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46章 突然发难(三更)

第246章 突然发难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6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59

  

  谷不凡不理会他们的怒气,凉凉的道:“解药的药材都能少一味,我实在是有太多的不放心。我这么做,没有针对你们的意思。我只是尽一个师父的责任,护好自己的徒弟。”

  说着,他看了他们一眼,转身就离开。

  “我不是信不过你们,还是怀疑暗中有人给我徒弟使绊子,所以,我防个万一罢了。你们若是正大光明,光明磊落的话,你们又为何要在意我的此举?”

  四人凝噎。

  石景州翻出宋暖的卷子,交到了舒同峰手中。

  “舒大人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,收妥卷子,匆匆追上谷不凡。

  水云奎冷哼一声,气呼呼的坐了下来,“太欺负人了,这个谷不凡,不就仗着自己去有个神医的名号吗?有什么了不起的,他这是根本就不把咱们四大门派看在眼里,你们就一点都不生气吗?”

  其他三人面面相觑,连忙安抚他。

  “其实谷神医说的也没错,我们光明磊落的什么都不用怕,他拿不拿卷子,这又有什么关系?反正,我们也没有那个心思。”

  水云奎看着他们,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。

  他长叹一声。

  “你们就没有想过,如果这次是他的徒弟取得了医魁,那我们四大门派的脸面往哪搁?”

  “你们不要忘记了,在这一批考生中,我们四大门派都有人。而且都是我们得意的门生,为的还不就是在这里能够播下我们四大门派的名声?”

  云水奎越说越激动。

  “我们这些年到每一个地方去做评委,每次都有我们的人,还不就是为了壮大我们四大门派的名声?难道你们就愿意这次的风头都给了黑龙山?”

  三人颇是无奈,笑了笑道:“这有什么办法呢?人家谷神医的名号摆在那里,那是在我们四大门派之上。今天他的徒弟得了医魁,我们四大门派,也不是没有了脸面。”

  木西元心中略有不甘,“你们倒是无所谓,只是门生,我和老金都派上了自己的儿子。如果不能得到医魁,倒也是有些不甘,不过,那可是谷不凡的徒弟呀,我们能怎么说?就是输了,也说得过去。”

  金梓良点了点头,“对!就是输了,也说得过去。重在参与,而且经过这一次,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,或许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好事。”

  石景州也附合:“没错!我们四大门派的人,近些年来都有些傲气了。嗯,也该是时候让他们受点挫,让他们知道,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。”

  三人劝着云水奎,可反而像是劝服了他们自己一样,这会儿,刚刚急躁的心,也慢慢的平静下来。

  医魁就一个,他们四家谁得到了,另外三家心里都不舒服。

  若是让谷不凡的徒弟得到了,那他们四家反而伤不了和气。

  这些年来,他们四家明争暗斗,谁都想成为医门中的第一,这已经是心照不宣的。

  今年秦县首次推出医魁这个名号。

  他们是想得到,可如果四家都得不到,反而是件好事。

  起码表面的和平,还能再持续一年。

  水云奎扑哧一声笑了,“算了,倒像是我多事一样,反正这次我儿子没来参加,要着急,那也是老木和老金的事。”

  金梓良和木西元相视一眼,两人摇头,“就算输了,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。只是这次明显是有人在暗中使绊子,这人到底是谁呢?”

  几人摇摇头,一脸疑惑。

  这次他们是真的没有参与,也不知道。他们是来选拔人才的,犯不着费心机云使绊子害谁?

  真是奇怪,这会是谁呢?

  那边,谷不凡和舒同峰匆匆赶了过去。

  “大人。”

  “神医,你来查。”

  谷不凡也不客气,一步一步的从药材柜前走过,一目而过,记下了所有的药材名。

  他朝舒同峰点了点头。

  二人一起走到宋暖身后,“只见花圃里已经跑出来许多黑蚂蚁,宋暖正在抓那里黑蚂蚁。”

  谷不凡也不打扰她,看了舒同峰一眼。

  然后,指了指凉亭那边。

  舒同峰会意,二人一起走到屏风后。

  谷不凡面色凝重,一脸冷肃的道:“舒大人,的确是少了黑蚂蚁,而宋暖研的药粉,正是为了引出花圃里的黑蚂蚁。”

  舒同峰的面色变得难看起来。

  官差扑嗵一下跪下,冷汗涔涔,“大人,属下办事不牢,请大人责罚。”

  新官上任三把火。

  他们这些曾在周文彬手下松散习惯的人,这些日子已经深知舒同峰与周文彬的不同。

  他们早就被舒同峰威慑住了。

  不敢听一做二。

  “立刻让人去查,如果查不出来,你这个捕头就不用做了。我把这次考场的安危都交到你手上,你就是这么办事的?”

  “属下知错!属下立刻让人支查。”

  舒同峰点头。

  “宋暖自己找齐药材,这事你们就不用管了,让她自己发挥。另外,你们的眼睛睁大一点,不要让人在后面的几关,又惹出事端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“去办事吧!现在正在考试,你们不要惊扰到考生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舒同峰一脸惭愧的看着谷不凡,伸手做了个请势,“谷神医,请!我们先回那边,这事得告诉四位评审。此次的考生中有不少四大门派的人,这事是我的缺失,他们有权知道。”

  谷不凡点了点头。

  二人回到凉亭,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,四人除了震惊,更多是对宋暖的刮目相看。

  想到他们还笑宋暖是女子,只知赏花,忘了正事。

  一时,金梓良和水云奎都一脸尴尬。

  “谷神医,刚才多有得罪,我们向你道歉,也向宋暖道歉。”

  谷不凡大方的摆摆手,“算了!我大人不计小人过。”

  二人嘴角的笑僵住了。

  谷不凡看着他们的表情,连忙又道:“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!我也说错话了,要不这样,我们之间就算是扯平了。”

  二人闻言,只要点头。

  这哪算是扯平了?

  他们刚才都道歉了,而谷不凡没有道歉啊。

  可人家是神医,他们没辄。

  宋暖很快就抓够要用的黑蚂蚁,将它们弄净,烘干,再放在药汁中,与其他药材一起煎熬。

  考场上,热气袅袅,药味萦绕,浓重到有些呛鼻。

  官差有些顶不住。

  考生们倒是一脸如常,他们平时就跟药材打着交道,倒是没有什么不适应的。闻着药味,反而能让他们更心安一些。

  第二轮考核,以身试毒。

  按时结束。

  考生暂时休息一刻钟,有许多大夫扛着医药箱在一旁候着,就怕有谁会出现不适,他们也好及时救治。

  木青走到宋暖面前,低头看着她,关切的问:“宋家妹子,你没事吧?刚才听说你的解药中少了一味药,我还担心极了。幸好妹子聪明,想到了在花圃里找黑蚂蚁的办法。”

  “木公子,我们很熟吗?”

  宋暖抬头看着他,有些不悦了,“这些天,你一口一个宋家妹子,我真的很不习惯。我现在是温家妇,你应该叫我一声温嫂子,或是温夫人。”

  木青没想到她突然发难,怔怔的看着她。

  “宋家妹子,我……”

  “叫我温夫人。”

  “是是是!温夫人,我只是关心一下,并没有旁的意思。”木青搓着手,不好意思的解释,“我想着我们都与杨安的关系不错,所以也能称兄道妹。我自大了,对不住!”

  宋暖闭上双眼,背靠着走廊的柱子。

  一脸疲惫。

  “我有些累了,说话的语气有点冲。”

  木青悻悻,“没事,没事!”

  他心里呕得很,可面上又要表现得很大方。

  他堂堂一个东派医门的大公子,未来的当家,而她呢?只是一介村妇,如果不是因为有着谷不凡,他连看都不会多看宋暖一眼。

  德行!

  了不起啊!

  宋暖闭目养神,全身都释放着生人未近的气息。木青吃鳖,黑头黑脸的在一旁坐下来。

  宋暖对面的金爵棠目中含笑,一脸趣味的打量着宋暖。

  有趣的人儿。

  这个女子能让木青气成这样,而又发作不了,还真是头一遭啊。

  哈哈哈!

  太有趣了!

  凉亭那边,趁着考生休息,他们要把第一轮的卷子全部改出来,评分。四人最后都围着宋暖的卷子,激烈的讨论起来。

  谷不凡在一旁坐着,打盹起来。

  脑袋一点一点的。

  舒同峰瞧着,低声让人去抬了一张贵妃椅过来,然后低声问道:“谷神医,我让人抬了椅子过来,要不你到上面躺一会?”

  谷不凡睡眼惺忪的看着他。

  好一会儿,他才恢复清明。

  他起身走过去,直接躺上,闭上眼睛,很快就发现平稳的呼吸声。四大门派的当家人还在争执,声音越来越大,可像是根本就吵不到谷不凡一样。

  他睡他的。

  他们吵他们的。

  舒同峰喝自己的茶。

  官差站在凉亭前,眼观鼻来鼻观心,老神在在。

  这一幕,竟有一种异样原和协。

  彼此都有各自的世界,谁也打扰不了谁。

  水云奎拍桌,“这个方子,咱们四人谁能想得到?一直以来,大多以温式调理,谁敢这么下药?你们说,这方子真能用?”

  木西元摇摇头,扭头看了一眼睡着了的谷不凡,又点了点头,“我也不知道,或许能用吧。你们想啊,她是谷神医的徒儿,这个方子或许是谷神医的秘方呢?”

  这边还在吵,那边又要开始第三轮考核了。

  第三轮,针灸。

  针灸可以说是中医的基础,简单的针灸,入门者都会学,但是真要论到施针救人于命,这个就不是谁都行了。

  这次的针灸考试,就是用鸡来考核。

  九针考核。

  这个宋暖已经练了很久了。

  前几天才在谷不凡的教导下,突破了第九针。

  今天的考试,过了第四针就算是合格了。

  二十三人各领了一只鸡,针是用自己的针。宋暖取出银针包时,木青还扭头看了她一眼,目光直直的落在银针包上。

  宋暖没看他,但余光却关注着他。

  昨天她和谷不凡出去赴约吃饭,她提了一个包袱离开。那里面的确是她的工具,其中就有银针包。

  不过,她为了试探与她同住一个客栈的人,她还备了一套工具在客栈里。

  她今天参加医考,用的就是自己提走的那一套。

  客栈的那一套,她收着,晚一点用得上。

  宋暖这些日子一直在练针,动作很是熟练,一针,两针,三针,第四针时,她却停了下来。

  一脸困惑,像是不知该如何下针一样?

  木青轻轻松松的过了扎下了第五针,他也停了下来,扭头看着宋暖。第四针就算合格,他扎了五针,手中的鸡还精神奕奕的。

  他在等宋暖。

  他想看看宋暖能到第几针,然后,他好追击。

  他今天的目标是第八针。

  第九针,他一直突破不了。不过,他相信,今天在场的这些人中,没有人能突破第九针。

  据他所知,金爵棠最多才到第七针。

  这一轮,他稳胜,无疑。

  咕咕咕……

  现在有人手中的鸡不知怎么的就扑翅乱叫,有的直接扑腾着跑了,有的僵直倒在桌上。

  木青四下扫看一圈,这一轮,已经有七个人停下来了。

  剩下的人,除了四大门派的,就只剩下宋暖了。

  金爵棠成功的扎下第七针,然后就停了下来。他一向沉稳,知道自己的程度,不会逞强。

  渐渐的,四周的人都停了下来。

  只剩下宋暖和木青没有喊停了。

  木府下人过去回禀木西元,“家主,大公子停下来了,但没有喊停。”

  木西元问:“第几针了?”

  “第四针。”

  “第四针?”木西元不解。他是知道木青的程度的,按说八针是稳的,现在怎么第四针就停下了呢?

  “是的。”

  木西元又问:“还有谁没喊停?”

  “宋姑娘。”

  闻言,木西元有些明白了。木青这是在与宋暖较劲呢。

  “第几针了?”

  “第三针。”

  木西元点点头,这下不担心了。

  木青的性子,他清楚,不管宋暖到第几针,他肯定都会压制着的。金爵棠扎了七针,木青绝对会扎八针。

  宋暖像是突然回过神来了一样,捻起银针,稳稳的扎针。

  第四针,鸡没事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