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59章 宋暖拒绝了(三更)

第259章 宋暖拒绝了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6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14

  

  宋玲立刻笑眯了眼,“好的,你等一下。”说完,她连忙找了东西,蹲在宋暖面前帮她量了脚的大小。

  “大姐,别急,阿玲会做。”

  “好的,大姐不着急,你慢慢做。”

  宋暖点了点头,她想,有些事情忙着也好,至少宋玲不会天天把自己闷着。学文识字,她现在这个样子,也做不了。

  宋暖从屋里出来。

  正好遇到宋家宝提着一只野兔回来。

  小家伙一脸邀功的道:“大姐,你瞧,这是我在后山打的。是不是很肥大啊?咱们今晚就红烧了它,好不?我想吃大姐做的红烧兔肉。”

  “行!晚上大姐下厨。嘉宝,真厉害!”

  “好咧!那我把它给拾掇干净。”宋家宝乐呵呵的去了厨房,没一会儿就提着一张白色的兔皮毛出来。

  他按着宋天音教他的方法,把兔的毛皮都晾晒好,等着冬天给姐姐们做衣服的毛领子。

  晚上,宋暖做了四菜一汤。

  红烧兔肉,凉拌婆婆丁,韭菜炒鸡蛋,酸辣土豆丝,鲜笋排骨汤。

  “二嫂,这笋真是好看,汤也鲜甜。”温月如喝了两碗汤,还意犹未尽,她现在一肚子的汤,饭菜都吃不下了。

  “以前,我们都不知道竹笋这么好吃。有人说苦,有人说涩,还有人说麻嘴,现有人吃了晚上觉都睡不着,所以久了便就没人吃这东西了。”

  闻言,宋暖笑了笑,道:“一样的东西,烹饪的方法不同,出来的结果也不同。这鲜笋如果直接炒,的确可能会苦或涩或麻嘴。因为一般人家炒菜的油水不多,所以吃了竹笋后,肚子里像是搜肠刮肚一样,也就让人睡不着了。”

  其实只是村民的烹饪方式不对,油水不足。

  这个时候的笋,绝对的是美味。

  最好是清明前的。

  “原来是这样的。”温月如想想过些日子,这些笋就长高了,也就不能吃了,有些遗憾,“一年中,这笋在地里的时间真短。再过些日子,就是想吃,也吃不上了。”

  闻言,宋暖笑了。

  “你就这么喜欢吃?”

  温月如点头,“当然,真的好吃啊。”

  “那你有空就去笋挖回来,挖多少都行。回来我教你晒笋干,泡酸笋,这样子就能一年四季都吃到笋了。”

  “还能这样?”温月如双眼放光。

  “当然,有的是办法。”

  “那行!我明天开始就去挖,一有空就挖。那边山上的竹林里,好多竹笋呢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温月如说干就干,第二天一早就挖了两大箩筐的竹笋回来。

  白氏和温月初、宋玲、宋家宝四人帮忙在剥笋皮。宋暖出来时,看着院子里堆成小山的笋皮,不禁笑了。

  “月如,还真行,一大早就挖了这么多回来。”

  宋暖蹲下身子,取了一个大竹笋,又取出匕首,“你们这样剥笋,又慢又浪费,瞧好了,要像我这样剥。”

  几人齐齐朝她看去,只见她将上面的笋切掉,再竖着划一刀,三下五除二就把笋剥了出来。

  几人面露赞赏。

  “厉害!”

  他们都试了下,由衷的道:“果然,这个办法好使多了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宋暖拍拍手灰,去杂物间找了几个大坛子出来,洗干净,搁在院子里晒干水。

  她准备教温月如泡酸笋,还有晒笋干。

  他们还没有吃早饭,外面就传来了宋天音他们的声音,张自强正在交代他们怎样割隔离带。

  宋暖放下手中的活,连忙跑了出去。

  “强叔,你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?”

  “我昨晚跟他们说了,今天有事要忙,所以他们早饭都吃得早,想着早点把活干了。”

  张自强笑眯眯的问:“阿正媳妇,你家还没吃早饭吧?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还没有呢。”

  “那你就在家里,昨天的路线,我已经记住了。我带他们走一圈,告诉他们该怎么割?”

  “不不不!我和你们一起去。你们先等我一下,我马上就来。”

  宋暖连忙进去取了镰刀,从厨房里抓了两个馒头,喝了一大碗豆浆。

  她出来时,手里还拿着一个馒头,一边走一边啃,“行了,走吧,我们一边走一边聊。”

  张自强摇摇头,道:“你就这么应付了?”

  宋暖嘴里含着东西,含糊的应道:“没事没事,以前那么苦也没事。我刚刚还喝了一碗豆浆,吃了一个馒头,这就够了。反正离家近,万一中途饿了,我回家再吃,也是一样的。”

  几人听着,皆是敬佩她。

  小小年纪,又是一个女人,把家里的里里外外都打理得这么好,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  路上,宋暖问张自强,“强叔,孩子现在都没什么事了吧?”

  “没事了,上次好了之后,就没再有同样的问题了。想起来这事,我还没谢你呢。七天后,我们准备给孩子办满月酒,你可一定要来。”

  “行行行!孩子的满月酒,我是一定要喝的,这孩子和我有缘。”

  张自强点了点头,“可不是嘛,你可是她们母子俩的救命恩人,你救他可不是一回,而是两回。”

  “强叔,你这么说就严重了。”

  “我是实话实说,这事谁不知道?你就是太谦虚了,听说太谦虚就是骄傲。”

  宋暖笑了,想不到张自强说话也这么风趣。

  六人一起上山,分了四大段,按着分隔线你从那头割过来,我从这里割过去。

  张自强带他们到了地方,叮嘱一番后,便下山了。

  他还有一些人家没去问有没有时间上工。趁着他们在这里割分隔线,他去把人员给落实了。

  正是春天,阳光不毒,晒在身上还暖烘烘的。

  宋暖和张路生一起割。

  宋暖欲言又止,一直想问一下张陆生对宋玲的看法。可又怕把这小伙子给吓到了,反而让他们以后相处起来都不自然。

  思来想去的,宋暖还是决定不提这事。只是偶尔和他聊一下家里的事情。

  中午,宋暖回家吃饭。

  温老太问:“暖暖,你们上山拿着镰刀和锄头的,这是去做什么?有什么要我们帮忙的吗?”

  宋暖放下碗筷,“这事我还没跟祖母说呢,我准备把矮麻山岗给开出来做药园。这两天我们准备把分隔带给割出来,然后放把火就把山给烧了。强叔那边找了人过来,接着开山、整地、种草药。”

  哐当一声。

  宋家宝手中的碗掉到地上,碎了一地。

  大伙朝他看去,他立马蹲下身子去捡,“我不小心的,手滑。”

  宋暖连忙制止,“别捡了,我去拿扫帚过来扫。你小心一点,别是割到手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宋家宝站了起来,神色有些慌张。

  温月如回厨房去取了新的碗筷,又给宋家宝盛了一碗饭。

  “谢谢月如姐。”

  “你这小子怎么还谢上了?”

  宋家宝有些神不守舍的笑了。

  宋暖过来把地上的东西给扫了。

  她重新坐下来后,抬眼看向宋家宝,“家宝,你可是有什么事?或者是哪里不舒服了?”

  这小子的表情很不对。

  宋家宝立刻摆手,“没事没事!大姐,我刚刚真的只是手滑。”说着,他还咧着嘴笑了笑,但眼神底下的慌张却没有从宋暖眼中漏过。

  这小子有什么事情瞒着。

  不过,宋暖一向采取民主的方式,谁不愿意说的,她都不强求。

  宋暖端起碗筷,“吃吧。”

  “哦好。”

  宋家宝吃的很快,三下五除二就把一碗饭给扒完了,然后放下来,抹了抹嘴就对着大伙,道:“我吃饱了,我先回房。”

  回到房间里,他紧张的来回渡步。

  过了一会,他出了房间,直接从后院的后门,离开了。

  这边大伙刚吃完饭不久,外面就传来了马蹄声。顷刻就听见杨安冲着里面喊:“小宋在家吗?”

  宋暖坐在池边的桌前,正准备沏茶。

  好笑的看着他,道:“我在这呢,你往哪里望?”

  杨安扭头看了过来,“原来在这里呢,我以为这个时候,你不在家了。”

  “刚吃完饭,我不在家,能到哪去?”

  杨安朝着外面喊了一声,“几位,进来吧。”

  宋暖起身,连忙朝院门口看去,用目光询问杨安,“你小子又准备做什么?带着谁来的?”

  杨安耸耸肩,两手一摊,表示很无奈的样子。

  事实上,他的确是很无奈。

  因为他又是被杨老爷子命令带人过来的。

  后面一行人走了进来,宋暖定睛一看,竟然是四大医门的当家人,还有木青和金爵棠。

  上门是客。

  宋暖连忙迎了过去,朝他们拱手,道:“几位大驾光临寒舍。快快请进,这边坐。”

  杨安在一旁嘀咕,“我还以为你要再说些什么文绉绉的话呢。”

  宋暖瞪了他一眼,小声问:“比如说呢。”

  “比如说,欢迎几位光临寒舍,几位的光临,真是令寒舍立刻就蓬荜生辉。”

  身后的几人,扑哧一声笑了。

  宋暖也忍不住笑了,看着杨安,“也就你会说这话吧,我可不会这么说。因为我知道几位当家都不是如此世俗的人。他们能来是我的荣幸,至于你那什么蓬荜生辉的,那就算了吧。说了的话,几位当家人还以为我宋暖很不实在。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  后面几位哈哈大笑。

  石景州笑道:“想不到,宋姑娘如此风趣。”

  “石当家说错了,她可不是宋姑娘,她是温夫人。”杨安提醒。

  石景州立刻改口,“对对对!该喊温夫人。”

  宋暖把一行人请过来坐下,立刻着手沏茶。

  “几位不要听杨安胡说八道,我和他太熟悉了,所以我们之间,也打闹惯了。在我看来,他不是男的,在他看来,我也不是女的,所以,我们有时候说的话,你们都别介意。”

  几位笑着摆摆手,四下扫看着她家。

  宋暖给他们倒了茶,端到他们面前,“几位就和杨安一样叫我小宋吧,这样反而自在一些。”

  水云奎端起茶,抿了一口,点点头道:“好,就叫小宋。”

  宋暖给客人们都上了茶,便道:“我去请我祖母出来一下,家里来了客人,她老人家还不知道呢。”

  几人颔首。

  宋暖去找了温老太过来,其她人知道家里来了这么多男宾,都没有出来。有什么事要去办的话,直接从后院那里就走了。

  温老太过来,朝几位拱拱手,道:“听暖暖说起几位是四大医门的当家人和公子,真是荣幸,荣幸。”

  水奎元他们见温老太如此行礼,不敢轻视,几人也起身,朝她拱手回礼,“老夫人客气了。”

  温老太伸手做了个请势。

  “几位坐吧,没有好茶相待,还请见谅。”

  “老夫人客气了,是我们几人不请自来,叨扰了你们。”

  宋暖笑了笑道:“大家也都别一直说寒暄的话了,这样说来说去感觉怪怪的。”

  宋暖看向水云奎,问:“不知几位今天过来是?”

  她知道这四大医门,似乎都以水云奎为首。

  水云奎立刻应道:“我们几位过来,也没什么事,就是来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,可以出来一个小宋这样有资质的人才。”

  “过奖了。其实我也没什么姿质,主要是我师傅的功劳,他不辞辛苦的教我。”

  杨安笑笑,低头喝茶。

  石景州四下看了看,问:“怎么没有看到谷神医?难道神医今天是上山采药了吗?”

  “几位有所不知,我师傅临时有事回黑龙山了。”

  四人一听,相视一眼。

  石景州又道:“你不说,我们还真的不知道,不知谷神医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宋暖摇摇头,“师傅说了,归期不定。或许,他从黑龙山出来后,又会去四处游医,也说不定。”

  木西元问:“不知小宋有没有兴趣自己开医馆,或者是真正的行医救人?”

  宋暖很坦白的道:“暂时没有这个打算,至于行医救人的话,应该都没有假的吧?只要有人上门来找我,我都会尽力而为。”

  她大概的明白了,杨安刚进来时,那耸肩摊手的动作是什么意思了?

  这四人想必也是来给老爷子当说客的。

  上回杨安过来,只是提了一嘴,但他知道宋暖是不会同意到杨府医馆来的。

  宋暖也没让他意外,的确是拒绝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