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36章 从未有过(一更)

第236章 从未有过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165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46

  

  “属下蒋胜利见过公子。”蒋胜利立刻单膝跪下,抬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温崇正,就着火把的光,打量着温崇正,“像!仔细一看,真的像。公子的眉眼都随了将军。我虽没见过将军夫人,但听说将军夫人是个美人,所以咱们公子长得俊逸。”

  “胜利叔,你起来。你这样子,我担不起。”

  温崇正把蒋胜利扶了起来。

  蒋胜利扭头抹去眼泪,咧着嘴笑了。“公子,胜利有福,今生还能见公子一面。”

  “有福有福。”顾中清拍拍他的肩膀,一脸笑容,“兄弟在天有灵,二十年了,让我们在这里再相聚。”

  “队长。”

  “别再叫什么队长了,叫我中大哥。”

  “好!中大哥。”

  “兄弟,见着你真好啊。”顾中清的情绪难以平静。

  “胜利叔,我们到你住的地方去吧。你们这么多年不见,一定有许多话要说。”温崇正觉得要找个地方坐下来叙旧,他们三人一起回客栈,这不太好。

  而且,那里也不是说话的好地方。

  顾中清立刻接话,“对对对!我们一起去你住的地方,好好的聊聊。”

  闻言,蒋胜利有些为难,“中大哥,我住的地方倒是离这里不远,只是……”他扭头看了温崇正一眼,“那地方怕是委屈了公子。”

  田螺山上的破庙就是他这些年的栖身之处。

  本来以前还有香火的,可被他装神弄鬼的吓走人后,又加上当年这河边的惨烈一幕。久而久之,便没人去那里上香了。

  正好,那里就成了他的住处。

  他以打猎和吃野菜为生,除了每年的这些时日去镇上,他会一直在山上,活得像个野人一样。

  “胜利叔,你这么说,倒是让我无地自容了。走吧,这些年委屈的一直是你和中叔。”

  温崇正拨起插在地上的火把。

  蒋胜利带着他们二人上了田螺山的破庙,他窘迫的看着火堆上吊着的破铁锅。

  “公子,中大哥,我这里条件不好。你们先坐一会,我去涮锅添水煮起来。这里……”

  铁锅都生了锈。

  他已经有些日子没煮吃的了。

  饿了抓只野鸡或野兔烤熟就吃,渴了更好办,山里有溪水,想喝多少有多少。

  “胜利叔。”

  “兄弟。”

  温崇正和顾中清同时出声,“不用了,我们不渴。”他们进破庙里就打量了里面的环境,这不是一个差字可形容。

  这破庙多年失修,头顶的瓦片都稀稀落落的,这既不遮雨,又不挡风的。蒋胜利在这里生活,真的很苦。

  二十年,不知他是怎么度过的?

  “哦,那行!”蒋胜利尴尬的坐下,三人就坐在干草堆上。蒋胜利谈起了当年如何死里逃生,这些年又为何硬生生的弄了一个归魂节出来?

  他讲完后,天边已经微亮。

  温崇正劝他与他们一起离开。为了避人耳目,温崇正和顾中清先潜回客栈。早上备足干粮,帮蒋胜利备了些东西,三人就一起前往孔城。

  蒋胜利与顾中清多年相逢,一路上有着说不完的话。

  他们二人在外面一起赶车。

  温崇正在马车里摆了个小几子,上面摆满了东西,他专心的鼓捣着。马车里萦绕着沁人的清香。

  三天后,他们进了孔城内。

  “中叔,找间客栈,咱们先在城里呆几天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顾中清按往日习惯,找了一家一般般的客栈,安顿好之后,温崇正把信和小包袱交给他。

  “中叔,老规矩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我这就去办。”

  温崇正看向蒋胜利,“胜利叔,你和中叔一起去吧。中叔,你给胜利叔再备两套衣服,晚饭前回来就行。”

  顾中清点头,“是,公子。”

  二人一起离开客栈,蒋胜利瞄了瞄顾中清提着的东西,问:“中大哥,公子这是让你去做什么?”

  “捎信和东西给夫人,公子与夫人之间,以前是七八天一封信。现在离衡城远了,变成了一个月一封信。”

  “可我没见公子上街买东西啊?”

  “东西是公子亲手制的,公子说,亲手做的才能代表诚意。”

  闻言,蒋胜利一脸惊讶,“果然是我们的公子,做事的方式,就是与旁人不同。”

  顾中清弯唇笑了。

  ……

  高山村,【正阳居】后院休息亭下。

  桌上摆着一套沏茶的工具,小炉子上热气袅袅,铜壶盖被热水冲起,扑嗵扑嗵的上下起落。

  温月如领着温晗进来了,宋暖正提壶冲洗杯子。

  从温晗这边看去,水气像是在身上散开一般,而她就是立在薄雾中的仙子。仅是提壶洗杯沏茶,那举手投足间,已经是优雅动人。

  温晗愣在原地,眼睛发直。

  他一直心痛难抑,清晰的明白自己错失了什么?

  “大哥。”

  温月如唤了一声,扭头看向温晗,又顺着他的目光看去。顿时,有些不悦了。

  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?

  “啊?”温晗回过神来,“走吧。”

  “大哥,你去吧。二嫂只请了你一个人,我去菜棚里忙。”

  温晗颔首。

  他走了几步,温月如又喊住他,“大哥。”

  “还有什么事?”

  “二嫂是你的弟妹。”温月如莫名其妙的说了一声就进菜棚里了。温晗一脸懵,随即明白了过来。

  这是温月如对他的提醒,也是警告。

  温晗抬步走过去。

  宋暖已经沏好了茶,倒了两杯,一杯推到对面,“坐吧!喝茶。”她难得的和颜悦色,温晗有些反应不过来。

  “哦,好。”

  “喝茶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两人沉默的喝完一杯茶,温晗控制不住的用余光瞄了宋暖几眼,越看就越心痛。

  宋暖搁下空茶杯,抬眼看向他,取出几张纸推了过去,“我昨天去了一趟县里,这是舒大人下了公文,这一份是你我要签协议。”

  温晗拿起纸,先看了公文。

  公文是宋暖消案的内容。

  温晗很是意外,没想到宋暖真的会去衙门消案。

  宋暖目光冷厉的看向温晗,“我所做的这事,全是看在祖母的份上,如果不是祖母和阿正,我不会轻饶了温月娥。一个不拿人命当人命的人,她的命也只能是一文不值。”

  “我知道。”

  温晗头都抬不起来,拿过另一张纸,展开继续看里面的内容。——消案前提条件如下:

  一、温家大房的所有人,不得做任何伤害温家其他人的事,宋暖的亲朋亦在其范围内。

  二、从今往后,温崇正夫妇与温家大房断绝关系,不再是名义上亲人。

  三、温显贵夫妇必须向温老夫人下跪请罪,今后不得再做不孝之事。

  四、以上,如有再发生一次,消案公文将失效,衙门立刻执行公务,将温月娥收押。

  左下侧,官府的大红印盖赫然盖在上面,甲方:宋暖,见证人:舒同峰,乙方位置空着。

  宋暖取过一旁的笔墨,一边研墨,一边道:“你先看清楚,也考虑清楚。还有几天的时间,不着急。这份公文,现在是无效的,只有把我们这份协议递上去,两份放在一起,舒大人才会再判定消案。”

  白纸黑字,这种字面上的游戏,宋暖已经学到了温崇正的十分。

  温晗只看了遍,没有再反复的看。

  他知道,看几遍也是一样的结果。

  他要想保住温月娥,保住那个家,他就只能签了这协议。更何况,这份协议并没有逼迫,或是不公平之处。

  宋暖在这事上,并没有为难于他。

  温晗抬头看着她,烁烁的眸光中带着悔意和如释重负,“把笔给我,我签,这协议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  宋暖指了指墨砚旁的笔,示意他自己拿。

  温晗取过笔,一笔一划的写下自己的名字。

  他向来是草书签名,这一次却是一笔一划,慢慢的写。他有一种这两个字要写上一辈子的**。

  他错了!

  他错把鱼目当明珠。

  他过于自负。以为不管什么时候,什么位置,她宋暖身边站的人是谁,她的心始终是站在他这一边的。

  他以前有多自负,有多不屑宋暖的感情,现在他就有多后悔,多痛心。

  终于还在写完了最后一笔。

  温晗抬眸深深的看着宋暖,“宋暖,我问你一个问题,以后,你回答我之后,我再不会问这个问题。”

  “如果我是你,我就不问了。”宋暖给他倒了一杯茶,“喝茶!难得我们还能这样坐在一起喝茶。”

  温晗疑惑,“为什么不问了?”

  “因为答案显而易见,为什么还要存心找难受呢?”宋暖端起茶,抿了一口。耳边传来温晗的叹息声,他还是问了。

  “宋暖,你有没有爱过我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“喜欢呢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“可是你以前,明明就……”

  宋暖放下茶杯,目光犀利,直直的看着他,“以前我以为那是喜欢,后来我喜欢上了阿正,然后我才发现,那不是喜欢。我会那样跟着你,为你做事,那是一种还不到喜欢程度的某种崇拜。”

  “崇拜?”温晗听着,心情激动,“你崇拜我?”

  “你是村里唯一的秀才,而我们自小订了亲,我自然就当你是未来的良人。耳边听多了别人对你的称赞,我定也是脸上有光,也是欢喜的。我以为你就是他们口中那样的好,所以,那时的我,崇拜你。”

  “可是,后来我经历的种种,打破了那个别人口中的你,在我脑海里形成的美好形象。我发现了自己的无知与可笑,在阿正的维护下,我也认清自己对你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