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51章 中箭(二更)

第251章 中箭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61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06

  

  舒松点点头,“我的那几人?”

  “如果我碰到了,一定会带着他们一起出林子。”温崇正知道他的意思。

  这个时候,如果他也去找人,那就真的全乱了套。不管在什么情况下,他的首要人任务是成功进凤栖族,取得解药。

  “我去找他们。”

  最后面那个被虫咬伤的人,站了出来,“我去找人。”

  “交给我,你们都走!一定要走出去。”温崇正挥挥手,快速离开。前方,白茫茫的一片,伸手不见五指。

  幻象随着他此刻心中所系,又发生了变化。

  “公子,我在这里。”

  “我在这里……”

  温崇正听不见,也视而不见,低头努力辨认地上的脚印去找人。

  “公子。”蒋胜利从一旁冲出来,指着面前,“公子,中大哥,他被人抓住,从那边去了。”

  “利叔,你怎么会在这里?”

  这不是幻象,蒋胜利抓着他的手是有温度,也有手劲的。

  “有人冲出来抓人,我躲到了这里。公子,快……”蒋胜利接着他冲进去,大概跑了一刻钟,前面阳光灿烂,一片清明。

  咻……

  箭,从他身后射了过来。

  瞬间就没入他的胸口,他低头看着好轻颤的箭羽,轻声道:“暖暖,对不起!我……”

  砰!

  温崇正倒在了地上。

  ……

  高山村,【正阳居】。

  “阿正,阿正,不要……你别有事,你不……”宋暖惊呼一声从恶梦中醒来。她坐了起来,脸色煞白,伸手抹去冷汗和眼泪。

  脑海里,刚才梦中的一幕幕又一一掠过。

  那种感觉,清晰得像是真实的一样。

  她梦到温崇正受伤了,胸口中了一箭,一身是伤,晕迷不醒。宋暖重重的呼了一口气,手抚着胸口,里面正揪着痛。

  “阿正,你不要有事!你答应过我的,一定会平平安安的归来。你不许骗我,不许!”

  宋暖双手插着头发,用力的揪着。

  “是梦,只是梦,不是真的。”

  “宋暖,不要怕!不要慌!不是真的。”

  笃笃笃……突然有人敲门,随即响起了温月如焦急的声音,“二嫂。”

  宋暖的心都颤了几下。

  她连忙跳下床,光着脚就冲过去拉开房门,“是不是你二哥捎信来了,是不是有他的消息,是不是……”

  她看着目瞪口呆的温月如,又看向她身后院子里的人,声音平稳了一些,问:“阿健哥,出什么事了?”

  **被她的样子,她的连环问题给惊住了。

  这会儿听她问了一声,他才回过神来,“阿正媳妇,我家小子有些不太对劲,我想请你过去给他瞧瞧?”

  砰!

  宋暖关上房门。

  门口二人愕然。

  “等我一下,我收拾一下就出来。”宋暖进屋穿好衣服,一边扎着丸子头,一边往外走,“等一下,我去扛我师父的医药箱。”

  二人看着她风风火火的样子,一愣一愣的。

  温月如帮她关好房门。

  取了灯笼,她准备陪着宋暖一起去一趟张家。

  白氏和温月初出来,“月如,这是?”

  **立刻就道:“婶子,我来找阿正媳妇,我家小子有点不太对劲。”

  “啊?孩子不舒服?”白氏关切的问:“什么样的状况?你娘是怎么说的?她看过了吗?”

  王氏是生养过孩子的人,按说应该知道一些。

  **摇摇头,看了,可是她也不知是怎么一回事?

  这时,宋暖扛着医药箱出来,“阿健哥,走吧。”

  温月如扛过她的医药箱,“二嫂,我陪你一起去。”

  温月初立刻附合,“我也去!”

  “我来关门,你们陪着阿正媳妇一起去,这样我也可以放心一些。”白氏跟着他们一起出去,一脸赞同。

  宋暖不反应。

  四人匆匆赶去张家。

  几人进了大门,**就喊了起来:“祖父,爹,娘,我把阿正媳妇找过来了。”

  嘎吱……

  王氏拉开房门,一脸焦急,“阿正媳妇,你快来看看孩子。”

  宋暖点头,匆忙进了屋。

  **和温月初姐妹跟到了床前。

  王氏关上房门,不让外面生风吹进来。

  “阿正媳妇……”王氏返回床前,只唤了一声,眼泪就簌簌而下,咽哽着道:“孩子全身发黄,奶水都不喝,那样子看起来好像很不好啊……”

  宋暖从莫梅子身旁抱过孩子,打开包巾,仔细的检查孩子的情况。孩子周身发黄,尿布上湿润的地方,也是黄黄的。

  莫梅子带着哭腔急问:“阿正媳妇,孩子是怎么了?”

  “梅子嫂,你别急!”宋暖重新把孩子包了起来,抱回莫梅子身旁,并掖好被子。

  她转身看向**他们,“孩子这是得了黄疸,挺严重的。”

  “什么?”王氏一听就六神无主了,紧紧的抓住宋暖的手。

  “阿正媳妇,你得救救孩子。这孩子在娘胎就是你救他出来的,现在你也救救他吧。”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莫梅子轻声抽泣着。

  **不停的搓着双手,“阿正媳妇,求你想想办法。”

  “你们先别急啊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宋暖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们,不过,心里倒是羡慕他们一家人。

  这样的才是真正的家人。

  “你说,你说。”**一脸希望的看着宋暖。

  “这黄疸虽然严重,但发现得早,所以,不会有问题的。现在我先去采点草药回来,你们备一些蜂蜜,等我回来有用。”宋暖交待完了,就往外走。

  温月初姐妹连忙跟上,“二嫂,我们跟你一块去。外面天黑,我提着灯笼可以给照明。”

  “好!”宋暖点头。

  出了张家院门,宋暖就往稻田方面走去。

  “二嫂,我们要上哪里去采药?”温月如打着灯笼,奇怪的跟着宋暖来到稻田边。

  她本以为采药都要上山,没想到宋时是一路直奔稻田。

  宋暖从她手上拿过火把,凑近地面,细细的检查。

  她在找一种生长在田梗菜地边上的野草,那种野种就叫白花蛇舌草。虽然平常都被人当成百无一用的野草,但宋暖却知道,那其实是很实用的一味草药。

  “我们要找的草药就长在田地边上。”

  “啊?田地边上还有草药?”温月如很惊讶。

  “月如,把灯笼往下一点,照着田梗边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

  宋暖猫着腰,眼睛从田梗上扫过,辨认着上面的植物,“停一下。”宋暖蹲下身子开始拔白花蛇舌草。

  “月如,月初,你们瞧这草开的花是白色的,这叶子像是蛇舌头一样,它的名字就叫白花蛇舌草。它长得很平常,也随处可见,但它的用处很大。”

  “这野草能治张家小侄儿?”

  温月如还是不敢相信。

  这草她并不陌生,只是从不知道它竟是一味草药。

  “能!咱们先拔一些回去,够今晚用就行了。明天要用,明天再来拔。”宋暖拔了一些就起身,“走吧!咱们先回去。”

  “这……这样就可以了?”温月如还是不太敢相信。

  “嗯,有它和蜂蜜就够了。”

  温月如一脸崇拜的看着宋暖,两眼放光,“二嫂,你真是太厉害了。”

  “月如,你现在才知道?大惊小怪的。”一旁,温月初笑道:“二嫂,可是头一个参加医考的医魁。重点,二嫂还是女的。”

  “你肯定不知道,现在十里八乡的人都怎么传二嫂的?咱们二嫂啊,现在可是女神医了。”

  “哪有?神医二字,可不敢当。我的医术还差很多呢。”

  宋暖颇是无奈。

  现在外面把她传得神乎其神的。

  其实,她觉得自己很一般。

  三人边说边走,急急赶回张家。

  “阿正媳妇,你们可算是回来了。”王氏见她们回来,终是松了一口气,“东西都找齐了吗?”

  “婶子,有这个就够了。走吧,咱们进去。”宋暖举起手中的白花蛇舌草,在王氏错愕的眼神下,进了厨房。

  她把白花蛇舌草洗干净,吸干生水,再把它舂烂,用纱布把汁水滤到碗里。

  “蜂蜜呢?”

  “在这里。”王氏把提前备好的蜂蜜拿给她。

  宋暖舀了点蜂蜜拌进碧绿色的药汁里,端着就往莫梅子房里走去。

  身后,王氏又惊又奇。

  这么简单就能治好黄疸?

  嘎吱……

  房门一打开,莫梅子和**立刻看了过来,“阿正媳妇,找到药了?”

  “嗯,可以了。”

  宋暖端着碗过去,先是递给**,再抱着孩子坐在床沿上。

  只见她一手捏开孩子的嘴,一手舀过药汁喂进去,再合紧孩子的嘴,不让药汁流出来。

  量不多,几舀子就喂完了。

  宋暖把孩子侧着放在莫梅子身边,叮嘱,“梅子嫂,先让孩子侧着身,一刻钟后,再让他平躺着。明天一早,我再过来给他瞧瞧。”

  莫梅子点头,终是松了一口气,“阿正媳妇,谢谢你!”

  “不用!这黄疸可说严重,也可说是小事儿。孩子刚出生这段时间,很容易会出现这种情况。你们放宽心,不会有事的。倒是嫂子要好好的养身子,明天一早我拿药过来给你换。”

  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

  王氏和**在一旁,不停道谢。

  宋暖笑着摆手。

  出了房门,张老爷子和张自强不知何时已站在院子里,“阿正媳妇。”

  “叔公,把您急醒了吧?”宋暖微笑着过去,“没事!服过药了。只是小儿黄疸,很多孩子都会这样的。”

  “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。”

  二人如释重负。

  **又把她们姑嫂三人送回【正阳居】。这么忙了一会,宋暖已经没有睡意了。

  她坐在窗前,望着空中的皎皎明月,思念更浓。

  唉……

  宋暖轻叹一声,嘀咕:“爱上一个人,还真不是一件只轻松幸福的事。人不在身边,总是会想起他。”

  她甩甩脑袋,“不想!不想了!”

  关上窗,返回桌前坐下,拿起没看完的书,继续翻看。

  ……

  马夫过来收豆腐,顺便接宋暖过去。今天要推出新菜,宋暖作为大厨,她要去厨房监督一天。

  这道新菜钵钵鸡。

  大厨找过唐乔,说是把握性不大,怕自己做不出宋暖理想中的味道。唐乔便让她过来一趟。

  宋暖在酒楼忙了半天,确认大厨可以胜任了,她才从酒楼出来。

  家里有些东西要快没有了。

  她得去一趟粮铺。

  舒松的粮铺,转到了她的名下。年前,他着急返乡,便以成本价转给她,这正是他当时找她辞别的另一个原因。

  本是要去唐乔那里上工的张康和**,最后在她的粮铺上工了。

  舒松说的没有错。

  她长期要做豆腐,还需要大量的豆类。那还不如有自己的进货渠道,这样价格也可低二成。

  宋暖听后,想想也是,便接过了粮铺。

  “温夫人,我们少夫人找你有事,想请到茶馆喝杯茶。”翠珠拦下宋暖的去路,指了指一旁茶馆二楼的宋巧。

  宋巧?

  年初闹出那样的事,她还敢找过来?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