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91章 轰人(三更)

第191章 轰人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35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43

  

  “这是你扒开的,你要是不信的话,我可以拉开,让你闻一下,上面是不是有你的口水味。”

  温崇正走去穿了鞋,披上衣服,又把她的衣服递给她。

  他去倒了杯水,“先喝点水,你昨晚喝醉了,现在喉咙很干吧?”

  宋暖一口气堵着,对上他的温柔的笑脸,也发作不出来了。他说的没错,喉咙里的确是干干的。

  她伸手出去接过杯子,冷气袭来,她又连忙缩了回去。

  温崇正把杯子凑到她嘴边,“喝吧。”

  宋暖就着他的手,喝完一杯水。

  “还喝吗?”

  “不喝了。等一下再喝了不迟。”额头突突的痛,宋暖蹙眉,她昨晚是真的喝醉了。

  她的酒品不好,这一点,她早就知道了。

  昨晚如果是她扒了他们二人的衣服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毕竟,她心里对温崇正这种美男子,也是存有贼心的。趁机揩点油,吃点豆腐,这是她能干出来的事儿。

  何况,她自己嘴上没承认,心里也清楚自己对温崇正,已经动心了。

  “你先出去洗漱吧,我整理一下就出来。”

  “哦,好。”

  温崇正起身,放下杯子,低头整理好衣服,这才出去洗漱。沐浴房里有一个洗漱台,石头砌的台面,白瓷盆底开了个圆洞,再由竹筒通水,水从地里的水沟里流到外面的蓄水池中。

  外面蓄水池里的水是用来浇灌的。

  宋暖是充分的用水,一点都没浪费。

  家里的东西看着不精致,但却奇特实用,样样都有它的作用。谷不凡这两天没少夸赞宋暖的聪慧。

  宋暖出来时,还有些不好意思,但大家都跟平常一样,问都没问一声关于她醉酒后头疼不疼的事。

  没人问,宋暖更是自在。

  她吃了早饭就去后院棚里侍候她的药苗,巡视青菜。

  棚里暖烘烘的,青菜的长势很好。

  “二嫂,这一垄生菜可以移栽了,现在我们的菜棚都种满了。咱们是不是把外面的地也利用起来?”

  温月初蹲在地边检查菜苗。

  宋暖在她身边蹲下来,确认一番,点了点头,“行!只是快过年了,也不知有没有人愿意帮咱们搭菜棚子?”

  其实她也不是没有想过,只是想到开春后,菜种在外面比在棚里更好,她就有些犹豫。

  搭菜棚,也不是简单活。

  不过,以现在形势看来,这五个菜棚就算用来育苗,也远远不够。

  明年,势必要加大规模种菜的。

  不仅是果蔬,她还要想办法种菌类。

  比如那鹰嘴峰的猴头菇。

  “晚一点强叔过来,我们就问问他的意思。如果能找到人的话,我们就在年前再搭几个棚子。”

  温月初比宋暖还要心急。

  这些日子,她的日子是前所未有的充实,天天侍候着这些菜,她也对未来充满了希望。

  “行!”宋暖点头,伸手握住温月初的肩膀,强行将她的身子扳向自己,“月初,你昨晚没有休息好?”

  “没啊!睡得可实了。”

  闻言,宋暖蹙眉,“不对!你的眼眶这么黑,眼睛又肿,这是哭过了?还是眼睛不舒服?”

  这不对劲啊。

  “没有,真的没有!”

  温月初越说没有,宋暖就越是怀疑。不过,她见温月初不愿说,也不方便继续追问。

  从后院回来,宋暖去找了温月如。

  把她拉进杂物间,一脸严肃的问:“月如,你跟你姐住一屋,可有发现她哪里不对劲?”

  “啊?二嫂,你知道了?”

  “我就是不知道,所以才来问你。不过,你好像知道一些什么我不知道的事,那你告诉我。”

  温月如皱眉,“我也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她最近表面上努力的表现得和平常一样,可并不开心。她有心事,可她不说,晚上还偷偷的哭。”

  她也想知道原因。

  可是温月初不说,她又不敢一直问,就怕越问越让她难过。

  “我还以为你知道原因呢?”

  “不知道!不过,我猜应该是跟温月娥与沈家的亲事有关,从他们订亲后,我姐就夜里偷偷的哭。”

  沈家?

  宋暖回想一番,似乎的确是这个时间点。

  说起沈宁枫与温月娥的亲事,她觉得挺突然的。按说,沈家不会娶温月娥过去做少夫人。

  不说温月初曾给沈老爷当小妾,就沈家与温家大房也是门不当户不对啊。这沈宁枫为什么就看中了温月娥?

  说是看中温月娥的美貌,那太扯,温月娥也就算是一般。才情,没有!贤淑持家能力,没有!

  可他就是突然下聘了,还是大聘礼。

  宋暖直觉这事并不简单。

  一定不是什么一见钟情的。

  两沉默了下来。

  这时,外面传来陌生的声音。

  “请问有人在家里吗?”

  姑嫂二人相视一眼,一个从杂物间出去。这时,白氏已经先她们一步从厨房迎出去。

  “请问你们找谁?”

  门外,站着一主一仆。

  仆人敲的门,手里还提着大包小包的礼品。白氏看了一眼他们身后,没有马车,显然他们是走路来的。

  “你们找谁啊?”

  白氏心想,这不是找错人了吧?

  沈宁枫上前,朝白氏行礼,“伯母,我叫沈宁枫。”

  “沈宁枫?”白氏皱眉,上下打量着沈宁枫,目光中带着不悦和指责。她的声音也没了刚才的和气,“沈大公子,你是不是上错门了?温家老宅不在这里。”

  沈宁枫面露赧色,“伯母,我今天是来温家认亲的,正是从老宅那边过来的。我是来拜见叔婆的,听闻崇正也在家里,我与他也好些年没见了,正想与他……”

  “找我?”温崇正和谷不凡、顾中清从外面走来,淡淡的瞥了沈宁枫一眼,问:“你是谁?”

  沈宁枫更是尴尬了。

  他转身朝温崇正拱拱手,“崇正,我们多年不见,也难怪你不记得我了。我当年只是书院里,学识最不好的一个。”

  温崇正问:“那你是?”

  “沈宁枫。”

  “沈宁枫?”温崇正又问。

  沈宁枫点头,“对啊!我就是沈宁枫,崇正想起来了?”

  温崇正摇摇头,“不认识!”

  呃~

  沈宁枫一脸尴尬。

  他身边的侍从生气了,“你们……你们这是不是太过分了,还有不让客人进屋的?何况我们还是提着东西,诚意上门拜见的。”

  宋暖和温月如悄悄走到白氏身后。

  她们对白氏和温崇正的反应挺好奇的。

  他们的反应,不太正常,这说明他们知道一些内情。

  “时六,不许无礼!”沈宁枫斥道。

  侍从不依,为主子抱不平,“公子,他们这样子对你,你怎么还帮着他们?我哪里无礼了?无礼的明明就是他们。”

  啪啪啪!

  温崇正含笑拍掌,目光冷冷的打量着沈家主仆二人,“还真是有什么主子,就有什么样的下人。主子枉读圣贤书,不知伦理道理,下人也一样不知礼节,上门还敢无礼。”

  他说着,瞥了一眼时六手中的礼品。

  “我先给你们沈家一顿难堪,让你们成为他人的笑话,然后再提比你们多几番的礼品上门,你们会欢迎吗?”

  时六咬牙,“你?你算什么……”

  啪!

  一记耳光,脆响在众人耳中。

  众人都没有看清顾中清是怎么过去的,时六就已经被掴了一耳光。

  “再敢这样指着我家公子,那就不是一个耳光的事了,小心你的手指。我们公子不稀罕你们的薄礼,你们也不配给我家公子送礼,现在请你们滚!”

  顾中清负手而立,满面冷肃。

  时六的一边脸红肿,一边脸涨红。

  “你……你们……”

  “时六,你闭嘴!”沈宁枫叱呵一声,见时六闭嘴不言了,这才满面歉意的看向温崇正,“崇正,这是我管教无方,请见谅!”

  温崇正仍旧冷着脸,“我已经把话说得很清楚了,你离开吧。我家没有沈家的家大业大,泥屋土墙,不方便请你进去坐。请吧!”

  沈宁枫没有看到温月初,心有不甘。

  “崇正,我们沈温两家已经是联姻了,算起来,以后我还得叫你一声二哥。今天我们是过来认亲的,万万没有不来给祖母行礼的道理。”

  “道理?你们沈家人还知什么是道理,什么是礼数?”温崇正手指着身后的小路,“我祖母跟我一样的意思,不会见你的。以后,我们没有沈家这门亲戚,你也可一年三节的省些礼品。”

  “念在相识一场,我不说滚,你们请吧!以后,再无故来我【正阳居】,我直接轰人。”

  说完,他从沈宁枫身旁绕过去。

  砰!

  院门关紧!

  沈家主仆二人灰溜溜的站在门口。

  时六的脸上火辣辣的痛着,他吡着嘴,道:“公子,他们太不识好歹了,我们……”

  啪!

  沈宁枫用力扇过去,时六的右脸也现出一个清晰的五指印。

  “谁让你多嘴的?”

  “公子,我……”

  沈宁枫转身,怒气冲冲的走人。

  时六见沈宁枫真的生气了,只好提着东西急急的追上去。

  嘎吱……

  顾中清拉开院门,望着那主仆二人离开的背影,若有其事的道:“看来该养只狗了。以后这种人再上门,直接放狗咬人。”

  白氏红着眼眶进屋了,温月如急急的跟了上去。

  宋暖手指戳了几下温崇正的腰,“走!进屋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

  “遵命,娘子。”温崇正跟了上去。

  通向后院的拱门下,温月初迅速转身,直接从后门出去,跑进林子里,蹲在松树下失声痛哭。

  张大寒站在不远处,静静的看着她。

  他是跟着沈宁枫后面来的。

  他就知道,温月初有可能会从后门出来,她会躲起来哭。只有他知道,温月初内心的伤痛,还有她那不为人知的善良。

  她的伪装色太浓,不用心,根本就发现不了。

  ……

  宋暖等温崇正进了屋,立刻就关上房门。

  温崇正挑眉,“媳妇,大白天你关房门做什么?你明明知道我惧内,如果你真要我做些什么的话,我是拒绝不了的。可是,我担心外面的人……”

  “温、崇、正。”

  “在!”

  “你演戏上瘾了是不是?”宋暖白了他一眼,走到桌前坐了下来,“你坐下,我有事要问你。”

  温崇正上前坐下。

  “你要问月初的事?”

  “我要问沈宁枫和月初的事。”宋暖从刚才的情况,隐隐猜出一点什么来?白氏的反应很明显。

  如果只是温月初与沈老爷的关系,那她不会那样反感沈宁枫。

  闻言,温崇正一脸赞许的看着她,“我的媳妇儿果然是最聪明的。”

  “那就是他们之间真有点什么了?”

  “不是有点,而是有很多点。”温崇正把他调查的事,一五一十的告诉宋暖。这事与他前世知道的,也是有所不同的。

  前世,沈宁枫娶的人不是温月娥,温月初也没有给沈老爷做小妾,但温月初却是与他真的不清不白。

  那时候,沈宁枫是温晗手中的一条狗。

  坏是坏,最后也难逃兔死狗烹的结局。

  正因着这几人的关系,温月初也做过伤害他的事。这正是温崇正一直不喜温月初的原因。

  现在看来,事情有了偏差,人心似乎也变了。

  他细细调查过温月初,这一世,她不坏,但还是爱上了沈宁枫。在情爱面前,她如果再变坏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所以,他还要继续观察温月初。

  不会在宋暖身边留一个不安全的人。

  他只说了调查的事,只字不提前世的事。事情已经有了偏差,前世的事,他也不必再提。

  毕竟现在一切都没有定论。

  “竟有这种人渣,他今天过来,怕不是为了认亲,还是特意来让月初难受的吧?怪不得月初这些天怪怪的,眼睛都哭肿了,原来是因为这渣男。”

  宋暖听后,拍案而起,一脸怒意。

  温崇正拉着她坐下来。

  “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娶温月娥,沈家这门亲戚,在我这都不会认。他再敢来,我不会给他半点面子。”

  “给什么面子啊?下回敢来,直接轰出去。”

  “人家好像连门都进不了吧?”

  “呸呸呸!太恶心人了。”宋暖想想就气,“二伯娘应该也知道一些,这次留她们住在这里,倒是正确的。”

  “知女莫若母。”

  “唉……没爱了,这怎么总见渣男啊?”宋暖摇头。

  温崇正蹙眉,“他们与你何关,我是好男人不就行了吗?你昨晚可是当众说了,我在你眼里是全天下最好的男人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