺你吧?”

  这话张自强算是说很难听了。

  他也不怕宋老大,该说的,还是要说。至于他们怎么做,那就是他们的事了。

  宋老大听着尴尬极了,低着头,“好的!我们会照顾好老人的。没有那样的事情,也不会有那样的事情。”

  张自强点点头,看向众人,“大家都回去吧。”

  大伙点点头,跟着他一起出去了。

  有了张自强的这一番话,宋家这边倒是没有再锁宋老头,也不敢再怎么苛待他。只是把他关在屋里,一日三餐还是送了过去,不像以前饿着他。

  宋暖那边又忙了起来。

  本以为要个十天才能开出来的山,结果他们用了五天就开出来了。

  大伙都干劲十足,想着半个月之内完成,就给足二十天的工钱,哪个会不乐意呢?

  除了高山村的人,也有一部分是莫家村的人,一共有一百多个人。

  宋暖还是按照以前的规矩,每日多补三文钱,算是给他们的午饭补助,饭菜温家就不备了。

  莫家村的人带了锅碗过来,直接在山下搭了个简易的灶,就在那里煮着吃。

  他们也只是吃一餐,因为都是早上来晚上回。莫家村离这里就只有几里路,又不远。

  这天,宋暖进谷不凡的房间,发现房间里有被人翻过的痕迹。

  她走到窗户上检查,发现上面有不少黄泥土。

  糟糕,这是进贼了。

  宋暖立刻查看一下屋里的东西,发现没少什么,只是被人翻过不少地方。而且这个贼只在这个屋里,没有开门往其他屋里去的痕迹。

  这个发现让她困惑。

  是什么人呢?

  为什么就只来这个屋里呢?

  如果是熟人的话,那应该是去她屋里,或是温老太屋里啊。毕竟,这两个地方可能还有些银两。

  宋暖匆匆出去,在窗户外面找了一圈。

  有大小不同的鞋印。

  她找了树枝,蹲在那里用树枝丈量的鞋子的大小,发现就两个人,一个是男人,一个女人。

  她又沿着鞋底去找,发现那鞋印也在她的窗前出现过。

  其他房间就没有了。

  这鞋底是从村里那边来的,前门小路那里这些天人多,早就没了鞋印。

  宋暖心里不安极了。

  现在家里全是妇女老小,又离村里远,这要是半夜有贼进屋,或是出点什么事,那就是喊破喉咙,村里人也未必听得见。

  她越想越急。

  明天是村长家孙儿满月,按说,今晚唐乔和杨安就会过来。宋暖回屋坐了一会,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。

  这事得与他们商量一下。

  她一个人真的没了主意。

  那人是来找什么的呢?宋暖苦思冥想,怎么了想不到是为了什么?

  算了!不想了!

  敢来就抓住那两人。

  可是该怎么抓住人?凭她,肯定不行。家里人一起上,还是不行!若是碰上一个会武功的,一招半式就能把他们一家人全撂倒了。

  宋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道亮光,她连忙去把那个梅不俗的毒经给找了出来,从头开始翻看,找到了一样简单就能配出来的,又正适用的方子。

  说干就干。

  宋暖去杂物间取了锄头,背上竹篓,又去厨房装了几个馒头。她跟温老太说了一声,便上了鹰嘴峰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