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200章 计中计(三更)

第200章 计中计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6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57

  

  “娘……”温老大听着,也忍不住的红了眼眶,“阿贵不孝!”

  温老太抬手,“这些都不重要了,你们走吧!过好你们的日子就行,我一大把年纪了,管不了你们。”

  “娘,那我们先回去。”

  李氏看了一眼温晗,母子二人强行架着温月娥回家。

  第二天,温家老宅热闹极了,鞭炮声,喜乐声,从早上开始就一直没停过。

  为了避免尴尬,一大早,宋暖就带着温老太他们一起去镇上置办年货。

  这些天一直忙这忙那,倒是把年货这事给搁下了。

  沈家看着今天又是只有温家大房一家,其他人都不在,心里更是不悦。

  他们觉得温家这是不诚心,而且没将他们沈家放在心上。

  尤其是沈宁枫,当他骑着马,大红喜服的出现在温家老宅时,他四下扫看,没有看到温月初,心里又气又失落。

  那个女人是恨他吗?但是明明变心的人是她,她又有什么资格恨他呢?

  沈宁枫接了新娘就离开。

  行礼时都是沉着脸的,一点笑容都没有。

  仿佛是别人逼他娶温月娥一样。

  村民瞧着,暗中议论纷纷,大胆的生出各种猜测。温家人没有出现,新郎倌不高兴,这些又成了村里的新八卦。

  “你们瞧见没有?那新郎的脸色真是难看。”

  “能不难看吗?谁能心情好起来?这明明有至亲的人,还有祖母,可是人家不出现,这说明了什么?”

  “说明人家不稀罕这门亲事。”

  “我说温婶做得对,这事不管发生在谁家,谁家老人都不会答下这门亲。这姐妹二人嫁一家,本不是稀奇事,可一个嫁爹,一个嫁儿子,这就不对了。这辈分就乱了。”

  “这温老大一家就是见钱眼开,哪要什么面子?”

  “就是,瞧那李氏神气的。”

  “她有什么可得意的?丢人!”

  众人沿路目送迎亲队离开,低声议论,看着高马上的沈宁枫指指点点。沈宁枫很想忽视,可那些目光无法忽视。

  他心里恼极了。

  此刻,真心后悔当初在气头上坚持下聘。

  他现在连温月娥长什么样子都想不起来。

  在村口,他看到从山上下来的张大涵。连忙抬手,大喝一声,“停一下。”

  沈宁枫不管众人惊讶的目光,直接从马上跳下来,冲上去就拽住张大寒的衣襟。

  张大寒愣了一下。

  “你想做什么?”

  “张大寒,我知道你叫张大寒。你这个没爹没娘的小阿杂,穷鬼。是不是因为家里那么穷,所以你就喜欢穿别人不要的破鞋?”

  那天从高山村回去后,他就让人调查了张大寒。

  被这么一个穷小子给比了下去,这也是他生气的原因之一。

  闻言,张大寒怒气一冲,拽着他的衣服,冷声问:“你说谁是破鞋?”

  “呵呵!还要我明说吗?”沈宁枫冷冷的笑着,一点讥讽的看着他。“当然就是温月初那双破鞋了。怎么样?那破鞋的味道不错?”

  “你他娘的才是破鞋。”张大寒生气,用力将他推在地上。

  沈宁枫本来就一肚子的火,现在被人推在地上,更是火上浇油。他爬起来就冲上去跟张大寒扭打在一起。

  “我今天就杀了你,你这个王八蛋,你竟敢抢老子的女人。”

  “闭上你的臭嘴,你们家温月娥,我可看不上。”

  张大寒不想坏了温月初的名声,故意说出温月娥的名字。

  眼前突发情况,众人都傻了眼。

  这新郎怎么就突然跳下马来跟人打架了?

  喜婆率先回过神来,跺跺脚,在一旁大叫起来。

  “别打了,别打了,你们别打了。今天可是大好日子,你们怎么能打架呢?快快快,你们快把他们拉开啊。”

  下人们一拥而上,用力的将他们两个分开。

  沈宁枫抹了抹嘴角,嘴角已经出血了,辣辣的痛着。

  “打!给我打,狠狠的打,打死他。”

  “公子,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,咱们还是早点赶回去,不要误了吉时。”喜婆苦苦劝着。

  沈宁枫甩开她,怒指着张大寒,“我让你们打!”

  “住手!”

  张陆生从林子里冲出来,手中的弓箭对准着迎亲队的人,“你们再打一下,我就放箭了。”

  “别别别!”喜婆连忙摆手,“这是一个误会,误会,我们这就离开,这就离开。”

  说着,她又劝沈宁枫,“公子,今天是你的大喜日子,千万别出乱子。这样再闹下去,误了吉时不说,见血出了人命,更是了不得啊。咱们走吧。”

  “不准走!”张陆生冷喝一声,“你们打伤了人就想这样离开?”

  “王八蛋!老子今天就是不成亲了,也跟你们没完。”沈宁枫火气一来,直接骂人,“你们全给我上。”

  “我看谁敢上?”

  张陆生举着箭。

  没人敢上,沈宁枫自己也不敢。

  张大寒拉下张陆生的手,冲着他摇摇头,“让他们走。他们打了我,我也打了姓沈的,这事算是扯平了。”

  “可是,大寒哥你……”

  “听我的,让他们走!”

  张大寒攥着张陆生的手,拖着他进了林子,主迎亲队离开。

  外面路上,不一会儿就继续响起了喜乐声,迎亲队越走越远。张陆生坐了下来,看着被打得脸上青一块一声的张大寒。

  “大寒哥,你为什么会跟那人打了起来?”

  “他像疯狗一样咬人,还骂人,我自然不能忍。”

  “那后来为什么又算了?”

  “不算了,难道要让他与温月娥成不了亲?我又不傻,干嘛要误他的吉时?我就要让那温月娥嫁给他。”

  他一早就看出来了。

  这个沈宁枫不是真心娶温月娥,他就是在报复温月初,也是借机给温家难堪。

  也就温家大房那种见利眼开的人,居然同意了这门亲事。

  简直是只要银子,不要脸皮了。

  然而,这个温月娥也不想嫁,这么一来,这二人就是男的不真心娶,女的不愿嫁。

  这以后铁定没好日子过,让这二人相互折磨的好事,他为什么要破坏了?

  他一直为温月初而感到不值和心疼。

  沈宁枫就是一个没有责任心的男人,不值得托付终身。

  村口的这一场闹剧,虽然看到的人不多,但还是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。

  温家大房的人听后,气坏了,但又不能拿张大寒怎样?毕竟此事是沈宁枫先动手打人的。

  这事自然也传到了温夜初的耳中。

  这天在菜棚里。

  宋暖问温月初:“月初,你就没有考虑过张大寒?这人听起来还不错的,我也替你观察过他。这人很有责任心,他是一个可以托付终生的人。”

  温月初笑了笑,“二嫂,就是因为这人还不错,所以我更是不能耽误人家。”

  宋暖一听,不乐意了。

  “嘿~我家月初也不差呀,哪里就耽误人家了?这如花似玉的姑娘配他一个张大寒,还让人嫌弃吗?”

  “月初,不管别人怎么看自己,我们首先不能看轻了自己。在二嫂眼里,你就是一个好姑娘。我说张大寒也是有眼光的,他是看到了你的好,这样的男人不容易找,遇上了你就不要错过。”

  宋暖是真的观察过张大寒,这人真是不错。

  上次,上山打猎时,他沉着稳重,又热心,还吃苦。

  这次在村口,他与沈宁枫打一架,而且没有把温月初的名字放出来,更说明这个人是一个值得的人。

  温月初摇摇头,“二嫂,这事别再说了。我们以前就讨论过这事,这次你又提,我还是一样的答案,不可能。”

  宋暖叹了一声,也就不说了。

  这种事情还是要靠他们自己,如果张大寒真有心的话,他一定能够打开温月初的心结。

  “行!我不说了。”

  新嫁娘三天回门,温月娥和沈宁枫又带着下人,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来到【正阳居】。

  顾中清站在门口等他们。

  按着温崇正的意思,把他们给打发了。

  这天,温月娥不管那些什么风俗,直接就在娘家住下了。

  沈宁枫也跟着住下,倒不是他们夫妻情深,而是他想要见温月初一面。

  夜里,温月娥偷偷的跟着沈宁枫来到废弃的民宅外。

  沈宁枫在院子里来回渡步,似乎在等着谁。

  【正阳居】那边,温月初悄悄的从后门出去。宋暖和温崇正紧跟着出去,悄悄的一路尾随。

  他们就知道,沈宁枫夫妇留宿在老宅,今夜一定不会太平。

  两人神色凝重,一路跟到了民宅后面。

  温月初从后门进去,沈宁枫立刻转身看来,他欣喜的上前想要伸手去抱温月初,可温月初迅速的闪到了一旁,冷声问:“沈宁枫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”

  沈宁枫传信给她,说是她如果不来见他一面,他就将他们二人的事,全部公之以众。

  温月初自然不敢大意,便硬着头皮过来。

  “温月初,你对我就真的从未有过真心吗?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?”沈宁枫看了眼自己空落落的双手,恨恨的道。

  闻言,温月初笑了。

  “沈大公子,你说什么笑话呢?什么叫做我对你没有真心,什么叫做我这样对你?现在娶妻的人是谁,现在又是谁做了让两家都脸面无存的事?”

  “沈宁枫,我以前不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人,我现在终于看清了你。你自己没有担当就算了,你还小心眼的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跟你一样。”

  沈宁枫听着倒是听出了几分话里的意思。

  他一脸嘲讽的看着温月初。

  “你这是在怪我那天打伤了张大寒,打伤了你的那个野男人?温月初,你到底要不要脸啊?你怎么能够在村里勾三搭四?”

  “沈宁枫,你放屁!”

  “恼羞成怒了?”沈宁枫上前,用力的将温月初抱住,低头就想去吻她,“温月初,你这么贱,这么不要脸。你可以给别人,为什么不能给我?那些日子你是故意吊着我,故意装纯给我看的吗?”

  浑浊的酒气扑鼻而来。

  温月初用力的推沈宁枫,可女人和男人的力气有悬殊。

  她根本就推不开他。

  她越推,沈宁枫就越是生气,用力撕破温月初的衣服。

  宋暖想要冲出去阻止,温崇正及时拉住了她。

  “你干什么?”

  “等一下。”温崇正摇头,示意她往前面看去。只见张大寒不知从哪里冒出来,上去就将沈宁枫扯开,直接推倒在地上。

  他看了一眼狼狈的温月初,立刻脱下外衣包住她。

  “沈宁枫,你个王八蛋。”

  张大寒冲上去,坐在在沈宁枫的身上,对着他就一顿拳打脚踢,“你还是不是男人?”

  “张大寒!”

  情敌相见,分外眼红。

  沈宁枫在盛怒之下,力气也不小,他推开张大寒,扑上去,两个大男人在院子里打了起来。

  温月初转身离开。

  不管他们。

  温月娥在外面拦住了温月初,冷冷的笑着,“温月初,你真是好手段啊,让两个男人为了你打架。”

  “滚开!”温月初斥了一声。

  “不要脸的贱女人,你……”

  温月娥的话还没说完,便软软的倒了下去。

  “二哥,二嫂?”

  “月初,你快跟你二嫂回去,等一下全村的人都会跑这里来看热闹。你快走啊。”

  温崇正交待一声,便进了院门。

  宋暖拉着温月初的手,“走!我们听你二哥的。”

  她向来不怀疑温崇正的话,当下就拉着温月初离开。

  温崇正进去,趁沈宁枫不备点了他的穴道,来不及向一脸惊讶的张大寒解释,直接吩咐:“你去把温月娥拖进去,把他们夫妇二人弄到里面屋里去。最好是二人衣整不齐。”

  张大寒点头,火速去办。

  他刚布置好一切,院门口就灯火通明,人声鼎沸。温崇正解开沈宁枫的穴道,趁他还未清醒,立刻拉着张大寒就从窗户跳了出去。

  两人迅速离开,来到【正阳居】的后院。

  “温二哥,这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自然是有人要自食恶果。”温崇正拍拍他的肩膀,“走!咱们到那边坐一会,喝杯热茶,聊聊天。”

  “好!”张大寒点头。

  ……

  废弃民宅那边,如同白昼。

  沈家仆人率先冲进屋,嘴里高喊着:“公子,我们来救你了。”砰!房门被撞得应声倒下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