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32章 找到证据(三更)

第232章 找到证据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2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41

  

  朱大富羞愧到头都抬不起来了。他蹲下身子,抓着自己的头发,用力扯着,如同困兽般低吼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

  他的错!他害了自己的儿子。

  谷不凡瞧着,摇头。他想到梅不俗,脸上的哀伤更浓了。

  宋暖感同身受,上前一步,像是闺女挽着父亲一样,紧紧的挽住谷不凡的手臂,“师父。”

  一声师父,已经代表了千言万语。

  她的言行举止是告诉他,他不是一个人。

  谷不凡哪会不懂她的意思,拍拍她的手臂,扭头看着她,“我没事!等这事了结后,你陪我去拜祭一下你的不俗师叔。”

  “好!”宋暖点头。

  外面已经天色大亮,宋暖朝外看了一眼,“师父,我先去后面搜看一番,看看那人有没有留下线索。”

  “嗯,去吧。”

  菜棚里,只剩下谷不凡和朱大富,还有昏迷中的朱子聪。

  宋暖出去时,崔氏询问了几句,宋暖只说里面还在诊治,让外面的人不要太吵了。

  崔氏又垂泪,低声哭泣。

  “二嫂。”温月初姐妹见她过来,问:“我刚才听着,好像说那朱子聪救活了,能说话了?”

  “不会死!还在诊治。”

  宋暖怕有人藏在附近,便不多说。

  “月初,你们先回家吧,我一个人把这四周都搜一遍,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?”

  “二嫂,我们来帮忙,你说,该怎么搜?”

  “你们?”

  “嗯,二嫂教教我们,我们也能帮忙的。这里地方大,多个人也多份力量,搜找起来,也容易一些。”

  “好!”宋暖点点头,找三根树枝,三人各一根。她弯腰扒拉着草丛,双眼像是两盏探灯一般,紧盯着下面的东西。

  “就这样在四周找找看,如果有看到人身上的东西,就用手绢包着捡起来,千万不要徒手就捡。”

  用手绢包着,这样不会留下指纹。

  “知道了,二嫂。”

  三人把后院附近搜了个遍,什么都没有找到。宋暖不死心,又回到朱子聪倒下地方。

  只是那周围的脚印太乱了,看不出什么。

  突然,她的目光定在前面,目露欣喜。

  有破绽了。

  她拿着树枝,一边在地上划着,一边往前走,“你们先回家,别跟着我,还有我划了线的地方,你们不要踩。”

  这一道长长的滑痕。

  待会对一下朱子聪的鞋子,如果吻合的话,那就说明朱子聪是昏迷后让人扶着拖过来的。

  那她早前的猜测就成立了。

  朱子聪是被人喂了百草毒,然后拖到这里来背锅的。

  那么,放火的真凶是谁?

  “好咧,我们知道了,二嫂。”温月初应了一声,一旁,温月如望着宋暖,低声道:“姐,咱们二嫂在做什么呢?”

  “不知道!不过,听二嫂的话,一准没错。”

  “嗯,一准没错。”

  姐妹二人一脸崇拜的望着宋暖又从哪边走回来,将两道像是滑痕的痕迹给圈起来。

  宋暖担心有人踩了滑痕。

  细来想去,便让温月如留在这里,守着这些滑痕,不要让人给踩了。

  “二嫂,你放心!我一定会注意的,保证不让人踩了这些痕迹。”

  “好!”她看向温月初,“月初,你回家做早饭吧,我去菜棚里看看。”

  “好的,二嫂。”

  菜棚周围已经没多少村民了,张自强把人都劝了回去,只有崔氏还站在那里候着。

  “阿正媳妇,怎么样?有什么线索吗?”

  宋暖摇头,“强叔,你和叔公先回家吃早饭吧。里面应该也差不多了。剩下的事情,还得等人到齐才能问清楚。”

  张自强摇头,“不!我就在这里守着。”

  宋暖知道劝不动他,便回去与温月初、白氏一起搬了桌椅出来,还提了一壶茶。

  张自强坐下。

  崔氏不好意思坐,也不想坐。

  她虽然沉默着,但心里对宋暖是有气的,也有戒备的。

  草棚外有张自强在,宋暖放心,进去转了一圈,就回家帮着温月初做早饭了。

  后院烧毁的菜棚,官府没来,一切都保持现状。

  暂时不用收拾。

  这天,张老爷子和张自强都在宋暖家吃早饭,在官府没来之前,他们都不放心离开。

  碗筷刚放下,宋家宝和张陆生、宋天音他们就回来了。

  不出宋暖所料,他们还押着一个背着包袱的人。

  温月娥。

  温月娥的嘴巴用布塞着,说不了话,但从她怒目圆瞪,一脸狰狞的样子,可知她的情绪。

  一定是怒不可遏的。

  如果不是被布塞了嘴,她一定会吵个不停。

  她朝三人竖起了大拇指。

  三人不好意思的笑了。三人男的这样对一个女的,其实也不好意思的,有种胜之不武的感觉。

  温老太看着被绑了手,堵了嘴,还背着包袱的温月娥,惊讶的问:“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宋暖上前,拉开塞住温月娥嘴巴的布。

  “温月娥,你可真是狠心啊。第一次烧外面的菜棚,第二次直烧放火烧后院,你是想把我们全家人都烧死吗?”

  温月娥的嘴巴都酸了。

  听到宋暖的话,她矢口不认,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?你菜棚着火了,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有没有关系,你自己清楚。”

  “我不清楚!”

  温月娥气呼呼的扭过头去,不看宋暖。她上前几步,看着温老太,哀声道:“祖母,宋暖这么冤枉我,你可要为我作主啊。祖母,我的手都要被他们给折了,你快帮我松开吧。”

  温老太紧盯着她。

  温月娥心里发慌,“祖母,你不会也不相信我吧?我刚被人休回家,悲痛欲绝,我天天都锁在房里哭,不敢见人。我想了又想,觉得自己在这个村里呆不下去了,这才收拾了包袱,准备离开。”

  “祖母。”温月娥悲切的唤了一声,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温老太,满脸是泪,“祖母,我真的没有放火。她宋暖这是落井下石啊,还让三个男人将我捆了押到这里来。这不是要逼我去死吗?”

  “祖母,我……我当真是没活路了。沈宁枫欺负我,回到娘家,现在又被人冤枉,被人欺负。我……我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温月娥低头,嘤嘤直哭。

  宋暖趁机脱了她的一只鞋。

  温月娥扭头看去,“你想要做什么?”

  “我不做什么,后面朱子聪倒下的地方有一些鞋印,我拿你的鞋子去试试,看看大小和鞋底纹路是不是一样的?”

  闻言,温月娥的脸,瞬间煞白。

  “宋暖,你欺人太甚。这里还有几个男的,你这样脱了我的鞋,让他们看到了,你说我还有脸活在这世上吗?我温月娥可不是没脸没皮的人。”

  宋暖勾唇笑了下。

  她弯腰凑到温月娥的耳边,以仅二人可听见的声音,道:“昨晚与那朱子聪一夜风流,还谈什么要脸要皮的?别以为做事神不知鬼不觉,就你的这智商,你除了搬石头砸自己的脚,你还会什么?”

  温月娥听着,全身都瑟瑟发抖。

  这个宋暖是怎么知道的?

  宋暖站了起来,顺便将温月娥提起来,按坐在凳子上,“家宝,你去取条绳子过来。”

  接着,又把温月娥的嘴重新堵上。

  “嗯嗯嗯……”

  温月娥不停的摇头,瞪大的双眼中,满是不甘和恐惧。

  宋暖可不理她,直接捆了她。

  “祖母,你相信我吗?”

  温老太点头。

  “那祖母等我一会,我这就去核实鞋印。如果她是无辜,我可以向她下跪道歉,但如果这火确实是她放的,那我也不会轻易就算了。”

  宋暖的脸色沉沉,声音越来越冷。

  “上次,再怎么烧,也只是损了财。这次不同,如果不是家宝起得早,那火势蔓延过来,我们全家人都会葬身火海。”

  温老太点头,“这事我不插手。”

  这已经算是给宋暖最大的支持了。

  宋暖拿着鞋,转身离开。

  温月娥不停的挣扎,摇头,“嗯嗯嗯……”她越想越恐惧,这会儿想要以死明志,她都没有机会了。

  她不知道,宋暖为什么会知道昨晚她与朱子聪的事?

  她突然明白过来了。

  一定是宋暖想要陷害她,然后伙同了朱子聪。

  对!一定是这样的。

  温月娥有了一个偏激的猜测。

  宋暖去对了鞋印,把鞋子交给温月如,让她守着被圈的地方。这是证据,一定要保留到官府的人到来。

  温老大夫妇看完热闹后,回到家里,到处都找不到温月娥,拉开衣柜一看,温月娥的衣服都少了几套。

  “月娥啊……”

  夫妇二人连忙出去追人。

  有村民拦下他们,说是看到宋家宝几人押着温月娥去矮麻山了。夫妇二人又杀气腾腾的赶到【正阳居】。

  “娘,为什么让人绑着月娥?”

  “为什么?”温老太睨了他们一眼,心都寒了,“她半夜放火,这是想要烧死谁呢?是要烧死我这个惹人嫌的老太婆吗?”

  闻言,夫妇二人错愕。

  李氏回过神来,上前就着急的拉下温月娥的塞嘴布,“娘,放火的人还在菜棚里呢,你怎么能冤枉自己的孙女呢?”

  “我冤枉她?”

  “祖母,真的不是我。宋暖好冤枉我,我没做。我明知祖母住在这里,我怎么会放火呢?如果我放火,那我不是连畜生都不如吗?”

  温月娥见自己的靠山来了,又开始狡辩。

  温老大上前就要给温月娥松绑,“娘,你听见没有?这事不是月娥干的,就是那朱子聪做的。你不信谁都行,怎么能不信自己的孙女呢?”

  “不准松!”温老太冷喝一声。

  温老大缩回手,扭头一脸不解的看着她。

  “娘,她是你的亲孙女。”

  “是啊,我的亲孙女要放火烧死我,我也不敢相信啊。”温老太一脸痛心疾首,捶着胸口,满目悲伤,“老大,这不仅是你的失败,也是我的失败。我没有教好她,我纵容李小云把她给宠坏了。”

  “娘啊,你怎么还怪上我了?”李氏呼天喊地,也捶着胸口,不停的哭:“可怜我李小云为你们老温家生儿育女,到头来讨不到好,还天天被责怪。我我我……我还活着有什么劲啊?”

  说着,她就要去撞围墙。

  宋暖眼明手快的拉住她,“想寻短见的话,请别在我家里。我可以借你一条绳子,后面的山上有不少树,你随便选一棵。”

  李氏一噎,气得嘴都歪了。

  谷不凡进来,咻咻几针,李氏就站着不动了。

  “娘……”温月娥惊呼一声。

  谷不凡眸子轻转,厉光乍现,咻咻几针,温月娥也动弹不得,说不了话了。

  温老大扭头看去,“谷神医,你这是?”

  “太吵了!”谷不凡满目不悦,一脸戾气。他累了大半天,又突闻梅不俗的噩耗,哪有耐心听她们在这里嚎?

  温崇正不在,他的徒弟,他要护着。

  这火险些把他也烧了,他不会轻易算了。

  “神医,我可以劝她们,你就放……”

  “闭嘴!”谷不凡冷喝一声,“再吵!连你也变成木头人。”

  闻言,温老大立刻抿紧嘴,不敢再说话。

  谷不凡扭头看了宋暖一眼,道:“暖丫头,看看她的包袱里有什么,检查一下她身上有没有那本书。”

  朱大富回去找了,发现毒经不见了。

  毒经和百草毒放在一起。

  又不在朱子聪身上,那就应该被昨晚跟朱子聪在一起的人拿了。温月娥要离开,如果她拿了,那一定会带着离开。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月娥想要反驳,可又说不了话,只能任由宋暖查包袱。

  宋暖当众打开包袱,只有几套衣服和一些首饰,一小包碎银。看来这温月娥在沈府,也不是一文钱都没有捞到。

  眼角余光观察着温月娥的表情变化,宋暖勾勾唇,一件一件的抖开衣服。

  啪!发黄破旧的手抄书掉在地上。

  谷不凡低头看去,瞳仁骤然收缩,他急跨几步,弯腰拾起毒经。随手翻开几页,看着上面熟悉的字体。

  他的眼眼迅速的红了,泪水落了下来。

  “师妹~”

  这一声师妹,听着让人心碎。

  温月娥见状,知道一切都无法挽回了。她所做的一切,很快就要水落石出了。她想要否认,怕是都不行了。

  朱子枫要醒了,毒经也搜出来了,还有鞋印……

  温月娥的眼泪流了下来。

  她再一次败给宋暖。

  下午,唐乔便陪着新上任的知县舒同峰一起到了【正阳居】。村民见官府都来人了,又全都跑来凑热闹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