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23章 一笔勾销

第223章 一笔勾销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0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29

  

  “老夫人,我家公子没有回来,他还有事要处理。我这次是回来有事与夫人商量的。”

  温老太点头,“原来是这样。那坐吧,一路累了吧?有没有回去看看你娘?”

  赖喜来摇头,“不曾。”

  “你这孩子,回来时经过镇上,你该先去见见你娘。你连过年都在外面,她想你了。年初七还过来一趟,问了你的情况。”

  温老太示意他坐下。

  宋暖去取了点心过来。

  “阿来,先喝茶,吃点心,垫垫肚子。”

  门口,温月如回来了,瞥了一眼这边,径自去厨房。赖喜来嚯的站了起来,“我去洗把脸。”

  “行!你先把你的东西放家宝屋里,你暂时与他住一起。”宋暖交待。

  赖喜来摇摇头,“夫人,我不住这里,晚一点我回镇上看我娘,明天一早再过来。”

  “也对!去吧。”

  “好。”

  赖喜来进了厨房,拿着一个盆,问:“温姑娘,有没有热水?”

  “没有!”温月如往灶膛里塞了把柴禾,抬头向赖喜来,上下打量他一圈,道:“赖皮狗,一些日子不见了,你变化挺大的。”

  “我叫赖喜来。”

  “我知道,可我就叫你赖皮狗。”

  “随……随便你。”赖喜来也打量着温月如,“温姑娘,变化也挺大。”

  这些日子可能是生活好了,正值花季的温月如长开了不少。如果以前是黄毛丫头,那现在就是栾亭亭玉立的姑娘了。

  长成姑娘了,人也变好看了。

  温月如半眯起眸子,瞅着他。

  这次怎么不反驳,不气急败坏呢?

  “你又在打什么打意呢?”

  “啊?”赖喜来愣愣的看着她。

  咕咕咕……肚子咕咕叫了几声,赖喜来一脸尴尬,从袖中取出一个用布包着的东西,往灶台上一搁,转身就往外走。

  “温姑娘,以前的事,多有得罪,这是我的赔罪礼。”

  他借着打水洗脸,其实就是想把东西交给温月如。只是,他也没想到,这会儿相处起来,有些怪怪的。

  脸上火烧火燎的,红得像是猴子屁股。

  他进了沐浴房,掬了冷水泼脸,抚着脸,还是很烫。

  撞邪了。

  他今天看着温月如怎么就不同往日了?被她喊赖皮狗也不生气,现在还脸红。

  赖喜来在里面磨蹭了好久才出来,出来时,已经面色无异了。他回到桌前,谷不凡也坐在那里了。

  “阿来,谷里情况如何?”

  “一切如常。我师父一边按着神医的方子调理身体,一边打理谷里的草药。过年时,我在谷里陪我师父的。”

  “好!那里有颜晴,我也放心。”

  “神医不用挂记,都好。”

  “饭菜热好了,端出来,不是?”温月如过来问。

  赖喜来起身,“我去厨房吃就行了,多谢温姑娘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温月如指了指厨房那边,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去。“你坐着吧,我来盛汤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!我自己来就行。”

  “让你坐着,你就坐着。你为了我二哥二嫂四处奔波,我该谢你的。以前的事,咱们今天就一笔勾销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我说一笔勾销,你不愿意?”

  “不不不!愿意的。”赖喜来忙点头,一脸欣喜,“温姑娘,你真是大人有大量,谢谢!”

  “谢我啥?我也没做什么?当时你伤害的人不是我,我二哥和二嫂都原谅你了,我有什么好揪着不放的?”

  “往事不提了,不提了!”

  赖喜来想到自己假扮道士的事,不禁红了脸。

  很是尴尬。

  “吃饭吧。”

  “我来端菜。”

  两人把饭菜端到桌上,温月如的手隐入袖中,抓着那个布包着的东西,张了张嘴又合上。

  赖喜来饿坏了,吃得飞快。

  温月如瞧着,忙道:“你吃慢一点,别噎住了。”说着,她又给他盛了一碗汤放着。

  这是多久没吃饭了啊?

  “在外面很忙?你就忙到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?”

  “还行!赶着回来,所以路上就吃干粮。昨晚把干粮吃完了,想着快到家了,所以就没再停下来买了。”

  “再忙再赶,也得吃东西啊。”

  赖喜来听着,心里甜滋滋的,很是感动。

  “你在关心我?”

  “对啊。”

  “温姑娘,你真是好人。”赖喜来笑了。

  温月如也笑了下,指着一旁的汤,“再喝一碗汤吧。我就想着,你还要忙我二哥做事,可不能累倒了,要不然我二哥就少了一个人帮忙。”

  呃~

  赖喜来琢磨了一下话里的意思,只觉哗的一声,被冷水兜头浇下来。

  心里的那些儿热情,全熄了。

  “哦。”

  “还要再盛一碗饭吗?”

  “不用了。”

  “好吧!”温月如感觉这次与赖喜来相处挺愉快的,攥了攥袖中的东西,转身往外走。

  算了,人家一片诚意要道歉,她还回去,人家还以为她不愿意原谅人呢。

  ……

  宋暖回屋去查看温崇正给她捎来的东西,香胰子,香精,还有安神的香。看来他在调香这方面很有天赋。

  还有一只银镯子。

  上面浮雕着荷花、荷叶,荷叶茎缠在手镯上。

  整个手镯栩栩如生。

  信中一如继往的报平安,诉相思,没有多说旁的。

  宋暖找了赖喜来去后院,二人坐在小亭子下,“阿来,阿正让你什么时候赶回去?你和大寒是去与他一起?还是各自分开?”

  “夫人,我和大寒在一起。公子让我带着大寒一起做事,等他熟悉了,再由公子安排。公子这一趟出门,并没有与我们在一起。公子有别的事要处理,租田种花,制香工坊的事,目前我在处理。”

  赖喜来很是信服温崇正。

  温崇正不仅聪明过人,胆识也过人,眼光更是超前。租田,种花,调香工坊,货品销往渠道,全是温崇正安排好的。

  还有那几个得力的调香师傅,也不知是温崇正从哪里找来的?

  那几人非常卖力,没有半点二心。

  仿佛那工坊就是他们的一般。

  也正是如此,赖喜来才把精力全部放在管理和销售这一块上。

  “哦,这样啊。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“那就辛苦你了。”

  “不辛苦!承蒙公子不嫌弃,让我跟在身边,我这才有了今天。以前那样的日子,如今再回想,真的汗颜。”

  “能改,什么时候都不晚。”

  “是,夫人。”

  “行了,你这样子,我感觉自己在说教一般。现在,我是带你去大寒家,还是你自己去?或者,你先回镇上看你娘?”

  “大寒那里我要先去一趟,他也要准备准备。”

  “行!那我陪你去?”

  “不用!我知道他家在哪里,夫人不用管我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好!你回镇上时,告诉我一声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二人从后院出来,赖喜来去找张大寒,宋暖则去库房装了两大篮的东西,准备等一下让赖喜来带回家去。

  ……

  第二天,张大吉家的小猪出栏,吃过早饭,宋暖和白氏母女三人就准备去抓小猪。

  四人刚出院门,便看到张大吉父子,还有张大寒,三人各挑着一副大箩筐。远远的就喊道:“阿正媳妇,我们把小猪送过来了。”

  宋暖笑道:“得了,不用咱们去了。”

  白氏立刻道:“那我去猪栏里看看,看看铺的稻草够不够厚。月初,你去厨房看看大锅里的豆渣煮好了没有?”

  张大寒也来了。

  白氏有意让温月初回避一下。

  “好的,娘。”

  温月初又怎么会不知道白氏的用意,当下就转身去厨房。张大寒远远的望过来,见温月初走了,一时,心里空落落的。

  他一直想当面向温月初道歉。

  可他一直在养伤,等伤好了,温月初又一直避着他。

  十头小猪,四只公的,六只母的。

  等养大一些,还要找人来阉猪。对于养猪这活,宋暖完全是门外汉,听到一些知识,那也是听白氏和温老太说的。

  她养猪,只是想着家里的豆渣和菜叶子多。

  丢了浪费,养些猪,正好合适。

  过了称,张大吉几人就把小猪放进了猪栏里。小猪得到自由,立刻撒野的跑,在这个陌生的地方,它们这里嗅嗅,那里吼吼。

  白氏望着栏里的十头小猪,笑得眉眼弯弯。

  真好啊。

  家里养上猪了,一次就养十头。

  养猪是粗活,脏活,可白氏看着这十头小猪,心里却很是踏实。在这【正阳居】住的日子,她日日都充实,夜夜睡得香。

  这是她嫁进温家后,过得最好的日子了。

  两个女儿还都懂事贴心。

  “阿正媳妇,以后这十头猪就交给我养了,我一定把它们养得肥肥胖胖的,保证让它们早日出栏。”

  “行!它们就交给二伯娘了。”

  宋暖高兴的笑了。

  “大吉叔,走吧!到院子里坐一会,喝杯热茶,我去取小猪崽的银子给你。”

  “不着急的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”张大吉忙摆手,“我们家里今天没事,我们爷仨过来给菜浇浇水,松松土。”

  他们都是宋暖签的固定工人,每天抽时间过来做事,这是理应的。

  张大吉是老实人。

  他没想过插科打浑的事。

  跟人签了协议,人家也信得过自己,便不能做让人失望的事。

  “我知道,你不着急!不过,我这个做事喜欢一是一,二是二。眼下就能清算的,也就没必要留到后面。”

  宋暖指了指院子那边,“我师父在沏茶了,你们先去坐一会吧。”

  几人点头,“好!”

  张大寒四下看了看,还是没有看到温月初的身影。

  宋暖去取了银子,写了收据,当面点清,双方按了手印,各执一份收据。谷不凡瞧着她做事的态度,心里很是满意。

  有时,白纸黑字不是信不过别人。

  只是,避免一些枝外之事。

  不给作妖的人机会。

  “几位,喝茶!”

  “好的,谢谢谷神医。”

  宋暖看向张大寒,“大寒,你跟我去一趟后院吧,我有样东西要你帮忙。”

  张大寒连忙站了起来。

  张大吉用手肘碰了下张陆生,“陆生啊,你也跟着一起去搭把手吧。咱们可都是阿正媳妇的长工,不能光领工钱不做事。”

  闻言,宋暖忙纠正,“大吉叔,你们可不是我的长工,咱们签的是上工的协议,可不是卖身契。”

  张大吉尴尬的挠挠脑袋,“啊,我说错话了。”

  “没事没事!说明白了就行。我宋暖什么时候都不会签长工,我们大家都是一样的,不分三六九等。”

  宋暖摆手。

  张大吉点头,笑眯眯的道:“知道了,阿正媳妇心善,我们大家都懂的。”

  宋暖颔首,伸手按下已经站起来的张陆生,“陆生,你喝茶!我那儿一个人就行了。不是重活,我是有事要交待大寒。”

  张陆生点头。

  宋暖转身,张大寒跟了过去。

  后院。

  宋暖指了指菜棚,“进去吧,月初在里面。”

  闻言,张大寒面露喜色,又有些不好意思,“温二嫂,我……”

  “去吧!听阿来说,你们明天就离开。你进去好好跟月初说会话,当是告别吧。你是男的,有什么事直说,也不用担心她会拒绝。日久见人心,她的心就是铁做的,你把捂热了不就成了吗?”

  “啊?”张大寒一脸意外。

  阿正媳妇这是在鼓励他吗?

  宋暖瞧着他呆呆愣愣的样子,心觉好笑,又道:“月初,她的心受过伤,也被人议论过不少。一时半会的,她肯定不可能打开心扉的。这就要看你能不能坚持了。”

  听到这里,张大寒确定宋暖是在鼓励他了。

  “我等多久都行,只能她能给我机会,我叔婶那边也不会是问题。我张大寒没啥本事,只怕给不了她好日子。”

  宋暖弯唇笑了。

  她举起自己的双手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双手。”

  宋暖又拍拍自己的肩膀,问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肩膀。”

  宋暖的手覆在自己的胸口上,“这里呢?”

  “心!”

  宋暖笑着点头,“你有一双手,还怕挣不来好日子?你有肩膀,你还怕将来担不起一个家?你有一颗真挚的心,你还怕感动不了她?”

  张大寒听着,张口结舌,说不出话。

  宋暖的话,让他如醍醐灌顶,瞬间就想通了。

  挥挥手,宋暖指了指菜棚的门,“进去吧!在我这里,不会有人听墙根,你想说什么都行。我更不会笑话你,我只希望月初能幸福。”

  “嗯。”张大寒重重的点头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