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46章 小别离(三更)

第146章 小别离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04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38

  

  她点了点头,“可我没有换洗的衣物,我还是先去买套衣服吧。”

  “我差人备好了,走吧,我带你去。”

  “哦。”宋暖有些受宠若惊,杨安竟这么细心啊。她朝杨老爷子和谷不凡拱拱手,“叔公,凡叔,我先跟阿安去了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几人在拱门下分道而行。

  “阿安,你有话要单独与我说,是吧?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?”杨安惊讶的看着她。

  宋暖白了他一眼,“从衙门见到我开始,你就一副我有心事的模样,我想不知道都难啊。我不眼瞎。”

  “似乎没多少事能瞒得过你们夫妇。”

  “你把我想得厉害了,如果我真的那么厉害,那我又怎么会被人弄进了牢里?”

  “人,再厉害也有失误的时候。”

  闻言,宋暖扭头上下打量着他。

  杨安开始还淡然的让她打量,久了,有些顶不住,“小宋,你干嘛一直这样盯着我看?”

  “这话听你说出来,我很不习惯啊。”宋暖感慨,“到底是怎么了?为情所困?”

  “才不是!我是因为阿乔。”

  “哦,原来真是为情所困。”宋暖哦了一声,点了点头,“阿乔和你怎么了?上回你匆匆离开后,他来村里找过我,见面时,我就觉得他有些抑郁难欢,心情重重的样子。”

  杨安闻言,脸上浮现更多苦恼了。

  “小宋,我和阿乔明明什么都没有?为什么外人总说我们有些什么呢?我们两人自小一起长大,可以说是同穿一条裤子了,除了兄弟情,还能有什么啊?这些人真的……为什么要乱七八槽的胡说?”

  “那些乱七八槽的胡说,如今造成你的困扰了?你是细细一想,也分辨不出自己对阿乔是兄弟情呢,还是真的……嗯嗯嗯……”

  不待宋暖说完,杨安就紧张的捂住她的嘴,惊恐的四下看了看,“你也胡说八道吗?你明知道的……”

  “大哥,你的作派可真让我大开眼界啊。”

  身后传来杨浩的戏谑的声音。

  dang!

  杨安骤松开宋暖,闭目稳了稳情绪,然后像个没事人一样转身朝杨浩看去,“二弟,你这是要上哪啊?”

  “路过,听到有异响,所以过来看看。”

  杨浩的目光在宋暖身上扫过,弯唇笑了,“想不到大哥口味奇特,不仅男女通吃,还专吃窝边草啊。”

  “你?”杨安冲上去,用力攥紧杨浩的衣襟,眸中迸射了危险的光芒,“杨浩,你再敢胡说八道,那就别怪……”

  “阿安,走吧!”宋暖拍拍他的肩膀,睨了杨浩一眼,“身正不怕影子斜,你这般气急败坏的,不是更让人多想吗?”

  说完,宋暖已转身。

  “快点啊,我还急着要见阿正呢。”

  “好!”杨安松开手。

  杨浩站直身子,伸手抚着自己被攥皱的衣襟,幽深的眸子里掠过一道戾光。

  那边,走了好远之后,杨安才出声,“小宋,我是不是性子太急躁?”

  “关己则乱,的确不太好。可是……”

  “可是什么?”

  “人性如此啊。若是关己都不乱,那还是人吗?”宋暖两手一摊,突然目光狡黠的看着他,“阿安,咱们的话还没有说完呢。”

  “不说了!”杨安闷声闷气的道。

  “不后悔!”

  “后悔什么啊?”杨安一下子又急了,“我和阿乔真没什么啊,你们为什么要这样,一个两个都这样,搞得我都不好面对阿乔了。”

  宋暖白他一眼。

  你这么笨,我怎么救你?

  这种笨,没药可治啊。

  “那你到底要跟我说什么呢?”

  “也没什么。”杨安耷拉着脑袋,“你有空,有合适的机会,你就劝他早日成家吧。只有我们各自成家了,外面那些谣言,也就不攻自破了。”

  “你确定?”

  闻言,杨安蹙眉,“小宋,你到底是不是朋友啊?我当然确定了。”

  “行!你确定就行!”宋暖走了几步,又问:“你不后悔!”

  杨安气得跺脚,“我后悔什么?”

  “行!”

  “小宋,你干嘛这神情?”

  “我说行,还不行么?”

  “不是不行,只是你……”

  “我答应太快了,你心里又犹豫了?”

  “才没有!”

  “阿安,我问你,你和阿乔是一起长大的,他……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男子?平时喜欢盯着小姑娘看吗?”

  宋暖试探着问了问。

  杨安扭头惊讶的看着她,“小宋,你是怎么知道的?小阿乔从小到大就喜欢往姑娘堆里凑。他……他喜欢拉我一起去喝那种酒,可是每次都是我们两个人一起喝醉了,一起躺……”

  杨安的眼睛骨碌碌的转,说不下去了。

  每次唐乔拉他去喝花酒,总是叫上一堆姑娘,可不知为什么,每次他醒来后,身边都只剩下唐乔一个人了。

  久而久之,一起去喝花酒成了他们的共同爱好。

  在秦县,他们两个算是喝花酒的高手了。

  宋暖听着,面无表情。

  果然是这样。

  看来唐乔在唐府的日子也难,他这么做,应该是为了让外人更加相信一些事实吧。

  只是,这个杨安完全get不到他的点啊。

  悲了个催的。

  现在还要各自成家。

  她倒想看看杨安以后会不会哭?

  “行了,我懂你的意思了。”宋暖问:“客房呢,还要走多久,为什么不直接带我去阿正住的那地方?”

  “马上就到。”

  “你就是为了跟我说阿乔的事吧?”

  “嘿嘿!他可是我的兄弟,我的名声被人怎么传都无所谓,可我不想外面的人那样传他。而且,这样的事传多了,对他在唐家的情况也不好。”

  “嗯,我明白了。”

  “走吧,这里。”

  宋暖进了客房,那里不仅备好了衣物,还有两大桶热水。

  真是周到啊。

  梳洗后,丫环们又送了吃的喝的进来。

  “小宋,你在里面一定都没吃什么东西,现在离晚饭时间还有点久,你先吃点东西垫垫肚子。”

  杨安从外面进来,见她清爽了不少,满意的点点头。只是目光落在她的头发上时,还是蹙了蹙眉头。

  “这世上哪有你这样随便打发自己的女人?连我家丫环都比你会打扮。你瞧瞧你,一条辫子就完事。你是懒呢,还是真不会?”

  杨安撂袍坐下。

  宋暖看都不看他一眼,低头吃东西。

  她是真饿了,也真的急着去见温崇正。

  对他的这种毫无营养的问题,她不想回答。

  吃饱喝足,她抹了抹嘴,起身,“带路吧,我要去见阿正。他没有亲自去接我,也没有来迎我,情况不好吧?”

  “嗯,不好!”

  “走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两人出了客房,这院子与温崇正住的只隔一院墙。路上,杨安见她沉默,便安抚她,“小宋,你也别太担心!凡叔说他有办法。只是必须在七天之内赶回黑龙山,只有在那里,他才能帮阿正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“你要往好的方面想,虽然你们要分开,但是阿正能好起来啊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“凡叔说了,阿正突然病发,这是因为他练了武学心法,导致体内的毒窜得更快。”

  “哦,这样啊。”

  “小宋。”杨安一个箭步上前,拦在她面前,打量着她,问:“你是不是心里难受?想到要和阿正分开了?”

  “所以,你现在还要拦着我,让我和阿正相聚的时间变得更少吗?”宋暖说着,从他旁边绕了过去,“他能好,便什么都好!”

  小别离又算什么?

  她只想他少些折磨,早日康复。

  杨安跟了进去。

  “暖暖。”

  宋暖刚进去,温老太听着脚步声就猛地站了起来,上前扶着她的肩膀,上下打量着她。

  “祖母,我没事!”

  宋暖的目光绕过她,看向床上的人。

  温崇正还没有醒过来。

  温老太松开她,顺着她的目光看去,立刻就泪眼婆娑,“暖暖,你在这里守着阿正吧,我和阿来出去给他备些东西。”

  温崇正什么也没有带,明天要启程去黑龙山,她得去街上给他备些东西。

  宋暖点头,“好!”

  温老太看了杨安一眼,杨安立刻就道:“小宋,你放心!我陪着叔婆一起去,这县里我熟。”

  “好!”宋暖走到床前坐了下来。

  几人出了房间,顺便帮她关上房门。

  “阿正,我回来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宋暖握紧他的手,入手的冰冷,像块铁一样。她又看了眼那厚厚三床的被子,泪水就没有预警的掉下来。

  他都这样了,他还为她奔波。

  泪水越掉越凶。

  她哽咽着,握着他的手紧了紧。

  过往两人在一起的时光,一幕幕的涌上脑海,像是那些片断都有默契一般,有序的涌上来,一帧帧的掠过。

  “呜……”宋暖拉起他的手覆住自己的脸,泪水浸湿了他的手指。

  脸上的手指动了动,指腹轻柔的按住她的眼角,“暖暖,别哭!”虚弱的声音传入耳际,宋暖用力按住他的手,不想让他看见自己哭成大花猫的样子。

  只是,哭声却再也压抑不住。

  “呜呜呜……”

  温崇正看着她,不再抽手。他吃力的伸出另一只手,轻抚着她的脑袋,像是在抚摸一件稀世珍宝。

  他让她哭了。

  她为他哭了。

  一种复杂的感情涌上来,他也觉得自己的眼睛酸涨到发疼,可是很干,没有一点湿润的感觉。

  喉咙发紧,此刻,他连声音都发不出来了。

  宋暖哭了很久,似乎停不下来了。

  上次是因为宋玲,这次是因为温崇正。

  她觉得来到这里之后,老天爷似乎有意把她在现代所缺少的一切都补偿给她。

  她所渴望家,所渴望的亲情。

  全都有了。

  “暖暖,可以了!再哭,眼睛就肿了,然后就不好看了。”温崇正叹了一声,用力抽出自己的手。

  他望着她哭得眼睛红红,鼻尖红红的狼狈模样,心疼得紧。

  “我这不是好好的吗?不会让你早早守寡,不会让人真的落实了你是采阳的妖怪。”

  他用手指帮她抹泪,见她一脸错愕的样子,忍不住的笑了一下,“我倒是想你来采啊,可是……不行吧?”

  不行吧?

  这话听着像是调侃,可却是满满的心酸。

  他这身子,采什么采?

  宋暖回过神来,伸手就掐他,吡牙咧齿的吼他:“温崇正,能不能有点人样?”

  温崇正嘀咕:“不盼着给媳妇采的男人,那才没个人样呢。”

  他的声音不大,宋暖正好能听清。

  呃!

  宋暖瞬间石化,这个话题,宜跳过。

  “媳妇,采吗?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……真采,你就真要落实我是妖怪了。

  “媳妇,采吗?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……我虽瘦,这压上去,你也得断气了吧?

  “媳妇……”

  “采什么鬼?闭嘴!”宋暖恼羞成怒,俏脸绯红。

  温崇正咧着嘴笑了,心满意足的道:“这才是我的媳妇儿啊,元气满满的。我宁愿你吼我,也不愿看着你哭成那个样子。”

  宋暖的眼中迅速又染上水气。

  温崇正连忙喊停:“别……别哭了!”

  “温、崇、正。”

  “媳妇,我在!”

  “明天一早,你就跟着凡叔去黑龙山,我就不陪着你去了。家里还有一堆的事呢。”

  “好!”

  “晴姨的事,你打算怎么办啊?”

  “晚上,周文彬就会放她出来,我已经安排阿来去后门接她了。”

  “她……让她跟你一起去黑龙山吧。”

  宋暖考虑了很久,眼下让颜晴住到高山村去,这不妥当。颜晴虽然彪悍,但这么多年的囚禁生活,她的身体也落下许多毛病。

  尤其是那两个已经和肉长在一起的铁钩。

  如果有谷不凡照顾治疗,宋暖更放心。

  “好!”温崇正点头。

  他本也想过,就算接了颜晴出来,也是送去他处的。

  “温、崇、正!”宋暖一字一顿的唤着他的名字,深深的看着他,“如果你能健健康康的回来,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。”

  “好!”温崇正看着她,突然叹了一口气,“如果我回来了,你就采我吧?”

  宋暖看着他,没说话,脸红红的。

  这人的脸呢,为什么总是这么正经的说这种话?最后,反而像是她自己想歪了一样。

  “媳妇,采吗?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板起脸,捧着他的脸,探身在他额头上落下一吻。她凑到他耳边,轻道:“等你回来,咱们比试一番,谁赢谁主事。”

  闻言,温崇正双眼骤亮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