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49章 暧昧(三更)

第149章 暧昧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4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42

  

  “大嫂,我真的没有……”

  “就是你!老二家的,我以前是小看你了啊,你真的了不起,你敢这么阴我,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宋玲跑出温家,四下看了看,她便凭着直接往矮麻山跑去。还别说,她真的跑到了矮麻山。

  新屋那里的工人正干活干得热火朝天的。

  没有发现宋玲的到来。

  她突然想起张陆生,便开始寻找张陆生的身影。突然,她双眼骤亮,提着裙摆就往里面走去。

  她看到了正在上梁的张陆生。

  “陆生哥……”

  她一边跑,一边喊。

  “哎哟,有小姑娘跑来了。”

  “陆生,好像那小姑娘是找你的。”

  “陆生,好像是宋玲来了,她怎么来了啊?不是脚受伤了吗?还有啊,她上次就迷了路,这次家里人怎么放心让她出来?”

  张陆生低头看去,还真是宋玲啊。

  “宋玲,你别进来,里面危险。”

  “陆生哥……”

  此刻,宋玲眼里只有张陆生,哪知道什么是危险啊?她一边跑进来,一边哭了,“陆生哥,有坏人要打阿玲,坏人……”

  “陆生,你先下去吧。把小姑娘安抚一下,这下面危险,最好是把她带回温家去。”

  张大吉朝下面努了努嘴。

  张陆生点头,“好的,爹。”

  “陆生哥……”

  “宋玲,你等一下,我马上就下来。”张陆生收拾一下,麻利的从上面下来,“宋玲,走!咱们到外面说话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宋玲乖乖的听话。

  两人刚走不远,突然上面轰隆一声,有几块砖被屋梁弄松,从上面掉了下来。

  “陆生,小心……”

  “宋玲,小心……”

  张陆生往上看去,不由瞪大双眼,一时忘了反应。眼看着砖块要掉下来了,张陆生还脚底生根,忘记了挪动。

  砰砰几声。

  砖块砸了下来。

  张陆生感觉有什么黑影朝他扑过来,身子被带动着往地上滚了几圈。待他回过神来,这才发现宋玲正压在他身上,她的头发上还有不少红泥。

  “阿玲。”

  张陆生张了张嘴,喉间发紧。

  他怎么也想不到在那危险的时刻是宋玲救了他?

  宋玲眨眨眼,冲着他咧嘴笑了,甜甜的唤道:“陆生哥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张陆生看着她,没有说话,只觉她的眼睛异常明亮,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来回窜动。

  四周的工人全都吓坏,全都围了上来。

  张大吉是直接从半墙高的地方跳下来,脸色苍白的冲了上去,“陆生,陆生,陆生没事吧?”

  张陆生这才真正回过神来,连忙推开宋玲,一个骨碌坐了起来。

  “爹,我没事!”

  他站起了起来,伸手拉起宋玲,上下打量着她,“阿玲,你没事吧?走,到外面去,这里危险。”

  他顾不上旁人的目光,拉着宋玲就往外走。

  “陆……”张大吉愣在原地。

  刚才是怎么一回事?

  他心一急,还真的没有看清楚。

  砖块掉下的那一刻,他的魂都要吓没了。

  “大吉啊,你可真要谢谢人家宋玲啊。刚才那么危险,人家可是不顾自己的危险,所你家陆生给推开。”

  “宋玲?”

  “对啊,你没看见?”

  “我……我刚才心急下来,没看清。”张大吉说着,就抬脚往外走,“我去看看他们。”

  大伙围在一起,看向院子里。

  “哎,这傻丫头还真是人傻胆子大。刚才那么危险,她想都没想就扑上去用自己的身子护着陆生那小子。”

  “这是一个好姑娘,可惜啊……”

  “这老宋家真是造孽啊,好好一个姑娘被折腾傻了。如果不是这样的话,这两个孩子倒是挺登对的。”

  “别说,还真是年纪相仿,人也登对。这人啊,在最危险的时候,眼里只有对方,怕是孩子心里也有……”

  “别说了!这是人家的事,咱们别多嘴。不过,刚才的宋玲真的好勇敢。这样的姑娘,不错!就是……”

  “不是说不说了吗?”

  “干活吧。”

  “好!干活。”

  那边张陆生本想站在院子里跟宋玲说话的,可感觉到了别人打量的目光,他便又拉着宋玲往外走。

  不知是因为尴尬,还是不好意思。

  他的脚步挺快的。

  宋玲拉住他,站在原地不动。

  “陆生哥,我疼,跟不上。”

  闻言,张陆生扭头看过去,见她指着自己的脚,这才想起她有腿伤未愈。

  “不好意思!我一时忘记了你脚上还有伤,我们走慢点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张陆生抚额,一脸自责。

  他可真不该啊。

  两人走到旁边山脚的松树下,张陆生扫开石头上面的松叶,拉着她上去坐好。

  “宋玲,谢谢你!”

  “不,不用!”宋玲笑着摆手,黑溜溜地大眼睛亮晶晶的。

  张陆生瞧着,心中不由软塌了一角。

  “脚上的伤口好像又裂开了,我帮你看看?”

  “啊?”宋玲低头看去,立刻就皱紧眉头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,“陆生哥,疼。”

  “陆生哥马上帮你看看,你忍一下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张陆生坐到一旁,抬起她的脚放在自己大腿上,小心翼翼的拆开已经被血染红的布带。

  “忍一下,很快就好了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伤口裂开得有点厉害,必须要换上止血药才行。张陆生用布盖在出血的地方,“宋玲,你按着伤口,我去附近找一点止血药。你就在这里,别走开,行不行?”

  “嗯,我听陆生哥的。”

  “乖!”

  张陆生情不自禁的伸手揉揉她的脑袋,对上她那双更亮的双眼后,他才猛地回神,被晒成麦色的国字脸立刻涨红。

  他指了指山上,“我我我……我去找草药。”

  “我我我……我等。”宋玲学着他结结巴巴的说话。

  张陆生的脸更红了。

  可又忍不住的咧开嘴笑。

  他觉得这样的宋玲,挺可爱的。

  张大吉赶过来时,张陆生已经不在松树下。

  “宋玲,你陆生哥呢?”

  “采药。”宋玲指了指自己的伤口。

  “哎呀,伤口裂开了啊。”张大吉瞧着,心里着急,“阿玲,你在这里等一下,我去找你伯娘过来。”

  “不!伯娘,打!”宋玲摇头。

  她的意思是伯娘在打架,可张大吉听不懂她这只言片语的,以为她说怕伯娘打她。

  “吉伯给你找温家二伯娘,不是打宋家的伯娘。你别怕。你温家的伯娘不会打你的。”

  宋玲摇头,“打!”

  呃?这话是什么意思?

  白氏也打她吗?

  “爹,你怎么过来了?”这时,张陆生找了草药出来。

  他有时会跟着张大吉上山打猎。打猎难免会受伤,一般猎户都识得一些止血的草药。

  平时在山上,也就是找了草药,捶成泥敷在伤口上,随便包扎一下,也就了事了。

  “我来看看你们受伤没有?”

  “我没事,倒是宋玲脚上的伤口又裂开了。爹,你先去忙吧,我给她敷药止血,然后就送她回去。”

  张陆生捡了小石头,就在一旁的石面上捶药泥。

  张大吉看着他,又看看宋玲,张了张嘴又合上,有些话没办法当着宋玲的面说出来。

  尽管宋玲极有可能听不懂。

  “那行!我先回去做事,咱们父子二人都走开太久,这也不太好。”

  “嗯,我等一下就送人回去,很快回来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张大吉三步一回首,神情复杂的回到工地上。这时,有人笑着打趣,“大吉哥,你家陆生也十八了吧?说起来,也可以议亲了啊。”

  “嗯,十八了。”

  “大吉哥,我瞧着宋玲那丫头不错啊。刚才为了救陆生连命都不顾了。这样的姑娘真是不错,差就差在这丫头……”

  后面的话,没有再说下去。

  但大家心里都门清,都知道宋玲差在哪里?

  还是说人家是个傻妞呗。

  张大吉是老实人,虽然感激宋玲,可要说这样就让张陆生与宋玲成了一对,他还真是不愿意。

  这就跟刚才这些人说的一样,宋玲不是不好,就差了一点。

  而那一点,正常人家都会在意,计较。

  “你们别这么说,孩子还小。本就是可怜的孩子,这些话啊,说不得。这要是传了出来,人家姑娘还怎么议亲?”

  张大吉的话,大伙都听懂了。

  便也就没再多说了。

  那边张陆生捶了药泥,小心的敷上,又把伤口包扎好,“宋玲,我送你回家吧。”

  “不!不回!打!”宋玲一脸怯意的摇头。

  闻言,张陆生皱眉,“谁打?”

  “伯娘,打。”

  张陆生听后,眉头皱得更紧了。

  难道是温二嫂不在家里,宋玲在家里又被打了?白氏应该不会打人啊,难道是李氏?

  他试探着问:“温大伯娘?”

  “嗯。”宋玲重重的点头,一边说话,一边指手划脚的比着,“黄豆,地上,摔跤,打人。”

  张陆生虽然听不太懂,但也知道李氏打人,所以她跑出来了。

  宋玲可能是想到了在家挨打,一下子就双眼通红,“大姐,想大姐!”小孩子就这样,遇上事第一时间就想着自己的靠山。

  在宋玲和宋家宝的心里,宋暖无疑就是他们的靠山。

  “不想回去?”

  “不回!”

  张陆生点点头,“那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找找家宝,让他过来陪你,好不好?”

  “好!”

  张陆生没办法,便去后面山上找宋家宝。早前,宋家宝来过,他在工地里转了一圈,就说到山上打柴。

  ……

  那边,宋暖几人在县里的酒楼吃完午饭,就启程回镇上。

  温老太也累了两天,靠在宋暖身上,没一会儿就沉沉的睡着了。唐乔朝她们看了一眼,笑道:“小宋,你和叔婆的感情真好,不知情的人,还会以为你是叔婆的亲孙女呢。”

  “不是亲孙女,也跟亲孙女一样。甚至,祖母比疼爱自己的亲孙女还要疼我。”宋暖拉起披风盖在她身上,细心的掖好。

  不由的忆起她来到异世后的时光,她弯唇笑了笑。

  “严格说起来,祖母和阿正是第一个给我温暖的人。他们给了我一个家,也给了我温暖。”

  唐乔疑惑的看着她。

  “以前在宋家,我哪有什么温暖?”

  这时,唐乔懂了。

  他点了点头。

  宋暖帮温老太掖好被子后,看向唐乔,问:“阿乔,今天早上,杨府已经找了媒婆进府。”

  她说着,细心的观察着唐乔的神情。

  唐乔淡淡的问:“这个正常,然后呢?那木头有选到合适的人吗?”

  “杨安还真是一块不开窍的木头。”宋暖笑了下。果然,最了解杨安的人是唐乔,那人可不就是一块木头吗?

  唐乔探究的看着她。

  宋暖敛起笑意,一脸严肃的看着唐乔,“阿乔,有些事,你瞒了别人,未必能瞒得过我。你不说,我不问,但并不代表我就一点都不知道。”

  唐乔蹙眉,脸色也跟着严肃起来。

  “小宋,我不懂你的意思。”

  “你懂的,就像我懂你一样。”唐暖弯了弯唇角,“你不要忘记了,身为女人,有时第六感是很准的。再说了,我可不是阿正,也不是杨木头。他们不懂,我却是懂的。”

  “你?”

  “我知道,但我不会说。”宋暖朝她眨眨眼,“你不相信我吗?”

  唐乔低头,沉默。

  杨安跟他一起长大,可却什么都不懂。

  宋暖与他相识不久,可却什么都知道。

  或许,这就是男人与女人的区别吧。

  宋暖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,不轻不重的按了几下。无声的安抚,无声的给他力量。

  “我们以前是朋友,从现在开始,我们可以比朋友更深厚。阿乔,那些不能跟旁人说的,你都可以告诉我。只要你愿意,我随时随地都可以做你的倾听者。”

  唐乔抬头,眼睛红红的看着她。

  “别哭!傻样儿。”

  “嗯,不哭!”

  “那虽然是一块臭木头,但是他迟钝归迟钝,并不代表他就一点情感都没有。他只是太多的理所当然,所以,他未曾察觉罢了。”

  宋暖又按了几下他的肩膀。

  “我相信,终有一天,他能明白的。或者,你就没有想过,有一天要告诉他真相吗?”

  闻言,唐乔立刻摇头,“不行!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“就是不行!”唐乔坚定的摇头,“我不会拿我爹一辈子的心血来作赌注。现在不行,至少现在不行!”

  唐家的情况,那些弯弯绕绕,外人是不会明白的。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各位大宝贝们,今天大妞妞家里来客人了,所以,更新迟到了。抱歉啊。么么哒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