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37章 嫌隙(二更)

第237章 嫌隙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12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48

  

  “没有喜欢,更没有爱。不过,我不否认,你曾在我心里是美好的,高不可攀的。不过,那个形象,也由你亲手打碎了。”

  温晗听着,脸色一点一点的灰败下来。

  他真的认同宋暖的话,不该问的。

  问了,只会让自己更难受。

  原来,她对他,连喜欢都不曾有过。

  宋暖收起墨汁已干的协议,起身低头看向温晗,“温晗,如果你不是祖母的孙儿,我不会让你坐在这里。依我的性子,绝对是先将你打个鼻青脸肿,再丢出去。”

  温晗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我要去忙了,不送!协议上的事,你跟你家人商量一下。不管你们是要留在这村里,还是要离开,向祖母认错,这是一定要的。”

  温晗轻嗯了一声,“我知道。”

  “祖母对你们是爱之深责之切,可你们却以为她老人家是偏心。一次次的做下让她老人家寒心的事,事情到了今天这个地步,其实,除了怪你们自己,根本就怪不了别人。”

  宋暖说完,直接离开。

  她呼出一口气,弯起唇角。

  该说的都说完了,以后,她们夫妇与温家大房再无瓜葛。

  姐姐,你对温晗的感情我懂。

  所以,现在我帮你跟他做一个了结。

  你与他的前尘往事,自此刻起,全部烟消云散。

  当天晚上,温家大房一家四口一起来到【正阳居】。温晗看向宋暖,客套的打着招呼:“二弟妹,哦不!阿正媳妇,我们想去找一下祖母,向她老人家赔罪道歉。”

  在场的其他人(除了温家大房的人),全都用见鬼般的表情看着温晗。

  温晗低头,嘴角溢出一抹苦笑。

  人总是摔了一跤又一跤之后,才会知道疼,才会知道这路不平,才会知道自己选错了路。

  “走吧!”

  宋暖领着他们进了温老太屋里。

  “进去吧。”

  她侧身站在门口,并不打算进去。

  温老太见他们进来,惊讶之后,看向门口的宋暖,“暖暖,你也进来吧。”

  宋暖跟温晗说的话,还有公文和协议,温月如都跟她说了。晚饭时,她不像前几天一样,那是因为她惭愧。

  温月如这几天可急坏了。

  眼睁睁的看着宋暖与温老太之间起了嫌隙,可她想要从中调和一下都没有办法。

  温老太自己也清楚,那件事宋暖没有做错。

  温月娥这样下场,也是咎由自取,可她心里还是难过。毕竟是她的亲孙女,她做不到无动于衷。

  她想为温月娥求个情,可又觉得那样宋暖就委屈了。然后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,她就选择沉默。

  沉默之后,她更是后悔。

  因为似乎因为她的沉默,因为她的纠结,家里的气氛都变了。大家都小心翼翼的。

  而她又不知该如何踏出这一步。

  便就任由事情变成这样了。

  宋暖摇摇头,“不了!我师父早前就交待我去书房找他,今晚他要教我医术。医考没几天了,我要全力准备。”

  温老太心里有些不安,“哦,好的。你忙自己的事去吧。”

  嘎吱……

  宋暖帮他们关上房门,转身去书房。

  她的确要准备医考,但并不是谷不凡教她医术,今晚是她一个人练习针灸。第九针,她一直突破不了。

  这对于医考来说,并不是一件好事。

  练习针灸可以让她集中精力,可以不去想这些日子发生的事,可以不去想念那个远出的温崇正。

  温月如姐妹迎上来,“二嫂,里面?”

  “你要相信祖母,事情应该今晚就能说清楚了,没事的。”宋暖一脸平静,眉宇间,还带着淡淡的愁绪。

  温月如点头,“哦,希望是这样的。”

  宋暖拍拍她的肩膀,“你要是不放心,一刻钟后,你就沏壶送进去。”

  闻言,温月如双眼骤亮。

  点了点头。

  宋暖进了书房,也隔开了众人关切的目光。

  宋玲扯了扯白氏的衣袖,“伯娘,我姐,没事?”

  白氏携过她的手,包在掌心里,“没事!你大姐不会有事的,阿玲这么乖,家宝这么懂事,你大姐怎么会有事呢?”

  闻言,宋玲咧开嘴笑了。

  她用力的点头,“嗯,阿玲会乖乖的。”

  “好!阿玲最乖了。”

  温老太房里,温显贵一家四口齐齐跪在地上,先是磕了三个响头。温老太大坐在桌前,也没让他们立刻起来。

  “你们这是做什么?”

  温老大抬头看着她,一脸惭愧,“娘,对不起!儿子不孝,惹娘生怒,儿子不孝,没给老温家教出好子孙,儿子不孝,没能让媳妇好好给娘尽孝心。小云,她知道错了,以后再不敢那样跟娘说话了。”

  “月娥也知错了,以后,她再不会做出那种抿绝良心,草芥人命的事。娘,我们都知错了,求你原谅我们吧。”

  温老大说完,用手肘轻撞了下李氏。

  李氏会意,心里不甘不愿,面上勉强的扯出笑容,“娘,儿媳知错了。多谢娘为月娥求情,多谢娘为月娥的事,劝动宋暖去衙门消了案。”

  温老太蹙眉,“我没有劝暖暖,这是她大气,她心疼我这个老太婆,见不得我被你指着鼻子骂。”

  呃~

  李氏一脸尴尬,脸上火烧火燎的。

  温晗连忙岔开话题,“祖母,如今月娥出了这事,我在书院也与沈宁枫打了一架。这事闹得人尽皆知,我们一家人想要搬离这里。”

  温老太猜到他们会有这样的决定。

  只是亲耳听到了,心情还是很复杂。

  温晗又道:“祖母,等我们到新的地方,安定下来之后,我会捎信给祖母。我到时再来接祖母去我们那里,我们会好好孝顺你的。”

  温老太抬手,满目愁绪,“你们的事,你们决定就好。我说过,你们的事,我不会再给任何意见。走也好,留也罢,只要你们好好反省自己的过错,改过与人相处的方式,在哪儿都能重新来过。”

  “娘……”温老大唤了一声。

  “我没事!你们走了,我身边还有老二妻女,还有阿正两口子,你们不用挂记我。”

  温老太起身,走去衣柜前,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匣子。

  李氏见状,双眼放光。

  温老太的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一扫过,最后定在温老大身上,“老大,这里虽不是我们的祖籍,但是,那些田地都是你爹置办的,万万没有留落别人手中的道理。”

  “娘,我是准备……”

  温老太抬手,制止了他的话。她打开小匣子,里面是一大串钥匙。温老大认出那些旧钥匙,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温老太。

  “娘,这些是?当年,我爹不是把祖屋都卖了,然后才带着我们南下的吗?”

  那串是他们温家祖屋钥匙。

  温老大不会记错,他还梦过很多次回到祖籍,住回祖屋。一家人和和美美的,温晗也出人头地了。

  “没错!当年,我和你爹是把祖屋卖了才南下的。这是阿正捎回来的,他把温家祖屋给赎回来了。还让人修整好了,并找了人在那里看管。”

  温老太拿起那串钥匙,轻摇几下,钥匙当当当的响。

  她不禁就想起了那满是回忆的祖屋,嘴角溢出一抹微笑。

  梦回故里多少回?

  她自己都数不清了。

  温崇正一定也是知她心思的,所以,这才托人把温家祖屋给赎回,并打理得妥妥当当的。

  他把钥匙捎给她,或多或少有要还她养育之恩的意思。

  温老太看向温晗,“阿晗,你是温家长孙,祖屋应该传到你手上。祖母希望你这次能够真的知错了,能够奋发图强,光宗耀祖。我们温家的祖训是什么?你还让得?”

  温晗重重的点头,眼眶泛红,“记得!从不敢忘。”

  温老太轻叹一声,“记得却不做,反而背道而驰,这是不孝!如今,你说要改,祖母就信你一回。这串钥匙,我代你祖父传给你。你们就直接回那里去吧。”

  “不过,你们要切记,不得提及阿正。若有人寻过去,问及当年之事,你们就说是为了生计,这才离开的。一家人在十年前的旱灾时走散了,问及其他人,一律不知下落。”

  温晗接过钥匙,“孙儿记住了。”

  温老太看向其他人。

  其他人立刻应道:“我们也知道了,一定会将娘(祖母)的叮嘱牢记在心里,矢口不提关于阿正(二哥)的任何事。”

  “行了,这事就这么着吧。”温老太又取出一个钱袋,“这里有二十两,全是阿正夫妇二人孝顺我的,你们拿去当盘缠吧。一路顺风,以后做事,切切不可忘了祖训。”

  “是,娘。”

  “是,祖母。”

  几人又说了一会儿,没到一刻钟,他们就出去了。

  温月如守在院子里,正想着等一下可以去沏茶了,结果房门就开了。她颇是惊讶,没想到这么快。

  温老太走在最后面。

  目送他们出了院门。

  温晗说,明天收拾,后天就离开。嘎吱……院门关上,温老太的眼角不禁湿润。

  儿孙们要回故里,守祖屋。

  她该高兴的。

  只是,这回去的原因是那样的,她就高兴不起来。离别的愁绪,为子孙担心的愁绪,汹涌而至。

  她吸了吸鼻子,扭头悄悄抹去眼泪。

  温月如去关了院门回来,走到温老太身旁,关切的问:“祖母,你没事吧?他们没有再气你吧?”

  “我没事!你二嫂和你凡叔都在书房里?”

  温老太摇摇头,问道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