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18章 怎么折腾

第218章 怎么折腾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8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21

  

  闻言,温月初冷冷的笑了,“吉婶,你是不是太自作多情了?我只是知道我二嫂和凡叔来这里给张大寒诊治,大家是同村人,我过来问一下他的情况,这并不过分吧?”

  温月初扭头看向院子里的村民。

  “大伙评评理,我上门问候一声也有错了?非要这样夹棒带刺的说我?他去沈家,这事我也是刚知道,与我有什么关系?”

  “跟你没关系?”陆氏的声音尖锐,“如果不是你与那沈……”

  “大吉媳妇。”温老太由白氏扶着进来,面色黑沉得让人害怕,“大吉媳妇,你做人要讲道理,说话要过过脑子,也要有凭有据。大过年的,我不想两家闹得难看。我家月初哪里错了?她也是刚知道,过来问候一下,你还打人骂人,还上劲是不是?”

  “我家暖肯可还在里面救你们家的大寒呢?你现在在外头这么欺负人,你觉得合适吗?当时,我家暖暖不顾危险,晚上跟着你们一起上山救人,现在你们就是这样回报人家的吗?”

  温老太说着,看向众人,又道:“我家月初当时是被他爹给卖的,不是她自愿的。你们要怎么想,我拦不住,但是,谁要敢当着我的面说我孙女是一个下贱的小妾,等等之类的话,我非撕烂她的嘴不可。”

  “大家都是穷人家,何必要在别人身上找痛快呢?难道说别人样样不好的时候,你们就心里就好受一些吗?你们说我家月初在村里勾三搭四,可是她勾过谁?又搭过谁,你们指名道姓说出来听听?”

  温老太越说越生气,指着房门口。

  “就是今天他张大寒去沈家伤成这样子回来,那也不是我家月初的错,我家月初可没有叫他去沈家。再说了,他是自己去的,你非要把话说的这么难听,这难道不是陷他于不仁不义吗?”

  “大家都住在一个村里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你做事情,真的不要太过分了。”

  温老太收回视线,看向温月初:“月初,月如,你们先回去。只要有祖母在,有你二哥二嫂在,不会有人敢胡乱编排你们。”

  二人点点头,转身离开。

  温老太看向一脸担心的白氏,“老二媳妇,你也回去吧。我在这里等等,看看结果,然后我和暖暖一起回去。”

  她知道白氏心里难受,也心疼自己的闺女。

  温老太也心疼,所以刚才才那样冲着陆氏发难。

  “不!娘,我在这里陪你吧。”白氏摇头。

  温老太皱眉,轻推了她一下,“我要是你陪做什么?回去吧,看看你家两个闺女去。”

  白氏红着眼眶点了点头,“行!那我先回去。”

  温老太点头。

  白氏也是真的放心不下温月初她们二人。这两天不是被这个打,就是被那个骂的,这事也真是够了。

  白氏心里疼的紧。

  以前她软弱无能,所以,被人欺负,也不敢反击,现在不会了。

  他看向陆氏,道:“大吉嫂,大寒伤成这样,我们大伙都关心,所以大家都守在这里。你不要把别人的好心都当是别有目的。大寒为什么去沈府,这事得等他醒来说说,而不是你一个人胡乱的猜,然后就随意给我闺女扣个臭名声。”

  “我胡乱猜了吗?”陆氏气坏了。

  白氏立刻问:“大寒亲口说了吗?”

  “没有!”

  “既然没有,那你不是猜,你又是什么?”

  “你你你……你还有理了?”

  “我们本就不差理,我们为什么要理亏?倒是你,你刚才打人骂人,你理亏,你欺负人。”

  白氏露出一副母鸡护小鸡的模样。

  “我告诉你,谁敢欺负我闺女,我就跟谁拼命。没错!我是性子软,好欺负,但是以后不会了。哼!”

  她朝陆氏哼了一声,然后大步离开。

  “欸,你们看看她,她还……”

  “你就少说几句吧。”张大吉扯了下陆氏,一脸歉意的看向温老太,“温婶,对不住!你别与她一般见识。大寒伤得重,她心里着急,所以说话也没细想,说了些伤人的话,做了些伤人的事,这些我替她向你道歉。”

  张大吉越说越小声。

  红着脸,满面愧疚。

  温老太抬手,面色稍缓,“大吉,我刚才说的话,全是心里话。大过年的,进门关心一下伤者,也要挨打挨骂,这说不过去。这事情是怎样的,大家都不清楚,指着鼻子就骂人,这算什么?”

  “我告诉你们,我家月初是怎样的一个人,我心里比谁都清楚。一些没个影的传言,你们再传,我以后听一回就跟你们理论一回。咱们若是把话说不清楚,那就一起找村长理论。”

  张大吉忙点头,“是是是!”

  这时,有村民过来劝温老太,“温婶,你别动怒!阿正媳妇上次救了那么多人,我们可都念着她的恩情呢。以后,有谁与你们家为敌,我们都不会再与哪一家来往。”

  “对对对!救命之恩,哪是说忘就忘的。阿正媳妇夸过你家月初,我相信月初一定不像传的那样。”

  “对啊!我们相信阿正媳妇的话,她说好的,一定不会坏。”

  “是啊是啊。温婶子,你就别生气了。等张大寒醒过来,问一下便一切都明白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老太点头,朝众人致意。

  “谢谢大家为我们说公道话,谢谢!”

  陆氏臊红了脸。

  张大吉低声道:“你也跟温婶说话对……”话还没说完,陆氏就甩开张大吉的手,大步离开了。

  “我不管张大寒的事了,他爱怎么折腾,那就怎么折腾。”

  “欸……你……”

  张大吉伸出的手悬在半空中,跺跺脚,叹气。

  屋里。

  谷不凡给张大寒清洗伤口,止血后,便让宋暖亲自给张大寒缝伤口。这里的银针很好,但并不是现代的手术工具,缝合的工作进行得很慢。

  大冷天的,宋暖硬是一头的汗。

  这是忙的。

  谷不凡抽出手袖,替她试去脸上额头上的汗水,便道:“你专心一点。”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宋暖点头。

  半个时辰后,宋暖接过剪刀,剪去线。又往张大寒的伤口上洒了药粉,包扎妥当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师父,你再给他抚脉吧。”

  “好!我来。你累了,休息吧。”

  谷不凡接下后面的活。

  张陆生端着一盆温热的干净水进来,“温二嫂,你先洗手吧。我给你倒碗水喝,忙了这么久,应该又累又渴了。”

  宋暖点头。

  她去洗手,坐下喝了碗水。

  热水入腹,这才感觉自己的手都有些发抖。太久没有给人缝合过伤口,生疏了,又没有合手的工具,还是那样的针,没喂人喝麻沸汤。

  宋暖缓了一会,便全好了。

  她帮着把医药箱收拾好。

  “陆生,药我会让人去镇上抓,然后让人送过来。”

  “温二嫂,你帮着开个方子,我去镇上抓药就行。多谢你们把我大寒哥从鬼门关救了回来。谢谢!”

  张陆生是个懂事的,立刻把去镇上抓药的活揽了回去。

  刚才他娘在外面闹,打了温月初姐妹,又骂了人。他进进出出的换水,也瞧见了温老太的脸色不好。

  这事怪他娘。

  他大寒哥去沈府完全是自己的意思,这事怎么能迁怒别人呢。等他大寒哥醒来,知道了这事,怕是得愧疚了。

  “温二嫂,我代我娘给你说声对不起!她可能是因为大寒伤得太重,所以说话做事都过激了一些。”

  “你代谁道歉?”

  “我娘。”

  “你娘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了?”宋暖疑惑。

  她刚才专心的缝合伤口,外面的动静全都没听见。

  张陆生张了张嘴。

  谷不凡:“暖丫头,咱们先回去开药方子。有什么事,以后再说。这小子虽然是捡回了一条命,但是伤得不轻,还得好好的调理。”

  “是,师父。”

  张陆生抢过医药箱,扛在肩上,“我一起去,正好取了药方子就去抓药。”

  三人一起出了房门。

  张大吉迎上来,急声问:“神医,阿正媳妇,大寒的情况的如何?”

  “血止住了,不会有生命之忧,但要好好调理身体。”宋暖走到了温老太身旁,“祖母,你……一个人?”

  她四下看了看。

  并没有看到温月初姐妹的身影。

  她记得温月初姐妹是跟在她后面来的。

  张大寒因为温月初受得这么重,按说,温月初不会这么冷漠处理的。

  温老太语气淡然,“她们回去了。”

  “爹,你先进屋守着我大寒哥,我跟着神医一起回去,取了药方子后,我就去镇上抓药回来。”

  张陆生把张大吉支进屋,然后跟着宋暖一行人回【正阳居】。

  他进了院门就找温月初她们。

  “叔婆,我代我娘向你们一家人说声对不起!回头我会让我娘过来跟月初姐道歉的。这事,她做得不对。”

  温老太抬手,“这事与你无关,要道歉,也不该是你来道歉。”

  “叔婆,我?”

  “药呢,我们去抓,药钱我们温家给。不管如何,你大寒哥受伤,也是因为月初。这事一码归一码,我们会负责他的医药费和调理身体的费用。”

  温老太有意与张大吉家撇清关系。

  “以后,你多劝劝你大寒哥,不要再这样了。我们温家的事,我们自己可以处理。他这么做,我们很感激,但是这也会让月初困扰。”

  闻言,张陆生怔愣了好一会儿。

  谷不凡开了药方子,让顾中清驾着马车去镇上抓药。顾中清正好要去办温崇正交待的事,顺便几件事一起办了。

  谷不凡取了几个瓷瓶交给张陆生。

  “这瓶每天服一粒,这瓶是药粉,一般情况下,你不用给他换药。我每日会过去复诊,顺便换药。这一瓶,早晚各一粒,吃完了,你再告诉我。”

  “好的,谢谢神医。”

  “不必谢我!这事算是温家欠了你们一个人情,而我徒儿是温家人。这事不算是帮你们,而是帮我徒儿。”

  谷不凡摆摆手。

  “小子,你倒是一个正直义气的人,不过,你娘就有些过了。算了,回去吧。今天床前别离人,守着。夜里,他可能会有些发热,这是正常的。如果热得厉害,或是见他太难受,你就来叫我。”

  张陆生点头,有些尴尬。

  他娘今天的行为,的确是过了。

  再着急,也不能那样当众打骂人啊。

  又不是温月初拿刀架在他大寒哥的脖子,命令他去沈家的。更不是温月初把人伤成那样。

  夜里,子时。

  顾中清进了书房,里面温崇正和谷不凡已坐在那里等他。

  他进了门,便向温崇正回禀。

  “公子,沈家那边已经处理好了。他们出了正月后,铁定是交不了香粉的货的。另外,我在沈府听到了一件有趣的事。说是沈宁枫自上次回门事件后,他那方面就废了。”

  “废得好!如果没废,我也准备废了他的。现在自己就不行了,倒是省了我不少力气。现在他人呢?”

  “在镇外林子里,今晚得露宿在那里了。”

  顾中清绑了沈宁枫,套上麻袋,先打一顿,再将他吊在大树上,。

  “好!”

  温崇正点了点头,接下来还有事等着沈宁枫,生意,身体,学业,面子,一样一样的来。

  该讨的,一样都不会少。

  “公子,这是阿来的信。”

  顾中清取出一封信交给他。

  温崇正拆开信,迅速的看了里央的内容,然后,沉默了下来。

  顾中清问:“公子,那小子在信中说什么了?公子交待他的事情,他可都办好了?需不需要我派人去协助他?”

  “中叔,阿来的办事能力一向强。这事,他办得很好。”

  “可公子看起来,似乎心情不是很好。”

  “因为京城的人好像查获到了一些什么。”

  “啊?”

  顾中清与谷不凡相视一眼。

  “公子,接下来,你有什么打算?”

  “想办法,打消那些人的念头和方向,不能让他们往这里查。”

  “好!这事交给我办。”

  “嗯,中叔办事,我放心!”

  温崇正的手指敲击着桌面,一下一下的,心里在盘想着接下来的计划。他想要守住眼前的平静生活,不想让宋暖跟着卷进风波里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周末愉快!

  等我下周归来。

  么么哒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