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43章 沈的下场,参加医考(三更)

第243章 沈的下场,参加医考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6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55

  

  白氏扑上去,泪眼婆娑的看着温月初,哭泣着道:“月初,你可把娘给吓死了。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话,你要娘怎么活呀?”

  温月初虚弱的笑了笑,指着喉咙,摆了摆手。

  宋暖连忙向众人解释:“月初的喉咙受伤了,短时间内说不得话。她现在人没事了,只要把喉咙养好就可以了。”

  大伙听着,这才重重地松了一口气。

  温月如转身跑了出去。

  她决定要去气死那个沈宁枫。

  宋暖惊讶,“月如,她这是要干嘛去?”

  陆氏又把菜地里看到的那一幕重新说了一遍,温月初看着她,一直面带笑容。

  陆氏也看着她,满面歉意的道:“月初,以前是我对你有偏见,我误解了你。对不起!”

  温月初连忙摆手,一脸着急的样子。

  宋暖拍拍她的手背,“别急!你现在不能说话。”她又看向陆氏,“婶子,月初说你不用说对不起,其实让你误解,那也有她的问题所在。不过,现在大家都明白了,也就好了。”

  陆氏点头。

  宋暖起身,白氏和温老太立刻坐了下去。

  “强叔,我们外面说话。”

  张自强点头,二人往外走,张大吉他们也跟着一起出去。

  院子里。

  宋暖站在水池边,看向张自强,道:“强叔,可能要麻烦你和天音、陆生一起先把沈宁枫送到衙门去收押起来。”

  “行,没问题。”

  “过几天,待月初能开口说话了,我正好要去参加医考。我陪她一起过去。等一下,我休书一封,你帮忙给舒大人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张自强点头。

  他现在都有点唯宋暖马首是瞻的感觉,宋暖的话,他从不置疑。

  宋暖回屋很快就写了一封信,交给张自强后,他便器张罗着,与张陆生、宋天音一起押着沈宁枫前往县里。

  温月初吉人自有天相,除了喉咙暂时不能说话,其他都好。

  不过这也多亏了宋暖和谷不凡的及时救治。

  白氏和温月如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她。宋暖则全心全意,一心放在医术上,准备着过几天医考的事。

  三天后,温月初痊愈,他们便一起前往县里。

  沈宁枫看到温月初还好好的,很是气愤,想要反口。只是前面已经有太多的人证,他这时再反口说不是有意杀人的,已经迟了。

  舒大人当场便判了他的罪责。

  流放西部矿场,十年。

  沈宁枫这种文弱书生的身子,到那边去流放,估计到不了西部,人就没了。

  他吵着要见温月初,最后一面。

  温月初直接拒绝,退堂后就跟着张自强他们一起回村里。

  宋暖和谷不凡还留在县里。

  宋暖既不住杨府,也无住唐府,他们直接找了一家客栈住下。

  木青听说之后,他也从杨府搬到了那家客栈。

  杨老爷子本想趁这个机会,拉拢一下前来医考的人,想着以后,他们也要开医馆。

  毕竟只经营药材,也不是长久之计。如果医和药放在一起,这样才是长久的。

  木青经常过来找宋暖,两人一起讨论医理。

  不过都没有讨论到重点。

  木青主要把目标放在谷不凡身上,想着刷点好感,让谷不凡也收他为徒。

  不过谷不凡在他面前很是高傲,并不像对宋暖那般和气。

  木青心里有些郁闷。

  医考前一天,唐乔让人捎信给她,晚上请她和谷不凡去她的酒楼赴约。她要给宋暖鼓励打气。

  笃笃笃……

  谷不凡在外面敲门,“暖丫头,你准备好了吗?”

  宋暖开门出来,“师父,我正准备去叫你呢。”她已经换了一套浅蓝色的衣裙,窄衣袖翻边绣了缠枝柳叶,其他地方全是素色。

  没有绣任何花样。

  一身清新气质。

  谷不凡满意的点了点头,“你二伯娘的手艺不错,这件衣服做得很好。你明天要参加医考,这样的窄衣袖,更方便一些。”

  宋暖笑了笑,把门关好,手里还提着一个包袱。

  “师父说的是。我二伯娘的女红的确很不错。不然,镇上布庄也不会一直找她绣花样。”

  “谷前辈,宋家妹子,你们这是要去哪里?到外面转转吗?我来这县里的时间久一些,不如我陪你们一起转转?”

  木青从斜对面的房门出来,一脸笑意的走过来。

  谷不凡摆摆手,一副疏远又不失礼的道:“我们师徒二人要去赴约,不是出去转,多谢你的好意了。”

  闻言,木青尴尬的笑了下,道:“原来如此,那两位慢走。”

  “嗯。”二人朝他点头致志,转身一起离开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木青突然喊住宋暖,“宋家妹子,明天就是考试了,你要早些回来休息,这样明天才有精神赴考。”

  “多谢,我知道了。”

  宋暖客套的朝他拱拱手。

  木青微笑挥手。在宋暖转身后,他脸上的笑容骤然僵住,失落的看着他们师徒二人一起离去。

  他在杨府时,常听杨老爷子提及谷不凡和宋暖,似乎对他们很是欣赏。他搬到这里来,也是想看看有没有机会入了谷不凡的眼。

  如果可以成为谷不凡的徒弟,那身价立刻就蹭蹭蹭的涨。

  只是,谷不凡看不上他。

  他太平庸,入不了谷不凡的眼。

  木青有些不甘,他自认为医术要比宋暖要厉害。

  ……

  出了客栈,师徒二人直接散步去唐乔的酒楼。谷不凡看了一眼她提着的东西,目露赞赏的道:“暖丫头,你这样让我很放心!明天就是考试了,你的东西的确要护好,最好不离视线。”

  宋暖点头。

  她掂了掂手中的包袱。

  刚才本是要出门了,走到房门口,她又返回去把东西收拾好,提着出来。

  她观察过了,自从他们师徒二人住进那家客栈之后,后面又住进了几个准备医考的人。

  害人之心不可有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。

  明天的考试成绩,代表的不仅仅是她的脸面和实力,更是谷不凡的。她不能丢了谷不凡神医的名号。

  “师父,你放心!明天,我一定不会丢你脸面的。神医的名号,不能毁在我的手中。不然,宋暖就是不孝了。”

  谷不凡点点头,“你也别给自己太大的压力,考试时,放松,集中精力,这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“我明白的。”

  宋暖点头。

  她自小参加大大小小的考试,不计其数,自然不会怯考。

  二人聊着天,聊着聊着就到了唐乔的酒楼。

  掌柜的亲自在门口候着,见他们过来,连忙迎了上去,“谷神医,宋大厨,快快请进!公子和杨公子,已经在老地方等着两位了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行!我们自己上去就行,掌柜的,你先忙自己的。”

  掌柜的拱拱手,“是!”

  师徒二人来到雅间门口,谷不凡止步,宋暖故意敲门,变了嗓音,问:“客倌,请问可以上菜了吗?”

  “小宋,别玩了,进来吧。”

  里面传来唐乔含着笑意的声音。

  宋暖推门进去,一脸不悦,“阿乔,你可真是没劲。你就算是听出来了,也大可当是听不出来啊。陪我玩玩不行?我明天还要考试呢,作为朋友,你难道不该帮我一起轻松一下吗?”

  闻言,唐乔忙道歉,“温夫人,小的错的。要不,您先出一下,我们再来一次。我保证这次一定配合你。”

  宋暖拉着谷不凡坐了下来。

  提壶倒了一杯茶给谷不凡,“师父,喝茶!”

  谷不凡含笑点头,接过茶杯。

  宋暖又给自己倒了一杯,喝了一口,这才搁下茶杯,扭头看向唐乔,“唐公子,你请客,怎么连茶都要客人自己倒呢?”

  “因为你不是客人,你是自己人啊。”唐乔把面前的点心推到她面前,“尝尝,这是新推出的点心。”

  “按着你给的食谱,我们推出了咸味点心,没想到这很受欢迎。这一道腐乳鸡仔饼,已经是我们酒楼的镇店之宝的。你是不知道啊,每天只排队买饼,不吃饭的人有多少。”

  宋暖移到谷不凡面前,“师父,你试试。”

  谷不凡捻起一块,试了试。

  品尝过后,不停的点头,“不错,不错!真的好吃。”他又试了一块,有些不敢置信的问:“暖丫头,这真是用那些腐乳做成的?”

  “加了一些,特点就在腐乳身上。只有腐乳,自然是做不成的。”宋暖也捻了一块,尝了味道,也点头。

  “这是我想象中的味道,你这里的厨师不错。”

  谷不凡又吃了一块。

  他有些不敢相信,那些腐乳能做出这种美味出来。宋暖做腐乳的过程,他是看过的。

  起始霉那豆腐时,他瞧着就倒味口。

  后来她制成了腐乳,早饭时,有时会夹几块放在小碟子里,用来送粥。他的筷子是从来不沾一下腐乳的。

  宋暖又给他倒了一杯茶。

  “师父,别吃点心了,等一下阿乔这里的好酒好菜,你就吃不下了。”

  谷不凡一点都不着急。

  “我徒弟的厨房最了得,我什么好酒好菜吃不到?我才不紧着一顿饭呢。不过,我听你的,还是留些肚子吃酒菜。”

  旁边三人笑了。

  宋暖看向杨安,问:“阿安,这些日子忙吗?府上一切都好吧?”

  杨安点点头,“好!我还是老样子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暖自听了温晗的话,那晚沐浴时,她用就小镜子照了自己后腰上的胎记。

  的确是有一块胎记。

  的确像温晗说的那样的。

  现在看到杨安,她竟有种亲切的感觉。

  她暗笑了笑,这分明是心理作用。真要有亲切感,真要有血缘亲情的感觉,那应该早就有了。

  唐乔出去吩咐小二送酒菜上来。

  四人一起边吃边聊,气氛很是温馨。

  只是少了一个温崇正。

  宋暖喝着茶,他们三人喝着酒,可她却也有种喝了酒的感觉。

  阿正,想你了。

  你现在在哪里呢?

  第二天。

  谷不凡和唐乔二人亲自送宋暖来到考场外面。

  考场就设在衙门里面。

  为了不让闲杂人等打扰到那些参加医考的人,舒同峰做了清场。

  “师父,阿乔,我这就进去了。”

  “嗯,去吧!放轻松。”

  “好!我知道的。”

  二人目送宋暖进了衙门,转身正准备离开。后面就有官差匆匆走来,官差客套的道:“谷神医,我们舒大人有请。”

  谷不凡与唐乔相视一眼,唐乔便问:“这位官差大哥,请问舒大人找谷神医有什么事吗?”

  官差朝唐乔拱了拱手,道:“今天的评委有四大医门世家的当家人。刚才他们听说神医就在外面,便一起请舒大人作主请谷神医进去,希望谷神医能一起参加评审,不知道谷神医给不给这个面子?”

  谷不凡,默了默,有些为难的道:“今天我的徒儿宋暖也参加考试,如果我做评委的话,其他人会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公平?”

  官差一听,也觉得有道理。

  “那请谷神医和唐公子先等我一下,我进去回禀一下舒大人。”

  谷不凡点了点头。

  “凡叔,你说,舒大人他这是什么意思?他明明知道小宋是你的徒弟,今天也参加考试。说实在的,让你做评委,这实在是会让人觉得不公平。我觉得这事儿咱们不能应,省得给小宋找了什么麻烦?”

  谷不凡心里也有这个顾虑,但是他又想进去看看。

  宋暖今天参加医考,他是充满信心的。

  只是,他也怕人心不可测,有什么意外。

  如果他也在里面,那些想要有什么小动作的人是要考虑一下的。说到底,他不想进去做评委,但想进去给他的小徒弟撑腰。

  “有利也有弊。现在咱们也不做决定,如果舒大人坚持要请我进去的话,那我便进去。”

  唐乔点了点头。

  当官的有请,谁敢不去呢?

  不一会,那个官差又匆匆回来了。

  “谷神医,舒大人说了,还是请你进去一下。你做不做这次的评委,这个可以商量的。”

  舒同峰的想法,也很简单,就是让谷不凡也坐在那里,就算不做评委,他跟着一起监察考场,那也是盛事一桩。

  这样也能让秦县的医考,顿时变得高大上。

  谷不凡看向唐乔,“行!那我先进去,阿乔,你就先回酒楼等着消息吧。”

  “好的,凡叔,小宋这边就有劳你关注了。”

  谷不凡一听,顿时笑了,“阿乔,你这心也操太大了吧?暖丫头可是我的徒弟,我不关注他,我关注谁?”

  唐乔笑了笑,连忙朝他拱拱手,“是是是!这事是我刚刚说错了,凡叔最心疼小宋。”

  谷不凡笑了下,转身跟着官差一起进去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