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24章 谷不凡的考核(一更)

第224章 谷不凡的考核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12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30

  

  宋暖指了指休息棚那边,“我在那边等你,好好聊,月初其实也是直来直去的姑娘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不待张大寒进去,宋暖就先走。

  张大寒目送她离开,深呼吸几下,鼓足了勇气后,这才撂开棚门走了进去。

  温月如扭头看了一眼,刚才他们在外面说话,她也听见了。她明白宋暖的用心良苦,所以也想听听张大寒到底想说些什么?

  张大寒为她做了这么多的事,她不是木头,不会没有感觉,但以她经历过的事,真的没办法对谁打开心扉。

  “月初妹妹。”

  “大寒哥,你的伤全了吗?”

  “好了,全好了。”张大寒走过去,站到她面前,“月初妹妹,我明天就跟阿来一起离开。什么时候回来,也没定数。”

  “嗯,一路顺风!”

  “月初妹妹,我来就是跟你辞别的。”说着,他取出一把匕首递到温月初面前,“这个给你留着护身。”

  “好!”温月初落落大方的收下,“出门在外,你也小心。你这是为我二哥做事,凡事都要仔细一些,也要照顾好自己。”

  闻言,张大寒心中激动不已。

  “月初妹妹,你关心我?”

  “关心!我们既是同乡,又是自小一起长大的,你还帮过我不少的忙,现在又为我二哥做事,我关心一下,也是理应的。”

  温月初停顿了一下,又道:“我不想让你婶子觉得我温家一直在坑你,觉得你总为我温家人的牺牲。”

  张大寒一听急了。

  这话听着怨气挺重的啊。

  “月初妹妹,我没有怪你的意思。上次是我自己太冲动了,是我的错,我不该那么冲动去找沈宁枫。”

  事后他也被温崇正说了很久。

  他这才知道自己,那是冲动,并不是真正的英雄救美。

  他那么冲动的做事,反而给温月初带来了不少的麻烦。陆氏生气,当众给温月初难堪。

  沈宁枫后来也来找温月初的麻烦,如果不是温崇正在家里,怕是又得惹出事端。

  总结上次的事情,张大寒还是挺后悔的。他不是后悔找沈宁枫的麻烦,而是后悔自己冲动的用错了方式。

  温崇正说的没错,想要收拾沈宁枫为什么要跟他对着干呢?明明有很多方法,可以做的。

  可谓是一语惊醒梦中人。

  张大寒当下就明白了许多道理。也更加笃定他想跟温崇正的想法。

  他觉得温崇正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。做事情总是用三分的力,得到了十分力的结果。

  这就是聪明人。

  “月初妹妹,我张大寒脑子不太机灵,做事不讲办法。以后再要收拾他,我一定不会再莽撞了。温二哥说的对,办法千千万,拳头反击,这不是良策。”

  “我二哥说的?”

  “对!温二哥还说了,想要收拾这种人,有一个方法最有用。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

  “过得比他开心,这样才能真正的诛他的心。”张大寒紧紧的瞅着温月初,“月初妹妹,他以为再不会有人珍惜你,以为你会生活在舆论之中而不可翻身。请你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珍惜你,让我与你一起从舆论中走出来。我知道,你眼下无法对谁敞开心扉,我只是想告诉你,我可以等。”

  “哪年哪月哪一日都行,只要你点头。我张大寒就绝无二话。我想过了,我要跟着温二哥做事,多锻炼自己,这样我才有能力给你好生活。让那些人都不敢再说你的不是。”

  “不敢和不说,这是两回事。”

  温月初听着张大寒剖心的表白,心里感动不已,但是以前吃过亏,也时刻提醒她,不能全信。

  “我知道,想要让人不说,这需要时间。但是,月初妹妹,我们在改变别人看法之前,我们自己就该用行动去打消别人的成见,这对吧?”

  “对!”温月初点头,看向他挑眉,“所以呢,你究竟要跟我说些什么?”

  “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珍惜你,给你幸福。”

  “我暂时做不到。”

  “没关系,我可以等,我可以用行动来告诉你,我的诚意。”

  “你爱等就等吧。”

  温月初说完,转身走去拿小锄头,不再与他说话,专心松土。

  张大寒站在原地,目光紧锁在她身上。

  良久,他才转身出去。

  休息亭下,宋暖刚煮好水,正在洗杯水沏茶。张大寒走过去,“温二嫂。”

  “坐吧,陪我喝杯茶。”宋暖头也不抬,着手沏茶,倒了一杯推过去给他,“放心!我会照顾好月初的,有我在,那些流言蜚语伤不了她。倒是你,出门在外,一定要保重。”

  “是,温二嫂。”

  “记得我的话,没有什么东西比生命更重要。若是遇到危险的事,你的安危要排在第一位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做了个手势,“喝茶。”

  “好的,温二嫂。”

  ……

  第二天,赖喜来就带着张大寒一起离开高山村。温月初虽然什么也没有说,但还是悄悄躲在村口,目送他们离开。

  宋暖签了几个固定上工的人,菜地都由他们打理。

  她全副身心都放在医考上。

  “暖丫头,你出来一下。”

  “好的,师父。”

  宋暖放下银针,提着鸡从屋里出来,“师父,你等我一下,我先把它放回鸡窝里去。”

  “行!我到书房等你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宋暖把鸡放了回去,洗净手,这才到书房。

  谷不凡已经沏好了茶,桌面上放着一套银针,一个铜人。看样子,这是要考考她了。

  “暖丫头,过来坐下。”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宋暖过去,坐了下来。

  谷不凡问:“你练习针灸也有些时日了,目前到了八针的境界。那么我想考你一下。”

  “请师父赐教。”

  “我想知道,你对人体禁刺的部位,了解有多深?”

  宋暖略略思绪,应道:“五脏各有其要害之处,不可不注意。肝生在左边,肺长在右边,心脏调节着外衣,肾脏管理着体内,脾脏具有运化输送……第七椎旁,里央有心包络。有些地方,在针刺治疗时,必须小心,遵循着法则就有疗效,反之就要发生灾祸。”

  谷不凡点点头,又问:“若是刺中这些地方,会出现什么症状?”

  “若误中心脏,大约一日即死,会出现嗳气的症状。若是误中肝脏,大约五日即死,会出现自言自语的症状。若刺中肾脏,大约六日就要死亡,会现打喷嚏的症状……”

  “好好好!你记得真清楚。不错不错!”谷不凡给她倒了一杯茶,“先喝杯茶,休息一下,等一下我们继续。”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几杯茶后,谷不凡又问:“不要对什么样的病人施针?”

  “不要针刺饮酒大醉的人,否则会使气血紊乱。不要针刺正勃然大怒的人否则会使其气机上逆。此外,对过度疲劳,刚刚饱食,过分饥饿,过度口渴,方受极大惊吓的人,皆不可以针刺。”

  这些理论知识,宋暖早已背得熟练,所有内容都在她的脑海里。

  她读了刺志论篇后,对人体的穴位,施针的精妙之处,皆已掌握。小小一枚银针,可杀人于无形,也可救人于生死一线间。

  这也大大的提高了她的学习热情。

  她对手中的银针,更是喜爱不已。

  “人身体上的气穴有三百六十五个,这一年的天数一样,那么你知不知道这些气穴都在哪里呢?”

  “五脏各有井荥俞经合五便,五五二十五,左右共五十穴;六腑各有井荥俞原经合六俞,六六三十六,左右共七十二穴……五脏在背部脊椎两旁各有五穴,二十共十穴……大禁之穴是天府下五寸处的五里穴,以上凡是三百六十五穴,都是针刺的部位。”

  这天,师徒二人在书房里一起聊医术之事,聊到天亮,仍意犹未尽。

  谷不凡精神奕奕的起身,“好了,外面天都亮了。我们各自回屋梳洗吧。你休息一会,明天晚上,我继续考你。”

  “好的,师父。”

  师徒二人出了书房,谷不凡想了下,又道:“医考是三天,你除了把握医术,还要有足够的体能。”

  “我明白的。”

  “昨晚是我聊到忘了时辰,晚上再考你时,你一定要记得提醒我,子时之前,你一定要回屋休息。”

  “好的,师父。”

  宋暖对谷不凡毕恭毕敬。

  “行了。回屋休息一会,无论如何要让自己睡着,我会让人别去打扰你。”谷不凡叮嘱。

  宋暖一一应是,温顺乖巧。

  只是,谷不凡的打算落了空。宋暖回屋刚睡下不久,外面就传来了**焦急的声音。

  “阿正媳妇,谷神医。”

  “出什么事了?”

  **抹去一头的冷汗,“谷神医,我媳妇从昨晚就肚子疼,家里找了稳婆,可是这天都亮了,还是没把孩子生出来。神医,那稳婆说孩子脚先出,怕是……”

  稳婆忙了一晚,不仅累瘫了,还吓着了。

  莫梅子腹中的胎儿过大,生产本就不易,结果折腾了一晚还是脚先出。稳婆用尽了办法,也没把孩子调回正常位置。

  这下孩子生不下来,大人小孩都危险了。

  “师父,我先去看看,你收拾一下药箱,带些麻沸散,我带上手术刀。”宋暖已经提着一个小包袱出来。

  她听到孩子脚先出,便知莫梅子难产了。

  她带上手术刀前去,如果不行,就只能给莫梅子剖腹产了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