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35章 归魂故人(三更)

第235章 归魂故人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9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45

  

  “可是你又心不甘,又委屈,感觉自己并没有做错,对不对?”唐乔接下她的话。

  手不停的拍抚着她的后背,唐乔轻叹了一口气,道:“小宋,事情是用来解决的。有时候,是非黑白,并没有一定要怎样的结果。有时,退一步,也不是就输了。不管你是进,还是退,经下午的审案,温月娥身败名裂,已是事实。”

  “这样的名声,对于一个女子来说,已经不轻了。或许,你转念想想,这一切只是帮阿正还叔婆的养育之恩,这样会不会好一些?”

  “阿乔。”宋暖推开她,抹去泪水,咧嘴笑了,“有你这样的朋友,真好!谢谢你,我好多了。”

  唐乔握住她的手,“我也一样!”

  吃过晚饭,马夫过来接唐乔回镇上。

  温老太吃得少,饭桌上沉默寡言,放下碗筷后,也没像以往一样在院子里与谷不凡坐着喝茶聊天。

  直接就回屋了。

  宋暖望着她的背影,欲言又止。

  谷不凡暗叹一声,不想宋暖有精力去想太多,便让她去书房,他要考核她的医术。

  ……

  孔城,十里镇。

  “公子,还有五里路便到十里镇了。马儿累了,我们是不是先休息一下?让马儿吃草喝水?”

  顾中清朝四周扫看,见不远处有一条河,便提议休息。

  他们赶了好几天的路了,马都换了几匹。

  “好!”

  孔城是他的目的地。

  那里有一个充满神秘色彩的凤栖族,外人只听过,从未听说有外人进去过。听闻在进凤栖族的深林子里铺着一层一层的白骨。

  那是想进凤栖族的人的尸骸。

  与孔城相邻的是边城,边城外是晋国,这些年带兵镇守边城的就是恒王赵承志。二十年前,那里还有一个百姓爱戴的将军——他爹温臻。

  驭……

  马车停下。

  顾中清跳下马车,“公子到了。”

  “好!”温崇正撂开车帘,从里面出来。他举目四下看了看,山清水秀,景致不错。

  顾中清解下马上的缰绳,把马儿放在河边,让它自己吃草喝水。

  他拿着皮囊去河边取水,望着清澈见底的河水,脑海里却是浮现了二十年前血水染红这条河的一幕。

  拿着皮囊的手轻轻颤抖。

  他突然就那样跪在地上,对着河水垂泪。

  “将军,兄弟们,阿中又来到了这个地方。二十年了,阿中想你们啊。当年,我们在这里一起背靠背的奋勇杀敌,那一幕幕,阿中不敢忘,从也不曾忘记过。你们在九泉之下,可好?”

  身后的温崇正听着,十分震撼。

  他走过来,撂袍跪在顾中清身旁,“叔叔伯伯们,侄儿阿正给你们问安了。”说完,他连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他举目看向对面的山,螺形的山,没错就是这里了。

  他听顾中清说过,当年就是在田螺山上,温老爷子带人来接应,温臻托孤的。

  据说,当年连温臻一起有一百多人护着他,最后,侥幸活下的只有一个顾中清。

  他是随着河水飘走,在下游被人打捞起来的。

  “公子,起来吧。”顾中清抹去眼泪,扶起温崇正,四下扫看一圈,眼中又迅速聚满水气。

  此情此景,物是人非。

  温崇正起身,手搭在顾中清的肩膀上,轻按了几下,以示安慰。二人没有说话,而是移目看着四周。

  他接过皮囊,灌满水。

  两人坐在石头上休息,等马儿吃饱喝足,这才套好马车,继续前往十里镇。

  到达十里镇时,已经是夕阳西下。

  这是一个高山围绕的小镇,平时很少外乡人。镇上只有一间平安客栈,似乎生意也很清淡。

  他们进去时,柜台前的掌柜正在打盹,几个小二围坐在一起嗑瓜子,不知在聊些什么,笑声不断。

  顾中清走到柜台前,敲了几下柜台面。

  “掌柜的,两间客房,再备两人份量的热饭菜端上来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掌柜的立刻坐正,一脸喜色的高声喊道:“小二,快,快带两位客倌到二楼客房。你去厨房做饭菜。”

  几个小二立刻忙了起来。

  “两位客倌,请!”

  温崇正颔首,与顾中清一起跟着小二去二楼。他观察了一下,客房似乎都空着,小二把他们带到了临街的客房。

  “客倌,这两间并着的行吗?推开窗,下面就是街道。”

  “行!”

  小二迟疑了一下,叮嘱:“客倌,我瞧着你们是外乡人,我得多嘴跟你们说几句。到了我们十里镇,天黑尽之后,一定要栓紧窗户。听到外面有什么动静,也请一定不要出去。”

  二人相视一眼。

  温崇正满目疑惑的问:“这是何缘故?”

  “最近十天都是归魂节。五里外的田螺田附近,二十年前曾经有一场大战,那里血流成河,孤魂遍野。每年的这个时候,镇上的人家都夜不出门,半夜还会听到孤魂们的叫声。”

  小二说着,自己都有些怕了。

  “客倌,你们先休息一下,我这去厨房催一下饭菜。”

  二人点头。

  小二离开后,顾中清怒道:“我倒要看看,这究竟是谁用先烈们的名誉来装仙弄鬼?”

  “中叔,你别急!今晚我们守着听外面的动静,见机行事。一定把这些个装神弄鬼的人揪出来。”

  “只能是这样了。”顾中清一脸懊恼,“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没曾来这个地方,内心里是怕触景伤情。如果早知道,我早就过来调查了。我那些兄弟们个个都铁血铮铮的英雄,哪容人这般利用消遣?”

  “我们今天来了,也不晚。”

  “嗯,有你在,和你一起查清这事,不晚。”

  顾中清点头,欣慰的看着温崇正,“他们的英魂在天有灵,今天一定都看到了公子,一定都很高兴。”

  二人收拾了一下。

  小二送热茶上来,没多久,三菜一汤,两大碗白米饭也来了。

  “两位客倌,晚上千万别出门了。我们这是对你们的安全负责,千万要记住,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开门窗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二人虚虚的应付,坐下来吃饭。

  小二见他们听进去了,这才安心了一些,“两位客倌,半个时辰后,我们就过来收拾,顺便提热水上来。”

  “好的,多谢。”

  顾中清取了三十文钱给小二,小二接过,一脸欣喜的退下了。

  出门在外,财不外露,所以,他给小二赏银,也只给几十文钱。他们有正事要办,尽量减少节外生枝。

  两人吃了饭,又泡了个热水澡,然后把桌子搬到窗前,面对面坐着,一起煮水沏茶,静等外面的动静。

  整个十里镇,一片寂静,连狗吠声都没有。

  静得诡异。

  突然,夜风刮来,树叶沙沙作响,不时能听到窗户被吹得砰砰作响。整个镇子都笼在一股阴沉沉的气氛中。

  不知是谁家的狗先叫了一声,紧接着全镇的狗都叫了起来。一时,山间小镇的狗叫声此起彼伏。

  温崇正看向顾中清,嘴唇轻动,无声的吐出两个字。

  “来了!”

  顾中清点头,一手放在窗户上,一手紧握住剑柄。

  “风萧萧,雨凄凄,壮士远征何时归……”外面响起了凄厉的歌声,歌词也非常应景,字字句句都让人联想到了曾消失在田螺山的英雄。

  二人凝神听着。

  似乎只有一个,那些马蹄声,像是人为弄出来的。

  声音慢慢变小,似乎是从这里经过了。二人推开窗户,一路尾随而去,一直跟到镇外的那条河边。

  正好就是温崇正他们早前休息过的地方。

  顾中清的心怦怦直跳,他突然有一种感觉,前面那个背影孤独的人会是他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。

  “谁?出来!”黑影站在河边,突然转身斥喝。

  温崇正与顾中清从一旁的小树林里走出来,齐齐看向那人。今夜的月光不好,顾中清看不清那人的脸。

  “你是何人?胆敢拿当年牺牲的英魂来装神弄鬼?”

  “你们从镇上一路跟来,你们又是谁?”那人打量着顾中清,因为刚才顾中清说了当年的英魂。

  听着似乎与当年的人有所关联。

  顾中清直直的朝那人走去,“我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。二十年了,蒋胜利,你小子该有三十七岁了吧?”

  闻言,河边的人怔住了,眼睛瞪得大大的。

  蒋胜利?

  这三字深埋在他的记忆时,这二十年来,他不是蒋胜利,还是山上破庙里的一个叫花子。

  他的名字,随着二十年前的那一战,已经跟着他的兄弟们长埋以地了。

  他没有想过,这辈子还能听到有人叫他蒋胜利。

  “你……你是谁?”

  蒋胜利的声音都在颤抖。

  顾中清已走到了他跟前,温崇正举着火把过来。火光下,那是一张黑瘦且满是沧桑的脸。

  破烂的衣服,花白的头发。

  胸前挂着两个铁蹄,明显刚才镇上的马蹄声,就是他自己弄出来的。

  “胜利叔。”

  “你?”蒋胜利疑惑的看着温崇正,陌生有些熟悉的面孔,可他又确定不认识眼前的人。

  “胜利,是我,我是你的中清大哥。”顾中清上前,张开手臂就把蒋胜利抱住,用力拍着他的背部,“好小子,没想到啊,没想到。我们哥俩还有再见面的时候。”

  “队长?”

  蒋胜利不敢相信,刚才火光下匆匆一瞥,眼前的人是完全陌生的,比那个年轻人还要陌生。

  他心生疑惑,用力推开他。

  “说!你到底是谁,你冒充我的队长是什么用意?难道你们是朝廷的人?假扮熟人,想要抓我回京吗?”

  “兄弟,我真的是顾中清。当年我受了重伤后掉到河里,晕倒了,后来,不知怎么就漂到了下游,被人救了。”

  顾中清用力抓住蒋胜利的手,情绪很是激动。

  二十年了,他以为当年无人生还的小队。如今还有他和自己年纪最小的蒋胜利。

  这算不算是老天有眼?

  蒋胜利还是不敢相信,上下打量着他。

  顾中清又道:“那一年你十七岁,你是在十五岁时到了军营的。你之前是孤儿,将军在半路上捡了你,并把你带到了军营里。”

  “你说你没有名字,但希望将军常胜,所以你就给自己取了一个新名字,这个名字就是蒋胜利。”

  “你是从戏团里跑出来的。以前在军营无聊的时候,你还给大家唱过戏。你能一人扮演几个角色,惟妙惟肖,当年把大家都给唱哭了。”

  顾中清也知他的疑惑,便细数有关于他的话。

  “队长真的是你?”蒋胜烈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顾中清也不禁泪流满面,重重地点头,“是我,是我!我当年脸上全是伤痕,幸亏遇到了谷不凡神医。他救了我,也帮我把脸恢复了,只不过我从此就换了一张脸。”

  蒋胜利啊的一声,上前抱紧顾中清,用力的拍着他的背,“队长,队长,队长……”

  两个铁血男儿抱在一起,哇哇大哭。

  温崇正站在一旁,默默的抹眼泪。

  这一幕说不感人,那是假的。

  曾在战场上杀敌,流血流汗,他们都不哭,如今团聚了,他们却抱头痛哭,这怎么能不让人触心呢?

  温崇正移开视线,看向四周。

  静悄悄的,不知名的虫儿在鸣叫,树林里还有许多萤火虫在飞。

  温崇正心想,那些萤火之光,应该就是那些英魂之光,黑暗中放着光芒。

  他轻声的道:“谢谢你们。”

  他的内心有一股热血,似乎有什么使命在这个夜里,在这个地方,被点醒了,被那些光给照亮了。

  是了,这些冤死的英魂,还等着他为他们含冤昭雪,一洗当年顾家军通敌卖军的奇耻。

  顾中清和蒋胜利抱在一起,哭了好一会儿才松开。

  两人抹去眼泪,蹲在河边,把脸洗净。

  顾中清拉着蒋胜利来到温崇正面前。不待顾中清出声,温崇正已经跪下,郑重的磕头。

  蒋胜利一脸困惑,问一旁的顾中清,“队长,这位公子是?”

  顾中清,努了努嘴。

  “胜利,你去把公子扶起来。”

  “公子?”蒋胜利反问,但还是上前先把温崇正给扶了起来。他又扭头看向顾中清,等待着他的解释。

  顾中清看向温崇正,为蒋胜利介绍。

  “胜利,这位就是咱们当年才一岁多点的公子。将军给他取了一个名字,他叫温崇正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