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58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(三更)

第158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00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55

  

  “二嫂,你别生气。”温月如忙安抚她,“不相信他,咱们留个心眼,离远一点就行。”

  “嗯,我说的没错,对这种人就不能不留心眼。”宋暖想到温晗曾做过的那些无耻事,暗暗告诉自己不能大意。

  这黄鼠狼给鸡拜年,没安好心。

  谁信谁傻。

  吃过晚饭,宋暖想着张自强他们等一下要过来,便让温月如在炉子上烧着水,自己则在屋里检查备好的东西。

  她本想就在院子里待客的,可一想现在入冬了,外头冷,便又去把堂屋收拾一下。

  “阿正媳妇,放着,我来!”

  李氏冲进来,夺过她手中的抹布,“我收拾堂屋,你去忙别的吧。”说着,她还扯出不太自然的笑容。

  宋暖蹙眉。

  今天大房的人是怎么一回事?全部都吃错药了吗?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李氏手上的动作一顿,扭头冲着她笑,“今天阿晗回来,把我骂了一通。他说的对,将来他中举当官了,若有人问及家中情况,我的所作所为的确是抹黑他了。我可以不为别人着想,但我不能不为他着想啊。”

  “阿正媳妇,以前的事是我不对,我们大房的人都对不住你。我们呢,也不求你立刻就原谅我们,只希望你给个机会,让我们证明自己的诚意。”

  只是一个秀才,现在就想着中举当官的事了。

  这会不会是太早了?

  宋暖勾起唇角,低低一笑,“你们要表示诚意,那是你们的事,信不信,那就是我自己的事了。”

  李氏瞪大双眼,问:“你不相信我们?”

  “我相不相信很重要吗?”宋暖冷冷淡淡的看着她,“你不是说了吗?不求我立刻原谅你们,所以,我相不相信,这个不重要。”

  李氏咬着唇,好一会儿才道:“好吧!”

  宋暖出去了。

  没多久,外面就传来了张自强和张老爷子的声音。

  宋暖和温老太从屋里出来,发现温老大和温晗正在院子里与张家父子二人寒暄。

  嘿!今天的怪事真多了。

  只是,他们不觉得演戏演过头了吗?

  事出反常必有妖。

  她宋暖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傻白甜了。

  “叔公,强叔,你们来啦。”宋暖和温老太迎了上去,“咱们进堂屋坐吧,我去厨房沏茶。”

  “走!进屋坐!”

  温老太领着他们进去。

  宋暖去厨房泡了茶,提着去堂屋,发现大房的人除了温月娥,其他三个都在。

  宋暖不动声色的倒了茶。

  “大家喝茶!”宋暖把茶递给他们,自己也坐了下来。

  大伙一起寒暄了一会,几杯茶下肚后,张老爷子终于言归正传。

  “阿正媳妇,我们这里的风俗是正子时进新屋,你们今晚怕是睡不成觉了。咱们这里有规矩,当家的要抱着木盆进屋。我这个老头儿也长脸了,托个大,我会在你们前面先进屋。你们敲门,我来开门。”

  宋暖一边听,一边点头。

  木盆里装着的东西,温老太和白氏早已备好,新木盆用红布包着,里面装着花生、红枣、炒米花、炒黄豆、发糕,长命草,柏树枝,重点还是那两盏红色的油灯。

  这两盏油灯很讲究。

  其实是走马灯,不过外型上精致不少,外面绘着吉祥图。

  据说,进了新屋就要点亮红油灯,这曾是意喻着添灯(添子的意思)和日子红红火火的意思。

  总之,家里的每一个人都要或端或背着东西进新屋,每一样东西都是大有讲究的。

  不能空手进新屋。

  “叔公,我知道了。”

  “阿正媳妇,这红盆要当家人端。如今阿正不在家,这个你们商量过了吗?”张老爷子问。

  “让我祖母辛苦一下。”

  “不行不行!”温老太立刻摆手,“暖暖,阿正不在家,你来端就行!以前阿正就说过,三房的家就是你当的。”

  闻言,堂屋里的人,神色各异。

  温老大:“娘,这在家里妇人当家,这没什么?可这进新屋,事事都得按着风俗来。这妇人端头盆进屋,这……于礼不合啊。”

  张老爷子也点头。

  他的思想不算迂腐,但对于风俗上的事,他也觉得该按风俗行事。

  温老太摇头,“这事阿正离开前,他有交待过。他说让暖暖端,他说家让暖暖当,那就该是暖暖。他们已经分家了,这小日子是他们在过,他们夫妻商量好了,就该按他们的意思去办。”

  “娘,可是……”

  “不用可是。”温老太抬手,一脸严肃看着众人,“我有半辈子都在江湖中度过,我没有那么迂腐。”

  温晗微不可几的皱了下眉头。

  温老太坚持,其他人也不好再有什么意见,毕竟这是温家三房的事。而且这又分了家,谁也作不了宋暖的主。

  张老爷子见气氛不太好,便笑呵呵的道:“既然这是阿正交待的,那就按他说的办。”

  温老太颔首。

  宋暖给他们添了茶。

  张老爷子又把细节叮嘱一遍,见宋暖都记住了,他才笑眯眯的停了下来。

  “阿正媳妇啊,贺喜你啊。你和阿正算是自立门户,从此有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家了。”

  “托大家的鼎力相助,如果没有强叔这些日子的打点和帮忙,我们也成不了事。”宋暖说得很谦虚,“进了新屋,这就算是一个新的开始了。以后啊,还得继续麻烦强叔。”

  “这些都是应该做的。”张自强笑了笑,“我那哪算是帮忙啊,你明明就付了工钱的。”

  付了工钱?

  温老大心中不悦,这有钱挣,怎么就不顾着自家人。

  “一点心意。”宋暖摆手,“强叔总是念着,我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  “那红包可不小,比他们上工的工钱要多很多。”张自强故意强调这事,也是有心想膈应一下温老大。

  果然,温老大一听,脸色都有些变了。

  温老大心中滴血。

  有工钱,还是大工价,居然便宜外人,这个宋暖还真是吃里趴外,眼里没有自家人啊。

  大伙又聊了一会。

  宋暖见时候不早了,便看向张家父子,“叔公,强叔,你们要不要先回家休息下,到点了再去矮麻山那边?”

  “不用不用!这时间啊,聊着聊着就到了。”

  “可是叔公,你老人家这么晚不睡,真的可以?”

  “怎么就不行了?”张老爷子拍拍胸口,“放心吧!我还没老到那个程度,再说了,你试试劝你祖母回屋睡觉?她肯定也是睡不着的。”

  温老太笑着点头,“还真睡不着,我这心里高兴啊。”

  “可不是嘛!看着阿正长大,如今可以算是成家立业了。时间啊,过得真快。”张老爷子感慨。

  宋暖见他们坚持,劝不了,便没有再劝,自己回屋去看看宋玲和宋家宝。

  “那我回屋去看看阿玲和家宝。”

  几人点头。

  宋暖回屋,屋里的人全朝她看了过来。

  “二伯娘,你们怎么不回屋休息啊?明天一早,我那还要你们起早帮忙呢。先回屋休息一下吧。”

  “这个点了,我们也睡不着。等到了子时,我们就跟在后面,等你们都进屋了,我们再进去。今晚啊,我们就去给你热一下新屋,明天早上也方便。”

  白氏停下手中的针线,从怀里摸出一个大红色的荷包。

  “阿正媳妇,这是我们娘仨的一点心意,你收着。”

  “不不不!二伯娘,我不能收的。”宋暖连忙给她塞了回来。他们二房的日子才是最难的,她怎么能收下这礼呢。

  “收着!”

  白氏板起脸,第一次严肃了起来。

  “除非你是嫌弃我们给的太少,事实上,我们给的也不多,我们就只是一点心意。明天是你的乔迁大喜,我们是要备份礼的。礼金不多,但也是我们的一点心意。收着!”

  话都说到了这份上,宋暖没有再推辞的道理。

  “好的,我收着!谢谢二伯娘。”

  “不谢!”

  白氏开心的笑了。

  真正的开心,笑意到达了眼底。

  “既然大家都睡不着了,那你们先坐着,我去一趟祖母屋里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宋暖取出账册,把这些日子的花销都过了一遍账。

  明天摆十八桌,酒席的花销就十八两。新家具是杨安和唐乔送的,这替她省下了一笔钱。

  她这次是按着风俗,村里每家每户都派一人来吃酒席,前面帮她建新屋的工人,全部请了。

  再是自家人,还有唐乔他们。

  粗略算了下,有十七桌左右,为了周全一些,她备足了十八桌的酒菜。

  这次建新屋,她前前后后花了快五十两,全程由张自强和莫宗两亲家把控着,材料工钱都是他谈的价,这中间一定是替她省了不少的。

  宋暖取了一个红钱袋,往里面装了二两银子,这是给张老爷子的开门红包。

  她知道,如果给多了,张老爷子不会收,便装了一个双数,这样他收着也不会有压力。

  堂屋里,大伙不尴不尬的聊着,不知不觉子时就到了,张自强先陪着张老爷子去了新屋。

  过了半柱香,宋暖才领着家人去新屋那边敲门。

  这敲门也有讲究,敲三声,每敲一声,里面的张老爷子就会说一句吉祥话。

  三声落,张老爷子拉开大门,笑着大声道:“开门迎新主家,祝主家财丁兴旺,万事如意,新屋大吉!”

  外面,张自强点了鞭炮,噼里啪啦的声音在小山村里回响,传到了深山那边,又回传过来。

  “谢谢叔公。”宋暖笑着跨进大门,同时把早已准备好的红包塞进张老爷子手中,“大家都顺利。”

  张老爷子笑着收下。

  这是习俗中的开门钱,他不会不收。

  红包的重量有点大,张老爷子知道,这一定不是个小数目。不过,他也不会当面就还回来,明天喝喜酒,他们家多给一点也是一样。

  一般在农村里,这开门钱,也就随便封十六或是十八文就行。

  他手里的这个,一摸就是银锭子。

  宋暖进了新屋,把盆放在堂屋里早就备好的案上,着手点了长命灯。屋里屋外,所有的灯都早已点亮。

  进新屋,前面三天,夜里不熄灯。

  据说,这是旺人气。

  鞭炮放完了,张自强和温老大、白氏他们就全进来了。天也不用多久就亮了,他们都不准备回家。

  这算是亲朋来新屋做客。

  新客,宋暖没有往外赶人的道理。

  她把他们请到了堂屋里,陪着他们喝茶聊天。

  “祖母,要不,你还是回屋休息一下吧。”宋暖发现温老太不时的扶着腰,似乎不太舒服。

  “不用不用!”温老太摆手,“暖暖,你先去看看阿玲和家宝,现在离天亮还早,你让他们先睡觉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“去吧,这里有我陪着客人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宋暖起身离开堂屋,在院子里遇到了温月初,“二嫂,阿玲和家宝已经被我娘哄上床了,你不用过去了。”

  宋暖点头,“行!月初,客房里铺了床,被子什么都有,要不你和月如去休息一下。现在离天亮也还有一段时间。”

  “不了!月如在厨房里,我这也去帮忙。”

  “月如在厨房里?”

  “嗯。”温月初点点头,“我们就是过来帮忙的,可不是来蹭二嫂的新床睡觉的。”

  宋暖见她开得起玩笑,不由的笑了。

  她拉过温月初的手,“走!我们也去厨房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月初。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也没什么,我就是高兴,看着你这样,我很高兴。”宋暖扭头冲着她笑,“其实一直想跟你说,越是被人瞧不起,我们就要过得越好,只有这样,那些瞧不起我们的人,他们才会越心塞。”

  “那些人想看我们的玩话,想看我们不如意,如果我们真像他们想的那样,那我们不就是让他们如意了吗?瞧不起我们的人,我们还要配合着,让他们高兴。这么一来,我们不就活得像个傻子吗?”

  “二嫂。”

  “嗯?”

  “谢谢!也对不起!”

  “没事!我刚才说了,看着现在的你,我高兴。祖母高兴,二伯娘高兴,月如高兴。等你二哥回来,他也一定会高兴的。”

  宋暖紧了紧她的手,“走吧!”

  “好!”

  几人在厨房忙了起来,感觉没忙多久,天就朦朦亮了。好多村民都过来帮忙,男的帮忙把各家的桌椅搬来,女的在厨房里帮忙。

  “小宋,我来了!”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