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17章 挨打

第217章 挨打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51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19

  

  杨安瞧着他的样子,也严肃了起来,“你直说吧。如果我不是可信的人,你也不会提这一嘴。”

  “种草药,种花,制香,你有兴趣参一份吗?这份生意只你与我和暖暖合作,叫上阿乔也行。我们不与唐家,也不与杨家合作。”

  温崇正扭头看了宋暖一眼,又道:“我和暖暖只跟朋友合作,你们两大家族中也时时有计算,我们想要安稳一些。我这么说,你可懂?有意愿的话,回头咱们四人可以合计合计。”

  杨安默了默,点头,“算上我一份。你的一番好意,我懂。”

  温崇正是想为他和唐乔暗下留一手,将来若是两大家族中有什么变故,他和唐乔也不会变得一无所有。

  温崇正不想与唐家、杨家合作,多半也是看清了这两家内部都不太平。他不愿多事,也不愿赌上自己的所有。

  这样的决定是明智的。

  杨安也不是没想过暗下经营属于自己的一切,如今由温崇正这么提一嘴,倒与他的想法不谋而合了。

  再者,温崇正夫妇都是可信的人。

  与他们夫妇合作,他求之不得。

  “好!我就等你这话。”

  回到镇上,杨安在医馆住下,温崇正夫妇回高山村。谷不凡见他们回来,不满的道:“你们倒是一走就两天啊,留我在家里,我都快要闷死了。”

  “凡叔,人家的盛情难却,所以我们就留了一晚。”温崇正提起手中的食盒,“我知道你喜欢吃绿豆糕,特意排队买了。这才过年,人家只上午开铺子,我能买到也是不易。”

  谷不凡接过食盒,一脸高兴。

  “行!算你小子有良心。”

  “凡叔喜欢就行。”

  “进屋吧,外面天寒地冻的,别在外面说话。”温老太让大伙进去,温月初姐妹从屋旁的菜棚里出来,“二嫂。”

  宋暖站定,转身看去,目光落在温月初还红肿的脸上。

  “月初,你这是怎么了?谁的要的?”

  脸上还有清晰的手指印,明显是吃了巴掌。

  “没……没事!”

  “姐,怎么会没事?”温月如当场戳穿,“这是沈宁枫那个王八蛋打的,他们夫妇昨天过来,可能是吃定二哥二嫂不在家,所以就上门来横。那王八蛋还打我姐一巴掌。”

  温月如越说越生气,腮帮子气鼓鼓的。

  温老太顿足,看向她们,“进屋再说吧,这事儿放在家门口讨论,这不太好。让人听了,他们得怎么看月初?”

  “是,祖母。”几人应是。

  进了屋,白氏立刻沏茶。

  小炉子上还温着开水,谷不凡拦下白氏,“我来!你去忙自己的吧。”

  白氏点头。

  温崇正看向温月初,看着那手指印,眸底冷光乍现,“说说吧!一五一十的说,那沈宁枫是没长记忆啊,还有胆量到我这里来打人?”

  看来,上次给他的教训是小了。

  温月初摇头,“没事!只是一巴掌,事情我都跟他说清楚了。”

  “没事?”温月如不认可,一心护短,“二哥,二嫂,你们可要给我姐作主,那沈宁枫就不是男人。他一个堂姐夫凭什么打我姐?”

  “月如,你说。”

  温崇正的声音又冷了几分。

  那个沈宁枫的确是过分了。

  “好的。”温月如把昨天发生的事,一五一十的说了。听得在场的人都气得不轻。

  昨天沈宁枫是在外面截了她们姐妹二人,也只有她们姐妹二人知道事情的整个过程。

  最后,如果不是温月如拿出一副与人拼命的架势,估计沈宁枫还不会那样就算了。

  温月初不让温月如说,所以大家都不知道真正的情况是什么样子的?

  现在听着沈宁枫的渣人行为,没有一个不生气的。

  谷不凡大力一拍桌面。

  “昨天我问你们,你们不说。如果你们昨天说了,我定不会饶了他,我直接用我的银针废了他。”

  温老太也是皱紧了眉头,他扭头看向温崇正。

  “阿正,以后这人再敢上这里来,你就给我打出去。”

  “是的,祖母。”

  “太过分了!他沈宁枫真以为自家有几个臭钱就了不得了?”温老太忿忿不平。

  “这是不用祖母说,只要他敢上门,我定会打他出去。反正我呢,也与大房那边说清楚了,他们要是还不知好歹的话,就别怪我们不留情面。”

  温崇正点头应道。

  “这事虽然已经这样了,但是也不能就此算了。”宋暖气呼呼的道,“这事分明就是沈宁枫夫妇二人都拿月初出气。”

  众人沉默。

  这事的确就是这么一回事。

  “暖暖,你别动怒,这事交给我。”温崇正握紧了宋暖的手,看向温月初,“月初,这事二哥会为你出口恶气的。你不能让他白打了,他凭什么啊?自己不脸皮,还怨上你了?”

  温月初低着头,“二哥,这事算了吧。我……我不想再计较了。以后他不敢再欺负我了。”

  “他那种人,如果不给他一些苦头吃吃,他能知错?”

  反正,温崇正是不相信的。

  “可是,这大过年的,我……”

  “你不用管了,这事我有分寸。”温崇正抬手打断了她的话,“祖母,这事交给我来办,你可放心?或是有什么要叮嘱孙儿的?”

  “祖母知道你是个有分寸的人,我没什么叮嘱你的。”温老太摇摇头,她心疼看向温月初,“月初不容易,我这个做祖母的亏欠她了。现在她还被人欺负,你这个做二哥的要为她讨回公道,我欣慰。”

  闻言,温月初红了眼眶,“祖母,我……我对不起你!以前,我让温家蒙了羞,让你丢了脸面,我……”

  “温二嫂,救命啊……”

  张陆生一身是血的跑进来。

  众人起身,宋暖问:“这是怎么了?陆生,你是受伤了?”

  “不!不是我。温二嫂,快!快去我大寒哥家,他……他受伤了,怕是不行了。”

  张陆生红着眼眶,已经要落泪了。

  宋暖扭头看向谷不凡,“师父,你背你的医药过来,我先去看看。”

  谷不凡点头。

  “陆生,快走吧。你边走边说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沈府的下人做的。我大寒哥去找沈宁枫,结果他让下人把我大寒哥打伤了,头破血流,肚子都被割开了,现在……”

  张陆生边走边说,身后的人全都听清了。

  温月初闻言,脸色煞白,急急的跟了上去。

  “姐,你等等我。”温月如也紧跟而去。

  温崇正看向顾中清,“中叔,我们进书房,我有事要跟你商量,祖母,等一下麻烦你陪凡叔去一趟张大寒家。”

  温老太点头。

  “行!你去忙你的,我去一趟大寒家。”

  那边,宋暖和张陆生一口气跑到张大寒家,那里,里里外外都围满了人。

  张陆生直接把宋暖请到了屋里。

  陆氏站在床前哭。

  张大吉用破布服包住张大寒的腹部,血早已染湿了破衣服,他双手满是鲜血。此刻,大老爷们都不停的掉眼泪。

  “爹,娘,我把温二嫂请来了,我大寒哥有救了,他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  张大吉扭头看了过来,“阿正媳妇,你快救救大寒。我大哥就他一个儿子,大房的香火可不能在他这里就断了。”

  宋暖上前,“大吉叔,你让开一下,我来看看他的伤口。”

  张大吉按着伤口不敢松手,“不行啊。我这一松手,血就喷出来,像是泉水一样。这么流血下去,大寒会变成人干了。”

  “可你不松开,我怎么检查伤口?怎么给他止血?”

  宋暖看了张陆生一眼。

  张陆生立刻上前去劝他爹,“爹,你听温二嫂的,你也知道,温二嫂是谷神医的徒弟,你也见过她给人包扎伤口。你就相信温二嫂吧,你再不让她给我大寒止血,我大寒哥可就没了啊。”

  闻言,张大吉连忙松开手。

  他低头一看,血又涌了出来,连忙又要去按住伤口。

  “我来!”

  宋暖上前,扯开上面包着的破衣服。

  腹部的伤口又深又长,瞧着是剑划的。皮翻肉绽,如果再深一点点,怕是肠子都得露出来了。

  “暖丫头,我来了。”

  谷不凡放下医药箱,取出药粉酒上去,又取出银针给他封穴止血。“伤口太长了,只是上药包扎是不行的。”

  “师父,我们必须给他缝伤口,我们没有麻沸散。如果直接缝伤口,我怕会有后遗症。”

  宋暖也知道,这样的伤口,不缝合是不行的。

  谷不凡也没有备下麻沸散,但瞧着这伤势,若不立刻缝合伤口止血,怕是人真的危险了。

  “我来清洗伤口,不能理耽误了,没有麻沸散不会有大问题,也就是他人受罪一些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好!我来缝合,我的缝合术不错。”

  “行!”谷不凡正想看看她的医术有多厉害。一直他们只是一起讨论病理,还没有真正的诊治过。

  “陆生,打盆热水进来。”

  “是,温二嫂。”

  宋暖和谷不凡有条不紊的准备,把要用到的工具和药粉,一一全找出来,排放在桌前。

  陆氏瞧着那满桌子的东西,又看了一眼床上不省人事的张大寒,真抹眼泪,哭倒在张大吉的怀里。

  “大吉,这……我们怎么对得住大哥和大嫂啊?”

  “别哭!谷神医和阿正媳妇在,大寒他不会有事的。”张大吉感觉全身的肉都发麻。

  那件可以滴出血的破衣服,更是触目惊心。

  “可是……我……”

  “大吉叔,婶子,你们先出去吧。这里有我和我师父就行了。我们要聚中精力给大寒检查,缝合伤口,有人在,这样会打扰到我们。”

  宋暖转身看着他们。

  “我们不说话,就让我们守在这里吧。”张大吉着急的道。

  陆氏也点头。

  宋暖摇摇头,“真的不行!”

  “爹,娘,你们就先到外面等吧,我留下来。”张陆生端着热水进来,宋暖立刻过去拧了帕子,开始清洗伤口。

  张大吉拥着陆氏出去,“我们听阿正媳妇的,大寒有陆生守着,我们也放心!走吧,我们在外面等着,不要打扰了他们。”

  陆氏点头。

  外面,村民围了一圈又一圈,见张大吉夫妇出来,连忙询问:“吉叔,大寒他没事吧?”

  “伤得那么重,一身是血,谷神医他怎么说?”

  “我听说,谷神医有起死回生的本事。我相信大寒一定会逢凶化吉的,大吉啊,你们就放心吧。”

  “是啊,是啊。这里面有谷神医和阿正媳妇,大寒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  温月初绞着手指,怯怯的上前,“婶子,大寒哥,他伤得严重吗?你放心!谷神医的医术高超,大寒哥一定会没事的。”

  闻言,陆氏双眼赤红。

  她满目狰狞,呲牙咧齿的看着温月初,恨不得将温月初给撕碎吃了。陆氏用力的推了温月初一下,没有防备的温月初直接跌坐在地上。

  “婶子,你这是做什么?”

  温月如不依了,一边去扶温月初,一边问陆氏。

  “做什么?”陆氏反问一句,指着温月初就骂:“温月初,你这个狐狸精,不要脸的,你是不是看我家大寒老实本份,所以你就要祸害他?如果不是因为你,他会跑去沈府吗?”

  “伤得严重吗?这话你怎么问得出来?他就只剩一口气了,你瞧瞧这地上的备,瞧瞧那抬担上面的血。他全身的血都快流光了,快成人干了,你说他严不严重?”

  陆氏越骂越生气,上前扬手就甩下去。

  啪!

  一巴掌打在温月如的脸上。

  温月如及时拦在前面,生生的替温月初挨了一巴掌。

  陆氏这一巴掌用尽了全力,直接把温月如的脸都打偏了,嘴角溢出血丝,嘴唇被牙齿磕破了。

  “月如。”

  温月初绕到温月如前面,心疼的看着她脸上的指印,“月如,你为什么要替我挡下?”

  温月如咧嘴笑了,“因为你是我大姐,亲亲的大姐。”

  真痛!

  这一咧嘴,温月如痛得想爆粗。

  “傻妹妹,这事与你无关,你到一旁去。”温月初将她推到一旁,然后看向陆氏和张大吉,“吉叔,婶子,这事我并不知情,但是,如果你心里有气,你就对着我发吧。”

  陆氏冷哼一声,“谁不知你温月初名声都臭了?你当人小妾,被赶回娘家,又勾三搭四,这事全村有谁不知道?我今天就告诉你,大寒没了爹娘,他的亲事,由我们做叔叔婶婶的操办。我们就是再穷,那也不会让你进这门的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