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19章 宋老头拦宋暖

第219章 宋老头拦宋暖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99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23

  

  笃笃笃……

  外面有人敲门,谷不凡起身,“许是来找我的,应该是张大寒夜里发起了高烧。你们继续商量,我去看看。”

  “一起去吧。”

  温崇正也起身,一起出去。

  外面,温月初已经打开了院门,果然是张陆生来了。

  他一脸焦急的看着温月初,“月初姐,你能不能随我去看看我大寒哥,夜里就我守着他,不会有旁人看见的。”

  “他怎么样了?若是伤势不好,那也得喊凡叔过去看诊啊,你让我过去有什么用?一来我不懂医术,二来这深更半夜的,我上他家,这算怎么一回事啊?”

  温月初果断拒绝。

  不是她心狠,而是她真不想再有什么不好的传言,一来让温家没了面子,二来也有损张大寒的名声。

  “发烧了?”谷不凡扛着药箱过来。

  张陆生点头,“是的,夜里一直高烧不退,我一直给他敷湿帕子,可烧一直不退。谷神医,麻烦你过去给我大寒哥诊诊吧。”

  谷不凡点头,“好!”

  温崇正和顾中清过来,“陆生,我们也一起去看看大寒,月初就不去了,她一个姑娘家,这个时候不方便。”

  说着,他看向温月初,“月初,你栓好院门,不用守门了,我们有办法进来。”

  温月初点头,“知道了,二哥。”

  “你放心!有凡叔在,他一定不会有事的。我过去看看,你安心的休息,不要让祖母放心不下。”

  “好!我懂的,二哥。”

  “行了!”

  “嗯。”

  温月初栓好院门,返回屋里。

  她直接跪在窗前,对着东方,双手合十,嘴唇不停的动,像是在念着什么,可又没有声音。

  温月如从床上下来,蹲在她身旁劝道:“姐,你别这样!有凡叔在,大寒哥不会有事的。这天冷,你这样跪着,染上风寒可如何是好?你起来!”

  温月初摇头。

  温月如又劝:“姐,你别这样子。你这样子帮不了大寒哥,如果他知道你这样,他会心疼的。”

  闻言,温月初猛的睁开双眼,水气骤聚在眸中,泪花闪闪。

  “月如,你去睡吧,不用管我。我什么都帮不上,也不能去看他,我只有救菩萨保佑他。如今,我唯有替他祈祷,这样才能安心一些。”

  “可是,姐……”

  “你去睡!不要吵着我,不要分我的心,不然,菩萨会怪我心不诚不专的。”

  说完,温月初又闭上双眼。

  温月如知道劝不住她,便在她身旁跪下,也双手合十,跟她一样无声的为张大寒祈祷,求菩萨保佑。

  那一夜,一直到天亮,张大寒的烧才退了下去。

  嘎吱……

  宋暖推开进来。

  走到温月初姐妹二人身旁蹲下,“起来吧!凡叔回来了,他没事了!接下来只要调养就行了。”

  温月初睁开双眼,满脸惊喜,“真的?”

  “二嫂什么时候骗过你们?起来吧!”宋暖一手扶一个,握着她们的手,不由的皱眉,“手这么冰冷,腿一定都跪麻了吧?你们赶紧的收拾一下,我去给你们端盆热水过来,你们用打湿帕子,热敷一下膝盖,再泡泡脚,到床上歇着吧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!我们没事。”温月初摆手,“二嫂,虽然是过年了,但家里的事也不少。我们姐妹收拾一下就去做早饭。”

  “对对对!我们没事。”

  温月如也连忙附合。

  宋暖拉着她们的手不放,“你们这是不听我的了?不是说,全听我的吗?以前那样说,可是在敷衍我?”

  “不是的,我们没有敷衍二嫂。”

  “我们不可能敷衍二嫂,只是……”

  “没有?那就听我的。”宋暖松开她们的手,去厨房提了一桶热水进来,交待一番,便去帮着白氏做早饭。

  温月初姐妹怕她生气,便全听她的。

  ……

  张大寒醒过来。

  闻着一屋子的药味,不由的皱了皱眉头,他眯着眼四下扫看一圈,看见张陆生端着东西进来,“陆生……”

  喉咙干痛着,火辣辣的。

  张陆生听到声音,立刻往床这边看来,见张大寒醒了,他忙把东西搁在桌上,迅速来到床前。

  “大寒哥,你可算是醒了,你知不知道,你伤得可重了。你把我们大家都吓坏了,一身是血。”

  “陆生,我怎么回来的?”

  “你在半路上晕倒了,村里有人从镇上探亲回来,正好碰上了,所以就把你送了回来。”

  张陆生想到张大寒一身是血的样子,仍是心有余悸。

  “如果不是温二嫂和谷神医,你怕是……怕是活不成了。”张陆生抹了脸,指尖是湿润的。

  张大寒拍拍他的手背,“男子汉哭什么啊?我这不是活得好好的吗?老人都说,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你该为我高兴啊,哭什么?”

  “我没哭!”张陆生红着眼眶。

  张大寒弯唇,虚弱的笑了笑,“对!你没哭!我眼花,看岔了。”

  “大寒哥,你怎么能一个人去找那个沈宁枫呢?你太鲁莽了。温二哥说,以后再有这样的事,你得与他商量。”

  “温二哥来过了?”

  “他们全都来过了,月初姐也来了,只是……”张陆生想到他娘说的那些话,掴的那一巴掌,他就汗颜。

  的确是过分了。

  他怕说出来让张大寒心急,便接着又道:“只是怕惹来闲话,她没有进来看你。在院子里问了你的情况,她就回去了。大寒哥,你对月初姐的感情,我都看得清清楚楚,只是你真的想明白了?”

  “明白什么?我去沈府找那王八蛋,可不是因为她。那王八蛋早前就派人来找我麻烦,我心里气不过,这才去的。你想些什么呢?”

  张大寒看着门口的影子,违心的道。

  “可是,大寒哥你……”

  “大寒,你说的全是真的?”陆氏撂开门帘进来。

  张大寒唤了一声,“婶子。”

  “我问你,你刚才说的全是真的?”

  张大寒点头。

  陆氏紧紧的盯着他,见他不像是说谎,这才信了他的话。想到她昨天在院子里的所作所为,顿时,有些惭愧了。

  “你醒过来就好。”陆氏看向张陆生,“陆生,你照顾好你大寒哥,我先去忙了。”

  “好的,娘。”

  张陆生点点头,目送陆氏离开后,压低声音问:“大寒哥,你是故意这么说的吧?我娘她……”

  “陆生,你不用多说,我知道婶子是为了我好。我的事,你也别操心,我心中有数。”

  张大寒是个极有主见的人。

  自从温崇正问他愿不愿意帮他做事时,张大寒就有了计划。他要先立业,再成家。

  他要给温月初好生活,风风光光的,让她在村里腰杆板直的站在众人面前,堂堂正正的,幸福的生活。

  而这些,需要他的努力。

  所有的,他都懂。

  “大寒哥,月初姐,她不像表面上那样什么都无所谓,她……”

  “我懂。”

  “大寒哥,她……”

  “我说了,我懂,所以我才一直偷偷的喜欢她。”张大寒干脆挑明了说,“陆生,我想给她的是幸福,这需要我的努力,也需要时间。婶子疼我,我不想让她太操心,也不想让她伤心。所以,暂时我只能这样让她安心。你是我兄弟,这事你知便行,谁都不要说。”

  闻言,张陆生算是完全明白了。

  他点点头,“好!我知道了。”

  陆氏提着一篮子的鸡蛋去【正阳居】,先是温月初道了歉,又向宋暖和谷不凡道了谢。

  宋暖怕她多想,干脆收下鸡蛋。

  回头去给张大寒复诊时,又捎上一篮鸡蛋,还有一些调养身子的好药材。

  这么一来一回,礼尚往来。

  陆氏也没好拒绝。

  从张大寒家出来,宋暖就回【正阳居】。路上,宋老头从一旁窜了出来,拦住她,疯疯颠颠的指手划脚。

  宋暖蹙眉,不想理会他,想要直接绕过去,可他疯了之后,身手都变得机灵了。

  她往别绕,他就往哪儿拦。

  “你要干嘛?你给我让开。”

  “我肚子饿,你能不能给点吃的?他们说你有好吃的东西。”宋老头摸摸肚子,扁着嘴,“饿,我好饿。”

  宋暖上下打量着他,满目探究,“你到底是装傻还是真傻?”

  “我饿。”宋老头继续重复。

  “我没有吃的,就算有也不给你吃。你现在这样子,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?”

  “我饿!”宋老头摸摸肚子,很执着。

  宋暖冷哼一声,“你这就是报应!宋玲被你害成那样,你现在也变傻了,这就是报应。你饿了,就回你家去,他们还不给你吃东西不成?”

  “饿!”

  “闪开!”

  “我饿!”

  “你闪开!”

  “我很饿!”

  “宋老头,你这样子,有意思吗?你就是求谁,也别求我啊。”宋暖气结,举手想要一掌拍下去。

  她真觉得这宋老头是装傻。

  不然,他拦她做什么?

  “他们打,我疼!”宋老头拉开衣袖,手腕被磨到红肿且破了皮,手臂上还布满了新旧交错的伤痕。

  宋暖瞧着,心情复杂。

  这还真是报应,当初宋老头将宋玲姐弟锁在房间里,不管他们的生死。现在他也被自己的亲儿子锁在屋里,又打又饿的。

  如果是旁人,宋暖会可怜他几分。

  可他不是旁人,他是宋老头,宋暖的善心在他这里一点都善不起来。

  瞧着宋老头得到了现世报,她也出乎意料的没有畅快感。

  宋暖转身跑着离开,准备从后山绕小路回家。

  宋老头傻愣在原地,没有追上去。他突然抱着脑袋倒下去,头痛得在地上打滚。

  “啊啊啊……”

  他不停的翻滚,掉到了路下面的地里,脑袋磕在石头上,直接晕了过去。

  ……

  宋巧与杨远的事,很快就从县里传开,再传到镇上,最后传到了高山村。

  李氏听到后,气得浑身直打哆嗦。

  “他老宋家就没个正经的姑娘,气死我了。这宋巧八成是看上了杨家的家业,过河拆桥了。”

  温晗也生气,只觉脑袋上一片绿油油,但他仍为宋巧开脱,“娘,你也该知道,传言都是捕风捉影的,不能信。”

  “捕风捉影?”李氏怪叫一声,不敢置信的看着温晗,“阿晗,你犯什么糊涂呢?我告诉你,不管这事是真是假,我都不会要那宋巧嫁进来。我要不起这样的儿媳妇。”

  温老大也点头,“传言很难听,现在还有谁不知这事?阿晗,这事我跟你娘是一个看法,不能娶!”

  “娘,我相信巧儿,她不会做对不起我的事。再说了,我与她早已经做正的夫妻,也商量过了成亲的日子,她不会做下那样的事。”

  温晗心里怀疑着,但嘴上还是相信宋巧。

  “阿晗,你……你是不是想气死我?”

  “娘,我没有!我就是相信……”

  “阿晗。”

  门口传来宋巧柔柔的唤声。

  温家大房一家三口齐齐朝门口看去。

  李氏率先反应过来,上前就将宋巧拉了进来,“宋巧,你来得正好,你今天最好能解释清楚。否则的话,你别想进我温家大门。”

  宋巧不理李氏,泪眼婆娑的看着温晗。

  “阿晗,我们能不能去你屋里说话,这事我可以向你解释的。”

  温晗点头,“好!”

  李氏不悦:“有什么事不能当着我们的面说?宋巧,你是不是真的做了那种事情?你是不是……”

  “娘,你先让我和巧儿说说话,你问那么多是不是做什么?总之,我相信巧儿。”温晗说完,拉着宋巧回屋。

  “欸,你这小子,你……”

  “少说几句。”温老大拉住李氏的手,冲着她摇头,“这事阿晗会处理好的,你这样子,以后一家人还怎么相处?”

  “一家人?”李氏怪叫一声,“凭她,还想嫁进来?”

  “嘘!你先等等,等阿晗跟她聊说。”

  温老大听说宋巧要在镇上买铺子,开布庄,又听说她的嫁妆丰厚,早就认定了这个儿媳妇。

  这会儿,尽管听到那样的传言,他也不想立刻就把事情做绝了。

  李氏气呼呼的坐下。

  那边屋里,宋巧进了屋就朝温晗跪下,低头泣不成声。

  温晗瞧着,一颗心直接坠入谷底。

  这么一瞧,传言十有**是真的了。

  他死死的盯着宋巧,愤怒得双眼通红,还突了出来,样子十分的狰狞,“巧儿,你这是做什么?你起来,你起来说话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