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20章 离开前昔

第220章 离开前昔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6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24

  

  宋巧不起来,只是不停的哭,“阿晗,我对不起你!虽然,我也是被人害的,但是我不能否认对不起你啊。”

  说着,她抬头双眼已经哭得通红,“阿晗,我不敢奢求你的原谅,我今天过来,只是想与你把事情解释清楚了。当晚,我是中了宋暖两口子的道,他们与杨安一起合计着害我和杨家二公子。”

  “那酒里加了药,我也没办法啊。阿晗,我现在是配不上你了,你还是另外找个好姑娘吧。”

  温晗紧盯着她,“我再找一个好姑娘?宋巧,你说这话,你的良心不会痛吗?如果不是我为你一点一点的谋划,你能有今天?”

  “你说,你是不是贪恋上了杨家的财产,舍不得那些好日子,所以,你就想要悔婚,你就想要嫁给杨远?”

  宋巧跪着挪过去,紧紧的抱住温晗的大腿,“阿晗,我没有,我甚至都后悔去认了这亲。只是现在发生了这种事,外祖父作主让我嫁给二表哥,阿晗,我如今回来是想与你商量的。”

  “我不想嫁给他。要不,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吧。我这里有些银子,足够我们找个地方安置下来了。以后,咱们就男耕女织,或是你继续读书考功名,我做点小生意。”

  温晗闭上双眼,宋巧看不见他的眼神,不知道他在想什么?

  “阿晗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温晗一语不吱。

  “阿晗,你说句话啊。”宋巧把银票取了出来,哭道:“阿晗,这些银票给你。如今我也没脸活下去了。嫁给你,那会让你没脸,嫁给杨远,我也同样对不起,而我也无法勉强自己。”

  “这些银票你收下,当是我给你的赔罪。我宋巧对不起你,我没脸再活在这世上。阿晗,永别了。”

  宋巧说后,爬起来猛地往墙上撞去。

  “巧儿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温晗及时从后面抱住她,扳过她的身子,紧紧的抱着,“巧儿,我不允许你做傻事。我不许!”

  “阿晗,我对不起你!我没脸见人啊。”

  宋巧哇哇大哭。

  温晗摇头,满目恨意,“不!这不是你的错,你也是被人给害了。巧儿,你先冷静一下。与其看着你死,我可以忍受看着你嫁给别人。巧儿,只要你能好好的活着,我就……我就是心痛而死,我也无悔了。”

  温晗低头看着手中的银票,眸中闪过一道亮光。

  宋巧被他抱着,看不清他此刻的表情。

  她闻言,哭得更大声了。

  肝肠寸断。

  “阿晗。”

  “巧儿。”

  温晗抱着宋巧,一直等到她的情绪稳定一些,这才松开她。

  “巧儿,这些银票你拿回去,我不能要。你以后就好好过日子吧,我会让我爹过去跟你爹说一声,咱们的婚约就此作罢。以后,男婚女嫁,各不相干。”

  “不不不!我不要!”宋巧连忙把银票给他塞了回去,“阿晗,你就收下吧。你若是不收,我心里会更加愧疚。阿晗,我对不住你!可我也不想嫁给杨远,我去求外祖父允我上城的【静思庵】,我从此长伴青灯,日夜为你祈福。”

  闻言,温晗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,紧抓住宋巧的手,“巧儿,你不能做那样的傻事。我让你认亲,那是想让你过上好日子,你去【静思庵】,这不是辜负了我的一片好意吗?不行!你不能去!”

  “可是,阿晗,我……”

  “你听你外祖父的,你就嫁给杨远。这样一来,你的好日子就更稳了。巧儿,我不求旁的,只希望你能幸福。”

  温晗一副情深款款的样子。

  实则,他心里恨极了宋巧,只觉她脏,她恶心。

  可是,宋巧还有利用价值,他舍不得与她立刻决裂。只要宋巧嫁进杨家,以后可谋取的东西才能更多。

  温晗迅速的打起了如意算盘。

  宋巧捂着嘴,垂首嘤嘤而哭。

  温晗哄了许久,宋巧才打道回老宋家。临走前,她把温晗塞回给她的银票给丢回桌上,然后就跑了。

  她回到宋家,简单说了原因,然后就回县里杨府了。

  镇上的布庄,她已经把钥匙交给了吕氏,她不准备再要。以后,如果没有必要,她不会再回村里或镇上了。

  不过,关于宋巧与杨远的事,在村里传开了。

  第二天,宋老大就带着歉意和礼品,夫妇二人亲自上老温家道歉,把宋巧和温晗的婚约给解除了。

  “滚!滚出去……”

  李氏大怒,把东西丢出家门,用扫帚把人给轰出大门,村里人都围观了,一时对宋巧的责备多了,同样对温晗的同情也多了。

  一时,大家都淡忘了不少温家大房做过的缺德事。

  宋老大扶起吕氏,“阿丽,你没事吧?”

  “没事?我有事!事儿大了去了。”吕氏怒极,指着温家大门就骂:“给脸不要脸的,我们这赔的可远远超出了你们当时给的订亲礼。再说了,我家闺女现在是杨家表小姐,你儿子就是秀才又怎样?”

  “我呸!你们家一穷二白的,还想着要高攀了杨府,你们怎么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模样?我们放下面子来与你们好聚好散,你们这算是什么?”

  李氏举着扫帚冲出院门。

  不停的朝吕氏身上招呼过去。

  吕氏躲到了宋老大身后,而温老大也及时拽住了李氏的手,夺下扫帚丢在地上,“你这是要做什么呢?事情已经是这样了,你这样闹不是更让人看咱们家的笑玩吗?走!我们回去,不要再闹了。”

  “我闹?温显贵,你说我闹事?如果不是他们老宋家不要脸,我们儿子需要一次又一次的把面子折在老宋家吗?”

  李氏不甘心,甩开温老大的手。

  温老大又抓住,连抱带扯的把李氏弄进院里,栓紧了门。

  “别吵了!让人笑话。”

  “我气不过啊,他们老宋家太欺负人了,我……”

  “阿晗交待咱们万事要忍,理自然就在我咱们这边。你这样闹,反而让人少了几分同情。”

  “我呸!我要什么同情,我儿子那是……”

  “嘘!别说了。”

  温老大捂着李氏的嘴,把她扯进屋里。

  外面,村民交头接耳,指着温家大门,指指点点。而宋老大和吕氏,则被臊得满脸通红,捡起东西,急急的离开了。

  “你们瞧,那事是真的,这宋巧果然是与那杨二公子不清不楚。今天这是上门来解除婚约的。”

  “瞧着是错不了。我听人说了,那宋巧可会勾引人了。她在杨府把那杨二公子迷了很深。杨老爷子心疼她以前吃了不少苦,所以现在对她是有求必应。”

  “我也听说了,宋巧与杨二公子的亲事,还是老爷子定下的。不容他们有改,所以,这次老宋家毁亲,怕是也挺无奈。”

  “无奈个屁,我听说了,那是因为宋巧与杨二公子做了出格的事。老爷子没办法,这才让他们成亲的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假不了。”

  “天啊,原来是这样的。我早就看那宋巧像个不安于室的人,不然,以后温晗怎么会被迷了眼,退了宋暖,反聘了她呢?”

  “是啊,我都忘记这一茬了。这宋暖多好啊。现在瞧瞧,这本事可真是大啊。神医的徒弟,大酒楼的大厨,会医术救人,也会挣钱养家。放眼十里八乡,也没哪个女子都与她相比了。”

  “就是啊,上回她上山救人,一点都不含糊。村里不少人都欠了她的大恩情。”

  “也就温晗错把那啥鱼眼睛当成珍珠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村民你一言我一语,讨论了许久,一直不见温家院门打开,这才确定没热闹可瞧了,三五成群的边讨论边离开。

  当天晚上,趁着天黑,温晗不出正月十五就离家去书院。

  老宋家,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。

  宋老头失踪三天都找不到人。

  宋老大去求了张自强,让全村人帮着四处翻找,还是没有任何消息。

  生不见人,死不见尸。

  大伙都觉得人疯了,不识路,有可能是上山迷了路,被冬日里的野兽裹了腹。

  宋老大带着家人又找了几天,还是没有消息。

  最后,他们也放弃了。

  不再寻找。

  在祖坟山上给宋老头立了一个衣冠冢。

  ……

  正月十六,宋家人全部赶往县里杨家。今天是宋巧与杨远成亲的日子,杨老爷子给温崇正他们下了请帖。

  温崇正称病,而温老太也以不方便为由,全家没人去喝这杯喜酒。

  一个月后,便是县里医考的正日子。

  这些天,宋暖正全副身心都放在学习上,针炙,药理,病理,奇难杂症,一样都没落下。

  她前世学的是西药,中药只识连皮毛,这会儿身在这里,她得重新的学习一遍。

  谷不凡看中她的刀法,还有那天缝合的手法。

  他准备让宋暖多练习手术,还有针炙。

  行医者不少,但能那样操刀动手术的人,真的没几个。他对宋暖的刀法感兴趣,便让宋暖画了草图,找人打制了两套手术工具。

  这可比他那套银针要复杂,也厉害许多。

  温崇正也忙,不是教宋家宝练箭,就是与顾中清在书房里议事。他们在议什么,宋暖从不多问。

  这天夜里,温崇正打来洗脚水。

  “暖暖,别练了,你过来,我帮你洗脚。”

  “我洗过啊,还泡了澡呢。”宋暖从医术上抬眼看向他,“你自己洗吧,我再看一会医书。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,我得抓紧一些,不能丢了我师父的脸。”

  温崇正放下木盆,走过去脱过她手中的医书,弯腰直接一个公主抱,将她抱到床沿坐下。

  “你做什么呢?”

  “给你洗脚。”

  温崇正蹲在她跟前,脱下鞋袜,把她的脚按入水中,双手抓住她的脚裸,力量适中的按着她脚底的穴位。

  “凡叔说了,这个艾叶煮的水,适合给你泡脚。你体内积了些寒,不用这个办法,没办法疏散出来。暖暖,以后,你三天泡一次艾叶水,这样你以后可以少些不适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闻言,宋暖扑哧一声笑了,“搞得你才是大夫一样,你要知道,我才是懂医术的人。”

  “懂与不懂,与这事并无多大的关系。你懂,可你顾不上自己的身体。我是你的夫君,你不顾,我得顾着惜着疼着。”

  温崇正一边给她按脚底穴位,一边与她话家常。

  这些日子,他们各忙各的,许多天都没有好好的说过话了。每天夜里,他从书房回来,她已经歇下来。

  有时,他直接在书房睡下了。

  倒不是他不想钻这个如花似玉的媳妇的被窝,恰恰相反,他怕自己抱着自家媳妇,无法清心寡欲。

  宋暖太累了。

  他知道的。

  “暖暖,我明天一早就要与中叔出一趟远门。具体什么时候能回来,我们还预计不了。我不在家的日子里,你要照顾自己,这个家也要你辛苦顾着了。”

  温崇正抬头看着她。

  “你要出远门?”

  “嗯,出了正月十五,也算是出了年了。我和中叔有事要处理,所以,必须出门一趟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。

  宋暖默了默,“好!我知道了。”

  温崇正帮她擦干脚,端着水出去倒了,自己在沐浴房里洗梳一番。待他回来时,宋暖已经睡下了。

  他吹了灯,只留下一盏床边灯,放下床幔,在宋暖身边躺了下去。

  厚厚的床幔拦住了外面的光,帐内光线昏黄,但还能看清对方的容颜。温崇正朝里侧着,单手支额,目光炙热的打量着宋暖。

  这些日子,宋暖用了她自己调的药泥敷脸,现在脸上的雀斑早已淡化消失了,黑瘦的脸也变得白皙嫩滑。

  半年不到的时间,她的五官都长开了。

  从清秀变得俏丽精致。

  只是素面朝天,都已让他觉得移不开视线。

  她的美,不是惊艳的,但却是耐看,越看越漂亮的。

  他知道,这种美更多是气质,是一个从内心散发出来的。都说相由心生,或许这就是了吧。

  他伸手过去,手指抚过她的眉,她的鼻,她的唇,最后轻捏住她的下巴。

  “暖暖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崇正无声勾唇偷乐,手指稍用力抬起她的下巴,低头凑近过去含住她的唇,细细的温柔的描绘她的唇型。

  “暖暖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