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38章 告诉她杨府表小姐一事(三更)

第238章 告诉她杨府表小姐一事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181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48

  

  “就我二嫂一人在书房里。”温月如看向书房那边,“祖母,我觉得我二嫂没有做错什么。那事明明是温月娥的错,可二嫂看着祖母的面子,还是给她一个机会。”

  温月如握紧了温老太的手,“祖母,你这几天话都不多说一句,我二嫂心里其实很难过的。我都看得出来,她这个孙媳妇比我这个孙女还孝顺你,你感觉不到?”

  闻言,温老太刚刚才忍住的泪意,一下子就被她给说了出来。

  “月如,你是不是觉得祖母太过分了?这次的事,明明最委屈的是你二嫂,可我还是没有顾及她的感受。”

  温月如摇头,眼泪涌了出来。就着她摇头的动作,泪水甩到了温老太的嘴角,流进她的嘴里。

  咸咸的。

  她抬头,用力的逼回眼泪,紧了紧温月如的手,“月如,我去书房找你二嫂。”

  然后,松开。

  温月如点头。

  笃笃笃……

  温老太抬手敲了几下书房门,“暖暖,我可以进来吗?”

  宋暖放下银针和鸡,“可以,房门没栓,祖母你进来吧。”她说着,起身收拾了一下桌面,走到盆架前,洗净手。

  嘎吱……

  温老太推开门,宋暖正在洗手。

  温老太打量着桌面上的东西,知道宋暖正在练习针灸。她走去,宋暖已擦干手过来。

  “祖母。”

  除了唤一声祖母,她一时也不知该说些什么?

  一声落,书房里短暂的寂静。

  气氛微微有些尴尬。

  宋暖也看了桌面一眼,捏捏手指头,道:“桌上乱,我也没煮水。”

  “没事!没事!”温老太连忙摆手,她看得出两人之间的尴尬。想到二人之前像亲祖孙一般,可她却亲手把二人的关系变成现在这样,温老太的眼泪又掉了下来。

  她急步上前,双手紧握住宋暖的肩膀,“暖暖,对不起!”

  “祖母,你别这么说。这事,我没有怪你。你的反应,那也是人之常情。如果我是你,我或许还做不到这样。”

  宋暖摇头,看着温老太哭,她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。

  一声对不起,两人之间的隔阂,瞬间碎落,不复存在。

  “不不不!我真的没有做好,这事是我忽略了你。暖暖,对不起!你这么大方的给了月娥一条生路,相比较之下,我真的很不对,很小人了。我……我对……”

  温老太失声前哭,哽咽着,说不下去了。

  宋暖抱住她,也哭了,“祖母,你别这样!我不怪你,真的!我虽然开始有些委屈,有些不甘,但是后来我想通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老太听她这么说,更是哭着停不下来。

  “祖母,你别哭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祖母,我相信,如果阿正在家里,他也会做和我一样的决定。祖母,你别哭了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无论宋暖怎么劝,温老太都停不下来。

  一直哭到声音都哑了,她才停下来。

  宋暖把温崇正给她的安神香找出来,亲自送温老太回屋,打水伺候她洗手脸,泡了脚。

  最后,点上安神香。

  “祖母,你别再想了,睡吧。一切都过去,我们都把那些事忘了吧。”

  “好!谢谢我,暖暖。”

  宋暖摇头,“祖母,晚安。”

  “你也早点歇着。”

  “我会的。”

  宋暖帮她放下帐幔,留下床边的一盏照明灯,检查窗户,一切妥当之后,她才出去,关上房门。

  第二天,宋暖一早就去找了张自强,两人一起去了一趟温家老宅。白纸黑字,现场货银两讫。

  温家大房名下的田地,宋暖不愿白要。

  立了字据,找了公证人。

  她全部买了下来。

  温老大百般拒绝,倒是温晗痛快一些,由他签了字。他望着与宋暖并排的自己的名字。

  心里苦涩无比。

  他与她的名字,似乎只能以这样的方面并排在一起。

  他知道宋暖坚持用银两买田地的用意,说到底,这是不信任他们一家人,生怕以后再出事端。

  温晗亲自送宋暖和张自强出门,“阿正媳妇,我能不能单独与你说几句话?”

  张自强看向宋暖,“阿正媳妇,我到前面大树下等你,正好我们要商量一下这些田地的事情。”

  宋暖点头。

  张自强避开,给他们留下空间。

  宋暖看向温晗,“你说吧。”

  温晗从袖中取出一封信,上面写着——温崇正亲启。

  宋暖瞥了一眼,了然于怀,便伸手接了过去。

  “阿正媳妇,虽然我醒悟得有些太迟了,道歉也显得苍白无力,不过,我还是想当面跟你道歉,对不起!”

  温晗还郑重的鞠躬。

  宋暖倒是意外了。

  “醒悟永远都不会迟,我对你没有别的话可说,只希望你不要辜负祖母的一片苦心。”她扬了扬手中的信,“这封信,我会转交给阿正的。”

  温晗点了点头,“阿正媳妇,有一件事,我得告诉你。”

  “你说。”

  “关于宋巧是杨家表小姐的事。”

  “这与我何关?”宋暖疑惑的看着他。

  这小子不会是离开之际,又想来一出挑拨离间吧?或是想借她之手,反击一下宋巧。

  温晗看着她眸中明显的探究,苦笑了下,道:“我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打算,我只是想告诉你,宋巧她不是杨安的表妹。一开始,我看到她随身戴着的长命锁,并没想过这锁代表着什么。”

  “后来,我去县里找我舅舅,听他说起杨家在找表小姐,又说那表小姐身上有一个长命锁。我也只是好奇,便打听一下。然后就知道了那锁的样子,也知道了那表小姐的年纪。”

  “哦,你应该不知道,我舅舅是唐府的下来,有一次听杨安和唐乔聊天时提及的。我突然就想起了宋巧的长命锁,便赶回来核对,发现她身上的长命锁就是我舅舅口中的长命锁,而且她的年纪相符。”

  “我深信她就是杨府的表小姐。在书院的这些年,我深深的知道,想要仕途顺利,还得有银两的支持。正好,我也知晓宋巧一直喜欢我,所以我就做下了退了与你的亲事,再反聘她的糊涂事。”

  温晗一口气说了很多话。

  只是,宋暖不明白,他跟她说这些是何用意?宋巧是不是真的杨府表小姐,她根本就不在意。

  “你说了这么多,用意是什么?”

  她是真的不懂。

  “我为了万我一失,为了攀上杨府,便与宋巧有了那个关系。我依着我舅舅的提示,查看了她的腰,发现上面并没有胎记。我不想失去高攀杨府的机会,便让宋巧弄了一个胎记,与她套好说辞,然后一步一步的助她成了杨府的表小姐。”

  说到这里,温晗自嘲的笑了下。

  他千算万算,也没有算到,他最后竟是为他人做了嫁衣。也没有想到宋巧变心得这么快,杨远还派人想要一步一步的毁了他。

  他突然顿悟,突然想要离开这里。

  并不全是因为温月娥。

  而是因为他真的呆不下去了。

  沈府一夜之间就落没了,温月娥就算不被休,沈府也不会再对他有助了。更何况沈宁枫就是杨远手中的剑,就是要对付他的。

  “然后呢?”宋暖问。

  温晗看着她,“我怀疑你才是真正的杨安表妹,我问过了,当年你爹娘带你回村里时,你已经一岁了。吕氏曾对外说,你不是宋家的亲骨肉,说你……”

  “说我是野种?”宋暖接下他的话,这会儿算是明白了他说这些话的意思了,“我对这些不感趣,对别人家的东西,也没有偷窥之心。我宋暖想要的,可以靠自己的双手去挣。靠自己得来的,我才能更心安理得,才能在夜里安枕无忧。”

  “温晗,你不知道,靠自己双手得到想要的东西时,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?那是一种很满足,很幸福,同时也会重新有了更多努力下去的力量。或许,你可以试试。”

  “好!”温晗重重的点头,“我听你的!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,我听你的!宋暖,谢谢你!”

  “谢我?”

  “对!谢谢你!”温晗咧开嘴笑了,第一次对宋暖露出这种没有隐藏任何心机和计算的笑容。

  宋暖挥挥手,“再见!”

  温晗目送她离开,直到看不见了,他还愣愣的站了许久。

  他举目环视着村落,还有四周的群山。第一次,他感觉自己挺喜欢这里,第一次,他感觉自己内心浓烈的舍不得。

  这山,这村,这水,那人。

  再见!

  ……

  温晗的话,关于杨安表妹的那些说辞,宋暖并没有放在心上。尽管把田地的事交给了张自强去打理,家里的事交给白氏母女三人,但她还是很忙。

  她忙着看医书,忙着练针灸。

  她迟迟攻不下第九针。

  一时都有些气馁了。

  第三天早上,温老大带着家人来向温老太辞别。宋暖没露面,不是要避着他们,而是她刚睡下不久。

  温晗离开前,深深看了她的房门一眼。

  温老大一家离开了,村里又有了新的传言。朱大富和崔氏听到风声后,夫妇二人合计一番,便一起来到【正阳居】。

  温月娥的案子消了,那朱子聪的呢?

  现在人还没醒,那等他醒来后,是不是还要被官府收押?

  这一次,他们没有过往的盛气凌人,而是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他们也知道,这是上门求情,不是上门吵架闹事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关于暖暖处理温月娥这事的方式。

  或许,有许多人觉得太包子了。

  也有人会觉得温老太不好了。

  其实,这正是生活中无可奈何的人之常情啊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