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48章 扎了木青几针(二更)

第248章 扎了木青几针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12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02

  

  宋暖走过去,睨了一眼地上的人影,嘴角溢出一抹冷笑,隐在袖中的手捻紧了银针。

  木青听着他的脚步声,双眼紧盯着地上越来越近的身影。

  他突然蹭的一下跳了出来。

  “宋暖,我找你。啊……”

  宋暖随即给了他几针。

  在人体最痛的几个穴位上,痛得他嗷嗷直叫。目前好不容易止住叫声,然后瞪着她问:“宋暖,你干嘛要对我下毒手?”

  宋暖一脸惊讶的看着他,“对不起,木公子,突然间,你从里面窜出来,我还以为是什么坏人呢?真是对不住啊,我也没有对你下毒手,只是给了几针而已。你等一下,我立刻帮你把人取出来。”

  “不用!不用你帮我。”

  木青低头把手上竖着的银针给取了下来,直接丢在地上。满面怒容的瞪着宋暖。

  “我看你就是故意的吧,我明明就叫了你。”

  宋暖一脸无辜的看着他,“你这样冲出来叫我一句,我怎么能反应的过来,怎么知道你是谁呢?木公子,咱们能不能换位思考一下,如果你是我,你会怎样?”

  木青气结,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  宋暖说的没错。

  而他,也的确是存心停在这里堵她的。

  宋暖则早已看穿他,故意有一种越说越生气的模样。

  “你可不要忘了,你是男的,我是女的。如果你真找我有什么事的话,你不能光明正大的站在走廊下等我吗?你干嘛要躲在柱子后面,突然窜出来呢?”

  宋暖越说越大声,很快后面酒席的人就朝这边走来。

  谷不凡冲了过来,着急的上下打量着宋暖,问:“暖丫头,没什么事吧?”

  宋暖摇摇头,有些歉意的看向木青,道:“师傅,我没事,我只是受了一点惊吓。真正有事的是木公子,不过,木公子也没什么大事,只是被我扎了几针。”

  众人愕然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这二人为什么就在这闹起来了?

  谷不凡冷哼一声,扭头看了木西元一眼。

  木西元的额头溢出冷汗,看向木青斥问:“木青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木青痛得直吸冷气,低头看着地上的银针,责备的看向宋暖,道:“我只是有事想问一下宋暖,打声招呼而已,她便拿针来扎我。”

  宋暖往谷不凡身上靠了一下,给人一种很害怕的感觉。

  谷不凡立刻就道:“暖丫头,不用怕!有什么事跟师傅说,师傅可以给你做主。”

  “算了。”

  宋暖弯腰拾起地上的银针,再起来时,她已经是明眸含泪一副犹见我怜的样子。

  “师傅,其实也没什么事,只是一个误会罢了,就是木公子躲在柱子后面,说是找我有事。我从那边过来,他突然窜了出来,我以为是坏人,所以就随手扎了两针。”

  宋暖偏过头,抹了抹眼角,又道:“师傅,你告诉过我,一旦遇到危险,首先要保护好自己。我一个女的,突然被窜出来的黑影吓了一跳,所以就忍不住的扎针过去。”

  谷不凡点了点头,道:“对,就是这样。为师教你的就是这样子。你只有保护好自己,你才能医救更多的人。”

  木西元瞪了木青一眼,“喝醉酒了,便不要四处乱走。要出来,也要让侍从跟着。”

  木青委屈,“爹,我就只是想问她一件事。”

  “什么事?”宋暖看了众人一眼,道:“趁着大伙都在这里,你有什么事,直接问便是。”

  木青见这么多人,问不出来了。

  “没事了,我忘记了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低声道:“我知木公子今天心情不太好,认为输给我一个女的,很没面子。你若想问我为什么能考得这么好,那么答案则很简单。”

  “什么?”木青问。

  宋暖看向谷不凡,“因为我的师父是黑龙山的谷神医。他所教会我的,不仅仅只有医术,更有做人的基本。我没有害人之心,但我有防人之心,也有应变的能力,所以,今天第二轮中,我少了一味药,我能自己找齐,第三轮时,我分到的是一只病鸡,但我不仅能成功扎到第九针,还帮鸡治好了隐疾。”

  “我师父告诉我,医术无止境,人外有人。行医者,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记住自己的本分和职责。我们会在生活中,突然遇见病人,那时不一定会会什么药材都有,那我们是不是就不治了?”

  宋暖自问,又自答:“当然不是,这个时候,我们就要有应变能力。没有的,我们要想办法。救不了,就想办法延续。而且,我师父天天敲打我,时时叮嘱我,平时不能……”

  木青问:“不能怎样?”

  其他人也齐齐看向宋暖,等待着她的答案。

  宋暖顿了顿道:“不能骄傲!不能自满!”说完,她看向谷不凡甜甜的笑了,“师父,我说的对吗?”

  谷不凡笑着点头,“对对对!我徒儿把我说过的话,全都记住了,真好!很好!”

  宋暖嫣然一笑,笑容成了灯火下的一道炫丽的风景。

  众人都被她的笑容感染。

  舒同峰看向众人,“开席前,我的手下也有了调查结果。第二轮和第三轮的准备不足和缺失,其实是人为。”

  “我的一位手下,他收了人的好处,特意少备了黑蚂蚁,换了一只病鸡。幸好,宋暖洞观细微,没有发生意外。不然,我还真是对不住宋暖,对不住谷神医,对不起这次的考生。”

  众人闻言,惊讶的看着舒同峰,“舒大人,这人有没有招出是谁指使他的?”

  舒同峰摇摇头,“没有!”

  说着,他叹了一口气,“此人只招认了,并没有招出幕后的人,而且他已经自杀了。”

  随着那官差的畏罪自杀,此案成了无头案。

  众人听着,心情都有些沉重起来。

  水云奎他们相视一眼,道:“以后,我们得亲自监视考场,检查过工具,药材和所有物品才行。”

  其他三人点头附合。

  他们瞥了宋暖一眼,目光复杂。

  这第二轮,第三轮都是针对宋暖的。这会不会进她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,所以人家才想方设法来害她?

  查不到真相,谷不凡心情郁结。

  宋暖与木青又不太愉快,酒席便早早结束。

  师徒二人连夜赶回高山村。

  宋暖一举得到了医魁的名号,在他们回来之前,便在村里传来了。不仅如此,十里八乡都在讨论这位谷神医的女徒弟。

  朱子聪的事,宋暖也没反悔,找了个合适的时间。朱大富夫妇当着全村人的面,做了各种保证,念了协议内容。

  在全村人的见证下,他们签了协议。

  当天晚上,朱大富一家人连夜离开,没有任何意兆,也没有任何留信。他们甚至都不等谷不凡将人救醒了。

  得罪宋暖的人,不是走,就是流放。

  一时,村民都默契的决定,不再傻着去害宋暖。

  那根本就是以卵击石的事。

  倒霉的只会是自己。

  张自强和宋暖陪着谷不凡,按着朱大富说的地方,果然在山洞里找到了一具骨骸。

  骨骸上还有衣服,地上还静静躺着一只玉钗。

  谷不凡拾起那支玉钗,跪在骨骸面前,失声痛哭。

  是的!没有错!

  这是梅不俗。

  玉钗,还有左手是四指,而这骨骸是呈黑色的。朱大富说的没有错,梅不俗就是以身试毒,无解,而在葬身在这荒郊野外里。

  朱大富也没有对死者出尔反尔。

  山洞口,他封了。不然,在这么一个地方,搞不好梅不俗的尸首都会被野兽给分食了。

  只是,也与朱大富说的有落差。

  朱大富并没有给梅不俗下葬,只是放在山洞了。

  “师妹……”

  谷不凡低头,哭得不能自己。

  张自强看向宋暖,两人交换了个眼神,一起出去了。他们回避,让谷不凡好好的与梅不俗道别、倾诉。

  山洞外,宋暖和张自强走到十米外才停下。

  宋暖折了树枝,用力的扫打着脚下的草,“怪不得朱大富连夜就跑了,原来他没有给我师叔下葬。他一定怕我师父找他算账,所以连朱子聪没醒都不管了。”

  张自强劝道:“阿正媳妇,别生气了。由你师父为你师叔下葬,这样的也好。”

  “不好!强叔,莫日的恋人,师妹,如今只剩下一堆白骨,这是一种诛心的痛。我师父虽然看起来不将世俗放在眼里,也很洒脱,对人冷冷清清的,但是,他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。”

  宋暖红着眼眶。

  不管是谁,心爱的人变成一堆白骨在你面前,这是谁都会痛彻心扉的。

  她如今也知爱的滋味,所以更能体会谷不凡的痛。

  张自强叹了一声,沉默了下来。

  二人候在外面,宋暖心情沉重,瞧见有野花在开放,便去挖了一些。来之前,谷不凡没有提移坟墓的事。

  不知道,他的打算是什么?

  宋暖想着,干脆挖一些野花,等一下栽在坟墓边上。她师叔应该会喜欢花吧?

  张自强等着也是等着,便也帮忙挖。

  两人不一会儿就挖了不少。

  “阿强,暖丫头,我们回家。”谷不凡从山洞里出来,他身上的包袍已经脱下来了,怀里抱着一大包的东西。

  二人相视一眼,不用多问,也知道谷不凡抱着的是什么?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老规矩,12点前放第三更,放你们想念的阿正,大家周末愉快啊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