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79章 结果(三更)

第179章 结果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445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25

  

  舒松抿唇笑着,远远的看向书院那边,又扭头看了宋暖一眼。

  听起来,这丫头的娘家和婆家人都挺不是人的。

  怪不得日子过得那么累,上山下地,里里外外,全靠她一个人。前些天,唐乔送虎肉过来,还说是她上山遇老虎了。

  三斤虎肉,让他对宋暖的好感又多了几分,除此之外,还有淡淡的心疼。那个丫头不容易。

  听唐乔说,她在搭棚种菜,想到她那时看到一大袋菜种子的欣喜,他又托人弄了一袋外地才有的菜。

  反正,他也觉得这丫头喜欢稀奇古怪的东西。

  那边,宋文礼把温晗打了一顿,两人拉扯时,宋文礼不小心把温晗的衣袖给撕破了。

  嘶啦……

  衣袖飘落在地上,露出他修长的手臂。

  围观的姑娘大嫂大婶们忍不住的往他的手臂上瞄,看见有黑色像字的东西,便交头接耳起来。

  “宋文礼,你能不能冷静一下,现在是要一起闹大,一起让夫子赶出书院吗?你有没有脑子啊,我要与水家人有什么关系的话,你会不知道的?真有什么的话,我会让她们来这里找我?我的脑袋又不是被驴踢了。”

  温晗大怒,拾起衣袖往胳膀上一绑。

  他瞥了一眼那黑呼呼的四个大点,那晚受辱,被温崇正绑着往手臂上刺字的一幕又浮现上来。

  那是奇耻大辱。

  事后,他用尽办法,一直都消不去这四个字。

  不知温崇正用了什么墨水,这颜色就像是长在肉里了一样。几次他都想咬咬牙,把这肉给挖了,可又下不了手。

  后来,他用同样的办法,把这四个字变得黑呼呼的,看不出究竟是什么字。

  他想过了,他就不除去这四个黑点。

  每天这四个黑点都会提醒他,那份耻辱,还没有还给温崇正。

  “文礼。”吕氏急匆匆的抓住他的手臂,紧张的问:“你们说,夫子会赶你们出书院?”

  温晗没好气的道:“你以为在这里闹事,夫子有脸面?”

  “温晗,你认为这是我的错?我好心帮巧儿给你捎东西过来,想着顺便看看你的情况。我怎么会想到有人守在外面给你送饭菜?”

  吕氏觉得她才是该生气的人。

  温晗凑近一些,“宋婶,你还是与我理论吗?还要再闹下去?我们都被人给设计害了,你还要帮别人一起闹事吗?”

  这时,书院的管事出来。

  把他们这些人全都请到书院。

  任他们在外面处理,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有结果。这么多人围着,坏的又是书院的名誉。

  宋暖噘噘嘴,“没劲,看不成热闹了。”

  “噗,你要是想知道结果啊,我可以让人给你打听打听。现在呢,我肚子饿了,我们还是回去弄吃的吧。”

  舒松笑道。

  宋暖摇摇头,“不用打听了,大概也知道是什么结果了。”

  这么一闹让这些人丢了脸面,这就够了。

  至于书院的处理,肯定是网开一面的。

  她听说了,凌夫子一直最喜欢温晗,又怎么舍得重罚他呢?

  “那就走吧!”

  “走!”

  一对忘年交,提着鱼篓和钓鱼杆,说说笑笑的回到粮铺。

  宋暖四周看了一圈,笑着打趣:“松叔,你瞧瞧,这街上做生意的,也就属你最任性了。人家早早开铺门做生意,一天守到晚,你呢?关门钓鱼。”

  “是吧,我等一下还要关门烤鱼呢。不就一天两天的生意吗?多挣点钱,少挣点钱,这日子又不会过不下去。我老汉是一人吃饱,全家温暖。我挣那么多银子做什么?”

  对于宋暖的打趣,舒松也只是笑着应了回去。

  “走吧,这鱼要趁着新鲜才好吃。”

  宋暖笑了,“嘿嘿,松叔还是行家呢。”

  “小丫头,松叔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还多。”

  “是是是!”宋暖点头附合,“松叔,你走过的桥比我走的路还多呢。”

  “哈哈哈!”

  舒松被逗得哈哈大笑。

  两人去后院拾掇了两大条鱼,剩下的三条,舒松让她晚一点带回家去。两个吃烤鱼工程量有些大,特别是这里还没有烧炉。

  最后,宋暖给他做了水煮鱼。

  两人在院子里,一边煮着鱼,一边涮着青菜,旁边还温着果酒。

  悠然自在。

  “丫头,来,喝几杯。”

  “松叔,我可不是唬你,我真是一杯倒。我不能喝酒,不然等一下就没人陪你吃东西了。”

  宋暖对自己的酒量,十分有自知之明。

  她还要回家呢,酒是万万不能喝的。

  “一杯倒?你没骗老汉我吧?”舒松听着,一脸惊讶,上下打量着她。

  宋暖蹙眉,问:“松叔,你这么看着我是什么意思?”

  “你这胆儿那么肥的人,居然一杯倒,这太不可思议了。”

  “噗……我又不是靠酒壮胆。”

  “嗯,我现在知道了。”

  “吃吧。”宋暖给他夹了一个鱼头,“吃个鱼头,多多补脑。”

  “欸,小丫头,你嫌我笨?”

  “不啊。”宋暖把剩下的另一个鱼头夹到了自己的碗里,“一人一个,大家一起补脑,变得更聪明一些不行吗?”

  “行行行!”

  吃完饭后,舒松出去一小会,不一会儿就回来了。而宋暖已经煮水沏好茶了。

  “松叔,喝茶!”

  “丫头,消息我给你打听到了。”

  “什么消息?”

  “书院的啊。”

  “哦。”宋暖抿了一口茶,问:“一定是一个无法令我兴奋的结果吧?”

  舒松点头。

  的确,在凌夫子的劝说下,胖妇人虽答应不再闹事,但却是愤怒离开的。温晗和宋文礼都没有受到重罚,只是罚抄书一百遍。

  这是根本一提的惩罚。

  “我说了,不用打听。不过,还是要谢谢松叔把我的事放在心上。”宋暖端起茶,“我以茶代酒,谢过松叔。”

  当!

  两人碰了下茶杯。

  宋暖坐了一会,便告辞回村了。

  ……

  转眼,又过去了半个月。

  宋暖这几天有些烦躁,也有些心神不定。早上,她洗漱后,开门去厨房帮忙。

  嘎吱……

  一股冷风吹来,她忍不住的缩缩脖子,拢紧衣服。她抬头望天,呼了一口气后,惊讶的叫了起来。

  “呀……我都能吐出白气了,这天……”

  她以前生活在四季如春的地方,根本没有机会见识这种呵出一口气,就见白气袅袅的情景。

  一时,新鲜劲来了。

  她一连呼出几口气。

  宋玲见状,走过来站在她身边,学着她不停的呵气。

  “咯咯咯……大姐,好玩。”

  宋暖扭头看了她一眼,笑眯眯的道:“好玩吧?我们现在像不像是能腾云驾雾的小仙女?”

  宋玲歪着脑袋,眨巴着双眼,“仙女?”

  “嗯。”宋暖点头,伸手揉揉她的脑袋。

  宋玲噘嘴,“可人家说,阿玲是个小笨蛋,小蠢蛋,不是小仙女啊?大姐,阿玲长得像蛋吗?”

  宋玲很少这么一口气的说长长的一句话。

  她能说这么一长串的话,要是该高兴的,可宋暖听着却是心痛如绞。她弯腰半躬着身子,双手搭在宋玲的肩膀上。

  目光紧紧的看着她,一字一顿的道:“阿玲,你只要记得在大姐的心里,你就是最好看最聪明的小仙女。别人的话,不重要!”

  宋玲蹙眉,疑惑不解。

  别人的话,不重要吗?

  宋暖见她这样,忍着心痛,又问:“阿玲,大姐问你啊,在你心里是大姐重要,还是外面的人家重要?”

  宋玲毫不犹豫的道:“大姐。”

  “那大姐的话重要,还是外面那些人的话重要?”

  “大姐。”

  “那你信大姐说的,还是外面那些人说的?”

  “大姐。”

  “那大姐说你是小仙女,外面人说你是小笨蛋,你觉得自己是什么呢?”

  “小仙女!”

  闻言,宋暖笑了。

  松开握着她肩膀的手,往上移去抚着她白里透红的脸蛋,多水灵的一张脸啊。

  “对!我家阿玲就是小仙女。”

  “嗯,我是小仙女。”

  “棒棒的!”宋暖朝她竖起大拇指。

  哒哒哒……外面传来马蹄声,宋暖抽回手,“阿玲,这外面冷,你回屋吧。我去看看是不是收豆腐的大叔来了?”

  “哦。”

  宋暖小跑着出去,险些撞到了进来的马夫。

  “宋……宋大厨。”

  “大叔,你来啦!”宋暖尴尬的打着招呼,指了指早就备好在院角的东西,“走吧!我和你一起把东西提出去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相处久了,马夫在这温家时,也少了拘束。

  大家相处得很融洽。

  宋暖帮着把所有的东西都搬上车后,她犹豫了一下,问:“大叔,阿乔什么时候回来?”

  “哎哟,东家的事,我还真不知道。”

  宋暖又问:“那……那阿乔有没有捎什么东西给我?”

  马夫摇摇头,“没有!”

  “哦,那行!大叔,你路上小心!”

  “好咧。”马夫上车,驾马离开。

  宋暖站在院门口怔怔出神,柳眉轻蹙。信呢?十天一封信,一直都准时的,这次为什么半个月了都收不到信?

  不会是治疗中出什么事了吧?

  宋暖烦躁的挠着脑袋。

  她这几天都弄不清楚自己是怎么了?每过一天,心里就烦躁一天。

  呼……

  她长呼出一口气,转身去后院伺候她的药苗。

  菜,有白氏她们顾着,草药,就只能由她亲自来了。因为其他人不知道草药的习性。

  宋暖尽量的让自己忙起来。

  入眼的铁皮石斛。

  脑海里立刻浮现出温崇正的笑脸。

  宋暖咬牙,跺跺脚,“温崇正,你要是敢半路撂杆子,我就饶不了你!你要给我好好的回来,否则你就是食言而肥的骗子。”

  “二嫂,你在跟谁说话呢?”

  温月如撂开帘子进来,看着满棚的绿意,嘴角的笑意渐浓。

  “二嫂,这外头快要冰天冻地了。咱们这棚里却像是春天一般,还真是里外各不同啊。我以为二嫂在跟谁说话呢,瞧着,这是跟这一棚的药苗说话?还是二嫂睹物思人啊?”

  闻言,宋暖微微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“月如,这些日子我是不是太宠着你了。你现在都敢没大没小了。我可是你二嫂,你二嫂懂吗?”

  温月如忍着笑点头,“懂懂懂!二嫂嘛,我二哥最喜欢的二嫂,我当然不会忘记的。”

  “你还说?”宋暖红了脸,“你是不是想让我跟二伯娘提提给你议亲的事?”

  “别别别!我错了,我错了,我道歉,这行不行啊?”温月如抱住宋暖,撒娇:“二嫂,你就饶了我吧?我以后一定看破不说破。”

  宋暖佯怒,伸手往她腰间掐去。

  温月如立刻闪开。

  “二嫂,你又来这一招?”

  “招不用多,好用就行!”

  “哼!二嫂欺负人!”

  “哼!你还没大没小呢。”

  温月如连忙岔开话题,这个时候适合‘明哲保身’,“二嫂,我发现这些天,青菜的长势慢了。”

  宋暖看着生机勃勃的药苗,轻道:“严冬到了,就算是在棚里也不能大意啊。菜苗的长势明显慢了下来,这样子的话,我们一个月供不了新鲜的菜给酒楼。”

  温月如点头,“是啊,二嫂,你有没有好办法?”

  “办法自然是有的,不过这很费木炭。我们只需要在每个棚里放六个大铁桶,桶里面烧着炭,这棚里立刻就能暖起来。”

  “不过这炭如果烧起来的话,那得费多少啊?这么算下来的话,成本太高了,估计我们的菜就没钱挣了。”

  温月如想了想。

  虽然她不会算账,但是这么粗略一算也觉得这样烧炭的话,花费太大了。

  “二嫂,那我们该怎么办呢?那就这样交不了差了?要不我们自己烧炭吧,我们后山就是很多树啊,我们自己把它砍了,自己烧炭。”

  宋暖想了一下,“烧炭也不是不行,不过你这倒是提醒我想起了另外一个办法。”

  “什么办法?”

  “铁桶里不一定要烧炭,我们可以换一种东西,烧木屑或者是谷壳。这两种东西烧起来比较慢,一桶木炭就可以管一晚。”

  这样的话,她们还能收集不少禾灰。

  “还有一种办法,那就是在棚里做地龙。我们只需要在一个地方烧火,然后热气就会通向每一个地方。这样子的话,温度会散得更加均匀一些。不过,这样的话就要很费柴。”

  “柴不是问题啊,我们可以去砍。”

  “算了我们先用木屑和谷壳吧。明天,大叔过来时,我问问他上次的木屑是从哪里弄来的?我让他在帮我买一些。”

  “嗯,我相信,二嫂的办法一定可行的。”

  “你这丫头,越来越嘴甜了。”

  温月如俏皮的笑了,“那就因为跟着二嫂,这日子越来越甜,连嘴巴都跟着变甜了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【小剧场】

  阿来:公子,那些情书就能整垮温晗?

  温崇正:自然是不行的。

  阿来不满:那公子还让我边吐边写信,这只是为了整我吗?

  温崇正,笑了:猫捉老鼠,你没看完?重在过程,他最想的东西,我一点一点的让他失去,这个过程才是真正的报复。一刀砍死他,有意思吗?

  阿来很受教的点头:哦,我懂了,原来是猫捉老鼠啊。怪不得夫人说公子很腹黑啊。

  温崇正皱眉:暖暖说我腹黑?

  阿来点头。

  温崇正叹气:等回家,我让她看清楚了我的腹部黑不黑?

  阿来腹诽:公子,你不是腹黑,你是耍流氓!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