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31章 什么玩意(三更)

第131章 什么玩意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68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17

  

  温崇正抬眸看向赖喜来,问:“你想好了?”

  “想好了。”

  “那行!按你和暖暖说的办吧。”温崇正点头。

  赖喜来没想到他没问就同意了,“你不问问?为什么啊?”

  温崇正怪怪的看着他,“知道你输哪里了吗?”

  “不知道。”

  “你没有做到知己知彼,所以,你才一下子就被我看穿了。”温崇正端起茶,轻抿了一口,“全村的人都知道我惧内,暖暖点头的事,我不可能摇头。”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杨安被一口茶水呛到了。

  唐乔嫌弃的看着他,“连三岁小孩都不如,喝口茶还能被呛到。阿正惧内这事,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。”

  杨安绝望的看着他们。

  这两人真是够了。

  知道归知道,他这么理所当然的说着,不会觉得没面子吗?

  尤其对方还是个三流子。

  想着,他又瞄了赖喜来一眼。

  赖喜来一眼瞪了过去,“看什么看?看小爷长得好看?”说着,他又别具深意的看了唐乔一眼。

  唐乔摸摸鼻子,你这样看我是什么意思?

  杨安被自己瞧不起的三流子给喝斥了,顿觉面子全无,“你个赖皮狗,你知不知道,你在跟谁说话?”

  赖皮狗?

  赖喜来生气了,而是气极了的那一种,他指着杨安就骂:“不就杨安嘛,镇上还有谁不认识你啊?你不知你和唐公子的关系啊?”

  “我和阿乔什么关系?”杨安也火了。

  该死的三流子,果然狗嘴吐不出象牙。

  “你们是什么关系,还要旁人说吗?大伙又不是没眼……”耳边传来两声清咳,赖喜来立刻扯出狗腿式的笑,“今天是我家公子的好日子,我不与你计较了。”

  他改口忒溜,已经唤温崇正公子了。

  杨安险些气了个倒仰,撸撸衣袖,想要暴打赖喜来一顿。

  “阿安。”温崇正唤了一声,抬眸看去,“这事你越置之不理,人家就越没话说。你这般火急火燎,挠心挠肺的,你说没事,我都有些怀疑了。”

  杨安闻言,胸口都气得剧烈起伏。

  他深吸了几口气,“你帮谁呢?我们可是朋友。”

  “他是我的小厮。”

  “所以呢?”

  “所以,现在要吃饭了。”宋暖从门口探首进来,扫看他们一圈,淡淡的问道:“今天不是来砸场子的吧?”

  几人立刻缄口。

  “出来吃饭了,不要误了吉时。”

  “来了!”

  温崇正起身,朝门口抬了抬下巴,“走吧!下回你们抽时间再算账,今天谁要算账,我就记谁的账。”

  杨安和赖喜来都不说话了。

  四人一起出去,院子里的人,已经开始往外端菜了。

  “你们先等我一下。”

  温崇正进屋看宋家宝他们,只见桌上还摆了热腾腾的饭菜,温老太正在给宋玲夹菜。

  “祖母,外面要开席了。你出来坐主桌吧。要不把家宝和阿玲抱出去坐,大家一起热闹一下。”

  “不用不用!”宋家宝摇头摆手,“我和二姐就在这里吃。大姐夫,你和大姐今天事多,不用管我们的。”

  宋玲也学着宋家宝摆手,“不用,不用!”

  温老太欣慰的笑了下,伸手摸摸她的脑袋,“阿玲和家宝都乖!”

  “嗯,乖!”闻言,宋玲的眼睛亮了一下,重重点头。

  温崇正瞧着她的样子,想到前天杨安提到了神医,心里有了想法。他要好起来,宋玲也要好起来才行。

  这样暖暖才能真正的开心起来。

  “祖母,走吧。”

  “好!”

  嘎吱……东厢房的门打开,温老大尴尬的笑了下,“娘,阿正。”

  “大伯父。”温崇正不咸不淡的,瞧着温老大不时的瞄向外面的酒席,他也不吱声。

  这种只吃不干活的人,他不会请吃饭的。

  外人都不如呢。

  温老太淡淡的嗯了一声,然后看向温崇正,“阿正,走吧!时候不早了,吃完也就到吉时了。”

  “好的。”

  温老大看着他们就这样出去了,不禁愕然。

  这……不叫上他们一家一块吃?

  出了院门,放眼坪地上站满了村民和工人。关系好些的,各家请一人入席,关系平且淡的,温老太没请。

  因为没必要。

  再加上几十个工人,还有自家人,满满当当的十桌人。

  “大伙坐吧,不用拘礼。从今天开始,工地那边就要麻烦大家了。”温老太走到主桌前,率先坐下。

  主人家坐下了,大伙也纷纷围坐下来。

  不一会儿,酒菜上好了。宋暖过来坐在温崇正身旁,白氏母女三人,还有厨房帮忙的妇人,就在厨房摆一桌。

  白氏进进出出,就像是没有看到杵在门口的温老大一样。

  温老大最后的希望也灭了。

  他转身进屋,关上房门。

  李氏正对镜梳发绾髻,插了朵绢花,还有一支银钗。她特意还换了一身新衣裳,虽然也算是新的,毕竟是她家大嫂穿过的,但对她而言,八成新也是新。

  她插上银钗,转身笑眯眯的问:“怎么样?好看吗?”

  温老大点头。

  李氏笑着起身,抚平衣服上的褶皱,又问:“外面快开席了吧?他们应该也快来叫上咱们了,咱们就再等等。”

  闻言,温老大的脸色很是古怪。

  李氏全然不察,“不知道月娥打扮好了没有?”

  温老大听不下去了,低声道:“外面已经开席了。”

  李氏一听,着急往外走,“哎哟喂,你是怎么一回事啊?开席了,怎么还不提醒我一下?咱们可是要坐主家桌的,这迟迟不去,人家会说闲话的。人家搞不好还……”

  “你上哪去?”温老大扯住她。

  李氏怪怪的看着他,“当然是出去坐席啊。”

  她的眼神在说,你是不是傻了啊?

  “已经开席了,你听不清楚?”

  “是啊,开席了,所以,咱们快一点啊。”李氏是真没听清他话里的意思。

  “人家没请咱们去坐席,你听清了吗?”

  “啊?”李氏微张着嘴,然后破口大骂:“什么东西啊?他们还会不会做人了?咱们是他们的什么人啊?这主桌上怎么能少了咱们?”

  “我呸!没个礼数的东西。”

  “我祝他们事事不顺,百事遭殃,无子无孙……嗯嗯嗯……”温老大连忙捂住她的嘴巴,“求求你了,面子还没丢尽吗?你现在这样,要是被娘听到了,或是被宋暖一闹,你还要不要现在这个村里呆?”

  “我……嗯嗯嗯……”

  “你不要忘记,她可是一个连道士都收不了的老妖。你确定要招惹她?”温老大撂下杀手锏。

  李氏蔫了。

  终于不闹,但坐大床上,一直低声咒骂。

  外面,热闹极了。

  “开席!”张自强扯着嗓门一喝,众人纷纷起筷。大伙看着桌上的菜色,全都看直了眼。

  刚开始,大伙还有些拘着,可在尝过菜后,便没人再拘着了。

  拘着就对不起自己啊。

  太好吃了。

  有人打趣:“阿正,在你家上工,这么好的菜,我们会故意放慢进度蹭吃的。”

  众人听了,哈哈大笑。

  一旁,张自强笑了笑,“大家放心!这吃食上一定不会亏了大家,不过,大家也要帮忙多赶工。大家也看到了,阿正他们也不容易。”

  “村长,我们只是说笑,你怎么当真了?”

  “就是啊,玩笑话。我们一定会尽力而为的,就冲着他们这待工之道,我们也不会昧着良心做事。”

  “对对对!这话是理。”

  温家上工,除了今天之外,平时是不包吃食的。在上工之前,温崇正就先说了,每人每日补六文钱的饭钱,吃饭自理。

  这会儿,大伙的确是活络气氛。

  温崇正提壶给宋暖和温老太倒了茶,“祖母,暖暖,我们以茶代酒,一起去给大伙敬敬酒吧。”

  温老太点头。

  宋暖却问:“为什么我要以茶代酒?我可以喝酒的啊。”

  闻言,唐乔和杨安先笑了。

  温崇正看了他们一眼,然后一脸严肃的对宋暖,说道:“暖暖,如果你想喝酒,晚上睡前再喝一点。白天事多,咱们酒就不喝了。”

  “为什么?”

  为什么?当然是你三杯倒,酒品还不好啊。

  “暖暖,听阿正的。吃完饭,咱们还要去工地。”温老太接过温崇正投来求助的目光,连忙解围。

  宋暖点头,“好吧。”

  祖孙三人端着茶杯过来,温老太笑着招呼,“大家吃好,待会还要上工,酒就不喝了。等到我们进新屋那天,一定请大家来喝酒,到时大家不醉不归。以后,就要辛苦大家了,我们在这里先谢谢大家。”

  她是长辈,温崇正二人把场合面子留给她,二人陪在一旁微笑敬酒。

  “婶子客气了,且不论同乡情分,就冲着工钱,我们也会好好的做事。”莫叔笑着接话。

  温老太笑着点头。

  一圈下来,宾主尽欢。

  张自强也敬了大伙一杯,“大家开吃吧,可不能误了吉时,等一下吉时到了,主人家要挖第一下。”

  “好哩,开吃,吃完干活。”莫叔附合。

  亲家二人,配合得很好。

  没一会儿,大家就热络起来,火速开动,手里的筷子根本就停不下来。

  这些菜色香味俱全。

  吃过早饭,大伙扛着工具,全都到了矮麻山下,山下平地上,已经摆好了香案。待吉时一到,张老爷子就走到香案前,点香,杀公鸡祭天,又念念有词。

  末了,他把崭新的绑着红布带的锄头递给温崇正和宋暖,笑道:“阿正说,这第一锄土,他要与他媳妇一起挖。这意喻着他们同心协力筑家。我觉得阿正讲的有道理,这夫妻同心才能其力断金。”

  众人笑了。

  有人点头,有人暗笑温崇正惧内,连这种事也不敢怠慢了媳妇。

  这第一锄头为什么要主人家的男人挖?

  当然不是没有学问的。

  这一锄头代表男人在家里绝对主导的地位。

  哐的一下,那力气代表什么?

  镇压啊!

  男人在外在威风压别人,在家也是镇压媳妇啊。

  当然,这并不科学,只是男人们的大男人主义在作祟。

  温崇正让宋暖陪他一起挖这第一锄头的土,大有与她平起平坐,一同进退的意思。

  更多的是他想让别人看到宋暖在他心目中的地位。惧内又如何?这是他给她的底气。

  她在外面想怎样都行。

  两人接过锄头,相视一笑。

  张老爷子指着那个插着红纸的地方,“阿正,阿正媳妇,那里打了记号的地方就是大门,你们到那里挖。记住了,同时下锄头。”

  “是,叔公。”

  二人走到做了记号的地方。

  张老爷子笑着颔首,扬声道:“延绵福祉,繁荣子孙,昌隆康泰!”

  温崇正扭头,夫妇二人相视一眼,然后一起抡起锄头,齐声跟着念,齐齐落下锄头。

  “延绵福祉,繁荣子孙,昌隆康泰!”

  张老爷子点头,数着他们挖了十下,便喊停:“礼毕,放鞭炮,吓退牛鬼蛇神,让主人家百子千孙,福寿无双,家和万事兴!”

  张老爷子话落,**兄弟二人就上前点燃了鞭炮。

  顿时,噼里啪啦,震耳欲聋。

  唐乔和杨安一起送了两大箩筐的鞭炮,这一放就放了半个时辰。鞭炮声传到山的那边,又传了回来,绵绵不断。

  “谢谢!”

  宋暖冲着唐乔和杨安笑。

  二人颔首,齐声道:“祝你们从此鸿运绵绵,早生贵子,千子百孙。”

  “多谢多谢!”

  温崇正一脸严肃的道谢。

  第一次觉得眼前二人很有眼力,所说之事,所说之话,全中了他心里所想的。

  “祝公子,夫人,事事顺利。”

  赖喜来也不甘落后,笑着朝他们夫妇二人拱手祝福。

  围观的村民纷纷上前道贺,温老太祖孙三人一边笑着点头,一边把早已备好的糖和蜜饯、爆谷花、花生、炒黄豆那些全分给大家。

  这些东西意喻着生活甜蜜,五谷丰登。

  “谢谢!”

  村民笑着接过东西,他们村里,还没谁家建新屋会准备这么好吃的,平常人家就是装一簸箕的爆谷花和花生。

  温老太笑了笑,“家里还蒸着发糕,等一下大家到家里来啊,一起热闹热闹,大家一起发。”

  大家听着还有吃的,一个个更是笑不拢嘴,一句句一串串祝福和恭维的话,络络不绝。

  温老太笑到嘴角都发酸了,她的确是高兴。

  她扭头看向一旁温崇正和宋暖,心满意足的道:“阿正,暖暖,祖母也恭喜你们!”

  二人微微一笑,“谢谢祖母。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迟到了,对不住啊。

  早上睡过了。

  好尴尬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