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65章 瓜田李下(一更)

第165章 瓜田李下(一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6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6:05

  

  赖喜来见两个老头儿又要逗嘴了,忙打断,“谷神医,我家公子的情况到底怎么样了?你能不能先告诉我们,然后,你和阿中前辈再继续理论?”

  “哟,这小子是嫌弃我们呢。”

  “不敢不敢。”

  “还不敢呢,你不都说出来了吗?”

  “真的不是这意思,我就是着急我家公子。”

  “着急就能乱说话了?”

  “不能不能?”

  赖喜来一个劲的赔不是,温崇正瞧着,嘴角一直挂着淡淡的笑。他知道,谷不凡是故意的,他就是想把气氛弄得不那么的沉重。

  果然,不消一刻钟,谷不凡就面色一整,严肃的道:“好了,我不跟你们瞎闹了。他的情况,说好,谈不上,说坏,扯不着。经我谷不凡之手,如果还让阎王抢了人,那我这神医之名就白叫了。”

  他看向床上的温崇正,见他神色淡淡,不禁有些好奇,“你就不担心自己的身体,怎么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?”

  “担心!不然,我怎么会自习武学心法,把自己弄成这样呢?”

  “你自习武学心法,有利也有弊。”谷不凡看向众人疑惑的目光,又道:“虽然是将毒素流窜到了四肢百骇之中,但也正因如此,我给你排毒就更容易一些。你这一举动是错打错着啊。”

  “那神医说的不好是?”

  “我说不好是指我不好了,我的医术,还不是最好的。”谷不凡笑着摇头,“我起先想着,你这身子没有一年半载的养不好,现在看来就未必了。用我的药,再加于正确的练习武学心法,估摸着几个月就能好起来。”

  几人听后,全都面露喜色。

  太好了!

  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被搬开了。

  颜晴一脸喜气的道:“我可以教公子练习心法。”

  “你不行!”谷不凡指着阿中,道:“他来教,那心法不适合女子,再说了,你的身体,还需要很长时间的调养。”

  几人齐齐看向阿中。

  阿中蹙眉,目光落在温崇正身上,然后点了点头,“乐意为少主效劳。”

  少主?

  颜晴惊讶的看向阿中,“你是?”

  阿中没应她,而是走到床前,单膝下跪,拱手行礼,“属下顾中清给少主请安。”

  “顾中清?顾大哥?”颜晴不敢置信的看向床前跪着的人,“可是你的脸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”

  顾中清的脸不是这样的,也不是驼背的。

  谷不凡解释,“他原来那张脸太难看了,我看不过眼,便给他换了一张,现在这张顺眼多了。”

  这?

  看脸不顺眼,还能直接换一张脸?

  颜晴和赖喜来都惊呆了。

  温崇正看向顾中清,“中叔,你起来说话,不必如此。当年,你一定也是吃了不少苦吧?”

  提及当年,顾中清这个铁汉都忍不住泪眼婆娑,他偏过头,抹了抹眼角,声音哽咽:“少主,属下不苦,只要能看到少主,属下就不苦,一点都不苦。”

  “别啊,阿中,当年我给你换脸时,那种稚心挫骨的痛,你都不哭呢,现在哭啥啊?他不是能活下来吗?你不是重新见到你的少主了吗?你还哭什么啊?”

  谷不凡看不下去了,忍不住故意挪揄他。

  顾中清扭头瞪他,“谷不凡,你少说话会怎样?”

  “不会怎样啊。”

  “那你能不能少说几句?”

  “哎哟,你找到你家少主了,现在就翻脸不认人,也不念我当年的救命之恩了?”

  “呸!这些年,我给你当牛作马的,你的恩情,我也还得差不多了。”

  “救命之恩,如同再生父母。这父母之恩是一下两下就能还得清的吗?我说,你这个老小子是不是傻啊?这么一个简单的道理,你都不懂。”

  几人看着他们二人又逗嘴,全都忍不住笑了。

  “公子,喝药。两位前辈天天都这样,你习惯几天就好了。”赖喜来上前,把药端给温崇正。

  “好!”

  咯咯咯……

  外面传来信鸽的叫声。

  逗嘴的二人连忙停了下来,顾中清出去一会,又返回屋里。

  他把小纸条递给温崇正,“少主,这是给你的。”

  温崇正接过信,抬头看着他,“中叔,你和晴姨都一样,别再叫我公子或是少主了。你们都是我的长辈,以后就叫我阿正吧。”

  “可是少主,你是我们的少主啊。”

  “现在还谈什么少主?大家都好好的,这样就行。”温崇正低头看纸条。

  谷不凡拍拍顾中清的肩膀,“听他的,叫什么少主啊?多俗气,就叫阿正吧。”

  顾中清犹豫了一下,然后点头。

  “好!”

  “你小子啊,我这里又不是你的军营,你这么一板一眼的做什么?这么多年了,我最烦你这一点。”

  谷不凡朝他翻了个白眼。

  顾中清:“习惯了!”

  谷不凡就不多说什么了。

  床上,温崇正看完纸条内容,嘴角溢出一抹微笑。他抬头看向赖喜来,“家里的新屋建好了,今天是什么日子?”

  “十月二十六。”

  “那今天是进新屋的日子。”

  “今天?”

  “对!就是今天。”温崇正一脸喜气,虽然不能回去陪着宋暖,不能与她一起进新屋,但他还是很高兴。

  十月二十六?

  十一月二十六,十二月二十六,然后是过年。

  还有两个月,他希望自己能在年前好起来,他希望自己能回去和家人一起过年。

  “中叔,这信是怎么进来的?我想传信回家,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!”

  “那……”温崇正欣喜的看向赖喜来,“阿来,晚一点,你给我备纸笔墨,我要写信给暖暖。”

  “暖暖?”顾中清低问。

  谷不凡笑道:“就是阿正媳妇啊,现在秦县的人都知道她是我谷不凡的徒儿。哎哟,说起来阿中的少主是我徒弟的夫君啊。”

  “少主娶亲了?”

  “你家少主也不小了吧?娶亲不是很正常吗?”

  顾中清顿了顿,高兴的道:“太好了!等少主能下床后,一定要亲自去告诉将军。”

  闻言,颜晴和温崇正齐齐看向顾中信。

  满目疑惑过后,全是惊喜。

  谷不凡摆摆手,“不是你们想的那样。当年我遇到阿中时,这小子就是一个血人啊,自己都只剩一口气了,他还背着另外一个血人不放。”

  几人眼中的亮光暗了下去。

  谷不凡叹了一声,道:“他的坟就在谷里。”

  顾中清也神色黯然。

  当年那惨烈的场面又浮现在脑海里。

  ……

  高山村,【正阳居】。

  宋暖做好豆腐,便去客房看唐乔。门一开,唐乔就朝门口看过来,醉眼惺松的问:“小宋啊,现在是什么时辰了?”

  “亥时刚过。”

  “亥时都过了,那我?”

  “你喝醉了,今晚就歇在这里吧。明天一早,等人来收豆腐时,你再一起回去。”宋暖把一直温在小炉子上的醒酒茶倒了一碗,“喝吧,不然,明天早上醒来,你该头痛了。”

  唐乔把碗推到一旁,“不喝!要喝就喝酒,小宋,你陪我喝酒。今晚我们不醉不归。”

  “归什么归,这里就是我家。”

  “对啊,这里是你家,你今天乔迁大喜啊。小宋,我还没有恭喜你呢?快!快倒酒,我们喝几杯。今天你是主,我是客,你不能让客人太扫兴吧?”

  唐乔说着打了个酒嗝。

  宋暖一脸的无可奈何,“我酒量不好!”

  “啊?”唐乔看着她,突然笑了起来,“哈哈哈……我想起来了,你真的酒量小,但是酒品大啊。那次在酒楼里,你喝醉了,当着众人的面,你就调戏阿正。”

  “我酒后调戏阿正?”宋暖不相信,“你是趁着阿正不在家里,所以蒙我的吧?”

  “我可没有蒙你,当时你就挑起阿正的下巴问他是谁?他说是你的夫君,你又说什么我的夫君真好看。你又搂又抱,又捏人下巴,还搓人家的脸,你这不是调戏,又是什么?现在还不认账,阿正要是知道了,还不知道会伤心成什么样子?”

  宋暖摇头,“他不会!”

  唐乔头晕晕的,一时没听清,问:“你说什么?”

  “来!我陪你喝酒。”宋暖起身,“我去厨房端两盘下酒菜来,你先等等啊。”

  唐乔扭头看着她的背影,轻道:“突然又想喝酒了,这是相思病犯了?”

  宋暖到厨房里找了一圈,最后端了两盘花生米。

  “暖暖,你这是?”

  “阿乔吵着要喝酒,我去陪她喝几杯。”

  “暖暖。”温老太拉住宋暖,脸上的表情有些尴尬,“暖暖,我不是迂腐的人,也相信你和阿乔之间就是纯友谊。只是,这男女有别,瓜田李下的,我怕会给你带来不好的传闻。”

  “祖母。”宋暖有些哭笑不得,想了想还是凑近温老太耳边轻言几句。温老太听后,一脸惊讶,“真的?”

  “祖母,你还不相信我吗?”

  “信!”

  “真相就是那样的,不过,祖母知道就行。这事阿乔不说,我们就更不能说。她今天心情不好,我陪她喝几杯。”

  温老太点点头,“好!你去吧。不过,我们是知道,可别人不知道了,以后啊,人后如何,我不说,人前呢,你们还是注意一下。不要给自己找麻烦。这人言可畏啊。”

  “我懂的。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