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39章 就是惊吓(一更)

第239章 就是惊吓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9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50

  

  “朱大夫,你们这是?”白氏见他们夫妇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,不禁一脸惊吓。

  没错!就是惊吓。

  这朱大富夫妇是什么人,又与宋暖有什么过节,她是一清二楚的。如果他们提着刀,或是抡着棍棒上门,白氏觉得那是正常。

  现在这样子,反把白氏给吓着了。

  朱大富推了下崔氏,崔氏立刻扬起笑脸,四下看了一圈,问:“温二嫂,我们是来找阿正媳妇的,她在不在家里啊?”

  “找阿正媳妇?”

  “是的,我们找她有点事。”

  崔氏从未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跟谁说过话,更别提是白氏。一时,白氏感觉头皮发麻,有种见了鬼的感觉。

  “你们……你们先到这边坐,阿正媳妇跟谷神医在书房里,我等一下帮你们去叫。”

  白氏把人请到了池边的桌前,招待他们坐下。然后,急急的去敲书房门,“阿正媳妇。”

  谷不凡去开门,“有什么事?暖丫头正在忙。”

  白氏一听便知这是打搅到宋暖了,便道:“朱家夫妇过来了,说是找阿正媳妇有事。”

  “让他们等着,或是下午再来。暖丫头现在没空,她正在关紧要头。”谷不凡的表情很严肃。

  白氏瞧着,心里有点后悔贸然来敲门。

  “行!我这就去跟他们说一声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砰!谷不凡随手关上门。

  那边,崔氏探首往这边看来,见书房门又关上了,只有白氏一人过来。她心中有些不悦,“当家的,这宋暖是不是摆架子啊,我瞧着,她不愿见咱们。”

  “嘘!这是在人家的家里,少说几句吧。不要抱怨,现在是我们有求于人。”

  朱大富连忙安抚她,就怕她的臭脾气冲上来,把来这里的目的都给忘了。

  崔氏嘀咕一声,便沉默了下来。

  待白氏走近时,朱大富亲切的问:“温二嫂,阿正媳妇在忙,还是?”

  还是不愿见我们?

  后面的话,他没问出来。

  白氏一脸歉意的道:“阿正媳妇过些天要去参加医考,谷神医正在教她医术。谷神医说,暂时没有时间,二位要不坐着喝茶等等,要不就下午再过来。”

  闻言,朱大富立刻应道:“那我们就坐着等等,茶就不用喝了。温二嫂,你先忙自己的事吧。”

  白氏点点头,“不好意思,二位。”

  “没事,没事!”朱大富笑着摆手,“我们没提前说一声就来了,这是我们的问题。”

  崔氏不说话,僵硬的扯着嘴角。

  白氏去厨房煮水沏茶,不管如何,这来者是客。

  温月初从外面回来,背着一大竹篓的猪草。春天来了,外面的猪草长得嫩,她去田地做事时,顺便打猪草回来。

  她往池边看了一眼,也是一愣。

  这夫妇二人怎么会在这里,桌上那大包小包的东西是他们提的?

  温月初把猪草放在厨房门口,打水洗手,然后进了厨房,压低声音,问:“娘,那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?他们来做什么?”

  白氏摇摇头,“他们提着东西来的,可能是有事求你二嫂。”

  “找我二嫂的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那我二嫂人呢?”

  “在书房呢,你们啊,在家的动静不要太大了,我瞧着似乎很忙,像是要很集中精神。刚才我没多想就去敲门,还是谷神医开的门。”

  白氏想到刚才自己的冒失,心里有些自责。

  不过,朱大富夫妇上门,她敢帮宋暖做不了见与不见的主。

  “那你让他们走啊,他们还坐在那里做什么?”温月初撸了撸衣袖,“算了,我去让他们先离开吧。”

  白氏连忙拉住她。

  “你别去。我跟他们说了,要么等,要么下午再来。可他们说等,所以我现在烧水给他们沏两杯茶去。”

  温月初上下打量着白氏,“娘啊,你心地可真好。”

  白氏嗔了她一眼,“这上门终是客,人家还提着东西过来的,我也不好直接轰人家出门,或是连口水都不给喝吧。”

  “那你就倒白开水呀,干嘛要给他们沏茶,哪有那么好的待遇?就他们夫妇那黑心黑肺的。”

  温月初提起铜壶,又拿了两个碗,“算了,你不好意思去,我去,给他们两碗水喝,已经是客气了。”

  “欸……”白氏叫了一声,无奈的看着温月初走向朱氏夫妇。

  这丫头就是这样,爱恨分明。

  温月初提壶过去,帮朱大富和崔氏各倒了一碗水,笑眯眯的道:“朱大夫,真是不好意思,我们家的茶叶刚好用完了。只有白开水,你们不会介意吧?”

  这话是客气了。

  事实上,她是想说,我家的茶叶要待客,所以你们就喝白开水吧。

  可这里毕竟是宋暖的家,他们又是来找宋暖的,便给了点面子。

  朱大富摇摇头,“不介意,不介意。”

  温月初像是成心似的,看向崔氏又问:“朱婶,你呢?你不介意吧?”

  崔氏也摇头,“不介意的,喝开水也不错,这大冷天的。”

  温月初笑眯眯的道:“我就知道,朱大夫和婶子都是明理的人。”

  二人赔笑着。

  温月初坐了下来,问:“不知两位今日过来是有什么事?我二嫂在忙着呢,过几天就要参加医考了。谷神医每天都要考她的医术,怕是一时半会出不来,你们有什么事要不先跟我说说?”

  崔氏看向朱大富。

  朱大富笑了笑道:“这事怕还得找阿正媳妇才行。”

  温月初点了点头,也不勉强他们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行,你们就先等着吧,我去忙了。”

  她实在没有心思陪这两个人。

  “行的,你先忙自己事,我们等着。”

  宋暖和谷不凡在书房里一直忙到晌午,外面都飘进了饭香,他们才停下来。

  在谷不凡的指导下,宋暖终于突破了第九针,只是这第九针练成不易,而且她有一种撞了大运的感觉。

  宋暖准备趁着这几天,还要继续练,练到熟练为止。

  谷不凡一边收拾东西,一边道:“你先洗洗手,出去吧。外面朱大富夫妇在等着你呢。”

  “他们在等我?”

  宋暖一脸惊讶。

  为了让她专心的练习,在这练针的时候,她的耳朵是被塞住的,所以她没有听到谷不凡和白氏说话的声音。

  谷不凡点了点头,“对呀,来了好一会儿,应该都等了大半天了,你出去问问吧。我看那八成就是为了他儿子的事,现在温月娥的案子,不是被你消了吗?估计他们也是为这事,我瞧着好像还提了不少东西。”

  宋暖笑了下,“我就猜到他们会来找我,没想到温月娥前脚刚走,他们就来了。”

  “去吧,这事反正你也早已有了决定。直说便是。”

  “好的,师父。那我先出去,这里就留给师父收拾了。”宋暖提着鸡出去,放回鸡窝里,再洗净手。

  “你们找我有事?”

  朱大富连忙拉着崔氏站了起来,“阿正媳妇,我们找你,的确是有事,有件事情还得问问你的意思。”

  宋暖坐了下来,伸手做了个请势,“坐下来说话。”

  二人又坐了下来。

  崔氏不安的扭着手指。

  朱大富推了她几下,她都不吭声,像是没感觉一样。

  朱大富只好自己开口。

  “阿正媳妇,我想问问你。关于我家子聪的那个案子,能不能请你也到衙门销案,有什么要求和条件,你尽管说。”

  “他现在人还没醒过来,能不能醒来还是两说,真要醒来了,怕是也要调理一下身子。我是想……我是想……”

  朱大富顿了顿,结结巴巴的有些说不下去。

  崔氏看不下去了,连忙道:“我们是想,能不能请你帮帮忙?我们就一个儿子,这次他应该也受到教训了,我们也知错了。”

  宋暖沉默。

  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,但也不能这么直接就答应,吊吊他们,还是要的。

  朱大富在桌底下握紧了崔氏的手,两人心里都不安。

  白氏做好了午饭,见这边还坐着,一时不知该把饭菜热着,还是过来问一声?

  温月初出来,站在白氏身旁。

  “娘,要不我过去问一声?”

  “再等等吧。”

  “哦,我二嫂在书房里忙了一个上午,我给沏茶过来。”温月初进去沏了茶提过去,一时忘记了她早前跟朱氏夫妇的说辞。

  “二嫂,喝茶!这在书房里忙了一个上午,很累了吧?需不需要我给你按按肩膀?”

  宋暖摇摇头,接过茶,抿了一口。

  “月初沏的茶,好喝。”

  温月初笑了。

  朱大富齐齐低头看向自己面前的大碗,不是说没有茶叶了吗?

  温月初看见他们的动作,还有那两个大碗,顿时想起自己前面说过的话。她也不尴尬,顺溜溜的道:“酒楼来收豆腐时,唐公子让马夫捎来的,说这是今年的春茶。”

  “原来是今年的春茶,怪不得这么好喝。”

  宋暖喝完茶。

  温月初又忙为她斟满。

  她就站在那里,有一种不到结束,不离开的架势。

  崔氏又问:“阿正媳妇,刚才说的事,你考虑得如何?我们真的……可以召集全村的人,在大榕树下向你道歉。你这还要些什么,或是需要我们再赔偿银两,我们这里都好商量。”

  “银两就不必了,该赔给我的损失都算过了。不过……”宋暖说着,停顿了下来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