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85章 意猿心马(三更)

第185章 意猿心马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9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34

  

  宋暖无语,脸红红,剩下的一口咬不下去了,高高的举了起来,“你吃完它。”

  温崇正抿唇偷笑,然后张嘴咬下去。

  “喂,手指啊。”

  他顺道咬住她的手指,宋暖羞红了脸,瞪他。一股电流从指间迅速向身体各处窜去,击中她的心,不由颤抖一下。

  温崇正松开她,继续擦着头发,细细嚼着嘴里的包子,顿觉味道更美了。

  这个看似强悍的丫头,其实也是一个薄脸皮的。

  “我不是故意的。”

  宋暖噘嘴,心想,你肯定是故意的。

  她又拿了一个包子,举起,“吃吧。”

  “你吃,我很快就把你头发擦干了,你先吃。”他擦头发的技术挺好的,隔着棉布,手指力道适中的按摩着她的头皮。

  周身的松舒下来。

  宋暖一手拿着包子,一手夹了菜来吃,吃得有滋有味的。身体轻松,心情也不错,笑意在眼中浮现,星光点点。

  头发有八分干了,温崇正停了下来。

  他出去洗手,再回来时,宋暖已给他盛了一碗小米粥。递了筷子过去给他,“坐下来,吃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宋暖打量着他,见他气色好了不少。心想神医就是神医啊,果然名不虚传。

  温崇正也不打扰她,安静的早饭,任由她打量。

  他还故意吃得慢一些。

  等他吃完饭,宋暖的头发都干了。

  她一边收着碗筷,一边嘀咕,“一个男人吃个饭,也能整得这么秀气优雅,你这让我大口吃肉大口喝酒的女人怎么办?”

  温崇正笑而不语,接过她手中的碗筷,又放下。

  他拉着她走到梳妆台前,按着她坐下。

  宋暖透过镜子看着眉眼含笑的他,问:“你要干嘛?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温崇正轻咳两声,拿起木梳,“你是打算这么披着头发出去?”

  “对啊,我忘记了。”

  宋暖干笑。

  温崇正用木梳一下一下的帮她梳发,神情专注,一下一下梳到底,但又不会扯痛她。

  “你的头发柔顺了不少。”

  “那是,你捎的那些香胰,我也不是白用的。”宋暖得意,望着镜子自己,一时失神。

  那是她吗?

  这与她刚来时,差别好大啊。

  那时候又黑又瘦,脸颊上还有雀斑,头发也是枯黄的。现在镜中的人,肤色白皙了不少,头发黑亮黑亮的,不连脸上的雀斑也淡去不少。

  这是因为生活好了,饮食就将一个人完全变了一个样?

  她再细细的打量着自己,眉如远黛,眼眸像沾了水一样晶莹,鼻梁高挺,玫瑰花色的嘴唇。

  这真是自己?

  宋暖平时都没空照镜子,梳一梳,或是丸子头,或是麻花辫,这两样根本不用对着镜子弄。

  她眨眨眼,镜里的人还是那个样子。

  她不由自主的凑近一些,想要看得更清楚一些。

  头顶传来某人的打趣声,“我家娘子这是被自己的美貌给迷住了?”说着,他伸手抚住她的额头,“坐正了,我给你绾发。”

  “绾发?”

  温崇正对着镜中的她眨眼,“对啊,你已经成亲了,还不绾发?”

  说着,他放下木梳,熟练的抓着头发扭几下,一个简单又不失俏皮的发髻就绾好了。

  “钗呢?取给我,固定一下。”

  宋暖连忙打开台上的小匣子,正犹豫着该用哪支钗。温崇正已经长臂一伸,取了那支红豆钗过去。

  “好了!”

  他的手握住她的肩头,弯腰下巴抵在她肩膀上,望着镜子的人,问道:“喜欢吗?”

  宋暖不知道他是问钗呢?还是问发髻?或是问他的手艺?

  她点了点头。

  喜欢啊!

  好喜欢!

  她其实不是不喜欢这里的发髻,而是她不会绾,所以就一直丸子头和麻花辫。

  这会儿,宋暖看着镜中的自己,只觉更加陌生了。

  “娘子,有奖赏吗?”

  温崇正看着镜中的人,闻着她身上散发的幽香,忍不住的意猿心马。他偏过头,嘴唇贴着她的耳垂。

  热气呼过去,宋暖的脸不争气的红了。

  “大白天的,你别胡闹!”她推开他,起身去端了碗筷就急步离开。温崇正望着她逃跑似的样子,低笑几声。

  “暖暖,咱们来日方长!”

  他清楚的发现宋暖与他离开前是不同的。

  现在两人相处,周边的气流都与过往不同。

  她,心动了!

  他弯唇笑了,低道:“暖暖,我等你很久了。”

  宋暖去厨房把碗筷洗了,又去外面看顾中清剥狼皮,反正,有点不太敢回自己屋里。

  总觉得再被他撩下去,自己就会把持不住了。

  呼……

  她呼了一口气,以手为扇,轻轻扇着发热的脸颊。

  她刚出院门,外面的人都齐齐朝她看来,皆是满眼惊艳。有两束目光更是火热,让她反感。

  她看了过去,与温晗四目相触。

  他怎么又来了?

  “二嫂。”温月如跑过来,上下打量着她,惊艳不已,“二嫂,你今天真是好看。”

  宋暖有些不好意思,听这话,故意打趣,“月如,你这意思我就今天好看,平时都不好看?”

  温月如跺脚,娇嗔,“二嫂,人家明明不是这个意思。你故意的对不对?”

  “我有故意吗?”宋暖弯唇笑了下,“我故意得这么明显?”

  温月如又好气又好看,眼角余光瞥见温晗看着宋暖发呆,心中不悦,便道:“二嫂,你这是不是就叫做女为悦己者容?我二哥今天刚到家,你这就容光焕发啊。”

  “哟,温姑娘,你现在可了不得啊,出口成章了。”宋暖拉着她朝那边走去,“祖母,前辈。”

  “咳咳……”谷不凡轻咳几声,微微不悦的看着她,“师父呢?怎么就只叫你祖母和阿中前辈了?”

  阿中前辈?

  原来那位剥狼皮的男子是阿中前辈。

  宋暖立刻会意,不想让温晗怀疑,便上前对着谷不凡撒娇,“师父,你老人家真是过份,我生气着呢。”

  谷不凡没料她这么上道,怔愣了下,笑意涌入眸中,“为师怎么过份了?”

  “你一走就这么多年,从不来看我,还让我一定要及笄后才能露医术。你都不知道,就因这个,我吃了多少苦?”

  宋暖按着之前的说法,说得有鼻子有眼睛的。

  “哦,我徒儿被人欺负了?”

  “嗯,欺负得不轻。”宋暖重重的点头,“你不让我露医术,不让我采药讨生,不让我露那三脚猫功夫,结果可不就被人欺负死了吗?”

  得!这点身手昨晚也全露了。

  纸包不住火。

  趁机全部推给谷不凡。

  “哼!以后,我看谁再敢欺负你。”谷不凡冷哼一声。

  宋暖笑了,“师父对我最好了。”

  “你是我徒弟,我不对你好,我对谁好?”

  温晗的目光一直落在宋暖身上,看着她浅笑撒娇,看着她眉眼含俏,心里有什么东西在变化。

  酸酸涨涨的。

  他听着宋暖与谷不凡的对话。大概知道宋暖以前为何那么窝囊了,为什么不显山不露水了,原来全是谷不凡的要求。

  他突然对谷不凡升起怨气。

  如果不是他对宋暖的限制,如果宋暖自小就这样的话,那他一定不会退亲,那他和她……

  不会是现在这样。

  自私的人总爱把一切过错都归在别人身上。

  温晗就是这样。

  他从不反省,不管出了什么问题,他总是从别人身上去找。就像现在,他怨谷不凡,也怨宋暖。

  怨谷不凡那样要求宋暖。

  怨宋暖不跟他说清背后的事。

  如果……

  顾中清熟练的剥下狼皮,已经剥了一半。

  宋暖不会弄发毛,就连上次那张虎皮,她也送给唐乔了。

  “祖母,师父,我先去棚里看看。”宋暖本想好好观摩一下怎样剥狼皮的,可温晗根本不知节制,那目光让她恶心。

  谷不凡点头,“我和你一起去,顺便看看那些药苗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夫人。”顾中清喊了一声。

  宋暖停下来,问:“中叔,怎么了?”

  “夫人,这么多狼肉,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  “这……”这的确挺多的,她没料理过狼肉,也不知是怎么一个吃法。“先弄干净放着,我先想想。”

  “好的,夫人。”

  宋暖带着谷不凡去后院棚里转了一圈,谷不凡听着她的讲解,见她的确很了解草药。

  他听着,偶尔也提点意见。

  他心里已经认定这个徒弟了。

  那些狼肉最后都腊起来了。晚上做了一些新鲜的来吃,吃法她也是问了温崇正。

  味道还行。

  温家老宅。

  温月娥把自己锁在房里,把屋里的东西摔得砰砰作响,温老大夫妇和温晗在外面劝着。

  “月娥,你这是干什么呢?快开门!”

  “闺女啊,你有气也别拿东西来撒气啊。东西都是娘拿银子买回来的,你全摔碎了,明儿还是花银子去买。”

  温老大夫妇的话音刚落,又是一阵乒乒乓乓的物件破碎声。

  李氏听着肉都疼了。

  “阿晗,你快劝劝你妹妹,让她别再摔东西了。这些东西又不是大水漂来的,她摔,我心疼啊。”

  “你除了心疼银子,你还心疼什么?”温月娥一听李氏这话,气得跑过来拉开门,火大发飙,“银子银子银子,我们这些人都不如银子吗?”

  李氏愣了一下,“你……你怎么这么说话?”

  “我怎么说话了?你骗我!娘,你骗我!”温月娥的手紧攥着李氏的衣襟,眸光凌乱,“你骗我!你为什么要骗我说二哥已经没了?你就是看中了沈家的银子是不是?”

  闻言,李氏明白过来了。

  “你知道那病死鬼回来了?”

  “我二哥不是病死鬼,你个大骗子!”温月娥攥着李氏的衣服,拼命的摇晃她。

  “哎哟哎哟,你松手,你松手啊!我要被你摇去吐了。”李氏被摇得头晕,“快松手!”

  温月娥情绪激动,哪还理会她难不难受?

  “娘,你这是要毁我的幸福啊,我不会嫁进沈家的,我……”

  啪!

  温晗给了她一巴掌,冷声问:“现在可以消停一下了吗?我告诉你,就算不是嫁给沈宁枫,你也与那人没有任何可能。腊月二十六,你不嫁也得嫁!我就是绑,也绑你上花轿。”

  温月娥松开李氏,捂着火辣辣痛着的脸,“大哥,你怎么能这么对我?你绑我,我就死给你看。”

  “温月娥,我告诉你,你就是死,也得嫁到沈家再死!沈家有什么不好?你嫁过就是少夫人,将来的当家主母。那人算什么?他有看到过你的真心吗?没有!你又何必作贱自己?”

  温晗指着她,恨铁不成钢骂道。

  “我控制不了自己的心。”温月娥捂着脸哭,靠着门框滑坐在地上。

  温晗蹲下身子,与她平视,“月娥,你知道你败在哪里吗?”

  “哪里?”

  “你太弱了!你瞧瞧宋暖,她会动不动就哭,动不动就寻死觅活吗?她不会!你恨她吗?”

  “恨!”温月娥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。

  温晗的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“你恨也没用,你打击不了她。你有没有想过,你只有强大起来,你才能打击她?”

  “可我?”

  “你不行,对不对?”

  “是!”

  温月娥回答这个是字时,感觉很羞耻。她恨宋暖,恨不得撕了宋暖,可她没有本事。

  “你现在只有借沈家的财力才能把她比下去。她一个厨子,而你是沈家未来的当家主母。沈家有财有人,你还怕什么?”

  温晗凑到她耳边,低言几句。

  温月娥听着,捏着的拳头不断的用力。她眸底浮现出浓浓的恨意和斗志,也有微薄的希望。

  温晗退回去一些,看着她的眼睛,问:“你听懂大哥的意思没有?”

  温月娥重重的点头,“我懂了。”

  “那你嫁不嫁?”

  “嫁!”

  “你还闹不闹?”

  “不闹了!”

  温老大夫妇瞧着,高兴的相视一眼。

  “起来吧,地上凉。”温晗扶她起来,替她拭去泪水,“你要记住了,爹娘和大哥才是最不会伤害你的人,我们所做的一切,全是为了你好。”

  温月娥吸了吸鼻子,点头。

  李氏上前挤开温晗,紧紧的握住温月娥的手,“月娥,你总算是想通了,我的傻闺女啊。”

  “娘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  温月娥抱紧了李氏,母女二人抱头痛哭。

  温晗松了一口气,嘴角溢出一抹冷笑,“温崇正,等着!你给我的那些耻辱,我不会这么就算了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