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97章 明嘲暗讽(三更)

第197章 明嘲暗讽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2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52

  

  “这家不家事,我不管。生意上的事情,也是暖暖的事,我也管不上。这事你们商量就行,不用过问我的意思。至于你说月娥的幸福,这事我更管不了。她的亲事,不是你们夫妇在打理吗?”

  温老太根本不将他的着急看在眼里。

  这些日子以来,许多事情她都看淡了。对温家大房她也是看的透透的。

  世事不能强求,那她便让自己活的自在一些。

  温老大一脸沮丧。

  “阿正媳妇,这事就真的不能商量了吗?我们可以多给一些银子的,你要多少,我们都能商量,这不是问题。”

  “大伯父,银子真不是问题。我虽然缺银子,但是我也知道诚信不能失。人总是要有底线的,并不是什么都能用银子来解决。我知道这事说了,大伯父也不懂,毕竟我们不是同一种人。”

  宋暖这话说出来,真的狠狠打了温老大的脸。

  温家大房的人,可不就是为了银子,什么底线都没有吗?

  “阿正媳妇。”

  “行了!大伯父,我后院还有许多事,我先去忙了。这事我帮不了你的忙,不送了。”

  宋暖直接起身走人。

  温老大站了起来,伸手,“阿正媳妇,阿正媳妇……”

  宋暖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  “娘,你看这?”温老大便又重新看向温老太,“娘,这事你得帮帮儿子啊,这温家办喜宴,这也有娘的脸面啊。”

  “脸面?”温老太也起身,“这些天我连门都不太出了,也就是觉得没了脸面。这事我帮不了。你走吧。”

  说完,温老太回屋了。

  “娘……”温老大叹气,“唉……这事……唉……”

  嘎吱……

  书房门打开,温崇正从里面出来。

  温老大像是看到救星一般,急急走了过去。他直接抓紧了温崇正的手,“阿正,大伯父平时待你如何?”

  温崇正挑了挑眉:“大伯父,你怎么这么问呢?大伯父对我一直照顾有加,这一点我是一直不敢忘记的。”

  闻言,温老大心里高兴的很。

  心想这事有谱了。

  “阿正,我是想跟你商量一件事。”

  “大伯父请说。”温崇正拉着温老大走到桌前坐下,“大伯父,坐!有事你请说,只要是阿正能办到的,一定帮忙。”

  温老大笑呵呵的坐下,直奔主题。

  “阿正,事情是这样的,三天后,咱家不是要办月蛾的喜宴吗?我是想跟你们商量一下,能不能从你这里买一些青菜豆腐和豆芽?”

  温崇正问:“就这事?”

  温老大点了点头,“对!就这事。”

  温崇正颔首,“这事得问问暖暖的意思,家里的事情,一直是她在打理,我没有接手过。”

  “啊?”温老大惊讶,“这点小事也要问你媳妇的意思吗?”

  温崇正笑了笑,道:“这可不是小事,这家里里外外的事都是暖暖在打理,我就是一个吃闲饭的。她的事情,我自然不能替她答应下来。这事还不知道酒楼那边当时是怎么谈的?”

  温老大刚刚放下的心,这会儿又提了起来。

  心想,又没戏了。

  “这事……这事,我刚跟你媳妇说了,只是她不同意。”

  “暖暖,她不同意?”温崇正惊讶极了。

  “她说有点困难。阿正,你能不能帮大伯父跟她说一声?这事真的不管用多少银子,我们都能给。”

  温崇正摇了摇头,“如果暖暖已经说了她的决定,那我就不必再问了,我听她的。”

  温老大一听,有些急了,“可你是个男的呀,怎么能事事都听媳妇的呢?”

  “一定要听媳妇的。”温崇正很坚定,抬眸看向温老大,道:“大伯父,我自小就看着你是怎样对大伯娘的,所以我现在也就这么对暖暖,有问题吗?”

  话里暗指温老大就是一个惧内,怕媳妇儿的。

  温老大面色尴尬。

  他起身,“这事既然没有商量的余地,那我就先回去了。家里事多,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”

  “行吧!那我送送大伯父。”

  “不用!不用了。”

  “要的,要的!大伯父对我这么好,我说什么也要送送大伯父的。”温崇正送他出门。

  温老大想了想,又道:“阿正,月蛾出嫁那天,你们能不能一起过来坐席?”

  “这事,我听祖母的。”

  温老大点了点头,“阿正,你帮大伯父也劝劝你祖母,这月娥出嫁关系着咱们温家的脸面。如果她老人家不回老宅的话,这……这样大家会看笑话的。”

  “这事儿我不能劝,祖母做事历来有她的道理。我若是勉强她的话,那就是不孝。”

  温崇正还是摇头。

  温老大越听越不是味,便挥挥手走了。

  他总觉得温崇正的字字句句都带着针带着刺,刺得他全身都不舒服。

  回到温家老宅,李氏已经在门口等他,见他回来就问:“怎么样怎么样,事情都问好了吗?谈妥了吗?她宋暖一定很高兴,咱们给她做了这么一笔生意吧?”

  “进屋再说吧,这外面说话不合适。”温老大的情绪不高。

  李氏皱了皱眉头,心想:难道她宋暖不要银子不成?

  二人回到堂屋里。

  “阿贵,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  温老大坐了下来,酝酿一番后,道:“宋暖说那青菜豆腐什么的,跟酒楼那边有签协议,。只供给酒楼那边,不外供,也不卖给我们,多少银子都不卖。”

  “嘿!这还有不要钱的,她是不是个傻呀?”

  “我说了钱可以商量,可她就是不愿意。”

  “这天下还有这么傻的人,有银子都不赚。她以为她是谁呢?不卖给我们,我们就办不成酒席了吗?我们用别的菜也是一样。”

  李氏气急了。

  哐的一声,重重放下茶壶。

  她咬着唇,想了一会,道:“阿贵,你也不要着急,明天我就让我兄弟从县里买些菜,直接拉过来。”

  “没有她的那些破青菜烂豆腐,我们一样能把酒席办得体体面面的,不就是青菜豆腐吗?有什么了不起的?就那些东西,谁吃谁烂心肝。”

  李氏越说越生气。

  恨不得将宋暖给撕了。

  认亲宴时,那边一点面子都不给,现在又这样,她怎么可能不生气。

  李氏越想越生气。

  温老大想着家里有很多事情要忙,便道:“得!就听你的。菜就让你兄弟从县里带过来,咱们多花点银子就是,反正从宋暖那里买,也讨不到便宜。”

  “我就让人捎信去。”

  “行!那咱们都忙起来,现在还有那么多的事没办好,可不能太仓促了。你也多找几个村里的人过来帮忙,别是一个人没头没脑的忙着,到时候这也没做,哪都没做好。”

  李氏一听,不乐意了。

  “你这是在嫌弃我还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没有没有!我没有嫌弃你的意思,我就是在想这事一定要办好。已经让人看笑话了,如果不办好的话,那更让人说笑了。”

  温老大不停的摆手,就怕李氏得理不饶人。

  “看什么笑话?我女儿嫁得这么好,他们只会眼红,还能说什么笑话,那些笑话,顶个屁用啊?”

  “是是是!你说的都对,你全对!”

  李氏瞪了他一眼,“就你这没骨气的样子。”

  温老大暗暗叹气,不再说话了。

  他要再说下去,两个人非得又吵起来了。

  温月娥就在隔壁,把他们爹娘的话全都听清了。她用力揪着衣襟,只觉胸口绞着痛。

  她出嫁,而她祖母不会来参加。

  这不是让她在全村人,在沈家人面前丢人吗?

  以前,她祖母不是这样的,二哥也不是这样的,可自从宋暖进了门,他们就都变了。

  咚咚咚!

  温月娥一下一下的撞着墙,把额头都撞红了。

  似乎只有这样,她心里的痛才能缓和一些。

  ……

  宋家。

  气氛压抑,没人再有心思去新屋那边做事。没几天就要过年了,宋老大干脆让人休息,年后再开工。

  宋文成日夜守在宋老头床前。

  不是盼着他醒来,而是怕他醒过来。

  吕容进来。

  “文成,你喝碗热水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吕容看着躺在床上了无生息的人,眸底闪过一抹狠戾,“文成,反正都这样了,不如我们……”

  她做了手刀抹脖子的手势。

  宋文成吓了一大跳,连忙摆手,“不行不行!阿容,我们不能这么做的。现在祖父都醒不来了,我们还是让他自然的去吧。”

  “万一他醒了呢?”

  “不!不会的!伤成这样,醒不来了。”

  “文成,我们只要用枕头往他脸上一按,这就悄然无息的,一了百了。他现在生不如死,我们也算是一片孝心……”

  “不行!”

  宋文成想想手都发抖,一碗水抖出一半。

  “不用你来,我来!”吕容知道宋文成胆子小,但她不怕。她收了宋巧给了五十两,她就是来给宋巧善后的。

  吕容拿起枕头。

  宋文成拉住她的手,“阿容,不行!你这样就是杀人了……”

  “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?”吕容甩开他的手,“文成,我看到他就会想起那些事,我真的……”

  闻言,宋文成松开她的手,别开眼。

  吕容知道,他这是默许了。

  她其实也怕,毕竟是一条人命。

  越是靠近,手就越是抖得厉害。吕容闭目深吸了一口气,暗暗鼓足了勇气,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。

  他该死!他该死!他活该!

  枕头按下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吕容尖叫一声,枕头掉到了地上。

  “阿容,怎么了?”宋文成回过头,也不由的瞪大了双眼。宋老头醒了,睁开了眼,还一下子爬起来坐着。

  “祖……祖……祖父,你醒啦?”

  宋老头歪着脑袋看着他们,一脸迷茫,“你们是什么人?”他四下看了看,又问:“这里是哪里?”

  什么意思?

  宋文成和吕容迅速的相视一眼。

  然后,齐齐看向宋老头。

  “祖父,你不认得我们了?”

  宋老头摇头,“什么是祖父?我的名字叫祖父。”

  呃~

  “阿容,你快去叫爹娘过来,你就说祖父醒了。”宋文成也不知该怎么办了?

  吕容点头,“哦哦哦,我这就去!”

  不一会儿,宋老大夫妇匆匆赶过来,两人又惊又怕,不安的问:“爹,你哪儿不舒服啊?”

  “爹?”宋老头疑惑,“我叫祖父。”

  呃~

  这是砸坏了脑袋,人傻了?

  “爹,你不认识我了?我是你的大儿子,他是你的大媳妇,这是你大孙儿,大孙媳妇。这里是你的房间,你全都不记得了?”

  宋老大的心在雀跃。

  他希望宋老头傻了,这样就不怕他说出实情了。

  而且家里也没闹出人命。

  他也没做弑父的事。

  人傻了好啊。

  一下子就把什么问题都解决了。

  宋老头又四下看了看,一一从他们脸上移过视线,迷茫的摇头,“不记得,不记得了!”

  吕氏不敢大意,又问:“爹,你真不记得了?”

  “叫我祖父!”宋老头不高兴,生气的纠正,“我叫祖父,以后不准叫我爹。”

  四人面面相觑。

  宋老大:“文成,你去请朱大夫过来一趟。”

  “是,爹。”

  宋文成去请了朱大富过来,一番确认后,断定宋老头是真的变傻了。这脑袋开花,人伤了脑子,傻了。

  “我爹真是可怜。呜呜呜……”吕氏低头,用手绢抹着眼泪。

  吕氏也扁着嘴,“祖父,你这都一把年纪了,怎么不傻了?这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宋老大父子也红着眼眶。

  “朱大夫,我送送你。”

  “好!”

  院门下,宋老大问:“朱大夫,求你治治我爹啊,他这么老的人了,这样子……唉……”

  “宋大哥,不是我不救,而是我也无能为力。”朱大富摇摇头,这次没有诓人。

  以他的医术,的确是治不好傻子的。

  他不会傻傻的承诺什么能治好之类的,现在人醒了,他就能对外吹牛,说自己把人从鬼门关拉回来了。

  闻言,宋老大伤心的点头,“多谢朱大夫。”

  “宋大哥,那我先走了。”

  “朱大夫,慢走!”

  宋老大站在院门口,目送朱大富离开。他垂落在双侧的拳头松开,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。

  周身轻松。

  这一关,算是过了。

  傻了好,好不了,更好。

  他抬头望着,暗道:今天的天气真好啊。

  宋老大转身回去了。宋家宝从不远处的草丛后走出来,远远的望了宋家大门一眼,转身回【正阳居】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