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22章 公子人呢

第222章 公子人呢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5161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28

  

  宋暖练习了几遍,一针针的下去,第一次都悬着一颗心。窗外,天都亮了,她终于手法熟练了,也克服了心理障碍,不再怕下针了。

  听着白氏母女起床做早饭了,她收拾一下,提着鸡出去。

  “二嫂,你这是?”

  温月如看着她的鸡,一脸疑惑。

  “我练针了,现在把它放回去。”

  “哦。”温月如点头,细想一下,蹙眉问:“二嫂,你不会是练到这个时候吧?”

  “嘿嘿!我忘记时间了,没事儿,我现在精神百倍。”宋暖把鸡放回鸡窝里,洗漱后,便去厨房帮忙。

  “二嫂,做早饭用不着你,你赶紧的休息一下。等早饭做好了,我再叫你起床。”温月如见她进来,立刻轰她出去。

  宋暖两手一摊,“这个时候了,我也睡不着。”

  “不行不行!你得去休息,一夜都不合眼,这怎么可以?”温月如说什么也不上她在厨房里。

  宋暖没办法,便出去了。

  从厨房出来,她就去了后院,打开杂物间的门,点了香给那个牌位上香。这些日子,这已经是她的习惯了。

  从杂物间出来,她仔细的锁好门。

  然后去了草药棚。

  从黑龙山带回来的草药种子,大多都已经发芽,展开新枝了。

  生机勃勃。

  没过多久,外面就传来了谷不凡和宋家宝的声音,“家宝,我今天教你一套拳,箭术多练练就行的,别的也不能落下。”

  “好咧,多谢凡叔。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谷不凡走了几步,就停了下来,扭头看向药棚这边,“丫头,你在里面?”

  “师父,我来看看草药。”

  “昨晚一宿没睡?”

  “睡了,可睡不着。我就起来再练了一会针,结果不知不觉就天亮了。师父,我没事儿,这会儿是真的没有睡意。”

  谷不凡朝宋家宝努了努嘴,示意他先去后面。

  他撂开棚门进来,“丫头,你这是给自己的压力大了。你要切记,学针灸,其实最忌无形的压力。”

  宋暖很受教的点头,“师父,我知道了。我会调整好心态的。”

  “嗯,回头我给你送点安神香过去,你睡前点上,这样可以助你睡个好觉。”谷不凡颔首。

  “好!”

  “行了,我去教家宝打拳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吃过早饭,来上工的村民都在外面侯着了。宋暖几人出去,只见张自强正在让人在上工簿上按手印。

  “强叔。”

  “欸,吃过早饭了?”

  “吃过了。”宋暖看向排队的十几二十人,趁着这会儿的空闲,准备把话都说清楚了。

  “各位乡亲,我家两亩地的菜要种,我预订三天内种完,一天一人是十文的工钱。如果大家能同心协力,一天或是两天就能种完,那我也同样付三天的工钱。”

  话落,村民议论纷纷。

  “阿正媳妇真是大方啊,两亩菜地,咱们这几十人,三天是足够的,赶一赶两天也能种完。”

  “对!两天就挣三天的工钱,这么大方的东家,可不是哪都有。”

  “阿正媳妇一直大方。许是瞧着开春了,大伙家里的田地都要伺候,所以就想着不多耽误大伙。”

  “我想也是。”

  宋暖打了个手势,又道:“时间上,我不限制大家。以后,我家需要人工的地方还很多,我都会是这个方法。不过,咱们把话在前头就说清楚,时间上我不限制,工钱我照付,大伙种出来的菜,也一定不能含糊。这一点,应该不过分吧?”

  现在只是开始,种菜,种草药,她家就少了请人工。

  她现在让人慢慢习惯自己的做事方式,也是为以后做准备。如果有什么岔子,也可以及时纠正,更能让大伙都清楚她的方式和底线。

  “不会,不过分。”

  “阿正媳妇,你放心!我们一定会种好的。如果三天种不完,我们就种四天五天,但我们也只收三天的工钱。”

  “对对对!我也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我也赞同。”

  众人纷纷表态。

  宋暖这么大方,她们也不能含糊。

  张自强满意的点头,“等这次种完菜,阿正媳妇还要签几个固定上工的人。没能签上的人,你们也别着急。以后多是机会。在工钱上,待遇上,阿正媳妇都不会随便应付。这一点,你们都是清楚的。所以啊,只要你们好好做事,让阿正媳妇认可了,以后你就有大把机会在家门口上工。”

  闻言,众人情绪激动。

  “村长,我们一定会好好做事的,不会应付。”

  “村长,你可要给我们多多美言几句。”

  张自强笑了,“美言没用,阿正媳妇是要看个人能力和品性的。你们做得好,她自然就看在眼里了,哪里需要我多说?”

  宋暖点头,“对!谁做事如何,我心中有数。”说着,她低头看向上工簿,“强叔,一共是多少人?”

  “二十四人。”

  “行!”宋暖点头,复又看向人群,“我叫到的人先站出来,大吉叔,张陆生,三水叔(阿彩爹),宋天音。”

  四人站了出来,面面相觑。

  心突突的跳,这不会是不要他们吧?

  “这次咱们分四队人,你们四人各带五人,组成一个小队,你们是小队长。各队各负责半亩地,有什么事,我找你们四个小队长。”

  责任制,这是宋暖想到的法子。

  她计划签这几人的年约,也正是为了培养他们做小队长。将来人多了,由他们带队,她也放心!

  张大吉有些不安,受宠若惊,“阿正媳妇,我我我……我大字都不识一个,我怕自己带不好小队啊。”

  宋三水也附合,“我也是!”

  宋暖抬手,笑看向他们,“大吉叔,三水叔,你们放心!这不用你识字,只要你能带领着大家把伙干好就行了。我都打听过了,你们都是田地里的一把好手。当时,我家搭菜棚子,你们也没少帮忙。”

  说着,她又看向张陆生和宋天音,“陆生和天音,你们年轻,人灵活,我相信你们。你们好好带队,有什么处理不了的,可以找我,也可以直接找强叔。”

  二人兴奋的点头。

  相视一笑。

  大伙都看清楚了,这四人应该就是宋暖要签的固定上工的人。

  一时,大伙羡慕不已。

  张大吉父子二人,这算是讨到好差事了。

  还有宋天音,这个孤儿,也是走了运。

  宋三水本分老实,平时憨憨的,只会闷头做事。大伙都没想到,他也被宋暖看中了。

  一时,大伙心里都打起了小九九,也有了动力。

  宋三水都行,他们哪一个都行。

  如此一想,大家都暗暗下定决心,一定要好好干活。

  四人异口同声,“我们知道了,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。”

  “行!我们先去后院把菜苗搬出来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矮麻山下,几十人干活,一整天都是热火朝天的。李氏远远的瞧着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  ……

  县里,杨府。

  【抚风院】的主屋,宋巧正在给杨远缝外袍,布匹是昨天才取回来的,她准备在衣襟和袖口上用银丝绣些祥云。

  翠珠匆匆进来,“二少夫人,书房来报,大门口有位温夫人找你。”

  “温夫人?”宋巧放下针线。

  翠珠点头,“说是温家大夫人。”

  李氏?

  宋巧起身,低头整理了下衣服,抬手抚了抚头发,“翠珠,你陪出去一趟,就说我们上街买东西。你跟门房交待一下,今日温家大夫人来找我的事,不许告诉二公子。”

  翠珠忙点头,“是,二少夫人。”

  “行了!你在外面等我一下。”宋巧进了内室,从首饰匣里取了支玉钗,又带上银子和银票。

  她心里清楚,李氏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

  主仆二人一起出了大门。

  门房立刻行礼,“二少夫人。”

  李氏闻声,转身看过来,目光阴冷的上下打量着宋巧,“巧儿,我本来还担心你来着,现在看来,你在杨府过得极好。”

  李氏嘴角扯了一抹笑,“佛靠金装,人靠衣装。这话真是没错,今天一看巧儿就是大户人家夫人的派头。不错!真是不错啊。”

  宋巧怕她再说出什么话里带刺的话,便上前亲昵的握紧她的手,“大娘,我们到茶馆坐坐,歇歇脚,然后咱们再到街上去转转。”

  李氏眸子轻转,点头。

  “如此也好。”

  她抬头看了一眼杨府的门匾。

  “巧儿啊,我还是第一回来杨府,瞧着这里够气派的。要不你领我进去看看?我也好看看大户人家风采。”

  闻方,宋巧吓了一跳。

  “大娘,今日家里有不少客人,怕是不太方便。改天吧,巧儿还想给你和大伯置办些东西。要不,我们先上街。”

  还想进去呢?

  这怎么可能?

  李氏此行,果然是来者不善啊。

  只是,宋巧也没办法,她有把柄在人家手里,还不止一个把柄,这样一来,她也只有被动的份。

  “给我置办东西?”

  “是的。”

  宋巧点头,一如往常的乖巧懂事。

  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已经不是以前的宋巧了。在她和杨远成亲后,她的心就慢慢倾向杨远。

  虽然时常会想起温晗,但她很清楚,杨府二少夫人的身份更适合她。

  李氏笑着点头,“好好好!巧儿真是疼大娘。”

  这天,李氏从宋巧身上敲了不少好处,置办了大包小包的东西。宋巧还雇了马车送她回村里。

  一天不见人影,天黑了才到家。

  李氏可把温老大给急坏了。

  他看着李氏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,更是吃惊,“你这是上哪了?一天都不着家。这些东西是?不会是你去找闺女,让闺女给你置办的吧?”

  说着,温老大用力一拍大腿,“哎哟喂,我是怎么跟你说的?我让你别去找闺女要东西。咱闺女在沈府还没站稳脚根,你这样子只会让她被长辈责备,让女婿心烦。”

  “你说你啊,你怎么就不为闺女着想呢?你这样子的话,闺女如何立足,如何板直着腰杆说话?”

  李氏白了他一眼,“你胡说什么呢?我有那么缺心眼去坑自己的闺女吗?快!快帮我把东西提进去,我再与你好好的说。我带了烧鸡,还打了酒,今晚咱们好好喝几杯。”

  温老大帮她提过东西,“你发银子买这么多的东西?”

  他的心都在滴血了。

  银子啊,白花花的银子,她这个败家娘们,这么大手大脚的花了出去。

  “不是不是!”李氏笑着摇头。

  闻言,温老大这才心里好受了一些。

  进了屋,放下东西,他迫不及待的问:“媳妇,这些东西是哪来的?谁会给你这么多的东西?”

  李氏抿唇笑了,“宋巧啊,那贱人自知理亏,我就与她打个照面,她就急吼吼的用东西来堵我的嘴。”

  “你去县里了?”

  “去了。”

  “你说,你啊……唉……”温老大跺脚,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,“你怎么能去找她要东西呢?这事若让阿晗知道了,这得怎么说你?”

  “你不说,阿晗怎么知道?”

  “如果宋巧告诉阿晗呢?”

  “她还有脸去找阿晗?”李氏皱眉,“她还要不要脸啊?她都嫁别人了,还想败坏我儿子的名声不成?”

  “……”温老大叹气,感觉与她跟说不通。

  你说这个,她说那个。

  “以后别找她了。”

  “有事我还得找她,不找她,她就不记得曾做了对不起阿晗的事,她就心安理得的在杨府享福。”

  李氏越想越是生气。

  “她是过上好日子,可也害苦了咱们阿晗。当初如果不是她,阿晗也不会退了与宋暖的亲事。你瞧瞧现在这个宋暖,她都有本事请人干活了。我虽然见不得她好,但她是真有本事,这一点,我也不否认。”

  李氏觉得因为宋巧,温晗才什么好处都没有捞到。

  这一切都是宋巧的错。

  “好啦!不说了,你不是说带了烧鸡和酒吗?你赶紧做些热食,我中午都没吃,饿坏我了。”

  温老大岔开话题。

  李氏皱眉不悦。

  温老大又道:“喝了酒,咱们就早点歇着,好些日子没与你温存了。正好今晚有酒有肉,我们也能更尽兴一些。”

  他伸手往李氏胸口捏了一下。

  李氏拍了下他的手,嗔道:“老鬼,你这……”

  “你不喜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老大干脆抱过她,大手伸进衣服里,“喜不喜欢?现在孩子们都大了,这喏大的屋里就住着咱俩。你就是叫得再大声,也没人说你。媳妇,今晚咱们要不换个地?”

  李氏被他说得心神荡漾,“换哪里?”

  “你喜欢哪里就哪里。”

  “行!”李氏起身,提着东西去厨房,“你也一起来,帮忙烧把火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……

  宋暖那边,预计三天种完的两亩地,结果分了队,分了任务,一天半就种完了。

  她按早前说好的,完工后就给大伙结算了三天的工钱。

  村民高兴坏了。

  第二天,张自强张罗好一切,上午就在榕树下当着众村民的面,宋暖与早前定下的几人签了长约。

  一年六两银,还能顾自己的家。

  这事在村里掀起了巨浪。

  议论得沸沸扬扬的。

  签了这几人,又有白氏母女三人,几亩菜地也顾得起来。宋暖还是照旧给酒楼供豆腐、豆芽。

  不过,这些事都交到了白氏母女三人手里。

  宋暖的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医术上,日子过得快,再有半个月,她就要去县里参加医术考核了。

  “大姐,你出来看看是谁回来了?”

  宋家宝从外面跑进来。

  宋暖放下医书,刚起身,便被宋家宝拉着出了房门。院子里,赖喜来站在池边,脚边放着大包小包的东西。

  他惊喜的四下扫看。

  最后目光与宋暖相触。

  他上前行礼,“夫人,阿来回来了。夫人,我们家可真是好看,这比我想象的要好许多。”

  宋暖惊讶的上下打量着赖喜来,“阿来,你怎么回来了?我都没有收到消息?你这次回来是?”

  她忍不住的往院门口望去。

  赖喜来会意,“夫人,这次只有我一个人回来,公子没有回来。我是回来接张大寒的,公子说他的伤好了,可以接过去跟我一起做事了。”

  “阿正他在哪里?也没信捎回来。”

  宋暖的语气有些埋怨。

  温崇正都离开二十天了,可却没有捎信回来。

  “信在这里。”赖喜来连忙取出信给她,然后摸摸肚子,“夫人,我一天都没吃东西,我有些饿了。”

  “哟,瞧我,忘记问你饿不饿了。”

  宋暖拍拍宋家宝的肩膀,“家宝,你去叫月如姐姐回来,让她给阿来哥做些吃的。”

  “好咧,大姐。”

  宋家宝一灰溜烟的跑去菜地找温月如。

  宋暖指了指地上的东西,“阿来,这是?”

  “哦,这是公子让我带回来给夫人的,我先帮夫人提到屋里去吧。回头夫人再折。”

  赖喜来提起东西,跟着宋暖进屋。

  放下东西后,他们又一起到池边的桌前坐下。

  “阿来,你先坐着休息一会,我去找祖母过来。待会你再说说你家公子的事,月如做饭很快,我先取些点心给你垫垫肚子。”

  “好的,夫人。”

  “暖暖,我听着好像是阿来回来了?”

  宋暖还没去找,温老太听到动静,就从屋里出来了。

  “祖母,是阿来。”

  “这小子终于回家了。”

  温老太笑着走过来,赖喜来已经窜了上去,“阿来给老夫人请安,拜一个晚年,祝老夫人身体健康。”

  “好好好!”

  温老太很高兴,问:“你家公子人呢?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