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36章 宋暖被关押(二更)

第136章 宋暖被关押(二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3072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25

  

  今天就算要不到银子,她也要让全村人都知道,她宋暖不是好欺负的。

  “夫人,我正好雇了马车。”赖喜来看了温崇正一眼,又道:“正好,让这些人也跟着一块去,大伙挤挤就是了。”

  宋暖看向张自强,“强叔?”

  “行!一起去!”

  一行人挤上马车,赖喜来和宋暖、张自强在外面坐着,里面挤满了人,空气不好。

  从村里到县城,马车需要两个时辰。

  到镇上时,马夫就提议:“这位夫人啊,你们人太多了,这样赶路快不了。要不,你们再雇一辆马车吧,这样也轻快一些。”

  “你有认识的人,价钱也合适的吗?”

  “有!”

  “那行!我们再租一辆马车。”

  最后,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赶往县里。

  赖喜来押着张屠夫他们。

  宋暖和张自强这里,则坐着村里的那几个妇人。

  一行人到了县城时,已是晌午,宋暖也不耽搁,让马夫直奔衙门。她跳下马车就击鼓鸣冤,身后的一行人个个都面有怯意。

  毕竟是老百姓,平时最怕的就是见官。

  张屠夫死死扣住伍氏的手,不让她挣开。

  伍氏恨恨的瞪着他,“张铁牛,你他娘的真不是人。你我到底是夫妻一场,你说翻脸就翻脸,你对得起我吗?将来,你怎么跟我的两个孩子说今天这事?”

  “对不起他们,让他们在村民面前抬不起头的人是你,不是我!”张铁牛咬牙,硬着心肠。

  他不是对伍氏一点感情都没有了。

  而是,他知道他与伍氏没有可能再走下去了。现实摆在面前,他为了自己,为了家里人,他只能舍了不知悔改的伍氏。

  伍氏险些气晕了过去。

  这男人变脸真快啊,她算是看清楚张铁牛的嘴脸。

  什么狗屁夫妻,有事,他就能毫不留情的将你踹得远远的,拼命的跟你撇清关系。

  伍氏看向击鼓的宋暖,突然有些羡慕她。同样的女人,温崇正对宋暖的好,村里是独一份。

  正恍惚间,一群官差出来。

  “谁人在击鼓?”

  “官爷,是我!小女子有冤情要请大人明判。”宋暖上前,落落大方的朝他们拱拱手。

  官差上下打了她一圈,问:“你是谁?家住何处?”

  “大山镇,高山村,宋暖。”

  闻言,为首的官差扭头与旁边的官差相视一眼,“你去请大人,就说大山镇高山村的宋暖来击敲鸣冤。”

  “是,刘捕头。”

  宋暖见一个官差匆匆跑了进去,再想想他们之前的对话,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太对劲的地方?

  “你们都进来吧。”

  “是,官爷。”

  宋暖一行人跟着官差进了大堂,伍氏几次再挣开逃跑,可张屠夫根本不给她机会。

  后来,她心死如灰,也就一动不动的站着等了。

  宋暖垂首站着,眉头轻蹙。

  为什么她从踏进这衙门后,心里就有股隐隐的不安呢?

  “升堂!”突然有人高喊一声,两旁各站了十位官差,一个个面无表情,有序且整齐的站好。

  宋暖抬头朝大堂上方看去,只见一位穿着官府的中年男子从一侧的偏门出来,走到主位上坐下。

  他满目威严的扫过大堂中的众人,目光在宋暖身上停顿了一下。然后,拿起惊堂木用力一拍。

  砰!

  周文彬满意的看着下面的抖了下身子。

  “何人击鼓鸣冤?”

  宋暖上前一步,从人群中站了出来,“回大人的话,民女宋暖击鼓,状靠同村妇人伍氏蓄意伤人,散发不实谣言。”

  “谁是伍氏?”

  “民妇。”伍氏被张屠夫推了一下,向前一个踉跄,扑嗵一声跪在地上,“民妇伍氏见过大人。”

  周文彬看了看伍氏,又看向宋暖。

  宋暖蹙眉,然后跪到了伍氏身旁。

  身后,张自强和赖喜来皆松了一口气。刚才他们可急坏了,还没见过谁上公堂是站着朝知县大人拱拱手就了事的。

  他们刚才还真怕周知县动怒,扬官威,先打她十大板。

  周文彬眸底晾过丝丝满意。

  “宋暖,你状告伍氏什么?一一述来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宋暖把伍氏在河边说自己闲话,后被宋玲撞见,两人起了争执。伍氏将人按在河里至晕,又不及时抢救,以及后面伍氏离村逃避,又找人回村利用谣言想赶自己出村一事,娓娓道来。

  宋暖的语速不快不慢,条理分明,所说的全是事实,没有添一分,也没有减一分。

  在她说完之后,周文彬大概就听懂了这两件事。

  听证人所述。

  听伍氏对事实,全部承认。

  最后,周文彬判伍氏赔宋玲医药费五十两,其他河边妇人各一两,谣言一事,参与的人各罚一两银。

  赖喜来与伍氏各打十大板。

  张屠夫当堂要求与伍氏和离,周文彬判他一个监督不周,立即打十大板,然后准他与伍氏和离。

  伍氏供述无银两可赔。

  周文彬改判伍氏流放西蛮十年,如半个月内,家人不能替其凑齐五十两,便启程前往西蛮。

  “谢大人。”伍氏给周文彬磕头,扭头看向张屠夫。

  张屠夫立刻别过脸,避开她的视线。

  伍氏自嘲的笑了,转身朝宋暖磕头,“对不起!”

  宋暖看着她,没说话。

  啪!

  周文彬用力一拍惊堂木,冷声喝道:“来人啊,押伍氏下去,严加看管。如是其家人没有凑足银两过来,不允探视。”

  “是,大人。”

  两个官差拱拱手,上前押着伍氏离开大堂。

  啪!

  “来人啊!张铁牛,赖喜来,各打十大板。”

  “是,大人!”

  张铁牛和赖喜来自觉的趴在长凳上,随即大堂里就响起了板子打在肉上的声音,还有吸气声,闷哼声。

  啪!

  “退堂。”

  “是!”

  张自强走去扶起赖喜来,宋暖问:“知道要来挨板子,你还一定要跟着来,也是服你。”

  赖喜来咧嘴一笑,“我做了错事,受罚挨板子,也是应该。夫人有所不知,只有这样,我才能真正的心安。”

  宋暖点点头,“阿正没有看错你。”

  张自强也道:“我也得正式对你改观了,阿来,你是好样的。敢做敢当,并不是谁都可以做到的。”

  赖喜来笑了下。

  宋暖拍拍他的肩膀,“走吧!”

  这时,两旁的官差围上来,拦下宋暖,目光不怀好意的打量着她,“宋暖,你还不能走。”

  宋暖淡淡的问:“为什么?不知民女犯了什么罪?”

  刘捕头取出一张纸,展开在她面前,“这是你写的吧?”

  宋暖点头,“是!”

  刘捕头又取出一张纸,“这张呢?”

  “是!”宋暖还点头。

  刘捕头一脸满意,眸底闪过丝丝阴狠,“既然如此,那么你今天就不能离开衙门了。”

  “敢问官爷,民女所犯何罪?”

  “你没有行医木牌,却开了药方子,而且,你的药方里还有砒霜。这砒霜是什么,应该无人不知。”

  刘捕头面色一沉,冷声喝道。

  一旁,张自强和赖喜来等人,已经吓着了。

  张自强松开赖喜来,上前,笑着讨好,“官爷,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?我们村的宋暖怎么会往药里加砒霜呢?她虽然没有行医木牌,但她真的懂草药,也知一些方子。我爹他老人家……”

  “强叔。”宋暖打断了他的话。

  张自强朝她看去。

  “强叔,时候不早了,你先带他们回去吧。”说着,她取出钱袋交给张自强,“这个你带上吧,付马车费。告诉我家里人,我没事,这事只是一个误会,我跟周大人解决清楚,衙门调查清楚后,我就能出去了。”

  这个时候,再多说一桩她私自行医的事,怕是就会罪加一等了。

  这又何必往这些人手上加对自己不利的证据呢?

  此刻,宋暖终于明白早前在衙门大门口时,刘捕头为什么要对去通知周文彬的官差交待她的名字和来处。

  心底的那股不安,也有了证实。

  今天就算他们不过来,官府的人也应该很快去高山村抓她了。

  这次又是谁要对她不利呢?

  一张方子是交给【君安药馆】的,一张是温崇正拿去朱大富那里抓药的。这两张方子怎么会同时出现在官差手中?

  谁呢?

  张自强看向刘捕头。

  “官爷,她……”

  “就如她所说的那样,调查清楚了,她便能回去了。你们先回去吧,我们还要调查,这一天两天怕是查不清楚。”

  刘捕头不耐烦的挥挥手。

  赖喜来挪步过来,“官爷,既然还没查清楚,那是不是可以让我家夫人先回家,等官府查清楚了,我们再过来衙门配合?”

  “官府办案,可没有这样的先例。告诉你们,你们犯了什么事,再让你们回去,我们官府又不是傻。万一你们趁机跑了呢?”

  刘捕头冷下脸,“你们走不走?要是不想走的话,那就一起全部留下来。”

  “官爷,你息怒。”宋暖连忙拦下刘捕头,朝赖喜来和张自强示了个眼色,“强叔,阿来,你们先回去吧。”

  “可是,夫人……”

  “阿来,我们先回去。”

  张自强拉着赖喜来往外走,看向那些已经吓傻的村民,道:“走吧!先送你们回村里。”

  几个妇人相互推搡着,脚步很急。

  生怕再不走,她们也会被官府扣下来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