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26章 缺心眼的(三更)

第226章 缺心眼的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1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34

  

  孩子不能吹风。

  稳婆连忙出去报喜,“恭喜恭喜,梅子给你们家添了个大胖小子。”

  张莫两家人一脸喜色。

  **忙问:“我媳妇怎么样了?”

  “神医和阿正媳妇正在忙着吧,听他们的意思,这是母子平安,你们就放心吧。”

  柳氏和王氏相视一眼。

  “我们进去看看孩子。”

  王氏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,“我再去端参汤,这虽是煮第二次了,但应该也比白开水要强。”

  手术前,莫梅子喝了一碗参汤。

  王氏觉得只一次,参味不能全煮出来,便又加了碗水,放在炉子上慢慢的让它煮着。

  柳氏点头,“那我先进去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柳氏进了屋里,抱着大胖外孙,心里美滋滋的,可看向那放下帐幔的床,想到里面的莫梅子,她又心疼得紧。

  那是她的闺女啊,产子遭大罪,险些送了命。

  她哪有不心疼的。

  不过,她也知这天下间的女人,成亲生子都是必走的路。

  王氏端着参汤进来,往床前看了一眼,想去问问情况,可又见他们在忙,便不敢去打扰。

  她把碗放了下来。

  走过去和柳氏一起看孩子。

  稳婆没什么可忙了,王氏便取了银子给她,“大嫂子,辛苦你了。”

  稳婆摇头,不敢大声说话,收下银子,又指了指外头。

  王氏:“行!你先回去,孩子有我们看着。”

  稳婆点点头,转身出去了。

  宋暖和谷不凡又忙了半个时辰,这才把伤口缝合,并上了药。谷不凡倒了一粒安神补血气的药,一粒消炎药。

  “自强媳妇,你过来把这药给她喂下去。”

  “好的,我就来。”

  王氏连忙过去。

  宋暖把擦干净的手术刀放在铜盆里的开水中,煮了一刻钟,然后才取出,再次用干净的布擦干。

  收拾妥当,她走到床前,打量着沉沉睡着的莫梅子。

  谷不凡在给莫梅子抚脉。

  宋暖看向王氏,“婶子,梅子嫂没事。不过在没有通气之前,她尚不能进食,只能喝些白开水。我会每天早晚过来一趟给她复诊,其他的,你就按风俗给她做月子吧。”

  王氏瞪大双眼,“不能吃东西?那怎么行啊?”

  “暂是不能吃,这事,婶子得听我的。”

  “听听听,全听你的。”一旁,柳氏早把宋暖当成了活神仙,她说什么,柳氏都觉得是对的。

  王氏见柳氏都不反对,便也不多说了。

  “阿正媳妇,这次多亏有你和神医在,不然的话,梅子她……”王氏想想前面的情况,仍旧心有余悸,眼泪簌簌而下。

  “婶子,你别说这样的话。”

  “我是……”

  “暖丫头,我们先回去。”谷不凡突然出声,打破了谢来谢去的氛围。

  宋暖点头,“是,师父。”说着,她看向王氏和柳氏,“两位婶子,梅子嫂和孩子就由你们照顾了。我先回去。有什么事的话,你们让**大哥来叫我就可以了。”

  “好好好!”二人忙点头。

  柳氏已经坐到床前,抽出手绢,爱怜的帮莫梅子拭汗。

  宋暖去扛药箱。

  谷不凡抢先一步,摆摆手,“我来就行。”

  宋暖点头,笑了笑。

  她知道,谷不凡是心疼她累了。

  二人出了房门,院子里的张莫两家人又是千恩万谢的。

  谷不凡不喜这般,又心疼宋暖累了,便打了个哈欠,“累了,想回家休息一下。**小子,这药方子你拿去抓药吧,每日煎一帖,三碗水煎成一碗,每天中午喝。”

  “是,我记住了。”**接过药方子。

  谷不凡扭头瞥了宋暖一眼,“暖丫头,我们走吧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回家的路上,师徒二人一言未置。

  谷不凡心里有千千万的疑问,但他不问一句。因为他知道在外面说话多有不便,让人听了更是不好。

  宋暖也猜到了谷不凡有许多问题要问她。

  刚才她聚中注意力,心无旁骛的做手术,那些刀法,那些处理方法。她相信帐幔外的谷不凡一定是有疑问的。

  “凡叔,二嫂,你们回来啦!”

  温月初姐妹迎上来,一人提过宋暖手中的小包袱,一人扛过谷不凡的药箱。

  温老太、白氏和宋家宝几人也齐齐的看向他们。

  “梅子怎么样了?”

  “母子平安。”

  “呼……”

  众人闻言,皆是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平安就好,平安就好,真是菩萨保佑。”温老太双手合十,如释重负。

  温月初姐妹送了东西回屋,又返了回去,好奇的看着他们师徒二人,“听说梅子嫂是难产,孩子的脚先出来。凡叔,二嫂,你们是怎么给孩子接生的?”

  “这个说起来……”

  “月初,你们姐妹能不能给我和暖丫头做点吃的,我们还一直饿着肚子呢,现在又累又饿的。那些生孩子的事情,你们姑娘家没什么好打听的。”

  谷不凡摸摸肚子,肚子咕咕直叫。

  白氏附合,“对对对!赶紧去弄吃的,姑娘家家的问生孩子的事做什么?”

  温老太指了指池边,“你们师徒二人过去坐下来喝杯热茶,休息休息吧。饭菜都给你们热着,很快就能吃了。”

  谷不凡颔首。

  宋暖抬手捏了捏眉心,“我回屋洗把脸,马上就来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池边,白氏沏茶,温老太询问莫梅子母子的情况。这会儿,谷不凡就没有不耐烦了,一一回应,粗略道来。

  宋暖洗了手脸,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出来。

  谷不凡正好也说完了。

  温月初姐妹二人端着饭菜过来,师徒二人填饱肚子就去书房。宋暖不待谷不凡提问,就先给谷不凡讲了一个故事。

  谷不凡大半辈子都在游医,见识广,什么样的奇闻怪事都听说过。

  当宋暖讲完这个故事后,他也大概明白了宋暖的与众不同,还有她这一身莫名而来医术。

  “师父,现在可还有疑问?”

  谷不凡笑着摇头,“没有了。想不到我徒儿竟有这种奇遇。”

  “世事难测,境遇亦然。”

  “没错!你与阿正能相遇,也是缘分啊。

  “这倒是。”

  “行了,昨晚一夜未睡,一大早又忙到现在。你回屋歇着吧。”谷不凡挥挥手。

  宋暖点头,“好的,师父也一样,回屋休息一下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宋暖离开后,谷不凡端起已经冷却的茶抿了一口,喃喃自语,“想到竟有此等奇事,怪不得啊,怪不得……”

  ……

  莫梅子当天下午就醒了过来,麻沸散的药效过了,一时又痛得不轻。**火急火燎的过来找宋暖和谷不凡。

  师徒二人听说,倒是不着急。

  “你也莫急,这是正常的。毕竟身上有这么大一个伤口。这麻沸散的药效过了,疼是必然的。走吧,我们和你一起回去看看。”

  师徒二人给莫梅子做了详细的检查。

  没事!一切正常。

  宋暖细细的解释一番,张莫两家人这才安下心来。

  王氏和柳氏在厨房煮红鸡蛋,准备挨家的送。这是村里的风俗,谁家添了丁,便要家家户户送红鸡蛋和桂花糖。

  意喻着团团圆圆,甜甜蜜蜜。

  第二天,村里就传开了莫梅子剖腹产子之事。稳婆是村里人,在洗衣场上把昨天的情景绘声绘色的说着。

  妇人们听着,又惊又好奇。

  她们可不敢想这人的肚子剖开后,还能好好的活着。

  “这阿正媳妇真是厉害。”

  “那是真的厉害啊,神医都在一旁给她打下手。我转过身去不敢看,听见刀割开肚皮的声音,听得我头皮发麻。当时我就在想,这村长一家的胆量真大啊,这么冒险的事也敢做。事实上,这是我眼皮子浅,神医就是神医,他的徒弟都了不得。”

  “我听人说了,谷神医老有名了,就是皇宫里的人请他看诊,他也不去。可人家还不敢拿他怎么样。”

  “神医真有能耐。”

  “那是。”

  “现在神医就住在咱们村里,而且咱们村还有一个女神医,这是多么有面子的事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兴奋的聊着,突然传来冷哼一声。

  大伙一听,心中暗暗叫糟糕。

  崔氏来了。

  这个女人最是心眼小,以前一直高高在上,认为她家朱大富是村里唯一懂医术的人。

  她在村里,走哪都少不了人恭维。

  现在村里来了个谷神医,又多了一个懂医术的宋暖。大伙也就没那么看重她了。

  毕竟哪天有个头疼脑烧的,直接找宋暖要把草药,便能痊愈。

  “说得神乎其神的,你们啊,一个个就是没见识。剖腹产子?这人肚子被剖开了,一时死不了,难保还能长命百岁。”

  崔氏冷眼扫过那些妇人。

  这些势利眼,没个好东西。

  “朱大嫂,这话可不能乱说,这要是让村长家里的人听到了,这可了不得啊。人家会以为你在背后诅咒人呢。”

  “对啊,话不能随便说。”

  “就是,人现在好好的做着月子,我昨晚就去看望过了。大人小孩都好好的,没出一点岔子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劝着,就差没有劝崔氏留点口德了。

  崔氏气极,憋了一肚子气,直接提着没洗的衣服回家。朱大富这些日子清闲得很,几乎都没有人来找他看病抓药了。

  他闲着没事,便把药材都翻出来晾晒。

  砰!

  崔氏放下木桶,上去就揪住朱大富的耳朵,用力的扭。朱大富痛得直抽冷气,“哎哟,你这是做什么啊?这一大早的,我又哪里惹你生气了?”

  崔氏一手揪着他的耳朵,一手叉着腰,冲着他的耳朵就吼道:“朱大富,你这个窝囊废。这些药材,你还晒个什么劲啊?全拿去灶房烧了得了。你说说你,你这都多大年纪了,可你的医术有什么长进?你除了那一块花钱买来的行医木牌,你还有什么?”

  “嘘嘘嘘!”朱大富一听,立刻嘘声,精明的眸子四下扫看,然后一脸哀求的道:“媳妇,我的好媳妇,你能不能先松手。还有那个事,真的不能在这里说啊。咱们夫妇二人知道就行,你这么说出来,要是让人听见了,以后还有谁来找我看病啊?”

  崔氏松手,一脸怒容,“呸!还以后呢,现在就不会再有人来找你看诊。你知不知道昨天村长儿媳妇产子的事?”

  朱大富点头,“知道啊,刚才张家还送了红鸡蛋和桂花糖过来。”

  “送来了?”

  “对啊,我没敢吃,放在堂屋里给你们娘俩吃呢。”

  闻言,崔氏又呸了一声,“我呸!我看你是吃不下吧?你个缺心眼的,你知道大伙都怎么传那宋暖的医术的吗?传得神乎其神的。你说说,再这么下去,你还有活路吗?你都没有生计了,你还只知晒药材,你不是缺心眼,又是什么?”

  朱大富皱眉,揉着被揪痛的耳朵。

  “虽然找我看病的人少了,可也还是有的。你别瞎操心了,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会饿着你们娘俩。”

  啪!

  崔氏的肥掌一拍,打在朱大富背上,把朱大富打到向前一个踉跄,险些摔一个狗吃屎。

  “朱大富,你果然是缺心眼。”

  “媳妇,我……”

  “你可知道再有半个月,宋暖就要去县里参加医考?你想啊,如果宋暖考到了行医木牌,可以正而八经的出诊了,那还有你什么事啊?”

  崔氏当真是恨铁不成刚。

  快要气死了!

  朱大富闻言,细细一品,这才慌了。

  “媳妇,那我该怎么办?”

  “现在知道慌了?”

  “媳妇,你的主意多,你说说,我该怎么办啊。”朱大富哭丧着脸,“那宋暖与村长家关系好,昨天又救了莫梅子母子,这恩情更是了不得啊。将来如果她要行医出诊,又有村长撑腰,我还真的是……真的是没活路了。”

  崔氏跺跺脚,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?这事咱们得好好合计合计。咱们的子聪还这么小,若是没有生计,那咱们拿什么来养他啊。”

  朱大富搓着手,在院子里来回渡步。

  心里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。

  仔细一想崔氏的话,句句在理啊,宋暖如果真有了行医木牌,那他真的没好日子可过了。

  不行!绝对不行!

  “不着急,不着急!我们一定要想一个好办法,让她没有精力去参加医考。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。”

  院子外,朱子聪猫着腰离开。

  他把他爹娘的话都听清了。

  这事,他准备自己去做,不让爹娘再操心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