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52章 温崇正,黑龙山(三更)

第152章 温崇正,黑龙山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077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46

  

  宋暖抽回手,目光轻飘飘的上下打量着他,然后勾唇笑了下,直接走人。

  他还有什么底线?

  别说出来笑坏人了。

  温晗站在原地,气歪了嘴。

  “大哥,你现在为什么对她这么客气?”温月娥不明白,以前,她大哥在宋暖面前,那就是神一样的存在,高高在上。

  现在他们二人之间流动的气场,似乎调了个,换过来了。

  “我没有!”

  “可是,大哥你……”

  “温月娥,你跟我回屋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温晗把温月娥拉回房间,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。

  他把所有恼气和不明的心火,全部都发在温月娥身上。

  温月娥被骂到在房里躲着哭,连晚饭都没吃。

  温老大夫妇很心疼,可温晗义正言辞一番,他们也狠心不管,想让温月娥知道有许多事情是由不得她的。

  晚上,宋暖和温月如一起去张家打豆腐。

  张家人见她平安归来,围在一起嘘寒问暖,得知温崇正跟谷不凡回黑龙山接受治疗,大伙更是高兴。

  “好啊!我早就说阿正是个福厚之人。你们夫妇有缘认识神医,这就是你们的福气啊。等阿正康复回来,你们也就算是苦尽甘来了。”

  张老爷子开怀大笑。

  宋暖也笑着点头。

  张自强把工地里的事,大概的跟她讲了讲,便让她们先去打豆腐。

  “阿强,去把我屋里的酒取出来,再去厨房端盘花生米。咱们爷俩喝几杯,我今天心里高兴啊。”

  张老爷子说着,瞥了石磨那边一眼。

  “好的,爹。”

  宋暖被关在牢里,在村里几天都议论纷纷。

  宋暖平安回来,又有官府对外称她是谷不凡的入门弟子,在村里瞬间就引起轩然大波。

  众说纷纭。

  茶余饭后,关于她的事,一直没减少热度。

  面对村民的各种目光,宋暖泰然处之,并不放在心上。她这次不依不饶的把伍氏送进衙门,村民心里都知她不好惹。

  一向上窜下跳的温家大房和老宋家的人,默契的消停了。

  宋暖每天忙着工地,菜地,偶尔也去镇上酒楼,忙得团团转。充实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快。

  眨眼间就过了半个月。

  她家的新屋建好了,里里外外已经收工,只需要她把家具摆进去,便可住进去了。

  “阿正媳妇,我们给你挑了一个乔迁的好日子,就在六天后。这六天的时间,也足够你的家具入场,物件打点了。”

  这天,她上张家打豆腐,张老爷子招呼她坐下来喝茶聊天。

  “好!我听叔公的。”

  一旁,张自强问:“阿正媳妇,阿正那边有消息吗?乔迁时,他能不能回来一趟?”

  宋暖摇摇头,神情有些落寞,“没有消息。当时神医就说了,阿正的身体需要长时间诊治,还要长期的调理。这才半个月,我猜他不能回来。我问了阿乔,黑龙山离咱们这里,就是日夜兼程的赶路,那也需要六天左右。”

  她每天忙得陀螺一样,但是每每夜深人静的时候,她总会摸着一旁的枕头发呆。

  这相思,让她意外。

  闻言,张家父子二人轻轻颔首。

  张自强:“听你这么说,阿正是不方便回来了。”

  “嗯,不方便!他的身体重要。”

  “阿正媳妇啊,以前,家里有阿正在,你们说要住在矮麻山下,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现在,阿正不在家,那里又离村里挺远的。你一个人带着弟弟妹妹住那里,我有些不放心啊。”

  张老爷子说出他这些天一直忧心的事。

  温崇正不在家里,宋暖住矮麻山下,这真的不是好事。

  家里男人不在,本就是非多。

  如果在那里遇上什么事,那可是叫天天不应,叫地地不灵。

  “叔公,你说的,我都有想过。阿正不在家里,我们住在那里的确不太方便。不过,请叔公放心!我和阿正当时想在那里建新屋,便有办法护自己周全。”

  宋暖非常感激他的关心。

  “在阿正没回家之前,我祖母会先跟我一起住过去。其实,我和阿正的意思是让祖母跟我们住在一起。只是祖母舍不得她与祖父亲手建的房子,这一点,我和阿正也能理解,所以不打算勉强她。”

  温老太先跟他们姐弟三人一起住矮麻山下,这也是她与温老太这几天商量后的决定。

  闻言,张老爷子放心的点点头,“这样的话,我就放心了。家里有个长辈在,自然可以少去许多麻烦。”

  这个麻烦是什么?

  张老爷子不明说,宋暖也懂。

  传言呗,怕传出些什么瓜田李下的事。

  虽然他相信宋暖不是那种人,可一个女人家又怎么不怕传出这些东西呢。既然他们能想到,如果在事前就预防了,那大家都安心。

  “多谢叔公关心。”

  “傻孩子,说什么见外的话呢。”

  ……

  黑龙山。

  谷不凡住的地方在一个四面悬崖环绕的山谷里,从悬崖顶上往下看,深不见底,只看见常年不散的浓雾。

  谷底却是另一番景致。

  小河流水人家。

  青草绿树百花。

  河边不远处有个木屋,外面的院子里种满了奇花异草,还有亭子石桌椅。

  嘎吱……

  一个微微驼背的中年男子提着东西从厨房出来,直接出了院门,匆匆往崖底的水潭方向走去。

  “谷兄,饭菜做好了,你先吃一点呢。这里有我看着,不会让他沉入水底的。”

  他把食盒放在石桌上,走到谷不凡身后。

  谷不凡看着被绑水潭边的温崇正,将手中的帕子递过去,“行!阿中你看着他,我去吃点东西。你不说还好,你一说吃东西,我就觉得自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。”

  “好的,谷兄。”

  名唤阿中的中年男子坐在温崇正身后的石头上,拿着帕子拭去温崇正脸上的水珠。

  他低头看去,只见水中温崇正身上黑压压的挤满了尾指般在小的鱼儿,那些鱼儿正不停在他肌肤上吸食。

  这是黑龙山才有的一种鱼。

  谷不凡就叫它们黑龙。

  这种鱼以吸食人身上的皮屑和毛孔上的分泌物为生。

  谷不凡先给温崇正喂药,再让他光着泡在水潭里,由这些黑龙鱼来吸食他身上泌出的毒素。

  这种方法需要的时间长,但也是唯一的办法。

  温崇正在路上就一直昏迷不醒,直到此时此刻,人还未睁开眼过。阿中低头看着温崇正消瘦的脸,眸底掠过一抹复杂的光芒。

  “谷兄,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?”

  “说不清楚。”谷不凡顿了顿,道:“这要看他自己的意志力。他能活到今天,说实在的,已经是一个奇迹了。”

  闻言,阿中眸底那抹复杂更浓了。

  谷不凡见他沉默了下来,便扭头看去,问:“阿中,看到现在的他,我便不由的想起十九年前的你。当时的你,如果不是靠着顽强的意志力,我想就是神仙也救不了你。”

  “他和你一样,遇上我,或许有一线生机,但更大的生机,其实是握在他自己的手里。一个人的求生意识,有时比药石还有效。”

  阿中不由的点了点头。

  “嗯,你说的有道理,我相信,他一定能闯过这一关的。”他伸手过去,手指轻颤,轻刮了下温崇正的鼻尖。

  谷不凡一直打量着他,见状,便问:“阿中,这个人究竟是你的什么人?为什么你要求我救他一命?”

  “故人之子。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!”阿中抽回手,“我什么时候骗过你?”

  “那等他醒了之后,你会告诉他吗?”

  “谷兄,我正想与你说说这事。关于他是我故人之子一事,还请谷兄不要透露一个字。家里的那两个人也不行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这个原因,还请恕我不能相告。”

  谷不凡默了默,点头,“好吧!以后,你不说,我就不问。这事我也不会对外透露半个字。”

  “谢谢!”

  “我们在这里相处了十九年,早就像是亲兄弟一般。你向我道谢,这就过了。我会不高兴的。阿中,你应该知道,我这个不高兴了,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闻言,阿中笑了,“行!我不见外,也不道谢。”

  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  谷不凡笑笑,低头吃饭。

  阿中不时的帮温崇正擦拭脸上的水,但更经常看着他怔怔出神。

  木屋那边,赖喜来端着药和饭菜进去给颜晴。

  “前辈,吃饭了。”

  “好!”颜晴走过去,“你也坐下来,一起吃吧。”

  “好的,前辈。”

  颜晴端起碗,问:“阿来,公子现在怎么样了?你可有去水潭边看过?”

  “公子尚未醒过来,不过前辈不要太担心,谷神医会有办法的。而我也相信公子,他一定能坚持住的。”

  从进谷后的当天,谷不凡就帮颜晴取出铁钩,并请赖喜来照顾颜晴。他和阿中就一起照顾温崇正。

  颜晴叹了一口气,搁下碗。

  她怎么能不担心呢?

  这么多天了,她都能下床走动了,可温崇正人还没有醒过来。如果不是谷不凡禁止她前去看望,她想亲自照顾温崇正。

  她的小公子啊。

  阔别多年,她恨不得时时刻刻都守在他身边。

  赖喜来抬眼看过去,劝道:“前辈,我们如果想要照顾公子,那我们就必须先照顾好自己,先好起来。还有,我们在谷里就要听谷神医的话,万万不可让他动怒了。”

  出发前一天晚上,宋暖对他一再叮嘱。

  他一刻都不敢忘记。

  颜晴点了点头,重新端起碗,“好!我听你的,你说的没错。如果我连都要人照顾,我又谈什么照顾公子?”

  “对!”

  “阿来,你想不想习武?”

  “习武?”赖喜来惊讶的看向颜晴。

  “对!习武。夫人让你跟着一起来这里,让你贴身照顾公子,那一定是因为对你放心。只是我发现你并不会武功,只会比划几招的虚招数。公子身边需要一个能文能武的人帮着他,保护他。等我好了之后,我想教你武功,你可愿意跟着我学?”

  这些日子,颜晴没有少琢磨这事。

  温崇正的身边,不能没有一个会武功的人。

  赖喜来这个人足够聪明,但他没有武功,这是不够的。

  “徒儿给师父磕头,多谢师父。”赖喜来放下碗筷,扑嗵一声跪在颜晴面前,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响头。

  “起来吧。我不会收徒,教你武功,也只是为了有个人能近身保护公子。公子和夫人既信你,那我也信你。”

  颜晴抬手,一脸严肃。

  她不会收徒,就算是教赖喜来武功,两人也不会有师徒之名。

  “师父?”

  “叫我晴姨吧,不要叫我师父。”

  赖喜来见她坚持,便也不勉强,“是,晴姨。”

  ……

  高山村。

  宋暖又忙了几天,终于和王氏几人把新屋的里里外外都打扫干净了。

  “二嫂,来了,来了。”温月如从外面跑进来,一脸兴奋的道:“镇上订的家具,送过来了。唐公子也一起来了。”

  闻言,宋暖连忙丢下抹布,洗手出去迎接。

  “小宋。”

  “阿乔,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?不是去衡城了吗?”宋暖奇怪的问道,因为三天前,唐乔就来过一次,还说要去衡城主持酒楼翻新一事。

  从镇上到衡城,来回就得两天了。

  “我没去!这两天在县里忙着。”唐乔指了指后面正在搬家具的人,道:“小宋,你们刚建新屋时,我和阿安就商量决定了一件事。你们新家的家具,全部由我和阿安负责。我和他一人一半,这个你可不能推辞。刚才在镇上,我已经把家具的钱付清了。这是收据,你收好。”

  唐乔取出字据递给她,笑着打趣,“我瞒着你,让打家具的师父给你和阿正打了一个雕花大床。我告诉你啊,这床保证你们睡十年都不会摇晃一下。这个啊……”

  唐乔神秘兮兮的凑近一些,“这床除了大,还牢固。保证不会影响你们的人生趣事。还有一个贵妃椅,那造型啊,你一定会喜欢的。”

  闻言,宋暖瞬间红了脸。

  伸手往唐乔身上掐了一下,“阿乔,你们……太过分了!”

  自从她挑破自己早就识破她的女儿身后,唐乔与她就更是亲近了。私下,两人说话也常常尺度大开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