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82章 阿正归来(三更)

第182章 阿正归来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5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29

  

  “温二嫂,到底是怎么了?为什么我不能进去?”张陆生直接有异常,宋暖不让他进去,他也拦下了宋暖。

  里面是他的亲人,如果有危险的话,那也不该是宋暖去冒。

  宋暖看了他一眼,又朝林子里看去。

  前面白雾很浓,袅袅绕在林子里,仿佛前面是仙境,只要进去就会有一种马上要腾云驾雾的感觉。

  “这是瘴气,你不能进去。”

  瘴气?

  “我不能进去,那温二嫂也不能进去。”

  “我懂点医术。”宋暖朝他示了个眼色,“狼能进去,而且没事,这说明里面有东西是能克住瘴气的。我进去看看,或许能找到。我找出来,你们服下,这样才能进去救人。”

  “可是,太危险了。”

  “现在里面没动静了,许是中了瘴气倒下了。如果我们不及时把他们救出来,那么没有狼,他们也活不下去。”

  张自强走了过来,问:“阿正媳妇,怎么了?”

  “强叔,这归西林里有瘴气,这瘴气有毒。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瘴气,所以才取名为归西林。你们都别进去,我一个人先进去看看。”

  宋暖一脸凝重。

  闻言,张自强也紧张起来,“那你进去安全吗?”

  “我会小心的。”

  宋暖取出手绢,倒水打湿,然后捂着鼻子进去了。

  “阿正媳妇,你小心一点!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“温二嫂,等一下。”张陆生去取了火把,“快天亮了,但林子里还是很黑,你带着火把。”

  “好!”宋暖接过火把,单身一人钻进了浓雾里。

  张自强紧张的搓着手。

  张陆生更紧张,里面有他爹和三叔,还有堂哥张大寒。

  火堆旁的人休息好了,也过来一起守在林子外里。他们看着那浓雾,心有余悸的问:“温二嫂说,这雾是有毒的瘴气?”

  张陆生点头。

  几人相视一眼,脸色惨白。

  怪不得这里叫归西林,原来连这雾都有毒。

  宋暖打着火把进去,十米外就看到了打猎的村民,如她所料,人全都晕倒在地上,不省人事了。

  她四下看了看,然后往更深处的一抹金黄走去。

  果然是云果。

  宋暖心中一喜,忍着云果上面的刺,一口气摘了半竹篓出来。

  “阿正媳妇,里面怎么样了?他们人呢?”她刚出林子,张自强就急声的询问。

  宋暖把竹篓放下,指着里面的云果,道:“大家动作快一点,一人吃十个。刮去外面的刺,挖去种子,咱们吃果肉。这种瘴气弥漫的地方,唯一治疗的办法就是食用云果。”

  云果,还有一个易俗的名字——刺梨。

  “阿正媳妇,这是?”

  “这个叫云果,也有人叫它刺梨,因为它全身都长着刺。”宋暖没心思解释再多,“大家快一点吧,里面的人都晕倒在地上了。咱们要先把他们扶出来。”

  大伙一听里面的人都晕倒了,也顾不上再问,急忙取了云果,刮刺挖子。

  宋暖取出匕首,帮忙刮刺。她先把收拾好的刺梨送去给张自强,“强叔,吃吧。里面的瘴气太浓,我们得小心一些。”

  “你先吃!”

  “你吃吧!我刮着很快的。等一下,你们先进去把人扶出来,我刮些刺梨放着。”

  说完,她继续刮刺挖子。

  几人按着宋暖说的,各吃了几十个,然后就进林子去把人都扶了出来。

  “喂水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喂水,掐人中,按穴位。

  宋暖忙得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,终于人都醒了。宋暖又让大伙帮忙给受伤的人清洗伤口,由她来上药包扎。

  幸好,她带足了药粉。

  不过,全部包扎完,也足足用了一个多时辰。

  天色大白,太阳出来了,这里是山谷,还照不到太阳。在宋暖帮忙着包扎时,张自强带人进去把里面的猎物和死去狼拖了出来。

  外面的狼,他们收放在另一边。

  短箭躲死的,又放在另一边。

  这些短箭射死的狼,理应是宋暖的。

  这么多人中,受伤最重的是张大利,张陆生的三叔。其他人都只是一些轻的皮外伤,可能是山里太冷了,几乎都染了风寒。

  宋暖坐着休息了一会,喝了几口水。

  “我们下山吧,上面还有人在等着,村里也是一样。这么久了,大家都该急坏了。”

  “阿正媳妇说得对。”张自强点头,看向众人,道:“你们啊,真是太不小心了,怎么就进了这归西林呢?这次如果不是阿正媳妇,你们就凶多吉少了。阿正媳妇是你们的救命恩人啊。”

  众人听着,连忙道:“阿正媳妇,谢谢你的救命之恩。今后,有什么差遣,你直说便是。”

  “对!我们的命是你救的,以后谁敢再为难你,那就是为难我们。”

  “没错!阿正媳妇,谢谢你!”

  宋暖摇头,“说到救,这也不全是我的功劳。强叔作为一村之长,他不惧危险的连夜上山。如果不是有他带队,我们也未必能找到这里来。”

  张自强一听,乐了。

  “阿正媳妇,你这是把功劳都给我?”

  “不是给!而是强叔领导有方,我们才能大家都安全。”

  “说起来,我什么也没做,一直都是你在教大家做事。”张自强拉过一旁的宋天音,“天音,你最该谢谢宋暖,如果不是她,你小子真的喂狼了。”

  宋天音就是那个吓晕的人。

  他也姓宋,但与宋暖却不是同一个祖宗。

  宋天音想到自己是被吓晕的,不好意思的道:“多谢!我……我真是太没用了,我……我被那狼给吓晕了。”

  “不!你很勇敢!”

  “啊?”宋天音疑惑的看着宋暖。

  宋暖弯唇笑了下,道:“你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自己是被吓晕的,这就是勇敢。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。”

  闻言,宋天音挠着脑袋笑了。

  “我们先下山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张自强安排着事情,有人扶着行动不便的人,有人则或挑或抬或拖着猎物下山。

  宋暖背着竹篓,拿着小锄头,一路挖草药。

  这么多人染了风寒。

  她得备些草药。

  ……

  村里,【正阳居】大门口。

  院门早早就打开,温月如提水到外面洗衣服。这样很不方便,她这么做是为了第一时间看到宋暖回来。

  她不时的瞄向小路尽头。

  二嫂还没回来。

  这上山都一个晚上了,人怎么还不回来?

  她昨晚是一夜转辗难眠,提心吊胆的。

  白氏提着水出来,也往小路那边望去,“还没回来啊,这都上山一晚上了,不会出什么事吧?”

  “娘,别说不吉利的话,快点呸呸呸。”

  温月如也担心,也怕出事,可却不敢说出来。听着白氏这么说,她心一惊,有过反应过度了。

  “呸呸呸……不灵不灵!”白氏忙呸了几声。

  温月如叹气,低头用力搓衣服,仿佛把所有的不安都化成力量,再借着搓衣服发泄出来。

  哒哒哒……

  小路那边传来马蹄声,白氏问:“酒楼的人今天这么快?”

  她们母女是天刚亮就起来了。

  以前也起这么早,但今天更早,因为都担心着没睡着。一般酒楼的人是巳时左右过来,现在还是卯时。

  温月如站了起来,“那我去把豆芽备一下,还没装呢。”

  “行!我也一起去,我们两个人快一点。”白氏把水倒进干净的木盆里地,提着空桶准备进去。

  “等一下!”

  温月如朝马车那边瞄了一眼,看清不是酒楼的马夫,她又停了下来,“娘,好像不是唐家的马车。”

  “啊?”白氏转身看去。

  母女二人站在院门口等着,想看看是谁这么一大早就来窜门了?

  马车里的温崇正透过车窗,看着外面熟悉的风景。他的心跳加速,脑海里浮现出宋暖的模样。

  他忍不住的要拉开车帘往前看去。

  前面就是他的家。

  他终于回来了。

  一旁,谷不凡瞥了他一眼,笑着打趣:“这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你的小媳妇儿了?说起来我也挺想念我的徒儿的。你说她那么聪明,说服了我陪你回来养病。”

  “如果让我发现她并不是那么聪明的话,我生气起来,也是挺可怕的。搞不好不仅不治你了,还会把前些日子那些事说了出来。”

  闻言,温崇正低声笑了。

  “凡叔,你要是真那么想,你就不会这么说了,这些日子我跟你相处,又不是白白相处的。”

  谷不凡瞪他,“得!你小子就是吃定我了。”

  “岂敢岂敢,凡叔是谁呀?我可不敢。”

  “算你小子还有点自知之明。”

  谷不凡又问:“你家小媳妇的厨艺,真的那么好?”

  温崇正一脸骄傲的道:“那是当然,你也不想想唐家的酒楼,现在全靠我媳妇儿的菜谱。”

  “行!看来我收了一个好徒弟。”

  两人说着,马车已经到了院门口。

  温月如确认不认识马夫,便等马车停下来,就问:“大叔,请问你找谁?”

  顾中清,撂开车帘,“到了。”

  温月如朝里面看去,一脸惊喜,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:“二,二哥,二哥,你回来啦?”

  温崇正点头,“嗯,回来了。”

  “祖母,我二哥回来了。”温月如转身就往里跑,一边跑一边喊:“祖母,祖母……我二哥回来了。”

  温崇正低笑,“这丫头怎么变得毛毛躁躁的了?”

  白氏迎上来,“阿正回来啦?”

  “二伯娘。”

  “回来了就好。”白氏放下木桶,忍不住的抹了抹眼泪,“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。”

  谷不凡先出去,利索的跳下马车。

  顾中清伸手。

  温崇正弯腰从马车里出来,搭上顾中清的手,借着他的力气下马车。他四下看了看,然后目光就落在门匾上。

  谷不凡也看着门匾,“【正阳居】?这个名字不错!阿正,瞧着这是你的笔迹啊。”

  温崇正微笑点头,“当时在杨府,我托杨安帮我办的。”

  白氏:“快!快先进屋吧。”

  “好!”温崇正颔首,顾中清扶着他,这舟车劳累的,他的体力有些不支。本来还要一个月才能回来的。

  他听着家里事情不断,心里又想念宋暖,便怂恿着谷不凡一起来高山村做客。

  “阿正,阿正……”温月如扶着温老太出来,不见其人,先闻其声。比温老太快的是宋家宝,小家伙一头就扎进他怀里,力气之大,险些将他撞了出去。

  顾中清有些不悦。

  温崇正忙道:“家宝是想念大姐夫了?”

  “嗯,想!我想大姐夫。”小家伙在他怀里重重的点头,温崇正的手落在他的脑袋上,轻轻揉揉头发。

  “大姐夫也想你们每一个人。”

  温崇正直直望着院门口。

  宋玲跑出来了,接着是温月如姐妹二人扶着温老太,再后面,没有了……

  没有他心心念念的人儿。

  谷不凡看了他一眼,露出一抹恶趣味的笑容。

  “哟哟哟……你的小媳妇儿呢?怎么不来接她夫君,也不来接她师父呢?”

  “大姐在镇上的酒楼里。”

  宋宝家从温崇正的怀里退了出来,抬头看着温崇正,眼眶微热,“大姐夫,你瘦了。大姐说,你的病全好了,是吗?”

  温崇正点头,“再养些日子就能全好了。”

  “别吹牛!”一旁,谷不凡戳穿他。

  只是把身上的毒清了,他就急吼吼的要回家。他也不想想,这毒随着他出生就在体内,早就耗损了他的身子。

  这调养比清毒更重要。

  哪有他说的那么轻松?

  “凡叔,你别吓孩子,我的家人真的担心我,你这么一说,他们都吓坏了。”

  谷不凡摸摸鼻子,“我又没说治不好。”

  宋家宝和白氏听着,这才算是真正的安了心。

  刚才可是一喜一惊的,心脏都有些受不了。

  “阿正。”

  “祖母。”温崇正上前,“孙儿不孝,连祖母病了都不能近身伺候。”

  温老太笑着摇头,上下打量着他,眸中含泪,“别这么说,我身边有暖暖和月初,月如。你啊,只要你的身体能好,祖母就安心了。”

  温老太移目看向谷不凡,“谷神医,请进屋!这应该没吃早饭吧,正好厨房里做着早饭,晚一点一起。”

  “好!”谷不凡点头。

  温老太又吩咐温月如,“月如,等一下去给神医收拾客房,这位是?”

  她看向顾中清。

  温崇正连忙为她介绍,“祖母,这位是中叔,我爹的朋友。”

  他爹的朋友?

  温老太立刻会意,忙道:“请!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糖,还在购买中,明天来发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