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29章 百草毒(三更)

第229章 百草毒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8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37

  

  “赔钱?”温老大一听,顿时不愿了,“娘,也就一些菜苗,大家又是一家人,不必这样清算吧?再说了,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,月初就杀人了。”

  “李小云不闹事,月初会无缘无故的打她?再说了,你现在看看,月初和李小云,谁伤得重一些?”

  温老大不吱声了。

  “不仅要赔菜苗的钱,还要陪初的药费。”宋暖站出来说话,看了一眼温月初红肿的脸。

  “月如,你陪你姐去敷一下脸。”

  肿得太厉害了。

  可见温老大完全没留情面。

  “跟我来吧。”谷不凡站了起来,“我那里有消肿的药膏,你可以抹一抹,一小瓶是一两银,药钱我找你大伯父要。”

  一小瓶一两银?

  温老大心都滴血了。

  “不就是脸有点红吗?弄个水煮蛋揉揉就行了,那药膏太贵了,没必要。”

  “让我把李小云也打成这样,咱们算扯平了,行不行?”温月初停了下来,阴恻恻的看了一眼李氏。

  温老大摆手,“算了算了,我给药钱就是。”

  一旁,李氏听着,心如刀割。

  她想要出声,可又不能说话,便只能生闷气,一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。

  宋暖看向温老大夫妇,又道:“你们可真是好意思,有你们这样子的吗?自己做的事,后果还让别人来担。”

  “那沈宁枫要休妻,难道是月初抓着他的手写的休书吗?月初跟他可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,你们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?”

  “……”李氏心里反驳:“怎么没关系了?她就一直勾引沈宁枫,不然怎么会被赶出沈家?不然沈宁枫为什么醉酒后喊她的名字?”

  她心里的声音,没人听得见。

  宋暖继续道:“难不成自己在地上摔了一跤,还要怪这大地上突出一个石头?你要把大地全铲了不成?”

  这夫妇二人可真是够无理取闹的。

  自己选的路,走不顺,还要怪别人。

  温老大脸红,不吱声。

  李氏心里愤然,说不出话。

  “你们先等着,我这就去数数被拨了这么菜苗?”宋暖和白氏离开,一起到菜棚里把那些被拨的菜苗收到前院。

  “苦菊三百七十二棵。”

  “秋葵四十八棵。”

  宋暖数完数,站起身子,看向温老大,道:“看在祖母的面子上,我也不去算这菜种好后,还能集菜种,又能有更多菜苗的事。这样滚下去,数额你们负责不起。”

  “……”温老大懵,还能这样?

  他看向温老太,只见她老人家淡然的坐着,似乎没听见一样。

  他只好轻声提醒,“娘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

  “娘,你听到了吗?”

  “听到了,暖暖已经很念情分,很给你面子了,你就知足吧。”温老太抿了一口茶,搁下,看向宋暖,“暖暖,我记得这苦菊种大后,一棵足有一斤重,一斤苦菊,你买给阿乔的酒楼是六文钱。”

  “是的,祖母。”

  “那三百七十二棵菜苗,也就是三百七十二斤苦菊,扣除人工和别的,一斤按半斤算,你觉得如何?”

  “可以的,祖母。”

  温老太轻轻颔首,“好!那这苦菊就是一百八十六斤,一两银一百一十六文。秋葵呢,你还没有产过,你自己算算吧。”

  “好的,祖母。”宋暖看向温老大,“一棵秋葵能结至少四斤,一斤秋葵成本价至少十文钱。刚才祖母说的在理,毕竟是菜苗,按一半算就成。毕竟我们大家是亲人,不能只看着银子。”

  “四十八棵秋葵,一共收成二百八十八斤,一斤是十文钱,按一半重量算,那么总共是一两银四百四十文。加上月初的药膏钱一两银,那么,你该赔我三两五百五十六文。”

  “亲戚一场,抹去零头,你赔我三两五百五十文吧。”

  温老大听着她熟练的算好赔偿总额,差点气了个倒仰。

  五文钱也叫抹去零头?

  这还是看在亲戚一场的份上?

  “阿正媳妇。”温老大指着地上一堆菜苗,面有难色,“也就一些菜苗,你这么算是不是太多了?”

  “祖母说按半算,我才按半算的。如果你不愿意,那咱们就不按半算。你付我七两一百文。”

  宋暖一点面子都不给了。

  她是想狠狠让他出回血的,温老太开了口,她也就不多计较了。谁知这温老大还一副这样的表情。

  “别别别,我给,我给。”

  温老大忍着心疼,取出钱袋,数了银子给宋暖。

  宋暖接过银子,打趣:“大伯父,你现在可真是富裕,这随身带着的钱袋,少说也是几十两吧?”

  宋暖在想,这是不是要少了?

  “阿正媳妇,你别笑话我。”温老大看向李氏,“这……能不能让神医出来一下?我们准备回去了。”

  这地方,他是真不愿意来。

  每次不是丢人现眼,就是赔银子。

  这地方克他,不旺他。

  不宜多来。

  谷不凡出来,还了李氏自由。李氏想要理论,可一看到谷不凡手中的银针,她就蔫了。

  夹紧尾巴,拉着温老大急急离开。

  第二天,关于宋暖的菜苗价高,温老大赔了不少钱,还有温月娥被沈宁枫休了的事,在村里流传开了。

  朱子聪只好消去了拨菜苗出气的想法。

  他想了许多办法,想与村里的小孩子们商量一下。谁知昔日那些听他话的小孩,现在全不听了。

  一听说他要对付宋暖,孩子们就一轰而散。

  这些孩子都被家中爹娘不时叮嘱,交待他们不准与宋暖为敌。否则,打断他们的腿。

  这些日子下来,宋暖的事迹传了不少出来。

  孩子们对她,既怕又崇拜。

  既不敢惹,也不想惹。

  孩子们这样的反应,可把朱子聪给气坏了。

  “哼!一个个吃里趴外的东西,以前哪个不成天巴着我的?现在好了,一个个无情无义,翻脸不认人。”

  朱子聪坐在河边的石头上,气得搬起石头就往河里砸。

  砰!

  水花溅起,弄得他自己满头满脸都是水。

  “谁?”大石头那边的温月娥叫了一声。

  朱子聪愣了下,跑过去看着满面是泪的温月娥,问:“月娥姐,你在这里做什么?为什么躲在这里哭?”

  “我没什么,就是风把沙吹进了眼睛里。”温月娥抹去眼泪,看着他,“你呢?为什么生那么大的气?你往河里砸石头做什么?”

  “我恨宋暖。”

  朱子聪愤愤的道。

  闻言,温月娥眸光一亮,“你为什么恨她?”

  “她是一个坏女人,她是蛇妖。哼!别人不信,我可是信的。”朱子聪说完,牙齿咬得笃笃响。

  恨不得将宋暖撕碎了。

  以前,宋暖还打过他的屁股,吓过他,让他当众丢脸。后来又让他爹娘没了面子,现在她还要参加医考,还想抢他爹的生计。

  新仇旧恨,他一样都没忘。

  “我也讨厌她。”温月娥咬牙切齿的道。

  朱子聪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,你们吵过架,每次那妖怪都把你欺负了。月娥姐,我们联手对付她,好不好?”

  “我们?”

  温月娥苦笑一下,“凭我们哪是一个妖怪的对手?”

  “不!我有办法的。”

  “你有办法?”温月娥惊讶的看着他,随即又笑了,“你一个小孩子,你能有什么办法?”

  闻言,朱子聪红了脸,“我不是小孩子,我十四岁了。我是个男人了。我爹说,他像我这么大时,他都上花楼找姑娘了。”

  说着,他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温月娥的胸脯。

  为人妻后的温月娥,那个位置更大了一些,胀鼓鼓的。

  上次,温月娥回门那天夜里,她与沈宁枫在屋里折腾的动静很大,他一直躲在窗户外偷看。

  这些日子的夜里,他常常胀痛而醒。

  梦里都是温月娥那天的样子。

  白花花的……勾人的……身体。

  温月娥扑哧一声笑了,她真没当朱子聪是男人。

  朱子聪涨红了脸,“真的,我真的有办法。如果你不相信的话,今晚夜里在那个废屋里等我,我拿东西来给你看。”

  废屋?

  温月娥的脸色变得难看了。

  朱子聪立刻又道:“就在这里也行,我的东西,你看过后,一定会感兴趣的。看到东西之后,你就会相信我了。”

  温月娥看着朱子聪,许久才点了点头。

  “今晚就在这里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朱子聪高兴坏了。

  这里是河边,水声大,大石头下又有一块干的河边。朱子聪四下扫看一圈,心都要飘起来了。

  ……

  夜里,朱子聪早早就像在河边的大石头后。

  温月娥珊珊而来。

  朱子聪探首看着施然来的温月娥,他兴奋得直搓手,连忙点燃了一旁暗处的香。

  “月娥姐,这里。”

  “你来很久了?”

  “不久。刚到不久。”朱子聪接过温月娥手中的火把,“月娥姐,你来,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。”

  他蹲在香前,挡住不让温月娥察觉。

  温月娥不疑有他,蹲下身子,凑近问:“什么东西?”

  她身上淡淡的香味窜入朱子聪的鼻里,朱子聪忍不住气血倒流,意猿心马。他深吸了一口气,取出一个小瓶子和一本书。

  “月娥姐,这瓶里装的是一种毒药。这一本是我爹藏着的医书,我识字,我知道这里面全是毒的配方。”

  闻言,温月娥问:“你要给宋暖下毒?”

  朱子聪点点头,“这瓶子里装的是百草毒。”

  “百草毒?”温月娥皱了皱眉头,拿过小瓶子,伸手就要去拨瓶塞。朱子聪连忙拉住她的手。

  “月娥姐,使不得。这毒很厉害的。”

  温月娥把小瓶子还给他,“既然这么厉害,那咱们可不能用,万一宋暖死了,那咱们是要偿命的。”

  “不会死人,只会让她变成活死人。”

  朱子聪恶狠狠的解释,满目戾光,“我听我爹说过,这是以百草炼毒,控制断肠草的毒量。那么中毒的人就不会死,而是会像中了风一样,全身瘫痪,说不出话来。”

  他就是想让宋暖变成活死人,这样就不能参加医考了。

  闻言,温月娥心中雀跃,双眼放光,“真的那么厉害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温月娥很想拿过那瓶子,可又不想太明显,便笑了笑,道:“那真是太好了,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宋暖中了这毒,那就真的完美了。”

  朱子聪点头。

  从怀里又取出一个小瓶子,“月娥姐,这个你可以闻闻,很香的。这个不是毒。”

  温月娥摇头,“不用了。”

  朱子聪:“月娥姐,你难道不相信我?”

  “相信!如果不相信你,我也就不会来了。”温月娥摇头,为了取信于他,便凑近闻了闻。

  的确是很香!

  但这香味有些诡异。

  温月娥只觉头有些晕乎乎,眼前的朱子聪像是变成了无数个朱子聪一般,不停的晃,不停的晃,最后变成了一张她心心念念的脸。

  “二哥!”

  朱子聪听着这声温柔的昵喃,便知药效发作了。

  他任由温月娥对他各种挑逗,没多久,他就忍不住了,将温月娥压在他早就铺好的干草堆上。

  为所欲为。

  幸好是偷偷服了朱大富的药,不然他的第一次就尴尬了。没进入主题就被温月娥给弄没了。

  ……

  黎明到来的前半个时辰。

  天地间,最黑暗的时刻。突然,矮麻山下火光悚人,【正阳居】后院的菜棚着起了大火。

  宋家宝起床去练箭,发现异样,连忙喊醒家人去灭火。

  “大姐,凡叔,温二伯娘,家里后院着火了,快……大家快去灭火啊。”他冲出去提了两桶水就往后院跑。

  嘎吱……

  后院门嘎吱一声,门板摇晃。

  “谁?”

  宋家宝跑过去,往火里泼了水,丢下桶就往后院门跑去。

  “你给我站住!”

  前面人突然倒在地上,宋家宝冲过去,拽着那人的衣服,拳头就砸下去,“王八蛋,谁让你来我家放火的?你知不知道……”

  院子里,宋暖几人忙着扑火,并没有注意到宋家宝这边。

  宋家宝的拳头一下一下的砸下去,身下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,也不挣扎,他觉得不太对劲,便停了下来。

  “大姐。”

  他叫了一声。

  可里面的人都在忙着扑火。

  没人听见。

  宋家宝又怕身下的人故意不反抗,想要趁机逃走,所以也不敢丢下人在这里。

  他站起来,往那人身上踢了几脚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