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87章 无法拒绝(二更)

第187章 无法拒绝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8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37

  

  “啊……你……哈哈哈……”宋暖怕痒,他往她腰上捏去,她立刻忍不住的哈哈大笑。

  温崇正连忙松手,“暖暖,嘘!”

  “嘘什么嘘?温崇正,你故意的。你这就是胜之不武,我不服。”宋暖招呼过去,眨眼间,两人就在床上比试了起来。

  你来招,我拆招。

  屋子里热闹极了。

  唐乔和杨安送的大床够大,够他们比试,但也禁不住的吱吱叫。寂静的夜里,屋子里的动静传了出去。

  温月初捂住温月如的耳朵,“睡吧,别听了,没事!”

  她自己却脸红了。

  白氏低头看着早已睡沉了的宋玲,弯唇笑了,“早知道,我也早点睡了。这……这两小口子……噗……”

  温老太抿唇笑了。

  谷不凡皱眉,“这小子知不知道节制啊?”

  顾中清看向窗外的明月,“将军,或许,很快就会有小公子了。”

  两个正主并不知各房人的心理,两人比试着有些不分胜负就停不下来的节奏。当然,早前的尴尬也没有了。

  “暖暖,我输了。”

  温崇正堪堪的挂在床边,半个身子都在悬空了。只要宋暖一放手,他就会摔到床底下去。

  宋暖用力一扯,然后往后一倒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“累死你了!睡觉!你记住约定啊。”

  “记住,你夫君是顶天立地的君子。”

  “记住就行。”

  “暖暖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宋暖嗯了一声,温崇正却突然的又沉默下来,耳边传来她的呼吸声,他只觉整颗心都满满的。

  过了许久,他转身朝里侧身,窗外的月光洒进屋里,他借着朦胧的月光,还能看清她的模样。

  她睡着了。

  沉沉的睡着了。

  他弯唇笑了笑,“暖暖,睡吧。好好的睡吧。”

  ……

  翌日,日出三杆,宋暖才悠悠的醒来。她翻了个身,伸伸懒腰,突然想起了什么,她扭头看去。

  只有她一个人在屋里了。

  再看向窗外,见日光大白,她一个骨碌就坐了起来,连忙下床梳洗。嘎吱……拉开房门,她手扶着腰,扭扭脖子。

  “二嫂,早饭就给你热在锅里了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宋暖四下看了看,想起昨晚说给谷不凡行拜师礼的,再抬头望着,这时候都不早了啊。

  “二嫂,早上谷神医说了。拜师礼,可以改为晚上。他想吃二嫂的拿手菜,还是最新式的那个火锅。”

  温月如提着洗好的衣服去晒,走了几步,又停下来跟宋暖转述谷不凡的话。

  “好!”

  宋暖点头,摸摸肚子,准备先去厨房吃点东西。

  “二嫂,你这一觉睡得挺好的啊?”温月初在厨房里,正收拾着那些豆渣,“二嫂是不是腰酸?”

  宋暖一手揭开锅盖,一手揉着腰。

  “嗯,是挺酸的,那小子下手太狠了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温月初忍不住的噗嗤一声笑了,“二嫂,真是幸福。”

  宋暖这才会意过来,她刚才说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。她连忙解释:“月初,你在想些什么呢?”

  “我没想什么啊,二嫂,昨晚你们的动静那么大,你一觉睡过头,腰也疼,这是正常的。”

  温月初抿嘴笑了。

  “我……我们昨晚什么都没做,我们就是……”

  “月初,你别没大没小。”温崇正从外面进来,目光落在宋暖身上,立刻温柔得像是能掐出水来一般。

  温月初见他进来了,也不好再调侃宋暖。

  “二嫂,咱们家天天都有不少豆渣,这一直做霉豆渣块,也不可好。我听强婶说,这豆渣养猪,猪长得快。咱们这儿地方大,我们是不是抓几只猪崽回来养?”

  宋暖想了下,家里不仅豆渣多,以后还会有许多老菜叶,地方又有,养猪的条件都能满足。

  而且,这猪粪也是一种很好的家肥。

  似乎没有不养猪的道理。

  “行!我们先打听一下谁家有猪崽,改天还得找人先把猪栏建起来。猪栏的地方,也得好好选。”

  “大吉叔家的母猪前些天下了猪崽,年后就能出栏了。”温月初立刻就道:“二嫂,你想养几头,我回头跟他订下来。”

  “有多少猪崽?”温崇正问。

  “十头。”

  “暖暖,要不全要了?咱们养猪一来是消豆渣,二来是还能消老菜叶,三来养大后就卖给阿乔的酒楼。”

  养猪不是正事,但也不是不可以的。

  家里的东西不白费了,各种东西都要利用起来。

  家里事儿多了,白氏母女三人会更安心的留在这里帮忙。

  “行!听你的。”

  “那好,我现在就去一趟大吉叔家,别是让人先订了,到时候咱们就没猪崽了。”

  温月初说干就干,风风火火的出了厨房。

  “暖暖,昨晚睡好了?”温崇正走到灶台前,把锅里热着的小米粥和杂粮包端到了桌上,“就在这里吃吧。”

  又是睡?

  刚才被温月初那样调侃一番,她现在听到睡字就想脸红。

  “温崇正,你昨晚是不是故意的?”

  连名带姓的叫他,这是生气了。

  温崇正无辜的看着她,摇摇头,“我没啊!我们只是按约定比试,我们又没做什么?我要是故意的话,我……”

  他凑近她耳边,“真故意,我就全做了。”

  她哪会知道他昨晚是看着她到天亮的?早上起来,没谁不望着他的黑眼眶打趣他。

  他笑而不言,不承认,也不否认。

  让他们猜去。

  吃了早饭,他去后院看宋家宝射箭,教导一二。

  听着她起床了,又没忍住,找了过来。

  他觉得他中了一种叫宋暖的毒。

  “呸!下流。”宋暖瞪他,“打不赢我之前,你想都别想。”

  “打赢你之后,我就能想能做了?”

  “不听你胡说,我吃饭。”宋暖坐下来,喝粥,吃杂粮包。温崇正撂袍在她对面坐下,“暖暖,你喜欢现在这种乡下生活吗?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。”

  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终南山。”宋暖接下他的话,“一家人过着平淡而安宁的田园生活,这很好!”

  温崇正点头,“我懂了。”

  他只需要知道她最想要的生活,然后就会想办法给她那样的生活。

  只是,他也没想到,他后面做的种种努力,却是把他们推离了原本想要的生活。

  有些东西,冥冥之中,自有天意。

  有些责任,与生俱有,无法拒绝。

  他与她,身负各自的责任。

  一碗粥喝下去,暖意从胃里散发出来。宋暖好奇的看着他,问:“你呢,你想要什么样的生活?”

  温崇正看着她,一字一顿,“有你的生活!”

  他的生活,只有她,便是圆满。

  宋暖拿了个包子,低头咬了一口,口齿不清的道:“没个正形,油嘴滑舌。”

  温崇正耸耸肩,笑了。

  他并不着急解释,时间可以让她知道他的心意。

  他不着急。

  起码现在,他已经在她心里有一席之地了。

  ……

  “吉婶,你在晒衣服呢,吃过早饭了吗?”温月初推门进去,看见陆氏正在晒衣服,便走过去。

  陆氏正巧在晒最后一件。

  她提起空桶,迎了上去,笑眯眯的道:“吃过早饭了。月初你呢?”

  “我也吃过了。”温月初与她一同走去水缸旁,放下空桶,再一起进了堂屋,“月初,你坐!”

  “好咧!”温月初坐下,“吉婶,我过来是想问问你,你家的猪崽有人订下了吗?”

  陆氏给她倒了水,坐下来,“你家要?”

  “嗯,我二哥家里天天都有豆渣,过些日子菜种出来了,还会有老菜叶子,所以想养些猪。”

  “还没呢,这才下了崽了几天。还没人来问。”

  “那行!我二哥说,全要的。等猪崽出栏,我们就过来抓。”温月初一听,高兴极了。

  陆氏点头,“行!我一定把猪崽子都养得白白胖胖的出栏。”

  “好!”温月初礼貌性的喝了一口水,然后搁下,站了起来,“吉婶,那我先回去了。”

  “不多坐一会?”

  “不了,家里忙。”温月初笑着摆手。

  陆氏知道宋暖家里每天都忙得热火朝天的,也就不留温月初了,“那我送送你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!吉婶,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  温月初笑着离开了。

  陆氏目送她出了院门,低道:“这个月初又像是回到了那事前的样子,这样子挺好。”

  一旁屋里,张大寒正在帮张陆生修弓箭。

  从听到温月初来了,他就一下愣着。

  张陆生也不提醒他,直到温月初离开了,他才拍了张大寒的肩膀,“大寒哥该回神了,月初姐回去了。”

  “陆生,你?”

  张大寒麦色的脸上浮现出一抹晕红。

  “哎哟,还脸红了。大寒哥,我可是什么都还没说,什么都还没问啊,你怎么就脸红了?”

  张陆生笑了。

  张大寒的脸更红了,“陆生,你别拿月初来玩笑话。”

  “大寒哥,我只说了一句月初姐回去了。我哪有开她的玩笑?你是不是……有点反应过了啊?”

  张陆生看着他,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。

  张大寒瞪他,低头修箭,“不听你胡说八道。不过,陆生啊,那宋玲丫头时不时的找你,你们不会?”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不可以!”陆氏推门进来,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,“你们两个都打住那些不可能的心思。”

  “二婶,我没有。”张大寒摇头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