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56章 边城战起(二更)

第256章 边城战起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66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12

  

  慕容靳被骂,却没有反驳。他心里清楚,他的确是错了,在那件事情上。

  是啊,他作为一个父亲,他怎么能狠下心呢?

  当时,他还痴心妄想着杨喻心会原谅他。死死的守在床前,还是让她用迷药将他放倒,然后离开了。

  “你骂得对!我的确是愚昧,无知,狠心,冷血无情。”

  慕容靳闭上双眼,周身都散发着浓浓的悲伤。

  “那个孩子呢?她还好吗?”

  “好!有我在,她只会越来越好。”温崇正把慕容靳手中的东西收了过去,“礼送到了,这个我要拿走。这是属于她的,她娘留给她的。”

  慕容靳睁开眼,紧盯着他,“她在你身边,那你们是?”

  “她是我的妻子。”温崇正收妥东西,朝慕容靳拱拱手,“慕容族长,原谅我暂时不能唤你一声岳父大人。等以后,如果有机会,或是你方便出去,你们父女相认了,我再改口。”

  “她都嫁人了?”慕容靳一脸惊喜,随即又泪目。

  他这个无缘相见的闺女,一晃多年,她都已经十七岁了。这个年纪,也是该成亲了。

  “我们去年秋天成亲的。”

  “她……知道自己的身世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温崇正看着他,道:“慕容族长,我觉得还是先隐瞒她的身世,以免再出事端。关于她的事,你知我知便行。其他的事情,我们以后再商量也行。”

  慕容靳点点头,“我正有此意。如果让族人知道,一定会想办法出去找她的。算了,我知道她好,便行了。”

  温崇正取出一副画像,“你看看她吧。”

  慕容靳接过画像,展开,看着里面人儿,弯唇笑了。

  “不像我,也不像喻心。她长得像她祖母,跟她祖母有七八分相像。是她,是她,我知道,她是。”

  不像杨喻心,这个温崇正猜到了。

  想不到宋暖也不像慕容靳。

  不过,据他观察,宋暖的双眼和鼻子像慕容靳。

  “她的眼睛和鼻子与慕容族长很像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慕容靳咧嘴笑了,那兴奋的样子像是讨到糖的孩子,“这样挺好,不引人注意。”

  慕容靳指着一旁的凳子,“坐!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你叫什么名字?她呢?我想,她应该不叫杨慕容吧?”慕容靳当即就问起了关于宋暖的事。

  温崇正坐下来,虽然没改口,但他心里,已经认了慕容靳这个岳父了。

  语气中,也就不觉的有了恭敬。

  “晚辈叫温崇正,她的确不叫杨慕容,她被一家姓宋的人家收养了,她的名字叫宋暖。”

  “温崇正,宋暖。”慕容靳低声喃呢,然后微笑点头,“都是好名字,好啊。叫什么不重要,她安好,便是上天对我的垂怜。”

  “嗯。她来到我身边,也是上天对我的垂怜。”

  温崇正附合。

  慕容靳看着他,越看越满意。

  翁婿二人在大厅里,聊了半天。慕容靳仍然不尽兴,想要知道更多关于宋暖的事。

  他听着宋暖拜了谷不凡为师,精通医术,更是高兴。

  最后,温崇正提了恒王中毒一事。

  “慕容族长,恒王在边城中了你们凤栖族的毒,不知这事,你知不知情?这次与我一同前来的,还有恒王的部属。”

  闻言,慕容靳一脸困惑,“我并不知情,中的是什么毒?为何说是我们凤栖族下的毒?”

  “噬心毒。”

  “啊?”慕容靳惊讶,“这毒当今世上,只有我和前大祭司熊藤会炼制。而熊藤十六年前就叛离凤栖族了,这些年,我也有派人在找他,可是杳无音讯。”

  “这么说来,毒是熊藤的?”

  “一定是他。那是一个阴险的小人,当年逼我火烧亲女,又想谋取族长之位。后来,他的阴谋被揭露,他就逃走了。这个叛徒……等等!”

  慕容靳瞪大双眼,伸手紧紧的抓住温崇正的手,“请你一定要保护好暖暖。不要让熊藤知道她的身世,不然暖暖就危险了。”

  其实,他后来也是无意知道熊藤的阴谋。

  那凤尾图并不是灾星之兆,而是瑞兆。

  熊藤就是想让他妻离子散,想取他的族长之位,想要凤栖族永远活在这种深山野林里,不见天日。

  一切都是他的阴谋,那什么族规,什么凤神之意,全是他一人杜撰的。

  “此事,不用族长叮嘱,我也会的。暖暖是我的发妻,我不护她,我护谁?只是,如今恒王中毒,只怕这又是一场大阴谋,边城不知会不会有战事?”

  说着,温崇正起身,单膝下跪,朝慕容靳拱手。

  “慕容族长,能不能把解药给我,放我们离开?我们势必要尽快把解药送到边城。那熊藤的用意,或许就是想要嫁祸给凤栖族。如果恒王出事,边城出事,圣上不会轻恕凤栖族的。”

  “虽然凤栖族在这里很安全,但是,我能进来,就有可以别人也进得来。何必还有一个熊藤,若他早投靠了朝中的哪一个人,借朝廷之手来报复凤栖族,那可就……”

  慕容靳连忙扶他起来。

  “你放心!我立刻给你取解药,我亲自送你们出去。”

  说完,他对着外面大喝一声,“来人啊!”

  阴思琪等人立刻进来,“族长。”

  “立刻去把那些闯入者全部带到我这里来。”

  “是,族长。”

  下人去办了。

  阴思琪疑惑的问:“族长,这是何意?这是要把他们全杀了吗?如果是的话,我立刻召集人,让全族人都看看我们用闯入者来祭凤神。毕竟是他们打扰了凤神的休息。”

  慕容靳冷眼看过去。

  “大祭司,他们没有打扰到凤神,他们是凤神召来帮我们凤栖族消灾避难的。我不杀他们,我要送他们离开。”

  “什么?”

  闻言,阴思琪大惊失色,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。

  “族长,这事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熊藤出现了,他想要嫁祸给我们凤栖族。如果不是他们进来,我们马上就要面临灭族之灾了。”

  慕容靳把事情,避重就轻,粗略的讲了一下。

  反正事情重点就是熊藤出现了,他要报复凤栖族。

  阴思琪听后,面色巨变,不再反对慕容靳的决定。

  不一会儿,舒松和顾中清他们就被押了上来。顾中清和蒋胜利担忧的看着温崇正,齐声问:“公子,你没事吧?他们没为难你吧?”

  温崇正摇摇头,“没有!慕容族长已经知道,有人要嫁祸凤栖族一事了。他很感谢我们冒险进来送信,等一下就会送我们出去。”

  啥?

  众人一脸懵。

  这个反转太快了。

  前一秒,他们还是阶下囚,前面是什么在等着,他们都不知道。这一秒,他就是凤栖族的恩人,族长要亲自送他们出去。

  这个……太刺激了。

  慕容靳点点头,朝他们拱拱手,道:“恒王中毒一事,并非我凤栖族所为。我们族里曾出现一个叛徒,他也会研制噬心毒,此次,便是他想要嫁祸给凤栖族。在下慕容靳多谢各位冒险前来,让我们知道了叛徒在外面,又想用阴谋害凤栖族。”

  “现在我就去取解药,等一下,我和大祭司会亲自送你们出去。各位先稍等,我去去就来。”

  慕容靳看向阴思琪,“大祭司,让人给这几位壮士上茶吧。”

  “是,族长。”

  下人奉茶上来,没有一人敢喝茶。

  没过多久,慕容靳就取了解药过来,亲自交到温崇正手中。

  “几位,请!”

  “多谢慕容族长。”

  慕容靳和阴思琪,亲自送他们安全出了凤栖族。慕容靳有些舍不得温崇正,一路上想多问一些关于宋暖的,可又怕引人怀疑,强忍着送到最后。

  一行人火速下山。

  按着慕容靳给的路线,他们换了方位下山。

  在山下找了地方,换了衣服,乔装打扮成一队商队,温崇正是他们商队的东家。

  这次扮成商队,又乔装易容了。

  倒是再没有被黑衣人伏击。

  刚到孔城,他们找了个小客栈,准备休整一夜,换几匹马,再赶往边城。

  客房里,温崇正和舒松、顾中清、蒋胜利四人坐在一起喝茶。

  舒松问:“阿正,不知你是如何劝服慕容靳的?他怎么那么痛快就把解药给我们呢?这会不会有什么阴谋?”

  “松叔,他听到噬心散之后,便想到他们族中的叛徒熊藤。虽然我与慕容族长不熟,但我觉得他没说谎。此事的确与他们无关,十有八九就是那个熊藤想要一射双雕。”

  “这解药?”

  “解药一定是真的,你大可放心。”

  “好吧!你这么肯定,我也不会怀疑。这次多亏是遇到你了,不然,我估计不能活着进凤栖族。”

  “松叔,或许,这就是缘份呢。”

  舒松弯唇笑了,“也是。”

  砰砰砰!

  有人急敲门。

  蒋胜利去开门,只见舒松的人一脸焦急的冲进来,“舒先生,出事了。边城出事了。晋国昨天半夜就突然发兵攻打边城,不知谁传出消息,说是恒王中毒不治身亡。现在边城那里乱成一锅粥,军心大乱,百姓大乱,晋军又兵临城下。”

  几人相视一眼,嚯的一下起身。

  “马匹换好了吗?”

  “换好了。”

  “走!立刻出发,火速赶往边城。”

  “是!”

  一行人又匆匆出发。

  临走之前,舒松一脸严肃的看着温崇正,问:“阿正,如今边城大乱,晋军兵临城下,那里并不安全。要不,我们就此别过,我带人赶回边城。”

  “松叔,我们三人也一同去。如果边城有难,我们作为大楚男儿,也不能不尽一份力。你就让我们一起去吧,或许,我们也能帮上忙。”

  温崇正说着,看了顾中清和蒋胜利一眼。

  二人皆是摩拳擦掌,一副立刻要与晋军大战一场的模样。

  二十年前,那里曾是他们的战场。

  现在物是人非。

  温崇正知道,听着边城出事,晋军攻城,顾中清二人不会愿意错过与敌军再次交手的机会。

  而他,他也想亲临战场。

  他也想站在他父亲曾站过的地方。

  他也想建功立业,为当年的温家军洗清冤屈。

  自那次与蒋胜利在那河边相见之后,自听顾中清和蒋胜利提及那年惨况之后,他身体里的热血应该沸腾起来。

  他不能,至少现在不能过宋暖想要的那种田园生活。

  那些枉死的英魂,他不能让他们孤魂难宁。

  舒松用力拍拍他的肩膀,点头,“好!好男儿就该保家卫国。我们现在就出发,立刻出发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晚上,他们才到达边城。此时的边城,已经是哀鸿遍野,百姓叫苦连天。

  舒松带着人赶往恒王在边城的住处。

  “舒先生,你可算是回来了。不知怎么回事,爷中毒一事就传到满城皆知。而晋军在我们军心不稳,士气不足之际,突然攻城,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。”

  副将顾信听到消息,跑出来迎他们。

  舒松一边走一边应道:“这一定敌人的阴谋,我们已经取到了解药,还知道了这毒是谁人炼制的。走!先进去给爷服下解药。”

  闻言,顾信一脸惊喜,“好!”

  取到解药了,真是太好了。

  他很高兴,完全没有发觉有两道目光紧盯着他。

  顾中清看到顾信后,有一阵恍惚。当年他离开时,顾信才六岁,每次他家时,他总喜欢拉着他,让他讲战场上的事。

  小小年纪的顾信,那时就立志。

  “三叔,我长大以后也要像你一样,保家卫国,我也要去边城。”

  没想到,顾信的话都成了真。

  他跟随了恒王,他真的守卫在边城。

  顾中清的眼角温热。

  他万万没有想到,在边城他会见到他的侄儿。

  在恒王房门口,舒松停了下来,“阿正,你跟我进去吧。这解药的用法,你才知道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顾信这才看清舒松身后的这些人,他一一扫过。触及顾中清时,他的目光停了下来。

  定定的看着他,打量了许久,他才疑惑的问:“这位大叔,请问我们以前认识吗?为什么我感觉我曾经见过你,而且对你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”

  顾中清淡淡一笑,摇摇头,“不曾见过。不过,说来也奇怪,我对将军也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”

  “是吗?我也是。”

  顾信挠挠脑袋,问:“你们二位是?”

  “我们是刚才那位公子的随从,他是我们家的公子。”顾中清忍不住的想要与顾信多说几句话。

  亲人相见不相识。

  这感觉,真的很痛。

  他现在不能认顾信,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。因为温家军还有一份冤屈,这冤屈存在的一天,他们身上也就有着一个罪名。

  那罪名没洗清之前,他们谁都不会重提温家军三个字。

  屋里,温崇正和舒松进了恒王的房间。那里还守着几个大夫正束手无策,见舒松回来,急忙问:“可是找到解药了?舒先生。”

  舒松点了点头,伸手朝温崇正做了个手势。

  “阿正,麻烦你了。”

  温崇正点了点头。

  他倒了一杯水,走到恒王床前,先是把药给他喂了下去,再往他身上点了几道穴位。

  大夫看着,大惊失色,想要去阻拦已经来不及了。

  “舒先生,你让这个人做了什么?他对恒王爷做了什么?”

  舒松看着他们,道:“大家不要着急,他是在帮恒王服用解药。这种解药的方法不太一样,不仅要服下药,还要点几道穴道。接下来,十天后才能清醒过来。”

  这些都是温崇正在路上跟他说的,而温崇正为什么会知道?当然是慕容靳跟他讲的。

  “十天后才能醒过来?”

  大夫惊讶极了。

  舒松叹了一口气,“这种毒就毒在人短时间内醒不过来,那人处心积虑的要恒王中了这个毒,肯定跟此次晋军攻城,有必要的关联。”

  温崇正起身,轻声道:“可以了,这里派人守好恒王就行,我们先去问问战事如何?”

  温崇正的目光落在恒王脸上,细细看着。

  这是他的表哥。

  当今贵妃娘娘和他娘是亲姐妹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