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47章 第八针的隐情(一更)

第247章 第八针的隐情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7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8:01

  

  凉亭这边,四人总算是把宋暖的卷子给评出来了,最高分。第二轮,她在少了一味药材的情况下,自己想办法找齐,这算急中生智,又给了她最高分。

  目前评分,宋暖第一,木青第二,金爵棠第三。

  四人站了起来,看向考场那边,“走吧,到那边看看去。正好,今日有幸看看神医徒弟的针灸功底如何?”

  说着,他们还看了谷不凡一眼。

  还在呼呼大睡。

  丝毫不受影响。

  “舒大人,要不一起去?”四人邀请舒同峰。

  舒同峰搁下茶杯,微笑点头,“行!我陪几位过去看看,正好也开开眼界。”

  几人离开后,谷不凡的眼睛突然睁开,他坐了起来,外面的官差立刻进来,“神医,你醒啦?口渴吗?小的去给你沏茶。”

  谷不凡摇摇头,看着空荡荡的凉亭,“他们人呢?”

  “舒大人陪四大门派的当家人去考场那边了。”

  “哦,行了。不用管我,我自己坐一会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官差退出凉亭外。

  那边考场,一行人站到了木青和宋暖的桌边,看着他们二人扎针。

  “进行到哪里了?”

  木青一脸轻松,“我第五针了,大伙都扎完了,我想陪着温夫人一起进行到最后。”

  宋暖头都不抬,不看他。

  哼!你会这么好心?

  她扎针下去。

  木青紧盯着她手中的鸡。

  第五针,鸡安然无恙。

  见状,木青的眉头轻皱了一下,心中充满疑惑,不该是这样的,那针刺下去,这鸡不该是这样的?

  宋暖扭头朝他看去,明眸含笑的问:“木公子,请!我扎完了第五针,第六针,你先请。”

  木青看着她桌上的那只鸡。

  宋暖笑了笑,道:“它还好,你请吧。”

  木青收回视线,准切的扎完第六针,“温夫人,请!”

  第六针了,我看你怎么扎?还能走到哪一针?

  舒同峰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的转,这一颦一笑之间,满满都是火药味啊。

  宋暖抿唇浅笑,手指轻抚着鸡背,她手下的鸡乖乖巧巧的,她顺势扎下第六针。

  第六针,鸡精神奕奕。

  众人点头,一脸赞赏。

  宋暖与木青一来一回,如果品不出他们之间的火药味,其实这画面,还是挺美好的。

  木青扎完第七针。

  宋暖也不墨迹,动作熟悉的完成。

  第七针,鸡眯起了眼睛。

  木青这会儿已不想看宋暖,每一针后,他都他细的打量着宋暖桌前的鸡。这已经是第七针,宋暖看起来没有一点压力。

  木青知道自己只能到第八针,心里开始有些着急了。

  “木公子,请!”

  木青咬牙点头,稳稳的扎下第八针。

  从一至八针,他的功底都是扎实的,一点问题都没有。倒是第九针,他从未突破过,木西元也帮不了他,他总是偏离了一点点。

  可针灸就是这样,偏一点点都不行。

  偏差一毫,便可要了命。

  “温夫人,请!”

  “好!”宋暖低头细细的观察着鸡,她的鸡已眯起眼,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。

  水云奎他们相视一眼,眼中已有了共识。

  他们认为宋暖的鸡活不过第八针。

  现在已经精神萎靡了。

  宋暖检查一番外,扎下第八针。果然,她手中的鸡连扑腾都没有,直接倒在桌上。

  木青咧嘴笑了。

  他朝宋暖拱拱手,“温夫人,承让了。”

  其他学子们听着木青的话,有人幸灾乐祸,有人惋惜,想不到谷神医的徒弟也不过如此。

  第八针没成功,这实在是太可惜了。

  宋暖打开包袱,从里面取出一套手术刀,她抬眸看了木青一眼,弯唇笑了,“木公子,我这还没结束呢。”

  “没结束?”木青指着她面前的鸡,“可鸡都死了。”

  “它只是暂时晕迷了过去,可不是死了。”宋暖打开布袋,桌上展现了一排排的手术刀。

  “暖丫头,这是在做什么呢?”

  不知何时,谷不凡已经站在人群外。

  宋暖取出一块布垫在鸡的身下,“师父,一开始我就发现这只鸡体内有隐疾,所以,我就在想到哪一针后,该帮它一把呢?我记得师父的教导,第八针会让鸡有一种晕迷的感觉,如果往左偏一点点,则可让鸡失去知觉。”

  众人让开一条道。

  谷不凡走到宋暖身旁。

  “没错!的确是这样,但如果对穴位和针的手法把握不大的话,这样做是很危险的。”

  宋暖淡淡一笑,“没事!我有分寸。”

  谷不凡点点头。

  四大门派的当家人看着桌上那一排排的手术刀,一个个都惊艳不已。这样的刀,他们没见过。

  宋暖对这些刀很是熟悉,拿起,放下。

  不一会儿,她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把鸡右侧倒数一、二肋骨之间与髋关节水平线相交处划开一道口子,并用工具把伤口撑开,让人可以看清里面的情况。

  她取了镊子和线把里面的鸡S丸取了出来。

  众人瞧着,一个个都目瞪口呆。

  这鸡的S丸是变了颜色且不完整的。

  宋暖不急关解释,给鸡做了缝合,又上了药。

  一切做完之后,她才看向众人,解释,“我领到这只公鸡后,发现它是做过阉割手术的。扎到第三针后,它的反应很是暴躁,我就检查了它的身体。发现它以前的阉割手术没做好,里面有没取出来的东西,而且里面的伤口已经恶化了。”

  “它的这种情况,一般是熬不到第八针的。所以我才想了办法,在第八针里,顺便帮它把伤口再处理一下。”

  众人闻言,面色变得古怪起来。

  她一个女的,S丸S丸的,说出来让他们男的都尴尬。再看看宋暖,她神情自然,嘴角还蓄着笑。

  好像谁会尴尬,谁就不是正人君子。

  舒同峰感慨,朝宋暖竖起了大拇指,“宋暖,你真是洞察秋毫。不过,听你这么一说,本官很是自责啊。这竟是一只不够健康的鸡,如果你没有察觉它的异样,那可就误了你的考核啊。”

  闻言,谷不凡哼哼几声。

  “舒大人,你别以为这么说了,我们就算了。这事啊,考核完后,你还得给众多学子们一个交待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,一脸惭愧,“是是是!这是一定要的。”

  一旁,木青已经傻眼了。

  这么说来,宋暖的第八针没有问题,过关了?

  那她还要挑战第九针?

  木西元也暗暗紧张。

  其他人则是激动不已,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么有资质的好苗子了。一个个都不想挪开脚步,只想继续看宋暖扎第九针。

  桌上的鸡动了一下,一改刚才精神萎靡的样子。

  它咕咕几声。

  宋暖低声笑了。

  她捻起银针,对着它,道:“还有一针啊,你可别乱动。若有偏差,我就白救你一命了。”

  第九针下去,鸡叫了一声,声音响亮。

  谷不凡看着宋暖的手法,一脸与有荣焉的点头,“嗯,不错!”他扭头看向木青,问:“木公子,你还继续挑战第九针吗?”

  “……”木青说不出话来。

  木西元轻扯了下木青,“青儿,可以了,虽败犹……”

  “好!我挑战第九针。”木青抽出一支银针,找到第九针的穴位,却是久久没有下针。

  她深吸了一口气,努力的平稳自己内心的那点怯意。

  木西元见他意气用事,心里有些不悦,也很担心。

  “木青,可以了。”

  话落,却见木青反而扎下了第九针。

  众人紧盯着那只鸡。

  鸡,还好好的。

  木青心中大喜,看向木西元,“爹,我行了,我终于能过第九……”针字还没说出口,就见鸡倒了下去,全身僵直。

  水云奎上前检查,看向木西元摇了摇头。

  木西元朝谷不凡拱拱手,“谷神医,佩服佩服!宋暖的医术就如此了得,想来神医更是高不可测。”

  谷不凡摇摇头,难得的谦虚:“医术是一门没有止境的学问,不管在什么时候,都永远还有不足。”

  众人点头附合。

  舒同峰看向四大门派的当家人,“此次春季医考已经结束了,现在我们是不是看一下第三轮结果,一刻钟后宣布结果。”

  四人点头,“可以的。”

  他们回凉亭去商量了一番,因为木青最后一轮在自己没有把握的情况下扎了第九针,他从第二名排到了第三名。

  毫无疑问,第一名宋暖,第二名金爵棠,第三名木青。

  虽然木青的第三轮表现得不太好,但是因为他到了第八针,在场的人对南派还是很肯定的。

  宋暖得了个医魁,这个名称是今年才有的。

  不仅有行医木牌,行医木牌的后面还有医魁二字。

  一时,荣光无限。

  晚上,舒同峰设宴,宴请考得行医木牌的十人,云水奎四人,还有谷不凡。

  盛情难却,宋暖又是医魁,不方便不出席。

  谷不凡本是不想参加的,可怕宋暖会被人迫着喝酒,便也去了。席间,所有敬宋暖的酒都被谷不凡代了,或是拦下了。

  酒过几巡之后,大伙都知道她不能喝酒,也就不敬了。

  宋暖也正好落了个清静。

  木青失志,不停的喝闷洒。肚里酒水多,中途便去小解。回酒席的途中,他远远的看到宋暖走来,便停下来,身子斜倚着走廊的柱子。

  柱子正好挡住了他的身影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