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16章 谈个生意

第216章 谈个生意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1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7:17

  

  杨远抽出匕首,嘴角勾着笑,“你放心去吧,我一定让人以我妾室的身份把你下葬了。意浓是乱葬岗,你呢,一定会有一副薄棺的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因为只有死人的嘴巴才是最可信的。”

  杨远用匕首割了下自己的手臂,然后护在宋巧前面,大声喊:“来人啊,快来人啊。翠意要杀人了……”

  翠浓软软倒下,腹部,嘴里都流着血,她瞪大双眼,死死的瞪着宋巧和杨远,“小姐,我要诅咒你,诅咒你生生世世不得安生,诅咒你年年岁岁以泪洗面,诅咒你日日月月不得……噗……啊……”

  杨远用力往她腹部的伤口踢去,血涌了出来,翠浓一口噗得很远,人也被踢到了一米外。

  外面的下人赶来,看着一地的血,吓得不轻。

  杨远铁青着脸,指着地上的翠浓,“把这贱人给拉下去,活埋了。她居然敢对表小姐怀恨在心,动手杀人,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帮表小姐挡了一刀,怕是现在躺在地上的人就是表小姐了。”

  家丁朝杨远身上看去,见他的衣袖被割破,手臂流血不止,“快!快去请大夫,二公子受伤了。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快把翠浓这个贱人拉下去。”

  一时,院子里进进出出,慌慌张张,忙得不行。

  杨远扭头看向已然吓呆了的宋巧,“巧儿,你先帮我包扎一下吧,房里有止血的药粉吗?如果没有,直接用布包扎一下也行。”

  宋巧如梦初醒,“哦哦哦,好!你先坐下,我马上去取药粉和布条。”

  杨远拉住她的手,“你别慌,只是伤了皮肉,并无大碍,止住血,包扎一下就行了。”

  宋巧点头,用力抽回手。

  转身,脸都红了。

  她感觉自己的心似乎有了变化,对这个杨远,她好像没有那么浓烈的反感了。起码在这个时候,他在帮她处理着棘手的问题。

  宋巧去取了药粉和布条回来,站在杨远身边,安静的替他包扎。刀伤不浅,宋巧瞧着头皮都发麻。

  杨远抬头看着她,温柔的道:“巧儿,别怕!没事了!现在连翠浓都没了,再没有人会对你不利。”

  眼泪掉了下来,宋巧哽咽着问:“为什么?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?”

  杨远起身将她抱住,“傻瓜,哭什么呢?我说了,我对你一见倾心。我喜欢你,而你又是我的女人,我不对你好,那我该对谁好?”

  宋巧有些别扭,挣扎几下。

  杨远将她按紧在怀里,“巧儿,我的手臂受伤了,你这么用力的话,我的伤口又要崩开了。”

  闻言,宋巧果然不敢再用力挣扎了。

  她瓮声瓮气的道:“那你放开我啊,我……我们这样是不对的。”

  “傻巧儿,祖父都应下了我们的亲事,我们又有过关系了。我抱抱你,谁敢多说什么?”

  杨远咧嘴笑了,可笑意却未曾到达眼底。

  他对宋巧没有多喜欢,只是利用罢了。他是想利用老爷子对宋巧的喜爱,以后可以多得一些老爷子的信任,多分一些杨家的家业。

  他杨远从不做没有好处的事。

  “我我我……”宋巧用力推开他,抬头一脸无措的看着他,“我不能嫁给你!不能的!我已经和温晗有婚约了,而且我……”

  杨远的手指按住他的嘴唇。

  他冲着她轻轻摇头,“巧儿,你别说了。你知道你想说什么,但是我不在意,我可以等你的心接纳我。温家那边,我去说,你就放心交给我处理。”

  “不不不!”宋巧忙摇头。

  杨远蹙眉,“巧儿,你?你不信任我?”

  “不是!我……”宋巧紧咬着唇。

  杨远伸手替她分开唇,一脸宠溺的看着她,“巧儿,你别一着急就咬唇,你咬伤了自己,我会心疼的。”

  杨远的手指轻抚着她的嘴唇。

  “二表哥,我……”宋巧突然的脸红了。

  杨远瞧得真真切切,心里便有了把握,“巧儿,我一定会尽我所有让你幸福的,你要相信我。我能给你的,一定是温晗所不能给你的。我知道,你怕别人说不守妇道,说你三心二意,说你……”

  “所以这些都让我来背,我去找温晗,我跟他解释。一切都交给我,不管他是要银子,还是要别的,只要他愿意原谅你,我都可以给他的。”

  宋巧定定的看着他。

  心间滋味交杂。

  她喜欢眼前这种被人宠着疼着的感觉,可又放不下温晗,那可是她自小就开始喜欢的人。

  “二表哥。”

  “你说,你说什么,我都听。等我们成亲之后,我一切都听你的。”杨远点头,含情脉脉的看着她。

  宋巧酝酿一番,心里清楚,这事如果传到了温晗耳中,他们二人的亲事铁定就成不了了。

  只是,如果她转嫁给杨远,那温晗若是把事情给捅了出来,那她会不会是一样的竹篮打水?

  她不敢确定。

  可是,两者衡量一番。

  她知道,她其实也只剩下一条路,她只能嫁给杨远。只要嫁给杨远,她的苦日子就算是到头了。以后,杨家就算知道真相,那她也是杨家的二少夫人了。

  杨家的好日子一样少不了她的那一份。

  “二表哥,我相信你是真心要对我好,可是,我如果对温晗毁婚,那就是一个不守信的人。那样子的我,你还会要?”

  “要!只要是你,我就要。巧儿,我们只是相识得晚,只是命运弄人。如果你自小就在这府上长大,那我们也会是青梅竹马的天生一对。”

  杨远揽过她,手抚着她的头发。

  “巧儿,我们没有错,只是我比温晗晚认识你而已。巧儿,日子久了,你一定会发现我的好,一定会知道,我能对你有多好。”

  宋巧悄悄伸手抱住杨远的腰。

  “二表哥,温晗那边让我亲自去处理。我本就对不起他,对他有愧,如果不亲自向他解释清楚,我这辈子都不会心安。我想用银子来补偿他,只是,我手头上并……”

  “巧儿,这事不怪你,要怪就怪我。这银子我来出,你说说要多少?我等一下就去取给你。”

  “我……”宋巧开不了口。

  杨远已有了主意。

  “你等我,我这就去取。”

  杨远离开后,宋巧一脸娇羞的坐了下来,下人们在收拾房间,她这才闻到了浓郁了血腥味。

  想到翠浓满身是血的躺在这里,又对她一直诅咒。

  她心里膈应,便交待:“你们收拾着,我去找老爷。”

  不用她提,杨远已经先去找了杨老爷子,提议给宋巧换一个院子,再配几个得力的丫环。

  后来宋巧又到了。

  杨老爷子瞧着他们如此,心里挺是高兴的。

  他现在一门心思就是将宋巧留在杨府,刚开始,他也动过让宋巧嫁给杨安或杨远的主意。只是宋巧早有婚约,他才没有提。

  眼下出了昨晚那样的事,他也算是顺水推舟,遂了自己的意。

  “巧儿,你二表哥来找过我了,我已经让人去收拾新院子了。你放心!以后不会再有那样的下人敢欺负你了。”

  杨老爷子携过宋巧的手,慈祥的安抚。

  宋巧点点头,温顺乖巧,“外祖父,我知道了。多谢外祖父的疼爱,巧儿以后会好好孝顺外祖父的。”

  “好好好!”

  杨老爷子很是高兴,连声说好。

  那边,杨远的侍从江波一脸担忧的看着大夫帮杨远重新包扎伤口。送大夫离开后,他返回书房。

  “公子,你真心要娶表小姐?她可是身上有婚约的人,这事二夫人听到后,气得不轻啊。”

  “有婚约,除了便是。江波,杨安将来要拥有的,我也想要,我不想给他。论能力,论智谋,我哪一点不如他?只因他是长房长孙,我生在二房,所以,我的一切就该是他挑剩下的吗?”

  杨远并不在意。

  这一点,他早就知道了,不用江波提醒。

  一个女人而已,娶回来供着,哄老爷子高兴。将来,他一切在握时,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?

  休妻再娶,也是再简单不过的事。

  “江波,我爹愿意在人之下,我可不愿意。杨安有了,我想要。杨安没有的,我也想要。我要完完整整的杨家。宋巧她可以帮我得到祖父的欢心。”

  “我和她成亲之后,祖父或许会念在对姑姑的愧疚上,多给她一些嫁妆,以后分家业上面,我也就多了一份筹码。”

  “江波,那种事事被人压在下面的感觉,真的不好受,我发誓不会再像我爹一样。”

  杨远一直心不甘。

  他就是生在二房,但他也是嫡孙,为什么他事呈都要少于杨安的?

  什么好事都紧着杨安,杨安不要的,挑剩的,这才会落到他头上来。他受够了这种感觉。

  他无法忍受一辈子。

  他不可能甘心这样不争不抢一辈子。

  这次没有把杨安和唐乔的丑事爆出来,这是他的失策。以后,他还会继续,他不会放弃的。

  他一定要让杨安没了当家的资格。

  江波点了点头,“公子,我知道了。”

  杨远挥挥手,“你去取五百两的银票过来给我,一百两面额的五张。”

  “公子,你这是?”

  “取来便是。”

  “是,公子。”

  ……

  下午,温崇正一行人回家,明明是两辆马车,可大家都挤在一起。杨安看向宋暖,“小宋,你真的决定了?”

  “决定了。”宋暖点头,“眼下,我也没多少时间上山采药,而且山上的药材也不多。不是一直采都有的。”

  “其实,我祖父想要等你拿到行知木牌后,把药馆变成医馆的。此次春季医术考试,他老人家准备留下几位大夫,这就是昨晚他留你们的原因。青木,也是我祖父看上的。”

  杨家三代都以贩卖药材为主。

  杨老爷子看得出来,如果没有坐堂大夫,这药材生意也一年比一年难做。当时谷不凡出现时,他就有了这个想法。

  他想给杨家的药材生意,再完善完善。就像唐乔一样,把经营方式改一下,酒楼就能起死回生。

  “我自己有计划,行医也好,种草药也好,这都是急不来的事。眼下,我就先种菜,研究菜谱,阿正就种种花,调调香,我们想要过平静的田园生活。”

  通过昨晚的交谈。

  宋暖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方向。

  闻言,杨安点了点头,“你们这算是妇唱夫随吗?我可真是羡慕你们啊。生在我这样的人家里,少不了勾心斗角。我爹和我二叔,还算合气。可是到了我这一代,我就不争不抢,也会有人心不甘情不愿。”

  昨晚的事,究竟是谁的诡计。

  他们几人都很清楚。

  只是苦于没有人证物证。

  他们只能证明自己的清白,并不能揪出那两个他们都清楚的始作俑者。

  “这事你既知是谁,以后凡事留个心眼便是。关于阿乔,这事你得妥善处理,她不容易。”

  宋暖提醒。

  杨安点头,一脸苦恼,“对不起!阿乔和你们都是因我而无辜受到牵联。这事如果他只冲着我,我倒也能忍上一忍,可他敢拿你们来开刀,这事,我就不会那么容易算了。”

  “我们倒不无辜,宋巧一直就这么针对我。你真要有愧,那也该是对阿乔。”宋暖说着,顿了顿,张了张嘴,又合上。

  她几次都想说出唐乔是女儿身。

  温崇正懂她,握紧了她的双手。

  宋暖冷静下来,扭头冲着他微微一笑,用眼神告诉他,“我没事!我知道该做什么,不该做什么。”

  温崇正点点头。

  杨安瞧着他们眉目传情,往马车壁上一靠,咚的一声响,“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找虐呢?你们在我面前这样的恩爱,你们这算是对我的打击报复吗?”

  “你就是自虐!一直在自虐中而犹不知。怪谁呢?”宋暖白了他一眼,“怪你自己笨啊。”

  “嗬!小宋,你可不要逼我大过年的对你说不好听的话。”

  “谁要对我媳妇不利?”

  温崇正懒懒的瞥了杨安一眼。

  杨安两眼一闭,“我服输!”

  “别啊!”温崇正一脸正色的提议,“阿安,我想跟你谈谈生意,与你的生意,与杨家无关。”

  “跟我个人谈?”杨安睁开眼,一脸疑惑的看着他,“什么啊?”

  “说是生意,那自然是挣钱的生意。只是,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?能不能守住秘密?”

  温崇正一脸严肃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