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45章 狼狈(二更)

第145章 狼狈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53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36

  

  “端到你公子房里去,我洗梳后就过去看看他的情况。”

  “好咧!”赖喜来咧嘴一笑,转身跑了。

  谷不凡失笑,摇摇头,“这小子倒是有情有义,自己那样子了,他还只顾着别人。”

  “神医,你来啦。”

  温老太连忙从床前站了起来。

  谷不凡摆摆手,“不必神医神医的叫,婶子直接叫我不凡吧。江湖中人,还是自在一点的好。”

  温老太点头,“不凡。”

  “嗯,我来给他检查一下。”

  谷不凡站在床上,抚脉,检查,然后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暂时没事,从这里到我黑龙山需要六天,七天内赶回去,便有胜算。”

  “七天内?”

  “嗯。”

  “可是暖暖还没有……”

  “晚一点我就让杨爷陪我去一趟衙门,如果她今天能出来,那明天一早,我就带他回黑龙山。”

  谷不凡似乎早已有了计划。

  “我也陪着一起去。”赖喜来端着吃了进来,“谷神医,我给你端了些吃的过来。你先吃一点吧。”

  “好!”谷不凡走过去,“你去帮我找一下杨爷,我吃完就和他一起去衙门。”

  “好咧,我这就去!”

  赖喜来咧嘴一笑,转身。

  “等一下。”

  “神医,还有什么吩咐?”

  “这个拿去。”谷不凡取了一个瓷瓶丢给他,目光瞥了一眼他的P股。

  赖喜来会意,“多谢神医。”

  “去吧。”

  “好咧。”

  谷不凡吃完饭,刚搁上碗筷,杨老爷子就领着阿福和杨安进来了。

  “凡叔,阿正的情况如何?”

  “必须在七天之内赶回黑龙山,不然,我也没办法。现在,我们先去一趟衙门吧。答应了他的话,我得说话算数。”

  谷不凡起身,指了指门外。

  杨老爷子颔首,目光在温老太身上停顿了一下,然后就和谷不凡几人一起离开,前去衙门。

  衙门里,周文彬也刚从外面回来。

  昨晚有人给他送来漕帮的账册,今天他亲自去一趟漕帮,还上账册,再答应三年内漕运的税减三成,他所要征收的款项就顺利到手了。

  他一路上,脚步轻快。

  心情愉悦极了。

  温崇正还真不容小窥,他是怎么知道漕帮的账册的?不过,温崇正的的确确是帮他解决了一个最难又最重要的事。

  “大人,杨爷求见。”

  “杨爷?”

  “是的,杨爷说是为了宋暖的事。”

  周文彬坐下来,端茶抿了一口,“让他进来吧。”

  他前脚刚回来,他们后脚就来了,这卡得真紧。周文彬心想,这一定又是温崇正说的时间吧。

  真是一个能人。

  如果能请他做自己的幕僚,自己还真不愁不能平步青云了。

  “大人。”

  “杨爷。”周文彬站了起来,看向杨老爷子身后的人,“这位是?”

  “黑龙山的谷神医。”杨老爷子为他介绍。

  周文彬一听是谷不凡,立刻就变得客气起来,“神医请坐,杨爷也请坐。来人啊,上茶!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几人坐下,周文彬问:“不知杨爷和神医前来所为何事?”

  “为宋暖一事而来。”杨老爷子开门见山,扭头看了谷不凡一眼,道:“谷神医听说他的小徒儿出事了,特意赶来找大人解释清楚。”

  “神医的小徒儿?”

  “就是宋暖。”

  周文彬惊讶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  谷不凡笑道:“我谷不凡就喜欢做一些与常人不同的事,当年看着那小丫头可怜,被家里人打到一身是伤,便在山上教了她几月的医术。只是……”

  说着,他顿了顿,又道:“只是没有想到她竟这么听话。我让她一定要成亲后才能露出自己这个本事,她就真的一直守着秘密,不敢让人知道。如果不是救人心切,怕是她也不会轻易露出自己懂医术的事实。”

  世人皆知谷不凡自诩不凡,常做一些让世人惊掉睛珠子的事。

  他会因为怜悯一个人,而教医术,又提出古怪的要求,这并不是无可能的事。

  “大人不信?”

  周文彬回神,“的确是匪夷所思。”

  “那能不能借用一下大人的文房四宝?”

  “自然!”

  周文彬让人去端了纸笔墨过来。

  谷不凡当众写下一个药方子,然后推到了周文彬面前,“请大人过目。”

  “这是?”

  “药方子。”

  “神医何意?”

  “大人难道看不出什么端睨吗?”

  闻言,周文彬低头细细的看着眼前的药方子。

  “哎呀。”赖喜来惊呼一声。

  周文彬抬头看了他一眼,蹙眉。

  赖喜来面对众人投来的目光,尴尬的挠挠脑袋,“我只是发现我家夫人和谷神医的字迹是一样的,所以我才……惊讶。”

  他指了提周文彬手中的纸。

  周文彬忙让人去取了宋暖开的药方子,对比一番之后,他都不知这宋暖真是神医的徒弟,还是温崇正的计谋之一。

  谷不凡:“大人还不相信的话,我可以与我徒儿一起背诵同一本医籍。”

  周文彬点头,“本官相信。”

  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。

  谷不凡又问:“那我能不能现在就接我徒儿回去?另外,我谷不凡的徒儿想要一块行医木牌,这行不行?”

  周文彬沉默。

  众人也不急,默然等待。

  顷刻,周文彬点点头,又摇摇头,“能放了宋暖,但行医木牌这事,还得按着公章办事。待她出来后,请她明年开春来衙门统一考试,这样方能平悠悠众口,也能让世人信服她的医术。”

  谷不凡轻笑,充满了不屑,“我谷不凡也没有行医木牌,可这世上的人想让我出手救一回,还没那么容易呢。”

  意思是我们不稀罕一块破木牌。

  周文彬尴尬,可又拿谷不凡没辄。

  这位不仅医术了得,还会些毒术的神医,没谁随便想惹他。搞不好他一个玩心大起,洒点药粉,让你几天起不来。

  “走吧!接我小徒儿回去了,我也要休息休息。赶个路,我都要累散架了。”谷不凡起身,不悦的捶捶自己的肩膀,扭扭脖子。

  周文彬也起身。

  “来人啊!”

  “大人。”

  “马上去把宋暖放了,请到这里来一趟。”

  “大人,可否让我跟着一起去?”赖喜来以周文彬才能看到的角度,露出信封的一个角。

  周文彬蹙眉,“本官亲自去吧。”

  他走到赖喜来身旁,扭头看了他一眼,“你也跟着一起来吧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周文彬看向其他人,“几位,请稍候!”

  “麻烦大人了。”

  几人目送周文彬和赖喜来离开,杨安偏着脑袋,问:“我感觉这个周大人有点怪怪的,这么就全信了?”

  “自是不可能的。”

  谷不凡低笑一声,赖喜来的小动作,他看到了。

  “啊?”

  “这里是说话的好地方?”谷不凡问。

  杨安立刻就不多说了。

  好吧!他沉默。

  牢房里,昏暗如夜。

  宋暖全身酸痛,昨天挨的打,现在才真正的酸痛起来,她连抬起手臂都觉得困难。

  好些日子没有好好的睡过了。

  她没有想到自己竟会在牢房里补了一觉,从昨晚温崇正离开后,一直睡到现在。

  颜晴笑问:“醒了?”

  “嗯,再不醒,她们会以为我睡死了过去,指不定得高兴成什么样子?”宋暖扭扭脖子,起身活动了下筋骨。

  那边三个被人戳中心思,齐齐翻了个白眼。

  宋暖睨了一眼,暗笑。

  不知道温崇正现在怎么样了?

  “大人,我冤枉啊……”

  “大人,放我出去……”

  “大人……”

  外面一阵骚动,宋暖停下来朝那边看去,只见火光越来越近。当她看到周文彬身旁的赖喜来时,她知道,她要离开了。

  她转身看向颜晴,目光复杂。

  颜晴能一起出去吗?

  还是回头再想办法?

  颜晴对上她的目光,还未来及说什么,哐当一声,铁锁被人打开,狱卒推开门,“宋暖,出来!”

  宋暖点头。

  颜晴弯唇笑了。

  宋暖走过去,凑到她耳边,“等我!”

  颜晴没有说话,而是握着她的手,紧了紧。

  无声胜有声。

  “宋暖,出来!”狱卒又重复了一句。

  宋暖这才松开颜晴的人,跟着周文彬他们出去了。

  “大人,放我出去……”

  “大人,我们冤枉啊……”

  出去时,两边牢房里的人又是一阵骚动,大声喊着自己有多冤。只有一道声音很是突兀。

  “宋暖,你等一下。”

  这是伍氏的声音。

  宋暖停下来,侧目看了过去。

  伍氏急声道:“宋暖,对不起!我知道自己对不起你,多次害你,也一直在背后说你的坏话。我现在与张铁牛和离了,以后也一定要被流放。我能不能求你一件事?”

  “不能!”宋暖一字一顿。

  然后,走了!

  伍氏跑到栏栅前,偏头目送宋暖离开,她还是忍不住的大喊:“宋暖,能不能求你看顾一下我的孩子?”

  宋暖举手,挥了挥。

  伍氏滑坐在地上,嚎啕大哭!

  为她做过的事,也为她接下来的惩罚。

  杨府。

  宋暖跳下马车就急急往里跑,杨安拦下她,上下打量一番,问道:“不着急这一时半刻的,我先带你去梳洗一番。你现在……很臭!”

  很臭?

  宋暖皱眉,再低头看着自己的衣着。

  呃……的确是狼狈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