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言情小说>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>目录>

第125章 吻她(三更)

第125章 吻她(三更)

小说:医痞农女:山里汉子强势宠作者:农家妞妞字数:4146更新时间:2018-12-24 07:05:08

  

  “温大哥,我错了,我真的知道错了,求你给我一个带罪立功的机会吧。我娘那里……”

  “绑走!”

  “喂,赖皮狗,你再吵的话,我就用臭鞋塞你的嘴。”温月如恶狠狠的威胁,还弯腰作势要脱鞋子。

  赖喜来立刻噤口。

  一脸吃惊。

  这个小姑娘也太狠了吧?

  温月如见奏效了,心里乐开花了。

  二嫂的办法真有用,人一旦强势一点,果然就不用怕别人了。

  姐妹二人和张自强一起把赖喜来绑在牛棚里,与那头独角的水牛绑在一起。

  “赖皮狗,你看见了没有?独角它可是高山村里最厉害的一头牛,你要是敢不老实,我就找块红布来给你披上。”

  “披……披上做什么啊?”

  “让它收拾你。”温月如摸摸独角的脑袋,“独角最讨厌别人穿红色的,让它见着了,它一定会追着跑,直到看不到红色为止。”

  斗牛这东西,温月如不懂。

  她只知独角讨厌红色。

  “你?”

  “闭嘴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温月如见他老实了,这才看向张自强,“村长,这人太坏了。你一定要相信,我二嫂真的不是什么妖怪,这些日子,你们也都与我二嫂天天相处,难道看不出她是不是妖怪吗?这世上哪有妖怪这么辛苦过日子的?”

  赖喜来哼了哼,“说得好像你见过妖怪一样。”

  “闭嘴!”温月如心急火燎的继续解释:“村长,你别听这人胡说八道。他也说了,他就是一个赖皮狗,他就是一个镇上的小混混,大骗子。”

  “喂!别再叫我赖皮狗。”

  “赖皮狗,赖皮狗,赖皮狗……”

  温月如孩子气的一直喊。

  赖喜来满脸黑线。

  张自强忍着笑,“月如,回去看看有什么可帮忙的吧。你放心!别的我不敢说,看人,我还是能看出几分来的。你二嫂是个好人,她有多不容易,我也知道,我不会……”

  “二姐,二姐,你在哪里啊?”

  “家宝?”温月如看向张自强,“他在找宋玲,哎哟,一定是宋玲不见了。这回到家里,我们还没顾得上去看宋玲。”

  温月如撒腿就跑,“家宝,你等我一下。”

  “你看见了吧?你把人家里弄得鸡飞狗跳的,在人没醒之前,你就先呆在这里吧。”张自强说完,也匆匆朝宋家宝那边走去。

  “家宝,阿玲怎么了?”

  “月如姐,我二姐不见了。早前去大榕树下,她先跑的,我出来就没看到人了。”

  “家宝,你先回家,你的腿伤还没好。我去找!我现在就去找。”

  温月如关切的看着他。

  这时,张自强赶到了。

  “村长,麻烦你先背家宝回去,我去找找宋玲。”

  “宋玲不见了?”张自强也着急了。

  一个像三岁小孩一样的人,她从家里走出来,那会走去哪里?这个没人能猜得到啊。

  “嗯,我去找。”

  “我也要去。”

  温月如停下来,扭头看去,眉头紧皱,“家宝,你要听话,你的腿伤没好。家里一个个不是伤就是病的,你好不容易好了一些,不能任性。我去找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张自强拉住宋家宝,“听月如的,她说的没错!”

  这个家里,的确不是伤就是病。

  唉……到底是谁在背后弄出这事来?

  张自强恨得咬牙。

  太气人了。

  “听话!走,我送你回家。”

  “嗯。”宋家宝趴在张自强背上,眼泪簌簌的掉在张自强的脖子上。听着那压抑的抽泣声,张自强心里也很难过。

  “家宝,等一下你就在家里好好呆着,我让人一起去找你二姐。”

  “……好!”鼻音更重了。

  “家里已经够乱了,你不能再出事。”

  “……嗯!”已经哭出来了,“呜呜呜……村长,我要快点长大,我要保护我大姐和二姐。坏人,好多坏人欺负她们,我要保护她们……”

  “好!家宝乖!”

  “呜呜呜……大姐……二姐……”

  牛棚下,赖喜来听着宋家宝的声音,肠子都悔青了。

  一切都是怪他。

  他求功近利,他不分青红皂白。

  张自强把小家伙送到温家,交给温老太后,便出去找人一起找宋玲。

  “宋玲……”

  “阿玲……”

  这天他们把高山村都翻了一遍,直到夜幕降临,还是没有找到宋玲。张自强心里不安极了,连河里,池子里,所有危险的地方都让人去寻了。

  没有,完全找不到人。

  当时,几乎全村的人都聚在大榕树下,根本没有人看见过宋玲。

  “宋玲……”

  “阿玲……”

  家里,温老太拦住小家伙,“外面天都黑了,差不多全村人都在帮着找,你就别出去了。”

  “不……我二姐……”

  “你现在出去,谁能放心?你是让大家等一下再找一个人,还是让你大姐醒来后,更加自责?现在你大姐还没醒过来,你……你能不能懂事一点,听叔婆的话?”

  温老太也是急坏了,这会儿话有点说重了,她也没有感觉到。

  宋家宝颓丧的坐着,沉默。

  温老太揉揉他的头发,“乖!一定可以找到你二姐的,你大姐也一定能醒过来的。”

  小家伙的头低低的,死死咬着唇,不说话,也不哭。

  “我去给你们做晚饭,你记住了,一定不能自己悄悄离开。”温老太叮嘱一番,这才去厨房。

  白氏她们都出去找人了,厨房里还是冷锅冷灶。

  这天晚上,高石村四处都是火把在移动。

  找不到人。

  宋玲就像是凭空消息了一样。

  大伙想到白天在矮麻山看到人头骨和蛇皮。虽然赖喜来说是他事先弄的,可那事就像种子落在村民的心田上。

  随着夜的降临,疯狂的肆长。

  没人敢上山去找人。

  ……

  “暖暖,你醒醒,你快醒醒。”一天了,温崇正同一动作坐在床上,挪都没挪一下。

  “暖暖,你不是最放心不下阿玲吗?她不见了,你快醒过来,我们一起去找她吧?”

  “暖暖,你别离开!不要离开我,我……我担心你!”

  “暖暖,我们有君子之约的,你不能不守信用。”

  “暖暖……”

  温崇正握紧她的手,一直说一直提醒她。

  他从听到赖喜来说那符是一位道士给的后,他心里就很是不安。他是知道宋暖的来处的,这符对她或许是有影响的,但是这事他又不能对任何人说,只能一直祈祷,她能快点醒过来。

  “暖暖……”他拉着她的手覆上自己的脸颊,捂住自己的双眼。

  眼泪流了出来,沾湿了她的手指。

  可她仍旧一动不动。

  “暖暖……我知道,你一定很不好了,对不对?你……”温崇正说不下去了,他不敢问出那句话。

  你是离开了吗?

  你是走了吗?

  他知道,这是有可能的,所以,他心里很怕很怕……

  怪他!

  怪他这副破身体,所以才事事要她去忙,所以今天他没陪着,所以今天就让人给阴了……

  此刻,温崇正自责,也害怕。

  从未这么怕过。

  “阿正,吃点东西,喝药。”温老太端着东西进来,搁在床边的柜子上,探首看着床上的宋暖,满目担忧,“阿正,我瞧着暖暖的脸色很不好,要不,我让人帮忙去镇上请个大夫回来?”

  “明天再找吧。”

  “可是……”

  “她会没事的!一定会醒过来的!她只是太累了。”温崇正的话,更像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  被困在梦魇中的宋暖能听清外面的人在说什么,可她就是醒不过来。她着急,也努力挣扎过,可她就像是被困在一个透明的玻璃房里一样。瞧着没什么东西困着她,实际上四周全是坚固的强化玻璃,连门都没有。

  她出不来!

  “阿正……”宋暖崩溃,“我出不来啊,怎么办?”

  温老太颔首,“是的,她太累了!这些日子,她真的太累了。阿正,你听祖母的,吃点东西,然后喝药,好不好?”

  温崇正坐着一动不动。

  “你还要守着暖暖,总不能她还没醒,你就倒下吧?你倒下了,这个家……我照顾不过来啊。”

  温老太说着,声音有些哽咽。

  “祖母。”

  “求你了,吃点东西,然后喝药。”

  “祖母,我……”

  “阿正,我不能再对不起你祖父了。我是什么意思,你懂的。”温老太怕他不吃不喝,便使出杀手锏。

  “……”温崇正默了默,“我吃,我喝!”

  温老太面露欣慰。

  把饭菜端到他手上。

  “你先吃!我端水进来给暖暖擦擦手脸。”

  “好!”

  温崇正端着碗坐在床边,食不知味,但他还是不停的往里塞,公式化的嚼一嚼就咽下了。

  温老太打水进来时,他已经把饭菜吃了,正端着药碗在吹。

  见状,温老太蹙了蹙眉头。

  这小子真是……动真情了。

  可眼下这情况,她真的不知是该高兴,还是该担忧了。

  “祖母,你放着,等一下我来。”

  “啊?”

  “祖母,你帮我们照顾一下家宝,暖暖这里,我来。阿玲的情况也不知怎么样了,能不能请祖母晚点帮忙出去问问?”

  温崇正一口气将药喝了。

  温老太把刚拧干的帕子递给他,“行!你来吧。我去给家宝端吃的,然后,我就出去看看情况。”

  “谢谢祖母。”

  “你谢谁,也不用谢我。”温老太叹了一声,端着空碗出去了。

  温崇正拿着帕子帮宋暖擦手脸,末了,他把帕子丢在盆子里。又重新握紧了她的手,低头看着她。

  “暖暖,如果你还不醒过来,那我就要亲你了。”

  “……”没有反应,宋暖在梦魇里哭笑不得,我倒是想醒啊,可是醒不了啊。

  过了一会。

  “我说的真的,我真亲的,你可别骂我下流。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:“擦!你敢亲,我就骂了。”

  又过了一会。

  “暖暖,我没开玩笑。”

  “……”宋暖:“哼!我就知道,你没那胆儿的。等一下……”唇上传来柔软的感觉,宋暖懵。

  真亲啊……

  温崇正捧着她的脸,细细的,从嘴唇到鼻子、眼睛,眉毛、额头,又从上往下。对方没有一丝反应,肌肤也凉凉的,温崇正忍不住的心中一阵悲切,泪水掉下来,顺着她的脸颊流到了她嘴里。

  泪?咸咸的。

  宋暖震撼极了,眼皮动了几下。

  只是温崇正毫无发觉。

  他一点一点的用心描绘她的唇,末了,一头窝在她的脖颈处,泪水蹭在她的脖子上,滚烫的……

  “暖暖,你再不醒过来,我就亲别的地方了。你可别怪我,我就从头到脚,一点一点的亲……”

  “你下流!”宋暖猛地睁开眼,气呼呼的斥道。

  “……”温崇正不敢相信,以为是自己的错觉。他的手覆上她的胸口,感受着掌下的温热,还有那有序的心跳。

  砰砰砰……

  心跳突然加速。

  他惊得以为自己出现的错觉,便用力又按了下。

  “温、崇、正!”

  宋暖一字一顿,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。她抬脚,条件反射性的将他踢了下去。

  砰!

  温崇正四脚朝天的倒在地上,他抬头看向床上,看着那张因为生气而生动的脸。

  哈哈哈!

  他忽地哈哈大笑。

  宋暖皱眉,“你被踢傻了?”

  谁被踢了,四脚朝天倒在地上,还能哈哈大笑起来的?

  这家伙脑子没事吧?

  她确定没踢到他的脑袋啊。

  “哈哈哈哈!”闻言,温崇正笑得更高兴了,他望着她,双目晶晶发亮,“暖暖,你还在,你没事了,我高兴!”

  一些听着让旁人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。

  宋暖却听得清清楚楚,明明白白。

  她懂他的话里的意思,还有隐藏在字眼背后的松了一口气。

  她望着他,眼眶有些热。

  温崇正停下了笑声,望着她,弯唇笑了笑,“姐姐,少年我真的不会那些,余生请你多多指教。”

  他想起了与她真正意义上第一次互动。

  也是在床上,也是她晕倒了,他守着她。

  也是她醒来将他踢下床。

  只是,那时候,他不懂她,心里对她也只有责任,并没有旁的。现在仿佛旧景重现,他们再次相遇了。

  而他,心里对她不再只有责任,还有更多……

  他甚至心也变大了。

  他想,他希望她的心里对他也不仅仅只有责任,只有朋友间的情谊,他还想要更多……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这几天要照顾孩子,时间上有点不固定,但会努力在上午更新完。

  周一至周五按正常时间更新。

  谢谢大家的支持。

  么么哒。

  

放入书架 | 浏览器收藏夹 | TXT电子书下载
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